澳门新萄京娱乐冬虫夏草“创富神话”20年内或终结

“青藏高原赋予了虔诚的藏族同胞神奇的冬虫夏草,作为雪域高原的儿女,我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把我们的神奇物产带给社会大众,让更多人畅享品质健康人生。”玉树国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宋亚玲近日在杭州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表示。  宋亚玲称,自“国草”成立13年来,秉承纯品更专业、复方更独特的理念,不断加大科技创新,在冬虫夏草成分配比和生产工艺方面不懈钻研,研发出了更适合国人体质的纯品含片及复方产品,如今“国草”已成为中国冬虫夏草行业的领跑者。  布局虫草全产业链,“国草”品牌叫响全国  冬虫夏草素有“软黄金”之称,与人参、鹿茸并列为三大补品。中医认为,虫草入肺肾二经,既能补肺阴,又能补肾阳,主治肾虚、阳痿遗精、腰膝酸痛、病后虚弱、久咳虚弱、劳咳痰血、自汗盗汗等,是唯一的一种能同时平衡、调节阴阳的名贵稀有中药材。  记者获悉,随着虫草的保健价值不断被挖掘,大量资金进入到虫草行业,近年来虫草的价格也不断攀升。与此同时,有关虫草拼接、重金属超标以及造假现象的丑闻频频见诸报端,这大大挫伤了消费者购买虫草的信心。  另外,国内的冬虫夏草产业链很原始,“在青海有一个有趣的说法——藏族人挖虫草、回族人贩虫草,汉族人吃虫草。这里面没有任何的产品附加值,也没有任何产品质量安全控制。”对于虫草行业的种种乱象,宋亚玲表示很忧心。  作为从藏区走出来的80后企业家,宋亚玲目睹了近些年虫草行业的发展态势,多年来,她所领导的国草也在努力持续推动冬虫夏草产业链走向规范化。目前国草已形成了原料基地自有、虫草精深加工、品牌专业化运营为一体的国内最专业的冬虫夏草全系列产业链。  国草在“中国虫草第一县”——青海玉树杂多县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拥有2万亩专属虫草产源基地,每年可产出虫草2吨左右,专门用于虫草深加工和自产自销。在宋亚玲看来,这是国草独特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我们可以确保原料源头安全可控,即便科技再先进,工艺再发达,没有好的原料也还是做不出好产品”。  有了好原料,就要做出好产品。作为养生保健行业,国草一直将产品质量看得比天还大。“对于如此珍贵的物产,我们要倍加珍惜,确保安全高效利用,否则就是暴殄天物。”宋亚玲说。国草对采集来的珍贵虫草进行严格筛选,并且通过建立完善的产品溯源体系,保证每份产品都拥有专属二维码,以此确保国草品质。  近年来,虫草市场方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国草开始树立品牌,并向虫草深加工领域发力。“在我看来,随着电商的发展以及信息的透明化,虫草行业做原料赚差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国草必须朝着虫草深加工,服务定制的方向转型。”作为浙江大学EMBA硕士研究生,宋亚玲对虫草行业的发展方向有着独到的认识。  目前,国草在全国各地已拥有近百家专营店和专柜,营销网络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地。为了给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体验,秉承着“品质国草、健康人生”的经营理念,还创建了遍布全国各大主要城市的“国草会”服务网点。通过建立覆盖全国的营销服务网络,给客户带来纯正、优质、高效产品的同时,“国草”品牌叫响全国。  传统与现代对接,虫草复方独树一帜  “像国草这样原料基地自有、虫草精深加工、品牌专业化运营于一体,且做到一定规模虫草企业,全国不超过5家。”谈及国草在虫草行业中的位置,宋亚玲女士很是自信。  业内人士指出,在国家支持中药现代化的大环境下,冬虫夏草深加工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国草也实现了由原草供应商向现在的虫草深加工企业的华丽转型。

近日,首届中国冬虫夏草文化论坛在上海举行,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三江源冬虫夏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受邀出席了论坛。三江源品牌的代表分享了自身守护道地冬虫夏草文化所作出的努力与付出,其经验受到与会嘉宾的一致赞赏。
“绝对不销售劣质冬虫夏草,因为我是玉树人”
三江源地处青藏高原的中心位置,亚洲最长的三条河流从那里发源,长江、黄河,还有澜沧江。三条河流流域宽广,孕育了东亚、东南亚的人类文明。于是,全世界知道了这片区域的名字“三江源”。三江源地区的总面积为31.6万平方公里,比意大利的国土面积还要大。
三江源地区充满着“极端”,是大荒凉,更是大富有。一方面,阳光炽热,空气稀薄,气候高寒。但是这里的水源丰富,植被广布,生物多样并且异常顽强。极端的环境与盎然的生机相互对立,却又彼此共生,而冬虫夏草正是这片高原给人类最好的馈赠。
如果说“三江源”的商标是三江源冬虫夏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品牌优势,三江源的冬虫夏草则是其整个商业模式的核心资源所在。三江源冬虫夏草亦虫亦菌,至阳至阴之物。它拥有着这片高原的先天禀赋,身兼阴阳,冬日虫生底下,夏日“草”长破土。在诸多中草药中,其药理或为滋阴或为补阳,但只有冬虫夏草能同时平衡阴阳。
从传统中医角度来说,人体内的阴阳平衡说是中医一切理论的基石,所有病症都是由于阴阳失调而造成的,因此中医把几乎所有的药材功效都划分了阴阳属性,如燕窝是滋阴而人参鹿茸则是补阳,每个人在进补时都须根据自身的情况来选择用药,如果胡乱用药反而可能会导致身体病症进一步恶化。而冬虫夏草则是中药中唯一的异类,它本身兼具了虫的阳和草的阴两种特征,研究者发现其阴阳同补的特征,成为中药中唯一能够阴阳同补的圣药,因此称之为“中药之王”。
青海省冬虫夏草资源非常丰富,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之冠。其中处于三江源核心区的玉树所产的冬虫夏草个头大、质量好、价值也更高。一年一度的冬虫夏草交易节的冬虫夏草王评选,都被青海玉树冬虫夏草获得。每年都有10多吨的冬虫夏草从三江源地区源源流向全国各地,占到全国产量的60%,且品质最佳,正所谓“全国虫草看青海,青海虫草看玉树”。
而扎根于玉树的“三江源品牌”,也在尝试着内生外扩的智慧。生于斯,长于斯,三江源品牌创始人扎西才吉对高原丰富而宝贵的物产十分熟悉,哪条山脉冬虫夏草多,哪里的冬虫夏草体型更肥,没有人比扎西才吉更熟悉这里物产的价值。
1998年,扎西才吉的小门店生意并不是很好,但是,凭着原料正宗优质,一个回头客拉来一个回头客,生意越来越好,居然带动了整条街的特产生意,一时间经营冬虫夏草的门店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有些人看到市场好了,就只顾眼前利益,开始销售假冒伪劣产品,随着市场的不断火爆,冬虫夏草的制假手段也越来越高明,越来越多地人经不起眼前利益的诱惑开始售假。
但是,扎西才吉更重视收购环节,生怕自己不留神,溜进一根劣质冬虫夏草。扎西才吉与玉树的牧民签订了直供协议,到了新冬虫夏草上市的时候,将农户手中的冬虫夏草一根一根地过检、分级,然后根据约定价格和市场浮动情况给出收购价。“扎西才吉,好好干,玉树24万人民都是你的坚强后盾!”这是玉树州给予扎西才吉的理解和支持。17年的时间,“三江源”从一个柜台到年销售几个亿的企业,扎西才吉和她的团队始终如一地把产品质量视为生命。
正因为从源头上确保了冬虫夏草的正宗的血统、纯天然无污染的品质,2006年6月,三江源品牌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成为冬虫夏草行业唯一获此殊荣的品牌。2010年,三江源品牌被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认定为“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其道地正宗得到了政府部门的认可。
确保道地品质 17年坚持做终端直营
冬虫夏草只是虫草的一种,除了冬虫夏草之外,还有新疆虫草、香棒虫草、亚香棒虫草等品种,这些虫草在外观上和冬虫夏草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药物价值几乎为零,这些都是常见的假冬虫夏草。
也有人用伪虫草(如地蚕、地笋、白僵蚕等)来冒充冬虫夏草,更有甚者用以其他物质炮制假冬虫夏草,比如用模型压制品(淀粉、酥油糌粑或石膏等压模加工染色)、淀粉与黄花菜伪制品、虫体与黄花菜伪制品等等。不法商贩开始制售假冬虫夏草的行为让市场受到严重伤害。在鱼龙混杂的市场里,拥有信誉就比黄金还宝贵。
为了建立品牌的信誉,三江源在抓好产品质量的同时,开创了专卖店营销的新方式。这一模式在现在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但要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冬虫夏草都是在中药店内售卖,是三江源带头设立了冬虫夏草的专卖店模式。
通过这些专卖店网络,三江源牌冬虫夏草不断地输往全国各地,正是因为三江源品牌的影响力和含金量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携重金登门拜访,希望能够代理或者加盟,但是为了保证冬虫夏草的品质,保证三江源销售的所有冬虫夏草原草每一根都是产自青海玉树最好的冬虫夏草,三江源拒绝了所有加盟请求。
据三江源冬虫夏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周占琪介绍,三江源目前在全国的30多家店面,全部是以直营模式,以减少冬虫夏草从产地到消费者手里的流通环节,保证产品质量。对此,周占琪骄傲地说,“产品可以复制,但是销售却无法复制,因为我们销售的每一根虫草凭的就是良心。”
据此,三江源在17年的发展中更是总结出了冬虫夏草经营的六条铁律。第一,冬虫夏草必须是玉树杂多的。第二,采挖者必须是具备政府要求的资格,并且配发三江源采挖师的牧民。第三,采挖期必须是一年中冬虫夏草营养最丰富的时间,不能提前一天,也不能推后一天。第四,必须保证在最短时间进行清理、分拣、消毒、鉴别。第五,培养每一位导购具备丰富的冬虫夏草鉴别知识,把好最后一道鉴别关。第六,售后如有顾客反映产品质量问题,要在第一时间进行解决。这六条铁律是三江源每天践行的纪律,也是三江源迈向成功的法宝。
正本清源 促行业良性发展
除了坚持做好自身的事情,三江源还积极推动行业的健康发展。标准问题是中医药行业面临的一个重要难题,产品之所以优劣不分、真假难辨,最大的瓶颈就是没有标准。
2007年,三江源协助青海省有关政府部门出台了冬虫夏草地方标准,从定义、分级、技术要求、检验方法、储存和运输等8个方面对冬虫夏草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并对冬虫夏草的定性鉴别和特殊规定作了要求。依据这一标准,相关管理部门和消费者可以在省级产品质量检验部门进行产品检验。
正是由于有了冬虫夏草地方标准,冬虫夏草鱼龙混杂的现象才略显好转。而三江源之所以作为这个标准的起草参与者之一,原因有两个:其一,产地纯正对冬虫夏草的产量和质量有决定性的影响,三江源的冬虫夏草只采集玉树3800米以上的无污染的指定区域,并由相应区域的指定牧民来采挖,其产品可溯源,品质稳定;其二,三江源从定义、分级、技术要求、检验方法、储存和运输等8个方面对冬虫夏草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并对冬虫夏草的定性鉴别和特殊规定做了要求。
除了协助政府部门推动行业标准的制定,三江源也会坚决抵制任何破坏冬虫夏草道地文化的行为。近期,针对冬虫夏草行业某品牌将冬虫夏草原草称为“脏草”,否定冬虫夏草传统吃法的行为,三江源主动站了出来,通过在某知名媒体上投放观念广告的方式,与该品牌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观念PK。同时,扎西才吉通过实名认证微博刊出了致该品牌创始人的实名信。
在实名信中,扎西才吉这样写道:该品牌所为,既不尊重中医药辨证施治、因人而异的服用方式,更是完全罔顾冬虫夏草道地与否决定效果的根本问题,这是将企业利益凌驾在整个行业利益、消费者利益之上,对整个冬虫夏草行业都是一种伤害。并且,扎西才吉奉劝该品牌要想弘扬冬虫夏草的价值,一定做良心药,做放心药,尊重中医药传统文化,坚持做道地冬虫夏草,才能做大做强,为行业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三江源与该品牌的观念之争,吹皱了冬虫夏草行业一池春水,行业人士也纷纷发表看法。国药泰斗、从业75年的国医大师金世元也站出来呼吁,道地是冬虫夏草文化的灵魂,道地冬虫夏草事关疗效,他倡导从种植源头加强对冬虫夏草道地产区的保护。
维护生态资源 确保行业可持续性发展
道地冬虫夏草受制于地理条件,产量非常有限。为了保持冬虫夏草资源的平衡,不影响越冬幼虫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来年新草的产量和质量,三江源会规定在其基地连续采挖3~4年后,轮闲2~3年以便恢复种群活力。
除了对基地的轮闲之外,采挖冬虫夏草也大有讲究。对三江源自己的采挖队以及合作的牧民,三江源品牌都积极规范他们的采挖行为。据周占琪介绍,以前大伙为了图方便、省事儿,用的都是大锄头,一锄下去虫草出来了,草皮和泥沙也出来了,对草原破坏极大。现在,政府部门也介入了冬虫夏草资源的保护。按照“采育结合、永续利用”的原则,规定只能使用宽小于5厘米、长小于15厘米的采挖工具。每个人在用小?头挖出冬虫夏草之后,都要用?头的背将土坑重新填埋,夯实。
据悉,2014年青海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强冬虫夏草资源保护与管理工作的意见》。根据这个意见,青海将在全省开展冬虫夏草资源调查工作,以详细掌握各地冬虫夏草资源的种类、分布区、蕴藏量、采挖量及市场变化等基本情况,及时掌握冬虫夏草资源的动态变化,强化对资源的监测和预警。同时,要求省内各地根据冬虫夏草资源条件及草场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划分出禁采区、控制区和采挖区,落实分类管理措施,确保冬虫夏草资源有序、永续利用。此外,要求冬虫夏草的采挖要与退牧还草、草原生态奖补机制有机结合,成立冬虫夏草保护队伍,建立保护区,加强产区环境保护与监管,保护和改善冬虫夏草生长环境,提高资源再生能力。对出现问题的将实行问责。
与资源合力共生 三江源打造百年品牌
好产地,好产品,三江源药业的商业模式看上去非常简单,控制原产地,保证产品质量,然后辅以全国一级城市的营销网络,将商业价值推向全国。但实际上它的三个价值体系:共生的地方资源体系、合力互补的产品体系、敬天爱人的价值观体系,需要深厚的民族积淀、产业积淀和文化积淀。这些条件很难在同时出现在同一家企业身上,三江源之所以能够在鱼龙混杂的冬虫夏草行业脱颖而出,有其努力,也更有其幸运。
数千万年来,三江源地区大河奔腾东流,滋润万土,远离尘世却又弥漫着生命的大智慧。同样,三江源的物产也有着泽被苍生的使命。拥有着这样优越的资源禀赋和人心趋同,再加上千载难逢的对健康生命无比渴求的芸芸众生,三江源品牌的养生产品体系,势必会像高原雪山丰沛的水源一样,居高临下一泻而出。
三江源的梦想是做一个百年品牌。“少数民族企业为什么就不能成为百年老字号呢?我就要把三江源做成行业第一,让三江源成为百年品牌,让我的员工和我的故乡三江源这个平台上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扎西才吉如是说。
2013年9月,“首届中国青海国际冬虫夏草暨藏医药展交会”在青海举办,此展会是目前国内冬虫夏草领域最大规模的展会。在本次展会的冬虫夏草评选中,专家评审团从大小、成色、密实度、干度、洁净度、新鲜度等方面做了缜密的评定,经过严格的初评、复评等程序,三江源牌冬虫夏草因虫源正宗,干度上佳,洁净度好,被认定为标准的青海玉树虫草,最终三江源牌冬虫夏草在众多参展商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首届中国青海国际冬虫夏草暨藏医药展交会”金奖,再一次以卓尔不凡的品质,雄厚的实力领军整个冬虫夏草行业!

随着今年虫草交易高峰渐渐回落,冬虫夏草价格依旧“高高在上”。但经过20余年的疯狂采挖,有着“软黄金”之称的冬虫夏草已陷入“越挖越少、越少越贵、越贵越挖”的恶性循环。
生长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高原地带的冬虫夏草,因其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堪称中药里的“软黄金”。千百年来,人们遵循着传统的采挖、服用方式。然而近年来,随着资源量和消费群的急剧变化,冬虫夏草行业正逐步走向“传统撞上现代”的升级转型期。
越挖越少越少越贵越贵越挖
“上世纪80年代末,冬虫夏草开始在市场上走俏。以全国冬虫夏草最大产地—青海为代表,不到30年的时间里,虫草价格翻了3000多倍,产量却仅剩下过去的二三成。”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说。
冬虫夏草曾为采挖者及虫草商带来的“创富神话”或许会随着产量的剧跌而难以为继。记者了解到,在青海冬虫夏草重要产地玉树藏族自治州,原先一个劳动力一天可以挖到上百根虫草,一个采挖季结束全家可以收入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然而近些年,一天挖到10根虫草的人已经很少见。
调查数据显示:我国12个样地虫草平均产量只有过去的9.94%,部分产地资源量不足30年前的2%.根据2012年青海全省普查数据,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蕴藏量已经大幅下降,部分区域的蕴藏量甚至已经降低到30年前的3%至10%.
“按照这个速度,青海的冬虫夏草资源不超过20年就会枯竭。”李玉玲说。
“眼下,合理利用、保护虫草资源是唯一拯救途径。”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医药品研究员郭凡礼说。
记者在前不久闭幕的2013中国。青海国际冬虫夏草暨藏医药展交会上发现,相对冬虫夏草原草交易,虫草深加工产品的比例有明显上升。
郭凡礼说:“冬虫夏草深加工已成为行业发展趋势,促使这一局面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三:其一,作为稀缺性资源,深加工能够将原草最大化利用;其二,深加工产品服用便捷、高效,为主流消费群所青睐;其三,巨大的市场利润空间。$pager$
深加工产业发展迅速
在此次青海国际冬虫夏草及藏医药展交会上记者发现,相对以往的虫草交易会展,此次展会中,冬虫夏草原草交易一定程度在缩小,其深加工、产业链衍生产品的比例明显上升。
“目前市场上的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主要以虫草压制含片、口服液、原粉胶为主,深加工是为了将有限的资源最大限度地利用。”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执行会长才让多杰表示。
青海省藏医院常务副院长李先加告诉记者,自古以来,人们服用冬虫夏草的方式不外乎两种:原草嚼服或煲汤食用。随着资源急剧减少和主流消费群消费观念的改变,传统服用方式费时耗力的弊端逐步显现,而现代生物科技的产物—虫草深加工产品开始走向市场。
“目前,冬虫夏草深加工属于超微化物理研磨过程。原草经过超微化,其细化程度一般都可达到3-4万目,经过超微化的虫草,无论何种形式都更利于人体吸收,并且适宜大多数体质。”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说。
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率先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推向市场,其5X极草产品系列所利用的就是冬虫夏草超微化原理。据公司的市场宣传,百分百原草压制含片,将虫草最大程度利用,相对服用原草,最高可以达到7倍的吸收效果。
对于虫草超微化后的吸收效果,目前我国还没有权威机构发布临床试验证明。但是根据北京同仁堂(600085,股吧)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冬虫夏草在超微化至10万目时,人体吸收效果将是原草的10倍。
“随着科技水平不断进步,冬虫夏草深加工的程度还在不断扩大,超微化至10万目,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通过技术水平的进步而得以实现。”李玉玲说。
在全国冬虫夏草最大产地青海省,越来越多从事冬虫夏草经营的企业开始将目光投向深加工产业。“只有顺应市场走向才能发展。”青海三江源药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扎西才吉表示。$pager$
资源和市场决定行业走向
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医药品研究员郭凡礼说:深加工产品可谓在资源稀缺情况下应运而生。深加工能够充分利用原草,并且可以进一步增加原草的附加值,珍惜每一根虫草,将资源利用最大化,是深加工产业得以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
“其次,冬虫夏草深加工的发展是顺应市场需求的必然结果,当下消费者对健康日益关注,对健康型产品需求量较大,深加工可以以规模优势满足消费者需求。此外传统的使用方式耗时耗力,而深加工产品具有便捷、高效等特点,为主流消费群体所青睐。”郭凡礼说。
另外,可观的经济价值也会催生深加工产业的发展。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分子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张耀洲说“深加工往往是地区特色产业的必经之路。从最初的原始生产、销售,再到深加工,可以带动产业改革和升级,同时也可以利用资源优势换取利益最大化。”
众所周知,生长在青藏高原的青稞,千百年来只作为高原食物的代表而存在。然而当青稞作为产业走上深加工道路时,其所显现的附加值远远超过本身的价值。
据西藏自治区某青稞深加工企业负责人介绍:一亩青稞,传统产值最多在500-1000元,但是如果把它加工成麦绿素,β-葡聚糖,包括一些药品的中间原料的话,目前比较保守的商业价值是每亩一万元左右。
就冬虫夏草而言,虽然近些年来价格不断攀升,但原草所创造的经济价值终究不抵深加工产品,其稀缺性注定了市场消费群体为主流高端人群。例如5X极草系列产品,380元一克的冬虫夏草纯粉压制含片价格堪比黄金,然而高价格的背后是销售市场的一派火热。$pager$
产业升级面临困惑
澳门大学中华医药研究院副院长李少平表示,我国医学对于冬虫夏草的记载历史悠久,过去,冬虫夏草一直作为入药药材而存在,只是后来身价飞涨后才开始被单独服用,其实冬虫夏草是一个天然大处方,其深加工领域范围也很广。
李少平认为,目前的冬虫夏草深加工还只停留在超微化物理研磨阶段,并且是单一利用的阶段,而冬虫夏草的综合利用才是发展深加工的精髓所在。
“人们知道冬虫夏草是好东西,但往往不了解与其他药材合成的复方制剂,会对某些疾病的治疗产生更好效果,比单一服用虫草更有针对性。”青海金诃藏药馆负责人袁栓宁说。
李玉玲说:“除了复方制剂,冬虫夏草的真菌深加工也拥有广阔的前景。真菌是冬虫夏草的唯一的有效成分所在。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通过虫草提炼的真菌被广泛应用在免疫制剂、保健品和食、药品中,然而我国目前仅有四个制药企业所生产的四种真菌产品。”
若要长远发展,还需要开拓更广的深加工领域。但无论研发还是生产,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对于少数拥有一定实力的企业可以实现,然而对于诸多小企业,是巨大的障碍。
“虫草交易市场长久以来比较混乱,商户大都”单兵作战”,小、散、乱企业较多,这样的企业是没有实力发展深加工产业的。”郭凡礼说。
玉树州冬虫夏草协会理事长格金。俄保才仁告诉记者,玉树是品质最好冬虫夏草的产地之一,许多从事从草经营的企业都有意向发展虫草深加工,但苦于没有资金和技术、科研专家的支持而无从开始。
“冬虫夏草深加工虽已成行业趋势,但并非意味着所有企业都要从中分一杯羹,相反,这是一个行业整合、规范市场的过程,大企业在控制原料、产品研发及销售方面均具优势,所以激烈竞争之下诸多小品牌退出是必然。”郭凡礼说。
对于眼下快速发展的冬虫夏草深加工产业,李玉玲表示担忧:发展深加工的初衷是珍惜资源、将资源最大化利用,但产业发展过旺是否会适得其反,造成资源被加快掠夺?
李玉玲认为,政府不应一味鼓励企业投身深加工领域,国家相关部门出于资源保护和生态保护应出台相关措施,一方面发展,一方面也要保护为数不多的虫草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