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王新品问世 创新助其重焕青春

近期汉王旗下全新e典笔产品A30T正式上市,该款新品在加入了云存储等诸多全新功能亮点的同时,也首次将移动互联技术应用其上,成为目前市面上唯一一款与移动互联网相连的翻译扫描笔。  2014年一季度业绩扭亏,汉王科技这家老牌中关村电子企业正努力重新焕发青。2013年底,汉王从原有的中心制,调整为母子公司管理架构。作为子公司之一的汉王国粹主要承担的是汉王的文字识别及数字阅读领域的业务,占了汉王整体业务的近半江山。  此次汉王国粹推出的新产品,是汉王历史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移动互联硬件产品。所采用的在线翻译、云存储、移动终端APP这些主流时尚的功能,开启汉王产品走向移动智能化的大门,不仅为消费者带来了更加便捷的使用体验,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汉王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做不了“高大上”做“小而美”
处于“初中”水平  成立于1998年的汉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文字识别技术与智能交互产品的引领者。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通过不断的自主创新,在手写识别、光学字符识别(OCR)、笔迹输入等领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拥有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综合技术水平在国内外均处于领先地位,手写识别技术更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OCR技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从2014年开始,这家公司被拆分成多个单独的全资子公司。汉王国粹是汉王的全资子公司之一,这家子公司囊括了E典笔、电子书、汉王笔等业务,占据了公司近半的营收。  在汉王科技董事、常务副总裁、汉王国粹总经理徐冬坚看来,虽然目前汉王e典笔、电纸书的受众群体仍很狭窄,在外也有Kindle等强敌,但他仍然认为,e典笔、电纸书等未来仍有较大的市场,而汉王e典笔在教育行业的深耕也将获得消费者的持续关注。  徐冬坚表示,不断提升现有产品的用户体验,是汉王国粹的第一要务。因此,徐冬坚梳理了e典笔、电纸书、汉王笔、文本王四大系列产品,砍掉了近30款“远离消费者”的型号,专心研发更有市场前景的产品,努力将这些产品在细分市场打造得“小而美”。比如e典笔,已经上市的A30T,有了很多改进,如扫描头可以无缝连接扫描页,提高了识别率,屏幕更大,可以显示5行文字,比原有产品提升了一倍,内存可扩展等等。此外汉王还会加入日语、韩语等多种小语种产品。  而在其包括产品研发、供应链、资本运作以及营销渠道等在内的整体水平上,徐冬坚认为公司还处于“初中水平”。各子公司将在集团统一规划下,自主掌控该业务板块内的所有事务。产品和服务自己定,内部机构和人员自己定,研发需求和方向自己定。各子公司将直接感受来自市场的需求,必须结合所处行业和竞争对手的现状,自主确定发展方向,力争较快地培育出核心优势。  从识别业务中挖掘新的业务增长点,一直是汉王思考的问题。2011年,推出汉王e典笔,进军电子翻译领域成为了汉王近年来的亮点之一,如今的e典笔产品A30T无不在印证着汉王在一步步寻求创新和发展创新。  科技创新助其重焕青春
塑核心竞争力  徐冬坚认为,科技企业的发展一定是靠创新,创新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落实到产品中、服务上,要把细节做到极致。e典笔最初只是一支单纯的扫描翻译笔,更新换代至今,已经变成一支智能化的设备,它与移动互联网相连、与云端接轨,这就意味着它的能量不在仅限于自身,而是可以吸收“别人的”力量,比如——在线翻译的广阔平台。  这种创新思路并不仅限于汉王国粹e典笔类的产品,他表示,今后在产品研发的过程中都要往互联网、移动智能设备的思路上靠;不仅如此,在产品营销方面,也要透彻地融入互联网大环境中,打通线上渠道,尝试新媒体营销,在更大程度上与受众贴合,把细分市场做大做强。  可以看到,汉王国粹推出的众多新品,不仅展现出汉王以消费者为主的出发点,同时也让消费者看到汉王优秀的创新能力和坚韧地蜕变。在电纸书领域,汉王的优势是本土化,技术创新力;劣势是外部版权环境。汉王电纸书融合了汉王手写识别技术、手写电磁屏技术、智能电源管理技术等诸多核心技术。作为电纸书领域的领航者,汉王一直奔跑在创新的道路上。

2010年,汉王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8790万元,此后经历三年大震荡,2011、2013年分别巨亏4.96亿、2.16亿。

奥门新萄京 1

2014年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77万,前三季度为491万。徐冬坚认为,汉王科技已经完成止血。

“希望在自己退休之前汉王可以做到世界500强企业”多年前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袒露自己的心声。汉王科技国内富有神奇色彩的科技类上市公司,从上市之初就饱受争议。

2014年11月17日高交会上,汉王科技携e典笔和电纸书高调归来。从2010年至2014年前三季度,汉王科技的业绩坠入低谷。面对惨痛的业绩,汉王科技不得不通过断臂止血的方式走出自我救赎的第一步,并试图通过布局电商渠道等手段来实现突围。

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资本明星短短两年时间就迅速陨落,从此走上了转型扭亏之路。虽然这两年汉王科技的经营业绩在转型后有所缓解,但是在靓丽的业绩背后却也隐藏着种种隐患,而汉王作为国内掌握诸多核心专利技术的高科技企业,在产品上的节节溃败也值得更多的企业引以为戒,在复兴之路上汉王科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无论是从公司主营业务净利润还是从汉王一直不放弃的电纸书这项业务来看,汉王的自我救赎初显成效,但还难言成功。汉王科技董事、常务副总裁徐冬坚认为,汉王科技改革还在进行中,变革不到一年来已经实现盈利,这比起此前亏损时期来说是很大的进步,并不容易。

资本新星陨落电纸书业务是罪魁祸首?

中道没落

汉王科技2010年3月3日以近69倍PE登陆中小板,首发价格41.90元,短短两个多月后公司股价就达到历史高位175.00元(后复权),这么短的时间内创造出如此快速的增长神话,汉王科技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中一颗耀眼的新星。但此后汉王科技的股价却一路下行,到2012年12月初最低价格跌至15元(后复权),股价相较发行价已跌去六成多。

奥门新萄京,大多数人把汉王科技近几年的“沉寂”归因于“败走电纸书”。实际上,电纸书市场的下滑只是一根导火索,汉王科技中落的问题在于快速膨胀,资产过重,产业发展方向敏感度低等。

汉王科技股价的大幅跳水主要因公司上市后的业绩颓势,而汉王科技曾经的王牌业务“电纸书”一直被认为是直接导火索。这一业务一度为其贡献了3/4的收入,2010年,汉王电纸书总销量超过100万台。但在2012年,汉王电纸书销量约为10万台,这一业务实现营业收入为6203.47万元,同比下滑了77%。而2015年其电子书业务营业收入已降至2131万元,业务占比已降为5.85%,昔日优势业务如今已成“鸡肋”。

汉王科技董事、常务副总裁徐冬坚向记者透露,3年前汉王快速扩张,正当汉王将电纸书的研发队伍、大规模生产条件等准备好,欲借电纸书带汉王攀上第二个高峰之时,市场突变———苹果入场,以iPad为代表的平板电脑阻击电纸书,重创汉王。除此之外,国人的阅读习惯,中国的版权现状,也让电纸书“扶不起来”。

由于对单一业务过于依赖而其自身在内容平台搭建上又缺乏经验汉王科技在资本市场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敏感的刘迎建曾将电纸书列为“一号工程”逆势推进。此后的三年,汉王电纸书冲上了电子阅读市场的顶峰。刘迎建一如既往地痴迷于研发,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行业的危机来的如此之快,在以苹果iPad为代表的功能丰富的平板电脑与大屏手机极大地冲击下电纸书的市场空间被不断的压缩,行业的衰退是不争的事实。但汉王却没有立即调转船头从顶峰到低谷,汉王只用了21个月。

2010年,汉王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8790万元,此后经历三年大震荡,2011、2013年分别巨亏4.96亿、2.16亿。

但如果将所有失败都归罪于行业环境的突变却也过于牵强,虽然全球电子书阅读器市场已连年出现萎缩,由2011年的2320万台出货量已下降到2015年的780万台。据statista预测,2016年这一数据将继续下滑到710万台。但在如此严峻的行业环境下亚马逊kindle却依旧占据全球电子阅读器近70%到市场份额,虽然它仍无法扭转行业颓势,但Kindle的电子书销量和销售额仍然在增长。

“当年的汉王科技对产业发展方向敏感度的把握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徐冬坚向记者承认,“我们并不回避前两年的膨胀和在管理上出现的问题,也做了深刻的检讨。”徐冬坚强调,每个企业都有高峰,也会有低谷。

而汉王科技虽将电纸书业务定位为“精品电纸书”,每年推出几款特色产品,融入“手写技术、触控技术、前光技术”等优势技术。但与后来者亚马逊Kindle在国外市场获得成功的“终端+内容”模式相比汉王科技在内容平台搭建犯了关键性错误。最初汉王科技的“汉王书城”几乎是国内最早的电子书城。但一直以来,汉王更注重硬件研发,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和优势均有限。同时,与盛大文学、当当网等在原创与出版领域有丰富经验的企业相比,技术出身的汉王在这一方面并不具备优势。据悉早期汉王书城的员工业绩考核更多以版权数量为重点,从而使书城在一定程度上“有量无质”。产品创新上的不足与内容平台的错误策略是导致汉王科技电纸书业务溃败的主因,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汉王内部管理上的先天不足。

断臂止血

谋求业务转型净利要靠理财与补助?

为了走出低谷,实现“二次创业”,汉王给自己分了三个步骤,首先是止血,大刀阔斧砍掉所有不能够给汉王科技带来效益的东西,包括人员、产品等。

汉王科技在电子书市场失利后开始了漫漫转型之路,2013年底,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邀请会计学博士,在财务、投资及管理等方面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的姚刚原来担任汉王科技的独立董事,并进入汉王科技的管理层,担任汉王科技总裁,在加盟汉王科技之前,他曾在清科创投担任高管。

据徐冬坚介绍,汉王科技员工从1600多人削减至如今的500余人,包括销售部门在内的不少部门几乎是推倒重新组建。徐冬坚谨慎地称之为渐进式换血,“这听起来是挺容易的,但其中也有很多痛苦,有很多在汉王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员工都离开了。”

姚刚上任后开始在汉王科技推行母子公司管理架构。以往汉王科技是按照职能进行部门的划分,研发、销售、生产等各部门各司其责,但姚刚上台之后,把汉王科技的业务划分为六大业务板块,分别是:汉王国粹、汉王智学、汉王智远、汉王蓝天、汉王鹏泰、汉王数字,各板块子公司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自我发展。与此同时在汉王科技内部推行合伙人制度,让汉王科技走进合伙人时代。汉王科技未来希望外界看到汉王是一家拥有原创技术,在OCR文字识别、手写、人脸识别、无线无源触控等技术领域都领先的企业。

此外,汉王的产品线也大幅缩水。徐冬坚重新梳理了汉王国粹的产品线,截至目前砍掉了各个产品线上共计28个型号的非畅销产品。早在2011年,面对惨痛的业绩,汉王科技已开始采取断臂的方式止血,终止了包括创艺大师4代、无板手写板、基于T
D的移动办公手持阅读终端、电子纸阅读终端等部分研发项目。

在经过多次尝试后汉王科技的业绩于2014年出现转机,据汉王科技最新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76亿元,同比增长3.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98万元,同比增长1245.57%。虽然营收与净利都持续增长,但由二者增长幅度的明显差距不难看出净利润来源大部分并非主业经营所得。这其中增值税退税817万元,理财产品收益435万元,非经常性损益合计高达1252万元,占净利润的83.58%。对于汉王科技这样一家以技术为主导的高科技企业净利的提升要依靠政府补贴与投资收益这并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2014年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77万,前三季度为491万。徐冬坚认为,汉王科技已经完成止血。

销售费用持续下降微营销效果几何?

渠道突围

对于利润的不断攀升除了政府补贴与投资收益,汉王科技一直将优秀的成本控制作为各项报告中着重强调的重点,在2016年半年报中汉王科技强调“通过低成本、分享与整合内部资源的方式,在微信营销、产品的新营销等方面取得一定成绩。”。当然销售成本的降低对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在成本下降的同时汉王科技在微营销上所取得的成绩究竟如何那?

徐冬坚称:“汉王科技已经从最困难的时期走出来了,现在属于突围阶段。”

奥门新萄京 2

突围从顶层开始。今年,汉王推行母子公司管理架构,设立六大业务板块,各板块子公司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自我发展。新公司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被看成汉王的根基,典型代表是汉王国粹,业务范围主要包括现有的e典笔、电纸书、汉王笔等产品和业务。另一类是新兴项目,代表着汉王新的利润点,如参加今年高交会的霾表、空气净化器等,就属于新成立的汉王蓝天。

微营销两大主流平台为微博与微信,首先在微博平台上汉王科技拥有的官方账号粉丝数量鲜有突破万人,除了几个账号在今年有发送消息外其余账号都已长时间没有更新。其中汉王主打产品汉王e典笔官方微博下本已缺乏粉丝互动,而在为数不多的评论中却有用户在做产品投诉。而公司董事长刘迎建的个人微博粉丝数量虽然突破了60万,但从2011年年末就没有再更新。

突围涉及重构销售渠道、销售队伍、售后服务等。徐冬坚告诉记者,原本设在北京的售后服务体系现在已直接放在燕郊的工厂,从时间、效率、品质上提高售后服务质量;同时汉王国粹地面销售往线上转变,改变以往分散式的电商渠道管理,在今年一季度完成京东商城、亚马逊、当当网、苏宁易购等电商渠道的铺设,更加重视天猫旗舰店的经营和管理。据徐冬坚透露,目前汉王国粹的网络销售渠道带来的销售额约占整体的4成。

另一面在微信端,汉王科技拥有订阅号与服务号并且在微信端有自己的微信商城,虽然我们无从得知汉王科技在微信端的销售情况,但从两个账号发送消息的阅读量大多不超过一千的情况来看,汉王科技在微信端的粉丝数量和活跃度并不高。

徐冬坚强调,突围需要敏捷。而记者留意到,2012年汉王国粹推出了e典笔后,经过3年时间,e典笔最终实现搭载云平台,植入在线整句翻译,并通过A
PP与手机互联。徐冬坚表示,目前看来,各业务板块还在突围当中,希望各业务板块能够在产品、人员、盈利模式等方面做快速调整。

新老班子交接进行时汉王科技复兴还缺少什么?

重现奇迹不容易

无论是从公司主营业务净利润来看,还是从汉王一直不放弃的电纸书这项业务来看,重现当年汉王辉煌的奇迹并不容易。

奥门新萄京 3

尽管已经止血,但汉王科技对政府补贴的依赖性依然非常高。根据汉王科技2014年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1万元,扣除包括政府补贴的685万元在内的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17万元。

刘迎建多年前曾在一次采访中袒露希望在自己退休之前汉王可以做到世界500强企业。但如今已年过花甲500强之路却渐行渐远,如何选择接班人来实现这一梦想成为一个关键性问题。虽然刘迎建未曾对外界透露过对未来接班人的想法,但从汉王科技近两年的人事变动中我们还是能够窥探一二。

对于目前电纸书在汉王科技营收中所占的比例,徐冬坚用“微不足道”来形容。尽管如此,汉王国粹仍然将最新的电纸书型号乾光黄金屋3作为重磅产品在高交会上向媒体和经销商展示。

2015年4月在汉王科技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中董事长刘迎建之子、23岁的刘秋童成为新任董事进入公司董事会。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刘秋童1992年出生, 就读于巴克内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经济专业。此前一直在外求学的刘秋童此前并未进入公众视线,而去年三月底,汉王科技突然宣布使用自有资金570万元人民币与刘秋童共同发起设立北京汉王启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简称“汉王启创”)。刘秋童出资2430万元,占81%股权。汉王启创以汉王科技内部创新项目及创业团队为主要投资对象,汉王科技把经营风险较大、研发周期长、商业模式不够清晰、需要长时间孵化的项目划归新企业进行项目孵化。此外刘秋童还兼任董事长海外助理,由此不难看出刘迎建对下一代的着重培养,新老班子交接或已进入进行时。

汉王一直在等待电纸书王者归来的那一天。徐冬坚认为,从当年的热度来看,电纸书现在是“下滑”了,但随着汉王的迅速调整,电纸书也慢慢进入上升的通道,电纸书的性质已经从礼品回归阅读器,目前汉王电纸书有稳定的用户群,已经不再是汉王的“包袱”了。“未来的电子阅读还是有机会的,汉王要保持在电纸书品类中的地位。”徐冬坚如是说。

汉王科技拥有发明专利的数量在国内上市公司中名列前茅,也不缺乏一流的科学家。但汉王科技却没有一流的企业家和营销专家,当企业规模相对较小时单纯的依靠技术研发和小步走模式还能够得以维持,但当企业走入资本市场真正的开放化加之外部市场环境的恶化,“有技术,但没有企业家与营销专家”的问题将会逐渐凸显。

业内人士认为,电纸书的发展,硬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数字出版产业的繁荣也很重要,靠内容盈利或许才是数字出版产业真正的理想状态,而且前景广阔。然而,目前汉王电纸书仍然更注重硬件。在2014年高交会上展出的黄金屋3,整机重量只有190克,机身厚度仅9m
m。前置光源,触控非常灵敏等,硬件品质明显提升。相比之下,打造内容的汉王书城“备受冷落”。据汉王科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国内靠卖书盈利困难,因此汉王书城只是起一个辅助作用,汉王电纸书主要开放给用户存放、阅读自己的学习资料等。

企业上市之初在募集了巨额资金的同时也承载着中小股东利益最大化的使命,这需要企业迅速扩大经营规模,更快的适应市场环境,否则上市反而是一场扼制企业发展的噩梦。汉王科技正是这样一家被市场寄予厚望却始终未能将专利与技术实现利润的最大化的典型,管理团队中大多是技术人员,虽然财务专家姚刚的加入带来了业绩上的复苏,但在如今这个互联网化的营销时代,汉王科技更需要一个“黎万强”式的营销专家,黎万强独辟蹊径的销售模式和强大的营销能力是成就小米辉煌的关键,而这正是汉王科技最缺少的。

而对于未来的发展,徐冬坚向记者表示,现在汉王科技仍然坚持做人机交互和智能识别,但要坚决朝着搭载互联网的移动端发展,不再是做PC机外设的传统企业。

无论是在产品创新上还是营销模式上,汉王科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希望汉王不要重走过去的老路。在如今这个互联网化的时代优秀的技术需要更加优秀产品与营销手段去承载与传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