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全国政协委员贺强:必须提高思科等外企准入门槛

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及媒体,近期频频指责中国黑客组织威胁其国家安全。国家信息安全问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中国的政府、金融、化工等核心领域内,有大量设备来自IBM、思科、Google、英特尔、微软等美国企业,他们占据着国内庞大的市场份额,控制着我国大部分网络命脉。过去,思科在国内的设备出现漏洞,网络大面积瘫痪以及高昂价位垄断市场等报道层出不穷。但另一方面,中国知名通讯设备厂商华为、中兴却因为“安全威胁”在美国遭遇国会调查。  可以看出,我国网络信息安全正面临着巨大威胁和挑战,在这种严峻的形式下,中国政府和企业到了打响全方位信息安全“保卫战”的关键时期。  事件  华为中兴在美受阻
思科被指幕后黑手  随着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大国,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逐步巩固自身地位。近年来,中国企业在国外受到的反倾销、反补贴、特保等贸易壁垒越来越多。  最近一两年,以“安全问题”为由,美国曾多次发难在美开展业务的中国企业。  2012年,美国当地时间10月8日,在对中兴、华为两家企业长达11个月的调查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表报告称,美国电信运营商不应和中国华为、中兴两家公司进行合作,因为后者“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  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兴、华为在美拓展屡招怀疑。华为对3Com、3Leaf公司的收购先后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决,与中兴一起竞标Sprint项目,也被美国商务部干预导致失败。  为了改变这种现状,2011年2月,华为向美国政府发出主动请求调查的公开信。该年11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式启动调查,指向在美国有业务的中国电信企业的反间谍和安全威胁,调查将华为和中兴纳入其中。  尽管华为和中兴都明确表示,不会对美国造成任何安全威胁,但在一纸令下,“中华”两家公司在美拓展势必会受到严重影响,未来将很难在美国并购同类企业,并获得互联网通讯设备,尤其是路由器等相关合同。  对于这样的“残酷判决”,就连美国的《华尔街日报》也表示,这类直接把一国企业指名道姓列入“黑名单”,直截了当建议本国政府禁止这些企业在本国进行收购交易,参与政府采购投标,甚至呼吁本国企业不要和上述公司进行商业往来的行为,是十分罕见,也是十分严厉的。  事件引起不小的震荡。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媒体纷纷猜测,思科是让美国国会调查中兴和华为的幕后黑手。  “思科游说美国国会议员,我认为是存在的,这种做法也是合法的。”德国经济政策领域权威专家杨佩昌对《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表示,有些人说美国国会有70多名议员持有思科的股份,所以才替思科说话,但从另一方面看,美国的企业在用合法的手段去找帮他发声的人。华为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成功,已让思科有了忧患意识,如何阻挡华为的发展,让华为在美国尽量受到阻碍,是企业之间的竞争。  竞争  “中华”专利数超思科在美国仍举步维艰  诺西CEO苏立(RajeevSuri)在今年的移动世界通信大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仍坚信全球只有三家长期盈利的电信设备商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生存下来。爱立信和中国的华为占据了前两个席位,第三名的争夺则在诺西和阿尔卡特朗讯之间展开。  对于第三名,思科、中兴都没有在诺西公司的竞争对手名单中。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吕本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思科先要把美国本土市场保护起来,树立了这样的案例,其他竞争对手就会把美国案例拿过来,反过来在欧洲市场再阻击华为,这个示范作用很大。比如说华为要进入欧洲市场,欧洲就可以说,‘美国人不让你进,我也可以不让你进’。思科想树立示范效应,一是为了保护美国本土市场利益,二是在全球市场上树立示范作用,想把华为市场压在中低端的范围内。”  众所周知,华为和中兴近年来在全球谋划蓝图。  资料显示,近几年两家公司的海外市场营收大幅高于国内市场,均占到总营收的2/3左右。2011年华为的全年财报显示,华为实现营收2039亿元人民币,国内市场营收655亿元人民币,海外市场营收1383亿元人民币,海外市场营收占总营收的68%。

10月8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华为与中兴可能威胁美国国家通信安全,并建议政府禁止中国通讯设备公司参与美国的所有电信设备业务。美众院指控华为中兴可能威胁美国国家通信安全的52页调查报告公布不久,思科就单方面结束了与中兴长达七年的合作关系。然而该调查报告中所涉及的核心网络基础设施市场,华为中兴这两家中国通信巨头其实并没有实质性涉足,一切的线索都表明,这次对中国两家公司的指责其实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那么,这场阴谋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呢?

金融信息与网络安全事关金融稳定和国家经济安全,一旦出现问题,不仅是经济安全问题,更是社会政治稳定问题。两会前夕,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在出席由人民网及证券时报联合主办的“2013年国家金融信息安全”研讨会上表示,金融信息的安全,涉及金融稳定和国家经济安全,我们应提高对思科等外国企业审查的严格性,提高其市场准入门槛。  去年10月9日,一份来自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给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国际化之路蒙上了阴影。美国众议院以华为、中兴等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可能对美国带来“安全威胁”为由,禁止华为和中兴参与美国市场的电信设备业务。  这两家中国企业虽积极配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进行全面调查,但仍于事无补。这种来自“国家安全”上的担心,对美国来说,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美国本身就曾多次利用企业产品威胁过其他主权国家的国家安全。  与华为、中兴进入美国市场受阻情况相反,由于缺乏清晰的信息安全意识和相应的机制,中国对于外资网络设备产品及软件应用的领域范畴、什么领域必须使用国产等诸多问题,目前却还没有出台对进口网络设备与软件进行安全审查并制定相关贸易管制的措施,更谈不上设置市场准入门槛。  事实上,一直以来,思科在国内设备出现漏洞、网络大面积瘫痪以及市场垄断等报道层出不穷。而据有关统计显示,在金融行业,中国四大银行及各城市商业银行的数据中心全部采用思科设备,思科占有中国金融行业70%以上的份额;在海关,公安、工商、教育等政府机构,思科的份额则超过了50%;在铁路,思科的份额达到了60%;在民航,空中管制骨干网络全部为思科设备……  思科这种市场垄断的局面,不仅阻碍了国内厂商的发展,也压制了国内厂商的自主研发。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表示,一是要在这个市场反垄断,政策上要大力支持自主研发,鼓励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形成上下游产业链。二是有必要启动反垄断调查。  “目前华为和中兴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是微乎其微的,美国就说涉及国安全,对其采取史上最严格审查,很多业务根本不让中国企业干。而我们却对美国公司却是网开一面,这不正常、也不公平。”贺强表示,金融信息安全这一块尤其如此,直接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所以,我们要提高对思科等外国企业审查的严格性,提高其市场准入门槛。  贺强进一步表示,除对思科等外资企业进行安全调查、限制使用外,国家信息安全体系的构建最终还是要依靠众多崛起的本土厂商,要对他们进行政策引导,鼓励国内厂商发展。唯有如此,我们才完全有能力构建一套国内自主的信息安全防御体系,真正将国家信息安全战略落实到位。

幕后黑手一:华为、中兴在美的最大竞争企业思科。

有分析人士指出,思科和阿尔卡特朗讯很可能正是这份调查报告的幕后推手,而华为更是直斥思科是本次美国国会出台对华为和中兴不利报告的幕后推手,原因在于华为对思科在企业网等诸多领域构成了挑战。

从上表可以看出,华为与思科在营业收入上的差距正在逐年缩小,而思科的CEO钱伯斯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25年以前我就知道,我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将会来自中国,现在来说,那就是华为。

显然,思科早在2003年华为还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时便已认识到,华为将成为思科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之一,所以2003年思科就发起了一场针对华为的专利诉讼,称华为窃取了思科的代码。虽然事后两家公司在2004年7月握手言和,官司以和解告终,但思科对华为的针对却从未停止。在2012年年初,钱伯斯还斥责华为在知识产权保护和电脑安全等领域并非一直按规矩办事。

虽然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思科是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但思科不断增长的游说费用却显示思科在与美国政府关系上是不惜血本的。

虽然近年来华为已加大在美的游说费用,但仍远远不及思科在美国政府上的关系投入。基于华为在各细分领域对思科构成的威胁,思科极有可能因此对华为进行打压。业内人士也指出,与其说华为涉嫌威胁到美国通信国家安全,不如说是华为直接威胁到思科的商业安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