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当下中国不宜开征遗产税 会将注意力转向均贫富

开征任何一个新税种,都应该采取慎重的态度,不仅要看到国际社会的情形,也要充分考虑国情以及经济发展的需要。遗产税要开征了?近日,财政部在其网站公布了《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0107号(财税金融类018号)提案答复的函》。该函回答了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关于遗产税法律法规修改的提案的相关问题。财政部表示,我国目前并未开征遗产税,也从未发布遗产税相关条例或条例草案。关于开征遗产税的传言,由来已久。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传一阵。前几年,坊间还一度传言:深圳即将在全国率先试点开征遗产税,甚至连试点方案都“流传”了出来。尽管深圳市官方曾多次公开辟谣,但仍难以消弭公众的担忧。公众的担忧并非完全无迹可循。事实上,近年来,有不少专家公开建言,适时开征遗产税。这次财政部的回应,算是解开了一部分疑问,传言可以休矣。开征任何一个新税种,都应该采取慎重的态度,不仅要看到国际社会的情形,也要充分考虑国情以及经济发展的需要。至于未来如何取舍选择,也一定要根据经济社会的发展状况做相应调整。不过总体而言,对于当下的中国,还真是不宜开征遗产税。经过了近40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相当一部分民众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而很多财富的获得,除了个人努力之外,确实也具有某种外部性。但这并不意味着,需要通过遗产税来调节分配差距。这是因为,一者,在鼓励大众创新创业的当下,开征遗产税无助于鼓励民众创业创新,也不利于社会财富的积累。十九大报告指出,要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而任何投资创业,其实都是建立在一定的财富积累之上的,而创业也一定需要崇尚市场性竞争的拼搏精神。开征遗产税,极有可能将社会的注意力转向强制性的“均贫富”而非个体奋斗,从而影响社会主体创新创业的氛围。再者,开征遗产税也不符合当下中国税负水平已经较重的现实。曾有段时间,一些企业家在海外投资,引起广泛争议。虽然其中涉及的一些言论有失偏颇,但是这里也确实广泛地存在着一种担忧,那就是中国税负水平过高,可能会导致资本外流。其实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为企业和个人降低税费,也是稳定资本不外流的重要手段。实际上,这些年来,取消遗产税已是大势所趋、世界潮流。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新加坡都相继停征了遗产税。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备受瞩目的“美国税改法案”中取消了美国的“遗产税”。其中原因,无外乎就在于,一个国家若有过高的遗产税,会导致本国高净值阶层移民,最终导致财富资本外流。是否征收遗产和赠与税,实际上也逐步成为国家、地区间税收竞争、吸引投资的一项重要内容。何况,从技术层面看,目前也不具备相应条件,无论是居民财产信息,还是财产合理估价,均非易事。即以目前的个人所得税而言,因为相关信息很不完善,征收尚有困难,何况遗产税?如果连基础信息都不很清楚,又依据什么作为征税的标准。许多人寄希望于用遗产税调节贫富差距,但需要认识到的是,这并非唯一手段,也非当下急务。从根本上看,缩短贫富差距还是要多管齐下,要从机会平等、规则透明、制度明确、约束权力等方面多做一些努力。

遗产税

北京11月23日 –
中国财政部日前表示,中国目前并未开征遗产税,也从未发布遗产税相关条例或条例草案;将继续跟踪国际上遗产税的发展趋势,进一步研究遗产税有关问题。

一、定义

遗产税是以被继承人去世后所遗留的财产为征税对象,向遗产的继承人和受遗赠人征收的税。理论上讲,遗产税如果征收得当,对于调节社会成员的财富分配有一定意义。

财政部网站公开“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0107号(财税金融类018号)提案答复的函
”称,提案中提到的“2004年、201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遗产税暂行条例》”来源未知。

二、财政部:从未发布遗产税条例

10月17日,财政部在其网站公布《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0107号(财税金融类018号)提案答复的函》。该函回答了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关于遗产税法律法规修改的提案的相关问题。

财政部答复函正式回应了这一问题:我国目前并未开征遗产税,也从未发布遗产税相关条例或条例草案。

财政部指出,从近年来遗产和赠与税的国际发展趋势看,征收遗产和赠与税在调节贫富差距的同时,可能会对一国的经济特别是国外资本流入和国内资本流出产生一定的影响,是否征收遗产和赠与税已逐步成为国家、地区间税收竞争、吸引投资的一项重要内容。

三、遗产税的三个特点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一是征税范围复杂。遗产形态多种多样,既包括房地产等不动产,也包括银行存款、现金、股票、证券、古玩、字画、珠宝等动产,还包括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开征遗产税需要全面、准确掌握居民财产信息,以及遗赠、继承等具体情况。

二是征管程序复杂。遗产税需要对各类财产进行合理估价,需要大量专业人员从事相关估价工作,征管中极易产生争议,争议解决程序通常也较为复杂。

三是征管配套条件要求高。开征遗产税还需要具备相应的征管条件,如不同政府部门的紧密配合、对拒不缴税的纳税人在法律中做出税收保全和强制措施制度安排等。

财政部表示,遗产税具有征税范围复杂的特点。遗产形态多种多样,既包括房地产等不动产,也包括银行存款、现金、股票、证券、古玩、字画、珠宝等动产,还包括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开征遗产税需要全面、准确掌握居民财产信息,以及遗赠、继承等具体情况。

四、国际发展趋势

财政部称,从近年来遗产和赠与税的国际发展趋势看,征收遗产和赠与税在调节贫富差距的同时,可能会对一国的经济特别是国外资本流入和国内资本流出产生一定的影响,是否征收遗产和赠与税已逐步成为国家、地区间税收竞争、吸引投资的一项重要内容。部分开征遗产和赠与税的国家和地区近年来出现了取消或弱化该税种的趋势。
取消遗产税是大势所趋、世界潮流
  虽然现在全球已有100多个国家开征了遗产税或对遗产课征其他税收,但是取消遗产税已经成了全球的主流趋势,尤其是发达国家和地区。

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新加坡都相继停征了遗产税。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备受瞩目的“美国税改法案”中取消了美国的“遗产税”。

同时,遗产税征管程序复杂。需要对各类财产进行合理估价,需要大量专业人员从事相关估价工作,征管中极易产生争议,争议解决程序通常也较为复杂。

五、「经济学人」评论

遗产税带来两个互拆的原则:一是政府应该让人民自由支配财产;二是一个永久的、阶级固化的精英阶层对社会是不健康、不公平的。在两者之间如何选择?

“Such levies pit two vital liberal principles against each other. One
is that governments should leave people to dispose of their wealth as
they see fit. The other is that a permanent, hereditary elite makes a
society unhealthy and unfair. How to choose between them?”

支持观点认为遗产税可以促进公平。

“The positive argument for steep inheritance taxes is that they
promote fairness and equality.”

反对的观点,正如美国税改,认为根本不应该有遗产税。不仅因为人们把私有财产给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尤其这些财产已经交过税了。而且大额的遗产税账单也是毁灭性的,因为会造成家族企业和农场的分裂,迫使出售祖屋。

“Armed with such arguments, some leap to the other extreme, proposing,
as the American tax reform does,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inheritance
tax at all. Not only is it right to let people hand their private
property to their children, they say, but also bequests are often the
fruits of labour that has already been taxed. And a large
inheritance-tax bill is destructive, because it can cause the
dismemberment of family firms and farms, and force the sale of
ancestral homes.”

正确的方式是在二者中找到平衡点。税率可能不同国家有不同。但是3个设计原则是清晰的:1、针对富人,设计一个足够高的门槛;2、简化税制,设置一个比较平滑的税率(高到可以征到足够的税,又不至于促使人们大量逃税)和较高的免征额。3、通过遗产税增加财政收入后,在其他方面减税,减轻普通大众的税负。

“The right approach is to strike a balance between the two extremes.
The precise rate will vary from country to country. But three design
principles stand out. First, target the wealthy; that means taxing
inheritors rather than estates and setting a meaningful exemption
threshold. Second, keep it simple. Close loopholes for those who are
caught in the net by setting a flat rate and by giving people a
lifetime allowance for bequests; set the rate high enough to raise
significant sums, but not so high that it attracts massive avoidance.
Third, with the fiscal headroom generated by higher inheritance tax,
reduce other taxes, lightening the load for most people.
A sensible discussion is hard when inheritance taxes prompt such a
visceral reaction. But their erosion has attracted too little debate.
A fair and efficient tax system would seek to include inheritance
taxes, not eliminate them.”

此外,征管配套条件要求高。开征遗产税还需要具备相应的征管条件,如不同政府部门的紧密配合、对拒不缴税的纳税人在法律中做出税收保全和强制措施制度安排等。

财政部并称,该部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会同国家税务总局等部门一直在认真研究相关问题,收集、梳理了部分国家和地区遗产税通行做法,并积极关注相关国家税制发展趋势。而部分开征遗产和赠与税的国家和地区近年来出现了取消或弱化该税种的趋势。

据了解,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段祺华在今年“两会”期间建议,遗产税起征点应在1,000万至2,000万元人民币之间。

欲浏览详情,请点选财政部网站:here

发稿 许菁;审校 宿泱韫/张喜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