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杠杆:传统金融和新金融须双向驱动 中经新金融研究院应时成立

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之后,“财富崛起,实体缺钱”的吊诡现象也随之成为常态。追本溯源,金融对于实体经济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金融一直以推进经济为主要使命。然而,目前国内部分金融机构却追求“通道业务”,逐利通道交易,导致金融行业杠杆率逐步攀升,企业的经营成本也越来越高。“要解决上述现象的重要一步就是去掉金融的杠杆,减少金融为自己服务的砥柱。”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在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6(第十四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金融高峰论坛”上如是说。论坛当天,参与讨论的多位金融业界人士看来,追溯金融本源使命,构建生态金融服务,打破经济“脱实向虚”方能实现真正的财富崛起。换言之,传统金融和新金融必须双向驱动,缺一不可。破解“脱实向虚”困境为了更好破解金融“脱实向虚”的困境,构建生态金融服务,中国经营报社成立了专门研究新金融行业的研究机构——中经新金融研究院。在“2016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金融高峰论坛”中,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与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共同为中经新金融研究院揭牌。金碚指出,中经新金融研究院可以作为智库存在,将其研究成果服务于政府、企业,推动业界共同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实体经济与金融之间的关系”这一重大课题。金碚表示,实体经济和金融是两个轮子,实体经济归根到底是为社会提供产品和服务。但是这两个轮子在转动过程中,演绎出经济发展各种各样的问题。人类遇到金融危机实际上都和金融活动密不可分。作为金融机构的代表,上海华信证券副总裁胡雄征在《券商互联网升级财富管理》的主题演讲中,分享了华信证券在互联网财富管理上面的尝试与探索,以及前瞻判断和蓝图规划。胡雄征表示,券商的经济业务进入“中场休息”,下半场的主角是财富管理。经过对行业多方面的调研以后,华信证券认为整个证券行业正在进入新一轮的转型升级周期。传统“靠天吃饭”格局仍然未被打破。基于这个判断,华信证券提出资本交易型投行互联网券商双轮驱动的战略。胡雄征表示
,华信证券的目标不是要成为一个超大型的券商,而是要成为具有专业领域券商。供应链金融成转型突破口宜信普惠高级总裁田颖认为,完成生态金融比较重要的一点,除了坚持科技的创新之外,传统的实体线下服务仍不可或缺。在她看来,在中国,互联网的服务并不能满足所有客户的需求,所以宜信坚持通过线下跟客户有面对面的服务。金联储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真正的生态金融,是在国家监管政策下的金融创新,着力服务中小微企业,发展普惠金融。该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互金平台的本质是互联网与金融之间高度渗透、深度融合的产物。在这过程中,互联网金融衍生出了许多的发展方向和业务模式,而基础资产是否安全优质、风控体系是否完备健全始终是互联网金融的最重要的根基。

12月13日,
2016(第十四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在京召开。年会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主题为“变革中国——新经济新平衡”。作为年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主题为“卓越前行——金融的责任与使命”的金融论坛同步举办,数百家金融机构与各领域专家齐聚一堂,探讨供给侧改革下的金融业新常态,以及新常态下的金融创新、金融安全与监管挑战等一系列问题。会上,举行了中经新金融研究院的揭牌仪式。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长金碚(张新华/摄)金碚指出,实体经济和金融是两个轮子,实体经济归根到底是为社会提供产品和服务。也就是说,我们生活的使用价值是由实体经济来创造的,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实体经济在创造产品和服务的过程中间,它离不开金融,金融就成为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动力。有人把它比喻为是经济的血脉,但是这两个轮子在转动的过程中间,演绎出经济发展各种各样的问题。所谓我们遇到金融危机等等实际上都和金融有关。“所以我们在新的一些条件下,怎么样来更好地认识和促使好实体经济与金融之间的关系,就成为一个非常核心的一个问题。有鉴于此,《中国经营报》准备成立一个专门研究新金融的机构。以这个机构作为一个平台,能够联络我们社会上研究金融的专家、业者、机构,共同来探讨在经济发展中实体经济和金融发展之间关系的这样一个机构。”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长金碚,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所长王国刚为“中经新金融研究院”共同揭牌。(张新华/摄)中经新金融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作为一家致力于新金融领域研究的独立智库,主要工作是探索国内外最前沿的金融发展趋势,求解国内新金融在创新发展中的问题。中经新金融研究院依托《中国经营报》深耕金融研究的基因和信息调研的能力,一方面能够为新型金融机构的发展提供学术支持和交流机会,另一方面能够为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提供研究支持。研究院将搭建监管层和学界提供研究和交流金融创新的平台,以闭门会议、小型研讨会为主,针对新金融领域的政策、法规、进行解读和研讨。着重研究各地金融创新案例将优秀企业作为研究院的调研基地,请调研小组成员进行调研,形成调研报告。进行新型金融市场的专业培训课程和投资人教育,设计相应课程,由研究院学术委员、企业实战家担纲授课,注重实际操作,探讨业务模式的可行性,为企业未来规划发展思路。

国是论坛〡新金融如何玩出freestyle?

冯玲玲

新金融时代的十字路口,

如何实现金融安全与创新?

当前,金融创新已成为经济领域的热门话题,以科技金融为代表的新兴业态,正深刻改变人们的经济生活。

与此同时,维护金融安全,也成为关系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要因素。在经济新常态下,如何平衡金融的“稳”与“活”,成为一项重要课题。

图片 1

中新社发 尹正义 作

现代金融面临哪些风险?金融创新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挑战?日前在由中新经纬主办的第二届“财经中国V论坛”上,多位知名经济专家与行业代表给出了答案。

虚实结合,才能修好铁路

谈及金融风险,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原所长汪同三先列出了一组数据。

他指出,根据社科院的研究报告,工、农、建、交、商五大物质生产部门产出占GDP的比重,从2011年的71.5%降到了2015年的66.1%。同时期内,M2和GDP的比值却从1.74倍上升到2.03倍,这说明中国经济脱实向虚倾向明显。

而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为例,汪同三认为,美国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比例失衡。

另一方面,汪同三也肯定了虚拟资产对现代经济发展的巨大作用。他举例称,“马克思曾经解释过,如果按照单独的资本修铁路,那么资本再多也不能完成。如果资本和实体经济相结合,铁路很快就能修建起来。”

对此,汪同三强调,今后要继续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使虚拟资产真正起到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如果这项任务做不好,中国的金融就是不安全的。

图片 2

中新社发 解豪 摄

对于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银河证券前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亦有同感。

反思美国金融危机,她得出三点结论:一是危机与金融过渡虚拟有关;二是和二级市场非理性繁荣、推动有关;三是与淡化金融风险,放松金融监管有关。

她强调,现代金融最大的风险是脱实向虚,金融只有为实体经济服务才能不触发风险底线。

“系统风险是整个金融风险的市场积累。”左小蕾分析称,过去所说的管理风险是针对非系统性风险,但管理风险的同时也在向市场释放系统风险。把所有的非系统性风险管住了,并不一定就守住了风险底线。

左小蕾指出,金融行业的经营原则是不能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而是要在风险约束下去竞争风险负债水平下的利润最大化。此外,要充分认识到虚拟金融行为比传统金融行为存在更大的风险,虚拟金融最大的风险是跟实体经济没有太大的关联度。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看来,影响金融安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财政赤字,而目前对于财政赤字的认识还缺乏足够的视角。

今年国家财政赤字安排约为23800亿,增量约为2000亿。有部分言论认为与中央提出的“更加积极有效”不相符,有言论还主张“财政赤字应突破3%的界限,甚至突破8%也是可以的”。

对此,高培勇表示,上述言论仍然是处在“旧常态”的思维。自2012年以来,关于经济形势判断的理念和政策框架产生了很大变化,在新常态的背景下看待财政赤字,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他分析称,当前经济问题的根源在于重大结构性失衡导致的经济循环不畅,而不是过去谈论的周期性因素。理解财政赤字时,不能再从“扩大总需求”着眼。供给侧改革强调的是“适度扩大社会总需求”,“适度”表明在扩大社会总需求上,赤字是辅助性行动,而不是主力队员的角色。

图片 3

中新社发 美堂漫画 作

高培勇表示,今年的财政赤字要守住3%的底线,他对今年的积极性财政政策安排持理解和欢迎态度。

创新有风险,解铃还须系铃人

实现金融“稳”的同时,还要促进金融“活”。而金融“活”,离不开技术与创新。

谈及金融创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表示,科技驱动的金融创新,为提升传统金融的服务能力、风险管控方面提供了非常好的路径和手段。同时它也带来了新的风险,但金融创新总体上是安全的,风险也是可控的。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指出,金融创新对制度框架产生了挑战,比如数字货币,尽管这种挑战很微弱,但它带来的长远影响值得关注。

其次,金融创新也对风险管控提出新的挑战,互联网出现以后,黑客通过网络对银行系统形成威胁。另外,金融行业的竞争格局也会发生一种渐进的变化,科技手段的每一次提升都会使金融体系的集中度显著提升。

金融创新中出现的问题如何解决?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表示,创新必然带来风险,解铃还须系铃人。面对创新中出现的问题,解决的必要途径就是继续创新,在创新中完善安全,减少隐患。

新金融形成迅猛发展的势头,有人不禁担心,新金融是否会颠覆传统金融?对此,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陈欢表示,新金融和传统金融之间是一个补充的概念,不是所谓的取代或颠覆。对新金融而言,金融风险具备的流动性风险等风险依然存在。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永森肯定了陈欢的看法。李永森指出,从总体上看,传统金融与新金融,更多的是重构、合作、共赢,一加一大于二的过程,“较少会出现所谓颠覆性的、淘汰出局的情况。”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