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校车,怎么才能开起来?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辩论节目《对手》,我是王凯。这些年,咱们对儿童的基本保障问题是越来越关注,比如说免费午餐问题,比如说大病医保问题,当然还有今天我们要探讨的校车问题。中国的校车到底应该执行一种什么样的高标准,我们看看美国是怎么做的?
在美国校车是一种产业,美国的校车的价格在7到20万美元之间,应该说在美国一辆校车的价格是很贵的,咱们再来看看它的安全标准,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下一张图片,这张图片应该说在网络上传得很凶,转发率很高的图片,一次追尾事故,被成为非常坚固的金车式的悍马,撞在了美国校车尾部,结果悍马报废了,校车毫发无损,结合中国国情,来分析一下,我们的校车是不是要达到这样高标准,这就是今天我们要探讨的第一个话题。掌声欢迎我们红蓝双方在场的嘉宾。首先左手方红方第一位嘉宾就是北京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先生,国富你好,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一句话。  于国富:孩子的生命是重中之重,面对孩子的生命,校车安全标准不容打折扣。  主持人:好,谢谢国富,掌声欢迎蓝方第一位嘉宾就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刘思伽。  刘思伽:当然需要一定的高标准,但是如果过高的标准,对于咱们国家没有意义,有一句老话一口吃不成胖子,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过于理想主义,无益于让孩子浪费在路程上。  主持人:这个标准有点够不着。  刘思伽:允许仰望星空,但是还是要脚踏实地。  主持人:掌声欢迎红方的第二位嘉宾,中国公路协会客车分会会长裴志浩先生,专业人士怎么看?  主持人:掌声欢迎蓝方第二位嘉宾汽车专业网站方得网的总编辑姚蔚老师,一句话表明观点。  姚蔚:(试放两分钟里)如果把校车的安全运营比作一个木桶的话,校车安全运营有很多条件决定,包括校车是不是安全,运营的司机是不是遵守交通规则,监管的部门是不是能够很规范地来监管这个校车。  姚蔚:我认为中国的校车应该结合中国的实情,假如不结合中国的实情的话,那么会有更多的孩子无比乘坐校车,(后面加到两分钟里)  刘思伽:我觉得现在咱们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校车是干什么的,校车是运送孩子,  刘思伽:。但是孩子为什么要坐校车,他是为了去上学对不对?那么孩子现在的校舍是不是安全,孩子可不是一天24小时待在校车里,孩子在学校能不能吃到免费的又有营养的午餐呢?我觉得咱们国家现在面临教育经费整体投入不足,以及教育资源在各地分配不均的大的情况。如果只片面地强调校车的话,我节的这有点舍本逐末了。把钱都花在校车上,并不能帮助这些孩子更安全地来到学校和回到家里,也不能帮助他们能够更好地完成九年义务教育。  姚蔚:校车我们所看到的事故基本上90%以上不是车的原因而是运营原因。庆阳校车主要是超载包括逆行,所以单纯提高校车标准不能解决最主要校车安全问题,而且资源应该配置最有效的地方,把钱花在监管方面或者花在司机严格要求方面,可能比提高校车标准可能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安全的校车。  于国富:我同意校车不应该是非常豪华的,它应当是安全的,所以我们今天讨论的校车标准,首先给大家定一个调子,  于国富:对,这是安全标准,而不是豪华不豪华,是不是真皮座椅,有没有全景天窗,不是那个标准,而是生命是否安全的一个标准。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我认为目前在中国实行这个标准,并没有任何的障碍,刚才的小片已经看过了,小片里头说了,我们每年都生产很多校车,我们不是生产不了。另外一个,我们再看我们到底国情是什么,刚才咱们两位蓝方的老师提到我们国情,我们的国情是什么?我们的国情是每家恐怕只有一个小孩,每个家庭里头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父母就一个小孩作为他们的命根子,我们的小孩如果不是和美国小孩应该平等对待的话,我认为要高于美国小孩来对待,才是符合我国国情的,绝不能让他们低人一等,谢谢。  裴志浩:实际上现在的校车标准和校车座椅标准报批稿在我手上,专用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我们要生产专用校车要符合这个标准,是不是照这个标准生产出来的校车就比一般的客车贵,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如果说学生要是走路不坐车那另作别论,如果需要坐车,他所坐的普通车和专用校车的价钱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专用校车里面虽然增加了一些安全装置,但是它比我们普通客车来说,豪华程度、玻璃、内室件、座椅包括发动机,我们校车的发动机比功率是9千瓦,我们一般车是10到12千瓦,大家都知道车贵就贵在发动机上,发动机功率越高越贵,校车发动机功率低,生产出来专用校车,符合标准,孩子们安全上下车成本和安全是一样,我们的校车应该符合这样标准。  主持人:现在自由辩论开始,开始的时候还想问一下裴先生,您所说的普通校车成本到底有多少?  裴志浩:普通校车成本跟车大小有很大关系,8到9米客车30万,校车8到9米30万也是可以做下来,而且国家在客车上面给予优惠政策,企业应该在校车生产方面少赚钱,或者靠其它车辆补贴。这关系到子孙万代的大事。

主持人 王凯: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辩论节目《对手》,我是王凯。中国有这么一句口号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随着咱们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更多的父母,把更多的关注放在了孩子身上,当然这里边也有希望。那么早教到底应该不应该参与,应不应该报一个早教班花钱给孩子进行培训,而早教这个行业该归谁管,该归工商部门管还是该归教育部门管,这就是今天来探讨的话题。感谢媒体观察团的介入,感谢在场所有的来宾。首先为大家介绍一下到场的嘉宾,红方第一位嘉宾媒体评论员张春蔚。春蔚能不能用一句话告诉我们,到底花钱上早教班值不值?  张春蔚:花钱上早教班很值,尤其是对于很多家庭环境,家庭面积比较小,然后又没有太多时间陪孩子的家庭尤其需要。  主持人:站在我右手的蓝方第一位辩论嘉宾就是北京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  于国富:很简单,我认为花钱上早教班不值得。  主持人?在我左手红方第二位嘉宾,叫赵云,威名赫赫的一个名字,但是很温柔,米歌教育创始人赵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赵云:,早教像一扇窗户,越早开启收获越大。  主持人:谢谢赵云,站在我右手边的第二位嘉宾《父母世界》杂志主编朱正欧,怎么看。  朱正欧:我觉得做好父母,了解孩子,多陪孩子玩,比上任何早教班都值。  张春蔚:小孩根本没有地方爬,如果报一个早教班,其实他的场地就是你的场地,其次因为我们儿子两个多月开始游泳,意味着八个月他已经会走路了,一岁他已经能够跑了,很多孩子坐在车里的时候,因为我儿子一直在游泳,所以他就很早完成了体力各个方面很多变化。而且大家把早教等同于坐在那儿老老实实接受教育,其实是错的,我们孩子很小见人打招呼,人来人往,见谁都笑。早教提供是什么,以前我们是大院子,现在大家都在水泥房里面,使得他的交往面积比较少。尤其父母放完产假之后开始上班,这个时候很多是老人带着孩子进行早教,这样过程当中,跟他同龄孩子一起玩,跟周围人一起交往,使得交际范围扩大,这个时候早教对于多数工薪阶层家庭而言很必要,给了孩子另外一个受教育空间,不仅仅把他放在自己的家庭内部。  主持人:谢谢春蔚,听听蓝方于律师观点,你有孩子,那个年代你的孩子没有上过早教?  于国富:没上过早教。  主持人:所以你不同意,因为没有上过?  于国富:我是做律师的,今天应该以家长的身份参加辩论,我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我儿子小时候在路边曾经捡过一个小石子,奇形怪状的,非常喜欢,拿在手里不停把玩,后来我觉得他可能缺玩具了,我花了几百块钱,当时对于我来讲是一个巨款来给他买了玩具,后来发现小石子仍然是他必带的玩具,我买的巨款价值非常高的玩具弃之不用,后来给我振动非常大,其实对于小孩来讲,我悟到了,小孩的审美观点、幸福感非常朴素,不管你花了多少钱,他只管我喜欢对我有帮助,对我好就行了,回到早教问题上来,不管早教班多少钱,事实上都不能代替每个父母应该给小孩的关爱,相比之下,一个已经留洋回来的资深的早教班的教师,都代替不了我们父母对小孩的早期教育,因为早期并不需要一定要学外语,一定要学一二三四,他所要学的就是亲情这种家庭的观念。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其实最好早教机构是家庭,最好的早教老师是父母,如果父母放着亲子时间,珍贵的亲子时间不去利用,而是把时间放在了去早教机构的路上,或者在早教班等待下课的时间,捡起了芝麻丢掉了西瓜,从而导致成本实在太高了,不值得。  00:25:20  主持人:谢谢于律师。早教和父母亲子关系相互之间是抵触吗?  赵云:对,我的老师一直跟我强调一个问题,早期教育不仅仅对于孩子教育,更重要对家长教育,因为没有人生来会做父母,这是一门科学,慢慢学。早教老师引导家长,如何把专业知识带回家,如何更好地、更理智地帮助孩子敏感期,合理的刺激,然后给他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他能更好地方向慢慢发展。所以这是普通的早教误解,像刚才于老师刚才说的,他不是很了解早期教育,所以他可能同这个错误的方向去误解了一下。  还有一个通常的误解,教育目的的误解,很多家长认为早期教育让他学钢琴、学画画、学英语,这是技能的培训,不是早期教育真正目的,我们早期教育真正目的让孩子这种天赋在一个合适的环境里充分表达出来。然后这也是有一些好的手段来可以用的,这是当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所以他需要来通过专业的人士来获得的。  主持人:谢谢赵云,赵云提出了一个新鲜的观点,早教不仅是教孩子也是教父母,朱正欧也许不同意,早教教孩子可以,教父母得他们父母实践。  朱正欧:刚刚提到教父母,这个观点我认可,正因为认可这个观点,所以我认为花很多钱报早教班是不值,很多人心态不是这样,希望我孩子上这个班,几岁会干什么,更早的爬、更早的跑,更多跟同龄小朋友有一个互动,对于0到3岁孩子是不是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0到3岁个体之间差异非常大,而且三岁跟他漫长的70年相比,现在这些差异究竟能有多少让他享用一生。反过来,为什么对爸爸妈妈更管用,其实早教班价值给爸爸妈妈和专业人士交流机会,和同龄孩子父母沟通机会,其实这种机会可以从其他渠道获得。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辩论节目《对手》,我是王凯。  中国真是美食大国,但是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是层出不穷,确实很让人头疼,刚刚看了小片,我也是火锅爱好者,但是看了这个小片让人感到反胃,今天好好讨论火锅行业的诚信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第一轮辩论的主题就是火锅行业该不该把底料进行公示,掌声请出红方第一位嘉宾,他就是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一句话表明你的观点,火锅底料该不该公示?  于国富:民以食为天,天大的事情我们一定要看的清楚,吃的明白。  主持人:掌声请出蓝方第一位嘉宾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汪涌,  汪涌:刚刚这个企业的做法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强迫企业公布他的知识产权,因为知识产权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主持人:于情应该公示,似乎于法应该保护,每个人两分钟观点阐述时间,首先红方先请。  于国富:其实我也是火锅的粉丝,大概每周都要至少吃一次火锅,如果火锅里面对于可能伤害我们生命健康消费产品,我们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上是有规定的,消费者有知悉知情权,也就是经常所说的知情权,知情权里面包含了比如产品的产地,主要原料等等这些材料。如果说厂家没有给你尊重你的知悉知情权,他实际上违反了自己的法定义务,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食品行业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广大消费者对于食品安全的一个担忧,如何去解决这个担忧?即便法律没有给你明确地做出规定,也应该从挽救自己这个行业的角度上,把自己这个行业做得公开、透明。我觉得最基本的一点就是把你这个食品里头到底都有什么告诉大家,这是最基本的。否则,说句不好听的,我们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对于我们生命健康权是一个莫大的这个定时炸弹。那么在这儿,我代表我自己,包括主持人王凯,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朋友,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使食品安全达到一个让我们满意的高峰,谢谢大家。  主持人:刚才于情是应该公示,你说于法似乎也应该公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方也是律师,看看他搬出哪条法律跟你辩论。  汪涌:其实今天这个议题是公共利益的保留和企业私人权利的保护之间一个冲突的问题。首先第一点,企业的公开大家都知道是很多企业有的是祖传几代的,甚至十几代才有价值的东西,另外在现在这个背景下,很多配方花费大量的科研经费才形成这样的知识产权。那么这样一个知识产权在中国的法律上乃至在世界国际法律上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我想大家都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也一直没有公开,但这并不妨碍政府部门去监管可口可乐所生产的可乐是不是安全可靠,所以公布配方无助于刚才讲到食品安全的问题,食品安全的问题是政府监管的问题,只有政府监管得力,公不公开配方大家才有食品安全的保障。  00:21:25  主持人:什么关于火锅底料该不该公开会产生这么大争论呢?因为大家都知道对于一个食品的配方,对于企业来说是重中之重,一起来看,某四川品牌的火锅配方以前是在家里地窖中保存,可口可乐大家都知道的1988年问世以来,只有两个员工知道完整的配方,据说历史上也就不超过十个人知道这个配方,青岛啤酒,将一个秘方锁在保险柜,全球只有三个人打开保险柜的钥匙,不管是制药企业、制酒企业,秘方、配方对他们来说都是核心知识产权,于国富你让他们公开是不是要他们的老根?自由辩论现在开始。  于国富:汪律师刚才讲到,实际上是一个人权利益冲突的问题,企业有难处,竞争对手会增加,但是如果你没有公布配方,胡乱往里面放东西,我们的生命健康权会受到影响,和我们每一个公众生命健康权相比,企业赚一点钱的利益是微不足道的。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也呼吁各个厂商去公布的自己的配方,保护大家的生命健康,。  汪涌:我确实非常赞同,就是人的生命健康的权利高于企业的私权甚至是知识产权,其实在世界上很多的法律里面都有,比如对艾滋病的药物,要求公开,还有强制许可,这是不争的事实,今天我们讨论的一点,公开的工艺、流程、配方,指的商业秘密的部分,我想这个问题是一个食品监管的问题,那它就是没有按照国家核定的食品安全的法规,核定国家生产的标准去生产这样的问题,这是违法的行为,不是今天讨论的经济行为。  主持人:火锅的底料和别的食品的成份也许有很大的成份,可能知道它里边有辣椒,但是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合成的,你并不知道所说的“老油”老成了这样,而且是别人刚刚吃过的过滤完了就端到你的餐桌上,  于国富:。比如小片里所讲到这个企业明明是二手油,结果告诉人家是新的,那么这一点显然违背了咱们的原则,而且影响法律中进行双倍赔偿的欺诈行为。  汪涌:我们今天讲的是法律不强制的内容,可不可能因为说,你讲食品安全的需求,让企业进一步提供,除了现在法律强制公开以外的,商业秘密的,我们讨论的是这个基础,食品里面、火锅底料里面所有的配料都应该公开,消费者要吃的健康,他一定要知道我吃下去肚子的东西是什么,火锅工艺的流程要求公开。  于国富:,我表示抗议。今天汪律师不是在偷换概念了,他是在明抢概念,公开配方,今天是公开配方已经达成一致了,要不要公开流程和工艺的话题,这两个不是一个话题。  汪涌:其中既包括了哪些原料,以及配比,比国家的法律法规都是要求强制公开,让老百姓、消费者吃进肚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除了这部分公开的内容,涉及到企业商业秘密的,要不要强制企业去公开,我想把这个问题限制到这个范围内,我们的讨论才有价值。  于国富:我觉得我们行万里始于足下,我们认为公开底料不是一个充分条件,公开底料就全把问题解决了,不会。否则那样我们就没必要有我们这些律师存在了,也没必要有食品监督部门了,公开就好了,但是不是充分条件,是必要条件,如果连我们吃东西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们如何鉴定合格呢?  汪涌:第一,消费者知道里面有什么,这个固然重要,但是他们毫无必要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这是没有必要的,就像钱钟书老先生讲了一句话,你吃了一个鸡蛋,不必要知道是哪个母鸡下的,一个独特的企业经过测试调制,要求企业去强制公开这部分的工艺流程,只对谁有利?只对于竞争对手有利,对消费者毫无帮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