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创造性破坏引领企业竞争力提升

2017年行至过半,不确定性依然笼罩在全球经济的上空。世界银行6月4日发布的最新展望预测:全球经济2018年和2019年增长率均为2.9%,贸易复苏和工业生产增加将有利于经济增长,但另一方面,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及全球共通的贸易自由化的迟滞可能拖累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仍然挥之不去。在中国国内,尽管在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实现了开门红,但市场结构性矛盾依旧存在,新旧增长动能的转换依然在路上。如何在“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中实现面向未来的发展,成为这个时代向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们提出的同一道命题。6月7日,中国经营报社、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7(第四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国内顶级智库的经济学家、来自改革前沿的企业家以及搏击时代风口的创业家们汇聚一堂,共同为这道时代命题提出新的思考。倡导包容发展理念,优化全球化合作的理念是中国向世界释放出的合作意愿。在本届峰会上,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以及美国前贸易谈判总代表巴尔舍夫斯基时隔16年再度坐在了一起,但这一次不是谈判,而是为正在趋于保守的国际合作环境共同发出倡议:通过对话沟通解决问题,通过对话机制的建立来推进全球企业继续从全球化中获益。而对于中国自身发展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表示,从大企业联合会的数字看到,中国劳动生产率在过去几年存在下降趋势,
从2013年的7.3%已经下降到了2017年预计只有4%,这说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传统源泉在枯竭。而新的生产率的来源就是资源在企业之间的重新配置,参考美国企业生产率的提高的关键,其中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因素可以归结为企业之间的生、死、进、退、创造性破坏,而使得企业获得高层次竞争力的提高主要是通过创造性破坏而取得。只是这个效率提升的前提,则是政府创造的一个使公平竞争、能够利用创造性破坏机制的最基本政策环境。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则认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践将成为中国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契机。中国近40年的改革开放就是中国创新,而这个创新的过程最大的经验就是“要想富先修路”。现在国家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正是中国创新经验的延伸,带动更多的国家完成工业化进程的同时,也是中国企业拓展新的业务合作,开拓新的合作疆域的机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尤其从税收和金融两个领域,对于“一带一路”对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所能产生的外溢效应做出了精彩的阐释。无论是提升企业竞争力还是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在经济“新常态”下,企业都需要以创新创造为杠杆方能撬动发展的新动力。本届夏季峰会上,集结了目前国内最强创业家阵容,从硬件到商业模式、从智能停车到母婴消费升级,一场由袁岳、姚长盛分别率领的创业家队伍,创新性地组织了一场探索未来经济想象空间的大讨论,在无限的可能中最大程度颠覆惯性的思考,全景呈现他们眼中的新商业逻辑,直击未来痛点,解构用户思维。这一轮全球科技革命的颠覆中,中国企业正进入技术创新活跃期,释放社会创新潜力,这将成为中国应对世界经济不确定性最未确定的筹码。用思考凝聚共识,用创新加速裂变,以勇于担当的责任感在传统与创新中找到平衡,在新旧经济动能转换中赢得时间,成为2017年这个夏天,中国经济的参与者对时代命题做出的回应。中国经营报社于2014年正式开设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夏季峰会,夏季峰会以探索企业竞争力的内在动力为核心,深入挖掘不同时期的行业、企业特征,聚焦时代关注点,并以之为探讨主体。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由中国经营报社创办于2003年,十余年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及大力支持,见证了中国企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及竞争力的飞速提升,成功搭建了政府、企业、中外知名学者思想交锋和智慧分享的平台。相关内容详见本期T1~T16版

编者按/
尽管在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实现了开门红,但市场结构性矛盾依旧存在,新旧增长动能的转换依然在路上。如何在“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中实现面向未来的发展?成为这个时代向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们提出的同一道命题。6月7日,中国经营报社、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7(第四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国内顶级智库的经济学家、来自改革前沿的企业家以及搏击时代风口的创业家们汇聚一堂,共同为这道时代命题做出新的思考。做经济研究总要思考竞争力的问题,今天讲一下国家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它们两者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有什么不同之处。很显然国家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两者是互相促进的关系,如果所有的企业都能够提高自身的竞争力,自然国家竞争力就提高了。与此同时,国家竞争力总体提高以后通过规模经济、积聚效应又使每一个企业获益,能够让每个企业站在更高的竞争力平台上进步,所以两者是互相依赖的,但是这只是特定发展阶段的问题。在大家都获益的时代,我们叫帕累托改进,有大量低垂的果子举手可得,这个时候企业和国家的竞争力是完全一致的关系,不仅结果上一致,目标上一致,而且在过程中也是一致的,每个企业都在改进,国家竞争力也会相应的改进。但是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两者之间目标虽然还是一致的,结果也会一致,但是过程就不一致了,也就是说,对企业来说存在着创造性破坏,赢者进、输者退,赢者生、输者亡,但是国家只能进不能退,只能生不能亡,所以两者的竞争力在过程和机理上就有所不同了。最近瑞士洛桑商学院发布新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的竞争力排名,中国目前排名在第18位,和去年相比仅仅一年的时间就提升7个位次,我们应该具体地来看中国的竞争力从何而来?对洛桑商学院来说,他们使用了260个指标来评价国家竞争力,其中有三分之二是硬数据指标,还有三分之一是通过对企业领导人做的问卷调查,根据他们的主观判断合成以后进行排名,这种排名相对来说是比较客观的。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的三个提高,是竞争力的要义所在,也就是说提高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和潜在增长率。三者之间有必然的关系,一个国家长期经济发展表现归根到底取决于潜在增长力,不取决于别人对你的刺激多大,因此说潜在增长力是国家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关键。潜在增长率的提高已经不再能够用过去资本、劳动投入的方式了,因为已经没有很多人口红利给你用,因此想提高潜在增长率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而劳动生产率又可以由不同的部分构成,比如说人力资本、提高资本劳动的比例、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而全要素生产率是劳动生产率提高最可持续、最持久的贡献因素,这就是国家竞争力的所在,因为它看上去简单但是背后有极其丰富的内涵。从外部来看,大部分人认为我们国家的表现在世界经济中是一枝独秀的,到底我们秀在什么地方,竞争力到底提高在哪儿?我们曾经做了统计,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因素还是在提高的,这是最可持续的因素,但是也有不可持续的因素,资本劳动比、资本替代劳动在劳动生产率中的比重越来越大而且过大,人力资本贡献是在下降的,如果人力资本不能得到相应的提高,资本过快替代劳动就遇到了人力资本的瓶颈,它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要探讨未来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从而了解中国竞争力的来源是什么。在这之前可以先看一看过去中国经济增长是靠什么因素促成的。大多数人认为过去的经济增长主要靠资本和劳动的要素投入,对此批评最多的是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和杨。克鲁格曼在上世纪90年代批判东亚,认为这种模式没有生产率的进步,不可持续也不是奇迹,到了中国高速增长的时期,他再次说中国也没有奇迹可言,也不可持续,迟早要撞墙。但是很多研究否认了他们的说法,我们并非没有生产力的进步,比较典型的是在加拿大当教授的中国学者朱晓东的研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他们认为中国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相当大的比重来自于生产率的提高。最近我做了一些分解,也就是说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中,看看它们来自于哪些因素?最后汇总在一起得出结论:中国经济是由一二三产业构成的,如果三个产业劳动生产率提高则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就提高,分别是一产贡献了13%、二产贡献32%、三产贡献了11%,加起来是56%。但是三个产业的贡献只占劳动生产率提高的一半多一点,因此还有其他的因素,这是结构性的变化,也就是说资源从一产转向二产、转向三产,或者从低生产率部门转向高生产率的部门,共同构成了44%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6月25日,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5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北京举行。2015年,中国经济依然处在缓慢复苏的过程中。在传统的“三驾马车”不再能够为经济增长提供足够的动力时,中国未来发展的竞争力在哪里呢?  在这个背景下,自年初以来决策层陆续推出了“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一系列具有指向意义的政策。在此次以“新思考
新未来”为主题的峰会上,来自学界、企业界和资本界的嘉宾从多维角度,对于中国企业未来竞争力重塑展开了脑力激荡。  对于已经站在未来制造业风口上的中国企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表示,这释放了一个信号:中国制造业企业是在经历一个从2.0到3.0,从3.0到4.0并行升级的阶段。这个过程中,中国企业通过技术创新、模式创新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企业要顺利的实现转型,关键还是要摆脱以往“向上看”政策的依赖惯性,把眼睛盯在市场和用户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原副院长李扬则表示,实体企业的创新和转型,除了看市场需求之外,还需要金融体系的创新和改革来保障,不能让国有银行为核心、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与创新主体多样化和个性化的融资需求之间的不协调持续下去。  中国经营报社于2014年正式开设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夏季峰会,夏季峰会以探索企业竞争力的内在动力为核心,深入挖掘不同时期的行业、企业特征,聚焦时代关注点,并以之为探讨主体。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创办于2003年,十余年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及大力支持,见证了中国企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及竞争力的飞速提升,成功搭建了政府、企业、中外知名学者思想交锋和智慧分享的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