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影业完成B轮融资 48亿估值创行业新高

2014年9月18日,乐视影业在乐视大厦召开小型媒体沟通会,正式宣布完成B轮融资。本轮融额度为3.4亿元人民币,包括恒泰资本等多家投资方参投。融资完成后,乐视影业估值达48亿元人民币。仅仅1年时间,公司估值达到2013年8月首轮融资时15.5亿元人民币的3.2倍,这意味着作为平台型的互联网电影公司,乐视影业的商业模式和成长业绩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广泛认同。  乐视影业成立于2011年,是乐视控股旗下的子公司,公司由乐视控股与原光线影业创始人张昭共同创立,张昭担任CEO的乐视影业,其首创“电影+互联网”融合领域的O2O、一定三导的市场模式经过3年的市场实践,使得公司得到了持续、稳定、高速的发展。2014年公司增速预计在200%以上。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乐视影业出品/发行影片票房金额约20亿元,预计全年票房收入为30亿元,占全国票房总量的10%以上。  到会机构投资者表示,乐视影业作为国内民营电影公司三甲中唯一一家未上市公司,在互联网电影产业大潮喷涌的当下,未来发展潜力不可限量。  引领互联网电影产业
创造最领先商业模式  2014年开年,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切入电影行业,互联网与电影的战略合作、并购、融资纷至沓来,这些都证明着,由乐视影业引领了两年的互联网时代电影产业大幕已经正式拉开。  不同于传统电影公司以导演和明星为核心,从电影创作带动发行的发展战略,更不同于刚刚进入电影行业的众多互联网公司选择跟投电影项目进而进行电影营销的战略,作为第一家互联网电影公司,乐视影业自2011年成立之初就将自己定位为一个O2O平台型公司,以为电影用户提供全生态观影+服务为核心战略。  乐视影业在2011年定位为“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2012年CEO张昭首次发布“蝴蝶理论”即PGC+O2O模式,2013年“蝴蝶理论”升级换代为一定三导(定位、导航、导流、导购)市场系统,在该系统带动下,2013年底乐视影业以10.5亿元票房位列民营电影公司前三甲;2014年年初,张昭宣布公司未来三年完成由电影公司向互联网公司转型。  作为平台型公司,乐视影业对于各类型IP的运营能力经过数十部影片的上映已经获得了成功的市场验证。这些影片中,既有来自好莱坞大片IP——《敢死队》系列、传统图书类IP——《小时代》系列、《归来》,也有来自互联网短视频类动画IP——《老男孩猛龙过江》,更有来自电视类IP——《熊出没之夺宝雄兵》,未来,乐视影业还将有更多来自各种渠道,特别是互联网渠道的IP在乐视影业平台上提供更多的市场服务,产生多元化收入增值。 业绩持续、稳定、高速增长,2014票房预计增长200%  乐视影业创新的商业模式所带来的企业高速增长及票房收入的稳定性已经显现成效。2012年,乐视影业出品/发行影片6部,票房收入6.25亿元人民币,2013年,出品/发行影片9部,票房收入10.5亿元人民币,截止至2014年第三季度,出品/发行影片9部,票房近20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乐视影业还将有史诗巨制《太平轮》、青春动作大片《暴走神探》、好莱坞科幻大片《机械纪元》等大制作影片上映,预计2014年年底,乐视影业将完成年度30亿元人民币的票房目标,实现近200%的票房增长。  张昭现场表示,乐视影业2015年预计出品/发行影片20部,50亿票房目标,2016年预计出品/发行25部影片,75亿元票房。由此推算,2012-2016乐视影业预计票房年度复合增长率达92%,远超中国电影票房平均增长率(25-30%)。  2013年,乐视影业的票房收入在全国总票房(217亿元人民币)的占比约4.8%;预计2014年将超过全国总票房(288亿元人民币,艺恩预测)10%
,占比翻倍。  基于IP/数据为基础进行的电影产业互联网改造,不仅成为乐视影业创造“乐视超速度”的超级引擎,同时也为电影产业投资回报率的不可预测性及不稳定性进行了革命性颠覆。官方资料显示,2014年乐视影业已上映9部影片票房成绩均在5000万以上,其中6部票房过亿,5部影片票房过2亿,2部票房过4亿,1部过5亿。目前,所有影片全部盈利。与传统电影公司单片票房偶发超高或超低的现象不同的是,乐视影业规模化的投资运营及其强大的O2O平台型市场系统支撑,使其避免了票房收入“大小年”现象。为资本投入的回报率增加了可预计性。 大步推进国际化战略  2014年5月,乐视影业签约导演张艺谋影片《归来》上映,创造当时近3亿元人民币的文艺片票房纪录。据悉,作为国内唯一一位享有海外声誉的国际化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好莱坞巨制《长城》已经排上日程,张昭表示:“我和张艺谋都想把中国电影与好莱坞合作的炕烧热,应该说我们俩的合作是最有条件做这件事的”。  未来,乐视影业将充分利用与好莱坞的良好的合作基础,聚集更多的中外顶级合作力量,积极开拓中美合作大制作电影的越洋征程。

在贾跃亭勾画的乐视生态三大体系中,乐视影业归属于以上市公司乐视网为核心建立起来的互联网视频生态系统。乐视影业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互联网生态的影视内容,并升级为IP运营公司,与整个乐视生态协同。从2014年12月6日乐视网公告“拟在未来一年内将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乐视网”开始,乐视影业的动向就吸引着资本市场的密切关注。然而,乐视网在2016年5月披露并购乐视影业预案后,却又在半年后宣布重大资产重组无法完成。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并购乐视影业终于有了新进展——公司公告称,预计新的重组方案将与2016年年报同时披露。然而,4月20日年报披露日,久等的重组预案并未公布,但乐视网却提到,先前乐视影业98亿元的估值预计将下调。
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身处的中国影视市场发生了明显变化:2016年电影票房奥门新萄京,增速明显放缓,IP市场号召力不再那么灵验。乐视影业2016年以71.5%的增幅成为行业增速第一的公司,但其投资的两部大片《盗墓笔记》《长城》并未达到预期。如此背景下,乐视影业能否实现曾经承诺的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5.2亿元呢?
4月1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当日上午开市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并购乐视影业的新的重组方案预计将与公司2016年度报告同时披露。
但到了年报发布的4月20日,新的重组方案再次延期。公司方面透露,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相关工作尚未全部完成,股票延期复牌。
从2014年12月底推动的乐视影业“上市”再度遭遇搁置,至今已有28个月。乐视网称,乐视影业的预估值预计将会发生下调,但具体金额尚未最终确定。
影视并购监管趋严估值下调在情理之中
2017年初,乐视影业来了位新的战略投资者——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贾跃亭的老乡、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为资金链紧张的乐视“输血”160亿元,其中包括以10.5亿元的价格受让乐视影业15%的股权,旗下嘉睿汇鑫成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按照嘉睿汇鑫受让股权的价格估算,乐视影业的估值约为70亿元,这与2016年5月并入乐视网预案中的估值98亿元相比,缩水了大约28.6%。乐视影业CEO张昭表示:“孙宏斌投乐视影业的估值,是乐视影业C轮融资的价格。”
成立于2011年的乐视影业曾进行过三轮融资。2013年8月A轮融资后估值15.5亿元,2014年9月B轮融资后估值达48亿元。2015年4月乐视网股东大会上,公司宣布乐视影业即将完成C轮融资,但并未披露融资信息。孙宏斌为乐视“输血”后,这也是乐视影业方面首次公开提及C轮融资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70亿元的估值接近乐视影业2015年9月29日增资后的估值,当时乐视影业估值约为69.75亿元,那次增资乐视影业引入了孙俪、邓超、黄晓明、孙红雷等十余名明星股东。
乐视影业到底价值几何?贾跃亭在乐视与融创中国的战略发布会上是这么说的:“乐视影业最起码价值300亿元以上,并不是98亿元,但我们这次不是做IPO,这次只是一轮PE,我们装入的价格,相当于一次准IPO。”
不过,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融创中国注资时乐视影业的估值70亿元,其实就相当于在缩水。去年没能成功,一是监管层对并购监管趋严,二是乐视影业做不到2016年的业绩承诺,所以自己否定了预案,待时机成熟,乐视影业仍将注入,但估值、业绩都可能会下调。”
事实上,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乐视影业估值下调也在情理之中。4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称,南方一家券商投行高管透露,影视、娱乐、文化类的再融资项目将遭到“劝退”,这些行业的并购重组项目也会被“劝退”。
这一消息并未得到监管层的回应。但从2016年5月开始,监管层就对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行业的跨界定增监管趋严。2016年9月修改后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实施,影视娱乐类的并购重组遭遇“寒流”。暴风集团、万达院线、唐德影视等多家上市公司未能完成影视资产的并购重组。
目前,监管层对上述监管并未有松动迹象,而且业内研究人士指出,影视传媒类并购通常具有高估值、高业绩承诺的“双高”特征,这类并购在监管审核中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基于此,乐视网将要抛出的这份并购案仍处于“风口浪尖”。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现在外界关注的不仅是乐视影业的估值下调,更重要的是预案出来了,能否核审通过。”
注入为增厚业绩2017年乐视影业“上市”最重要
2017年至今,乐视网发布了6次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目前新的重组方案还未尘埃落定。算起来,从2014年12月6日乐视网启动并购乐视影业以来,至今已有28个月。
但“上市”又是必须的。乐视影业CEO张昭在2017年初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曾表示:“2017年最重要的事就是推动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
在贾跃亭勾画的乐视生态中,乐视影业是以乐视网为核心的互联网视频生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这个生态体系还包括乐视视频、乐视云计算、乐视超级电视。乐视影业将与乐视网旗下的花儿影视形成内容互补,通过与整个乐视生态的协同,从“互联网+影视”的模式升级为“互联网生态+影视”模式。
当然,乐视影业不仅是生态的内容提供者,更对增厚上市公司利润至关重要。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5亿元,同比减少3.19%,这也是公司净利润增长6年来首次回调。
然而,在此前发布的2016年业绩快报中,乐视网原本预计利润总额为4019.36万元,净利润为7.66亿元。业绩快报与年报公布业绩的大幅反差,再次将乐视推向舆论风口。
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这是乐视网营业利润较差的一年,急需填补利润降低估值,并入乐视影业最大的作用就是能提高上市公司利润。”
知名科技文化投资人曹海涛告诉每经记者,“乐视影业也承受着财务投资人的压力,投资人进去一般都会签订对赌或回购,投资乐视影业4~5年还无法退出的话,财务投资人也会受不了。”
但乐视影业对2017年上市公司利润的贡献能否达到预期,并不好说。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向每经记者表示:“今年再公布注入方案,接下来还有证监会反馈,时间会比较长。即便顺利完成并购,乐视影业的利润也最多能并入上市公司第四季度财报。从资本市场角度来说,也贡献不了太多利润。”

奥门新萄京 1

票房“片片过亿”难掩失意 2017年片单仍未公布

2018年3月17日,“乐视影业”更名为“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感激道“终于走过至暗时刻”。

奥门新萄京 2

2019年6月24日,乐创文娱官方微博发布了辞任公告,宣布张昭因个人原因卸任乐创文娱相关职位。

乐视影业拟以98亿元整体估值注入乐视网的预案中,乐视影业曾作出业绩承诺:2016、2017、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
但乐视影业2014年和2015年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只有6445万元、1.36亿元,2016年的净利润承诺与2015年相比,能否实现增长2.8倍呢?
尽管乐视影业的估值将下调,新的方案中业绩承诺也将从2017年开始计算,但乐视影业2016年的盈利情况仍是估值的重要参照。那么,乐视影业2016年的经营状况到底如何呢?
行业增速第一 票房未及预期
2017年初乐视网投资者交流会上,乐视影业CEO张昭称2016年成绩“让所有人瞩目”。2016年中国影视行业表现不及预期,电影票房增长3%,但乐视影业票房增速达71.5%,位居行业第一。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排第二位的光线传媒增长率为50.5%,博纳影业增长3.5%,而万达和华谊增速分别为-75.9%、-58.1%。
张昭说:“拉开更长的时间尺度来看,从2012年到2016年,5年时间,乐视影业每年票房的平均增长率差不多在65%左右。”张昭将乐视影业票房逆势飞扬归功于这些年一直在扩张的地网队伍。
乐视影业从2011年成立之初,就将自己定义为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但张昭并不是仅仅发展内容的互联网营销,而是同时解决地面服务,将线上目标人群导向电影院。张昭透露:“目前乐视影业地网团队已有260~270人,覆盖全国一半以上影院,占75%的票房市场。”
2016年乐视影业是行业投资发行影片数量最多的企业,共发行11部,实现国内票房39.3亿元。在票房市场占有率上,乐视影业排名第二,第一是光线传媒。
早在乐视影业2014年9月完成B轮融资时,张昭就勾画过乐视影业的票房生长曲线。当时他表示,乐视影业2015年预计出品发行影片20部,50亿元票房目标;2016年预计出品发行影片25部,75亿元票房。但事实上,乐视影业并没有完成这样的愿景。2015年乐视影业影片总票房为22.75亿元,2016年总票房也比当时预期的少了35亿多元。
按照2016年乐视影业39.3亿元的票房规模,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对乐视影业实现5.2亿元净利润并不乐观,他告诉每经记者:“估计很难达到,《长城》《爵迹》这两部投入较大的影片应该都是亏的。”每经记者就此给乐视影业发去了采访提纲,但乐视影业并未接受采访。
2017年片单迟迟未能公布
2016年乐视发行的11部影片中,有两部影片(《盗墓笔记》《长城》)票房过10亿元,其他9部票房在1亿~3.8亿元不等。按1亿元左右票房规划的中小成本影片,张昭认为都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率。“一部电影,若是3000万元以下制作成本,加上1500万元宣发成本,那就是4500万以下的投入。如果票房1亿元,片方能有大概5000万元收入,500万元的利润相对于3000万元的投资,年回报率16%~17%,是相对良性的。”
但张昭也承认,两部票房破10亿元的大片未达预期,“由于大盘的变化,最大的项目如《长城》《盗墓笔记》没有当时预期的那么高。”《长城》制作成本达1.5亿美元(约合10亿元人民币),万达收购的传奇影业、乐视影业、环球影业等均有投资。乐视影业曾披露,截至2015年12月31日,给影片《长城》摄制组的预付款为1.2亿元。乐视影业还负责《长城》在中国市场的发行。
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乐视影业在《长城》的总投入大概是20%。”对于《长城》有没有达到预期,张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只是说:“学习上的预期一定达到了。”但他未正面回答有没有达到投资回报上的预期。
截至4月23日,《长城》在北美上映接近尾声,全球票房3.3亿美元,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说:“无论是内容还是票房均未达预期。”而上述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则向每经记者表示:“《长城》乐视影业很难做到盈利。”
2016年堪称乐视影业的大年,投资了《盗墓笔记》《爵迹》《长城》三部大片。为此,乐视影业在2015年底举行了一场以“不服不行”为主题的2016年新片发布。但2017年乐视影业似乎“底气不足”。每经记者通过乐视影业了解到,2017年尚未发布片单。从现有公开信息看,今年第一季度,乐视影业上映的电影只有《熊出没·奇幻空间》,目前排了上映档期的还有《记忆大师》《奇门遁甲》。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向每经记者表示,2017年第一季度已然结束,乐视影业还没有今年主要产品的片单,这显得有些费解。
乐视影业引来“半个娱乐圈”明星分享机制成效几何
3月18日,张艺谋的新片《影》在北京举行了开机仪式,这是张艺谋与乐视影业合作的第三部电影。张艺谋是乐视影业通过资本合作拉来的最大牌的电影导演。
除了张艺谋、郭敬明等导演,乐视影业股东名册还有一连串闪亮的名字,孙俪工作室、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冯威,此外,刘涛、秦岚、李晨、倪妮工作室等众明星通过北京锦阳持有公司股票。
圈下“半个娱乐圈”,让乐视影业风光无限。
华谊兄弟也曾用相似的方式绑定了知名导演冯小刚,但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乐视影业将张艺谋、郭敬明、李力、李蔚然、高晓松5位导演、制片人称为核心竞争力资源,但并没有用对赌,张昭表示:“电影的盈利目标不是靠对赌,不是一个人就决定了业绩。”
不过,乐视影业用约定合作期限、合作影片数量的合作协议绑定了上述导演、制片人的黄金时期。每经记者注意到,张艺谋、郭敬明、高晓松的协议均与乐视影业的“上市”时间密切相关。
例如,乐视影业对张艺谋自2013年5月17日起至乐视影业成功上市(IPO或被上市公司收购)之日,5年内担任导演的所有影片拥有独家优先投资权和独家发行权。这意味着,如果乐视影业不上市,那么张艺谋的签约5年期将显得遥遥无期。有业内人士向每经记者分析说:“观影群体越来越年轻化,其实张艺谋的电影不再那么有票房号召力,只是个人品牌影响力还在。”
而郭敬明则是乐视影业看重的IP电影的拥有者。《小时代》系列电影让乐视影业以小博大取得很大成功,但2016年上映的《爵迹》口碑不佳,票房仅为3.8亿元。张昭说:“哪怕《爵迹》没有达到大家的票房预期,我们也有不错的票房回报。”但乐视影业与郭敬明合作,还要制作系列IP电影,光是对《爵迹》系列就规划了至少5部。然而IP对票房的持续号召力正在衰减,郭敬明未来的IP能否延续《小时代》,还不好说。
除了导演,乐视影业还有十余名股东是明星演员。影视公司有演员股东并不稀奇,一大目的便是深度介入演员的影视作品。这方面,唐德影视尤为突出,范冰冰是唐德影视的股东,范冰冰的影视大戏唐德影视都是主要出品方,而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的公司“爱美神”不成,又换成了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
但目前来看,乐视影业并不像唐德影视那样操作。乐视影业方面称:“孙红雷、黄晓明等明星都是作为财务投资人,以市场化的方式出资入股的。入股价格为入股时的市场公允价格,与其他财务投资人的入股价格相当。”
能够看得出,乐视影业对导演、明星演员的绑定程度是不同的。知名文化科技投资人曹海涛认为,尽管乐视影业没有深度介入明星演员们的多部作品,但目前的合作模式仍是非常聪明的,“在融资一线,相似的模式、财务状况下,有明星的估值更高,可能与没有明星的公司估值差两倍。乐视影业有那么多明星演员,暗示其有很多资源和人脉,还可以发展粉丝经济等业务。”

终于,“唯一的幸存者”张昭,还是离开了他一手创办起来的乐创文娱。


01

张昭速度

1994年,张昭作为电影专业学生,以一部电影习作《木与词》在奥斯卡奖学生单元获奖。此时的张昭大概也没有想到,多年之后,他会从一名导演辗转成为产业推手,再到IP运营者。

2003年,张昭入职光线传媒,三年后创办了光线影业。至2010年的四年期间,光线影业出品并发行了《伤城》、《家有喜事》、《东邪西毒终极版》等20余部商业电影。在连续四年加速成长的光线影业背后,是张昭强大资源与发行手腕。2008年,张昭被众多电影媒体评为“中国电影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足见其一。

一面,是张昭创造的为中国电影业瞩目的“光线速度”,另一面则是张昭自身所具有的“张昭速度”。

2011年,张昭创立乐视影业,完成乐视生态链中最强大的一环。也是在乐视影业,张昭再一次让业内看到了他的“张昭速度”。

2012年乐视影业出品并发行6部影片,市场份额列五大民营公司第四位。其中乐视影业出品的《消失的子弹》获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四项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等十三项提名。乐视影业参与出品并负责中国市场发行的美国影片《敢死队2》,在中国市场取得了5400万美元的票房,占影片全球市场份额的18.5%。一时间乐视影业可谓名利双收。

2016年张昭将互联网+电影升级为分众化、IP化、全球化,事实上,他比国内任何一个电影人都更懂得IP化的价值。而在他的手上,也孵化出了目前国内做的最为成功的IP电影之一——《小时代》系列,三部小时代系列为乐视影业带来13亿的可观票房。

2013年张艺谋签约乐视影业并担任公司艺术总监,再加上张昭亲自谱写的乐视影业未来5年中美电影合作战略,基本上为乐视下一步的发展划清跑场。

虽然在今天看来,乐视影业拿出的成绩单《归来》、《长城》、《爵迹》等看起来似乎并不太好,但彼时张昭创新的“O2O市场模式”使其成为电影产业的“教父”。好莱坞权威媒体《好莱坞报道》用整版篇幅刊文介绍张昭和他的乐视影业,称他为“中国电影产业升级的‘文艺复兴式’旗手”。

2014年乐视影业正式宣布完成3.4亿元的B轮融资、同年乐视影业以2亿美元的战略基金在洛杉矶成立子公司,用来开辟好莱坞市场、2015年《熊出没之雪岭熊风》票房突破2.5亿元,乐视影业成功地确立了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这些成就是乐视影业度过了辉煌的岁月。

2018年,“至暗时刻”到来,张昭在繁杂的舆论声中将公司更名为“乐创文娱”,并开始乐观地期待明天,看起来他成为这场风暴中的“唯一的幸存者”。


02

至暗时刻

现在看来,张昭也是一个有些矛盾的人。

2018年10月,张昭公开表示:“未来,乐创文娱将以电影业务为基石,打造系列电影品牌”。而就在同一时期,由张艺谋执导、乐视影业出品的《影》在内地上映,接受媒体采访时,张昭说道公司如今遇到两个难处,其一就是团队信心问题,还不知道公司有没有明天。

实际上过去使其辉煌的,如今都变成一个个陷阱,等着乐视影业。可能张昭所说的“至暗时刻”还未过去。

号称投资达3亿的《影》只拿到了堪堪6.28亿票房,那么按照1:3的分账比例,票房最终超过9亿才能回本。2017年时,另一部乐视影业出品电影《奇门遁甲》也遭遇了高投入低回报的票房败局,超过2.5亿的投资最终以不到3亿票房收官。

此前乐视影业靠《盗墓笔记》、《小时代》系列等IP电影赚了个盆满钵满,但副作用却也尤其明显:《盗墓笔记》直接毁掉了书粉对这一IP影视化的信心,《小时代》的差口碑更是直接影响到了郭敬明其后的又一IP电影《爵迹》,《爵迹》系列不仅没有收回成本,如今《爵迹2》更是使乐视影业如鲠在喉。

如果说2019年春节档《熊出没·原始时代》再次回到乐视影业斩获7.14亿票房,多少给了乐视影业一点信心的话,6月《秦明·生死语者》在票房和口碑上的双重打击则又为乐视影业填上一层阴霾。通过近两年的表现,乐视影业确实表现出一种“有心无力”之感。

据不完全统计,乐创文娱目前拥有的影视IP包括《刺局》、《推理笔记》、《秦明·生死语者》、《爵迹》、《奇门遁甲》、《神雕侠侣》等。但如今看来,乐视影业的IP生意,可能很难再为其打一场翻身仗。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的乐视影业更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而不是靠单独某个影片出现爆火。

2019年1月24日,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乐视影业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众多明星被套牢。这也许就是压垮张昭的最后一根稻草。


​03

融创之路

说起张昭的影视之路,融创孙宏斌大概是绕不开的。

6月24日,乐视影业在公布张昭离职的同时还表示,融创文化集团将一如既往支持乐创文娱发展,在集团“内容+平台+实景”战略布局下,对优质内容IP进行线上线下全产业链开发。

2017年 1 月,融创宣布 150
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而就在乐视直线走衰时,2018年9月融创中国又以7.73亿元的起拍价获得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18.38%及乐视影业21.8%的股权。孙宏斌入主乐视影业,并全权交由张昭。

孙宏斌在乐视影业最艰难地时候,给出了最强大的支持,如今在张昭离开乐视影业的时候,孙宏斌之子孙喆一则成为继任董事长。

实际上,在融创文化集团成立之初,孙喆一就已经担任董事长,并开始接手乐创文娱业务板块。而在此次乐创文娱的变动中,孙喆一直接接替张昭担任更有决策权的CEO一职,或许会带来更多切实可见的新动作。

同万达一样,由房地产发家的融创产业如今也走上了影视之路。此次孙喆一与张昭职位的接替也可以看出融创想要完全接手乐视影业的影视版图,并重新令其焕发生机。在上海电影节期间,融创文化集团宣布投资电影《解放了》、《刺杀小说家》,全新内容厂牌“融创影视”就此浮出水面。

即使到现在,乐视影业手下的IP版图依然为其提供了主要的竞争力,即便是由房地产转型的极为成功的万达影业,拿得出手的IP仍然有限。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在张昭及其重视的影视IP环节,未来的乐创文娱,是否能扳回一局?

作者 / 卡拉羊

责编 / 张每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