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美联储加息周期难言结束 股债大宗商品数十年罕见齐跌

全球股票市场经历了一个艰难的2018年。从上海到东京,从法兰克福到米兰,全球最大的一些证券指数都步入了熊市,即从最近的高点下跌超过20%。上周五收盘时,美国纳斯达克指数也步入熊市,标普500指数则离熊市仅有一步之遥,从高点已下跌近18%。  “因为利率上涨、英国脱欧等政治事件的发展,以及中美两国间的贸易紧张局势等因素,几乎所有市场,包括股市和债务,今年都出现下跌,”资产管理公司施罗德集团的首席执行长郝睿诚(Peter
Harrison)在一封致客户信中写道。  另外,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进一步加剧了投资者的担忧。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其对2019年的全球增速预期降调了0.2个百分点,该机构称,贸易冲突将导致中国和美国的增速放缓。  更糟糕的是,对于即将到来的2019年,专家称目前还看不到反弹的迹象。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席林(Neil
Shearing)指出,明年的经济预期将更具挑战性,这可能对金融市场产生重要影响,“我们认为,全球股市明年仍将很挣扎,美国股市可能将迎来大幅下跌。”  建银国际证券(CCB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的全球策略师乔利(Mark
Jolley)也持相似观点。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我也希望能更乐观些,但我看不到更多积极因素。我认为明年将更糟糕,我们现在还处在全球熊市的前半程,未来一年熊市还将加剧。”  在乔利看来,最大的风险在信贷市场。由于美联储预计明年还将加息两次,预计届时将有部分企业因偿债困难而违约或被降级,而信贷市场的疲软将溢出至股市。  新加坡华侨银行负责财富管理的副总裁Vasu
Menon则指出,虽然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在明年3月初之前不会进一步升级,但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还不得而知。贸易方面的不确定性将在未来几个月内使市场承压,直到势态发展有更清楚的走向。  不过在一片惨淡的预期声中,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分析人士表示,明年依然看好亚洲市场。  今年大中华区市场跌得非常惨重。上证指数跌了逾20%,深证成指跌了约30%,香港恒生指数下挫近15%。其它亚洲市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日经225指数今年跌逾10%,韩国综合股指跌了近17%。  但摩根大通亚太地区和新兴市场投资专家Janet
Tsang指出,今年市场虽然很困难,但他们维持对亚洲地区的长期看涨。  Janet
Tsang认为,今年美元升值损害了亚洲市场,但这一趋势将在明年扭转。“随着美联储在2019年的某个时候停止加息,再加上美国经济增长触顶,并面临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的双赤字现象,美元很可能转而下跌,”她说道。  至于投资者担心的中美贸易形势,在她看来,其中大部分负面影响已经被市场计入股价中。“90天的休战期,再加上中国的态度,我们相信,市场应该能企稳。”  更重要的是,Janet
Tsang认为,在亚洲市场,企业的营收实际上很健康,而且其市净率已经低于长期平均水平,这通常意味着股票被低估了。  “因此从整体上来看,随着风险降低,基本面维持稳固,我们认为2019年亚洲股市将有更好的表现。”

图片 1

美联储加息周期内,全球金融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动,尤其是2018年可能是数十年来十分罕见年份,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几乎所有的投资品价格都在下跌。摩根大通称,2018年几乎每一种资产类别和投资方式都无钱可赚,甚至亏损。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6日消息
全球股市今日全线暴跌,亚太股市延续昨日跌势,开盘重挫惨遭血洗。隔夜美股遭遇六年半最大跌幅,道指狂泻超过1100点。日本股市日经225指数盘中跌幅超过5%。

图片 2

截至午间收盘,日经225指数报21,487.87点,跌幅5.3%;东证指数跌5.0%,报1,732.76点。澳大利亚S&P/ASX
200指数报5,828.10
点,跌幅3.29%;韩国KOSPI指数报2,412.25点,跌幅3.19%。

12月19日,美联储宣布加息0.25厘,基本上符合市场预期,不过,美联储会后声明暗示明年将加息两次,比9月时的预测减少一次。也就是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在2019年还会继续,并非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市场所期望的那样停止加息。

越南VN指数重挫6.3%,抹去今年来涨幅;马来西亚股市下跌2.7%,创2015年8月来最大日内百分比跌幅;菲律宾股指下跌2%,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跌1.9%。

但是美联储加息周期内,全球金融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动,尤其是2018年可能是数十年来十分罕见年份,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几乎所有的投资品价格都在下跌。摩根大通称,2018年几乎每一种资产类别和投资方式都无钱可赚,甚至亏损。

中国市场方面,沪指现跌2%,深成指跌2.45%,创业板跌2.11%;香港恒生指数大跌4.38%。

数十年罕见 股票、债券和大宗商品齐跌

“由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的速度过快,市场对于通货膨胀和美国经济可能恶化的担忧做出快速反应,”SMBC日兴证券投资情报部门的松野利彦说。“对于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担忧可能显著影响日本经济,这对日本股市非常不利。”

对于投资市场来说,由于投资品的属性不同,风险高低也不一样。投资品的价格往往会根据投资者对风险预期来变化,如果投资者认为经济形势好,其承受风险预期就会高,往往会选择股票市场。如果投资者认为经济形势不好、投资风险高,往往不会选择投资风险高的股市,而选择投资债券。如果投资者担心通货膨胀对债券投资不利,投资者就有可能选择投资黄金等大宗商品获利。但是,今年的情况与之前的规律不同,股市、债市、大宗商品价格齐跌,这是几十年来少有的现象。德意志银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在德意志银行长年追踪的全球金融资产当中,高达89%的资产在美元计价下的投资回报率为负,该数据刷新了1920年创下的84%的历史峰值。

摩根大通(108.8, -5.48,
-4.80%)策略师指出,市场波动率飙升可能会导致遵循所谓系统性方法的基金从美国股市中撤资约1,000亿美元。

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由年初24719点,到年中最高时26951点,到12月14日24100点,与年初相比下跌了近3%,与年中最高点相比,下跌了11%。而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由年初2673点,到年中最高时2940点,到12月14日2599点,与年初相比下跌了近3%,与年中最高点相比,下跌了12%。只有纳斯达克股市指数年初与12月14日时才打为平手,由年初的6903点到目前的6910点,但相比年中最高点下跌了15%。

摩根大通策略师Marko Kolanovic和Bram
Kaplan在报告中写道,美股在当地时间下午3点10分左右遭遇闪崩,“来自趋势追踪策略的抛盘”是背后原因所在。押注持续低波动性头寸的平仓也是资金流出的原因之一。

对于港股和A股,香港恒生指数由年初29919点,到年中最高时33484点,到12月14日26094点,与年初相比下跌了近13%,与年中最高点相比下跌了22%。上海综合指数由年初开盘3314点,到年中最高时3587点,到12月14日2593点,与年初相比下跌了近22%,与年中最高点相比,下跌了近28%。深圳成分指数由年初开盘价11079点一直在下跌,到12月14日跌到了3452点,与年初相比下跌了约31%,在这些股市指数中,深圳成分指数跌幅最大。

方正证券研报认为,自去年6月份看多以来,把全球经济的转折作为再次转空的一个重要催化剂。美联储加息对经济的影响,即第一次加息和最后一次加息是至关重要的,将使美国经济趋势以及全球经济趋势发生转折,这将从根本上扭转2016年以来中国经济的企稳,从而意味着A股市场业绩导向的这轮趋势结束,从目前看这个转折点应该还不到,美国各项经济指标尚好。因此对A股市场的影响看,不认为就此出现转折点。

摩根大通称,今年年初至今,若以美元计价,全球债券市场总体都录得负回报;若以本币计价,仅德国和西班牙债券市场总体录得正回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年初的2.4%显着上升至11月份最高3.2%之上的水平。

隔夜美股重挫,道指与标普500指数抹去今年的涨幅。道指创历史最大单日下跌数字,盘中一度狂泻近1600点。

黄金的价格由年初每盎司1303美元,到年中最高时1369美元,到12月14日1242美元,与年初相比下跌了近5%,与年中最高点相比,下跌了10%。而纽约石油期货的价格指数由年初每桶60美元,到年中最高时77美元,到12月14日51美元,与年初相比下跌了15%,与年中最高点相比下跌了33%。今年黄金和原油大宗商品的价格全面下跌,而且与年中最高点相比,其下跌幅度巨大。

衡量美股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指数(VIX)大涨16.71点,涨幅达96.53%。

美联储货币正常化引发资产价格连锁反应

美东时间2月5日16:00(北京时间2月6日05:00),道指跌1175.21点,或4.60%,报24,345.75点;标普500指数跌113.19点,或4.10%,报2,648.94点;纳指跌273.42点,或3.78%,报6,967.53点。

由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导致资金从新兴市场撤出,新兴市场股汇双跌,这也是中国股市下跌及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在量化宽松及流动性泛滥的情况下,大量的资金涌入股市,从而造就了美国股市十年牛市。但是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不仅会让市场的流动性全面收缩,也会改变企业及投资者预期。所以,未来美国股市下跌将是大概率的事件。

美股尾盘跌幅骤然扩大,道指一度下挫1597.08点。据一些交易商称,设定在某些特定水平抛售股票的计算机编程交易行为是使股市跌幅放大的罪魁祸首。

股市下跌并由此引发的市场悲观气氛不仅会让企业融资成本上升,也可能导致企业不愿意增加投资,消费者不敢增加支出。例如,石油价格大跌致使石油行业不敢增加投资及雇用新人。

截至上周五收盘,道指一周累计下跌4.1%,标普500指数累跌3.9%,纳指累跌3.5%。

由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经升息8次,12月19日的加息是第9次。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不仅是在升息,而且也是在缩表,仅今年美联储就减持3700亿美元债券。当大量债券流入市场时,债券价格下跌也难以避免。但是今年中国债券市场是例外,是一个丰收年。

市场驱动力量是什么?

如果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没有如市场预期那样转向,全球经济下行趋势将越发明显,国际市场的信贷风险越来越高,这些都会严重打击投资者的风险胃纳。

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上涨继续使一些资金离开股市。周一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攀升至2.883%。

从市场信息来看,国际市场的投资者大举转移资金到货币基金市场或现金上。据ICI统计,截至12月12日货币基金资产净值,已突破3万亿美元,比今年初低位激增2000亿美元,创2010年初以来的高位。而且这种趋势近月来还在加速。所以,如果2019年市场不明朗的因素继续增加,国际金融市场的资金还会继续流入货币市场或转变为现金。

在上周五强劲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公布后,美国10年期国债攀升至4年新高。这使得市场担心美联储的加息速度可能比预期更快。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将在周一正式接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的美联储主席职位。

如果以上情况持续下去,有可能进入恶性循环,乃至于新一轮金融危机随时都可能由此爆发。因而,金融市场的资产价格2019年会不会进一步回落,取决于2019年美联储货币政策会不会转变,取决于全球经济和贸易情况的好转与否。

市场策略师如何说?

嘉信理财交易与衍生品部门副总裁Randy
Frederick指出,“自今年年初以来美股几乎是直线上升,”这就意味着股市回调“既在意料之中又是健康合理的。”

Randy
Frederick称:“这并不意味着牛市的终结。它只是挤掉了股市中的一些泡沫与非理性繁荣,让我们回归到更具有可持续性的趋势线上来。”

IG首席市场策略师Chris Weston表示:“实际上,美国股市似乎已经遭遇寒潮。”

Weston表示:“尽管一直以来股市都是被人看好的风险资产,但最近的价格波动以及目前的技术指标表明,全球股市的下行风险极高。”

法国兴业银行欧洲股市部门主管Roland
Kaloyan表示:“就像我们上周所看到的一样,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提高应会继续令美股承压。”

deVere Group国际投资策略师Tom
Elliot表示:“金融历史上出现过多次熊市即将到来的错误预警,现在正是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大经济体即将陷入衰退,没有金融危机,没有任何一个经济层面被过热。”Elliot认为这只是一场茶杯中的风暴(小题大做),预计股市将在数周内恢复元气。

周一亚洲市场大面积下挫,日本日经225指数收跌2.5%,为2016年11月9日以来最大跌幅。

欧洲股市方面,德国DAX指数收跌103.86点,跌幅0.81%,报12681.30点;英国富时100指数收跌107.18点,跌幅1.44%,报7336.25点;法国CAC40指数收跌85.48点,跌幅1.59%,报5279.50点。

西班牙IBEX35指数收跌154.20点,跌幅1.51%,报10057.00点;意大利富时指数收跌387.16点,跌幅1.67%,报22815.50点。

来源:新浪财经,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声明:本文言论不代表证泰投资
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操作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图片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