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日益小型化 养老功能弱化

家庭规模日益小型化导致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在逐步弱化。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家庭政策和多样化养老模式的完善,给中国人养老以更多的支持和选择,是当前需要集各方之力去实施的要事。  10月28日至29日在海口举行的应对老龄化与老龄政策全国学术研讨会对上述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加速阶段。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总量已经超过2.2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6.1%。按照全国老龄办的估计,未来十几年间,中国老人仍将以每年1000万人的规模增加。  中国人养老的压力日益加剧。2015年,全国的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之比)为2.88,也就是说,不到三个在职人员缴纳养老保险,一个老人领取养老保险。这一比值在未来会迅速下降。在人口老龄化比较严重的东北,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已经降至1.55。  一个问题摆在面前:中国总量达数亿的老年人到底靠什么养老?以什么模式养老?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光是钱的问题,更大是人的问题,谁来照护老人,尤其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  10月9日,全国老龄办公布的《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中国老年人口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口数量较大。2015年,自评健康状况“好”的老年人只有32.8%。全国城乡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占老年人口总量的18.3%,总量约为4063万。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家庭规模在过去几十年间迅速小型化。2015年,中国家庭人均仅为3.01人。国家卫计委《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显示,超过60%的中国家庭为2至3人。这样的家庭规模,加上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421家庭结构,使得家庭的养老功能大大弱化,长期照护失能、半失能老人更成为难以承担的重担。  目前来看,可供中国老人选择包括家庭养老(主要由家人照料)、居家养老(居住在家庭,但可享受到社会化养老服务)、机构养老、异地养老(老人自主选择更适宜养老的地方)等。尽管选择不少,但是从各方调查实际来看,家庭养老依然是大部分老人选择的养老方式。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市老年学学会副会长桂世勋认为,现在养老服务机构的总量还难以满足广大老人的需求,尤其是失能、半失能的老人。下一步,养老服务机构在设计和建设中,要提高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接收比例,减轻家庭长期照护的压力。  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吴帆认为,中国家庭面临的养老、抚幼等困境及其对政策支持的需求目前并没有充分反映在社会政策的改革中。由于中国家庭普遍面临家庭照料资源短缺、家庭生育成本高企、就业压力大等问题,导致生育意愿被压低,这将会影响到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  “通过完善提高家庭发展能力和福利水平的制度安排,将可以有效提高家庭的养老和抚幼能力,有助于人口的均衡发展。”吴帆说。

  一边是部分高端养老机构空置,一边是大量失能、半失能老人得不到合适的养老服务,中国的养老服务业供求错位的问题在养老需求日益扩大的背景下越发值得关注。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近日发布《全国城乡失能老年人状况研究》报告。报告指出,2010年末全国城乡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约3300万,占总体老年人口的19.0%。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1080万,占总体老年人口6.23
%。到2015年,即“十二五”期末,我国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将达4000万人。

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上海市老年学学会副会长桂世勋在昨日的“应对老龄化与老龄政策全国学术研讨会”上建议,养老服务业的设计和建造中应该避免“贪大求高”,切实针对老年人的需求,充分发挥养老机构在对养老服务的支撑功能。

  失能老人数目不断增加 “十二五”末将达4000万人

奥门新萄京 ,供求错位:质优价平的难进入

  随着我国老龄化的加剧,失能老人数目不断增加。报告显示,到即“十二五”期末,我国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将达4000万人,比2010年增加700万人,占总体老年人口的19.5%,失能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重进一步提高。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达1240万人左右,占总体老年人口的6.05%,比2010年增加160万人。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总量已经超过2.2亿,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6.15%。国家老龄委的预测显示,未来十多年中,中国老年人以每年1000万人的速度增加。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加速的历史阶段。尽管绝大多数老人会在家庭中养老,但是由于低生育率等原因导致的家庭小型化使得家庭的养老功能被弱化。

  从城乡来看,我国城乡完全失能老年人占老年人的比例,分别为5.0%和6.9%,农村高于城市。从地区来看,东北地区完全老年人失能的比例最高,为8.8%;其次是西部地区和中部地区,分别为7.4%和6.7%;而东部地区完全失能的比例最小,为4.8%。完全失能老年人规模不断增加,农村高于城市,东北地区完全失能老年人比例最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提出要建设“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养老服务机构的建立、发展成为解决养老问题的一个重要着力点。

  城市完全失能老年人中,有照料需求的占77.1%;农村完全失能老人中,有照料需求的占61.8
%。农村完全失能老年人照料需求从2000年到2006年相对上升了51.0%,显著大于城市完全失能老人照料需求相对增长的15.2%。

  根据全国老龄办的调查,中国老年人口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口数量较大。2015年,自评健康状况“好”的老年人只有32.8%。全国城乡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占老年人口总量的18.3%,总量约为4063万。

  在社会及非政府组织支持来看,由于二元结构的性质,城乡失能老年人自身的资源禀赋有很大差异。城市中有便利的交通以及公共产品资源丰富方面的优势,因此城市失能老人在寻求社会支持中还会有更多的选择。居家养老服务已经在各城市社区逐步推广,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在为失能老人提供各种社会服务方面,积累了一定的成功经验。农村地区居住分散,传统家庭照料为失能老年人提供的支持单一而且薄弱。传统伦理、熟人关系以及价值交换是农村失能老年人寻求帮助的主要方式。但大多数农村失能老年人,尤其是西北地区农村的失能老年人经济状况不好,缺乏交换的本钱,如果子女再外出打工处境就更为艰难。

  桂世勋认为,鉴于中国国情和海外开展养老服务的经验教训,养老服务中最困难、家庭最需要的是当老年人健康状况越来越差、部分甚至严重失能或失智后如何妥善解决好他们的长期照护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养老服务机构应该竭尽全力提供必要的支撑。

  资金紧张护理人员缺乏 近一半机构不愿接收失能老人

  但实际上,养老机构的现状离这样的需求还很远。第一财经在北京市进行调查时发现,确实有部分高档养老机构存在空置现象。这些机构虽然环境更好,提供的养老服务质量也比较高,但是高达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每月的收费还是让很多老人望而却步。

  《2009年民政事业统计报告》显示,全国老年人的收养机构有将近4万家,总床位数为266.2万左右,实际收养老年人的人数为210.9万,其中收养的失能老年人规模约在24万至35万之间,只占全部收养老年人数的17%。

  另一方面,部分质优价平的公立养老院则出现一房难求的现象。北京退休老人朱先生告诉第一财经,他看中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公立养老院,已经在那里排上队,但他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享受到那里的服务了。

  在养老机构收住对象的定位上,近一半的机构表示只接收自理老人或以接收自理老人为主,不收住失能老人。城市中有将近三分之二的养老机构,特别是民办养老机构,对老人入住不以失能作为限制条件;但在农村养老机构中这个比例则降为30.4%,有超过四成以上的农村养老机构明确表示只接收自理老人。

  “我前面排着几十号人。工作人员说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只有里面的人出去了或者是离世了后面的才有机会进去。我都73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朱先生说。

  在养老机构的运营管理方面,接受调查的养老机构表示最大困难是资金紧张,包括争取政府资金投入非常困难;其次就是护理方面的困难,包括熟练护工短缺、护理设施设备缺乏等;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民办养老机构反映政府的支持政策不到位或者相关制度和规定难以有效执行。

  除此之外,养老机构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有相当部分不接受较严重失能和失智的老人。北京昌平区的李女士给想给半身不遂的母亲寻找一个合适的养老院。打了很多电话,对方的回复都是只收生活能自理的老人。

  传统家庭支持功能弱化 失能老年人的长期照护问题严重

医养结合 支撑养老

  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传统家庭照料的人力资源出现匮乏,随着“独生子女”成为家庭主力的时代到来,我国几千年来家庭养老的传统模式将面临巨大的挑战。由于受多元文化的影响,特别是受家庭规模小型化的现实和发展趋势的影响,不仅空巢家庭老人身边无子女照料,而且大量和子女生活在一起的老年人由于子女工作、生活压力的增大,也很难得到儿女和其他家庭成员的精心照护。加之完全失能老人对长期照料护理有较高的专业化、规范化要求,更使得子女对于承担家庭长期照料护理力不从心,难以为继。

  桂世勋在调研中也注意到这种现象。他认为,相当一部分主要由社会资本投资新建或者正在筹建的养老服务机构,对老年人长期照护的特点和实际需求了解不够,因此在涉及和建造中往往“贪大求高”,未考虑如何更多收住部分甚至严重失能和失智的老年人。

  当前,社区、老年人收养机构,非政府组织以及政府构成了完全失能老年人家庭以外的责任主体,但从完全失能老年人的整个社会支持网络来看,他们从家庭以外能够获得的支持是非常有限的。

  “这些机构忽略了一个事实,现在入住的生活能自理的老人经过几年、十几年也可能逐渐失能或失智,那个时候如何解决他们的长期照护问题?这个问题应该提前筹划应对。”桂世勋说。

  失能老年人的长期照护仍然是困扰亿万家庭和养老事业发展的严重社会问题。由于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这一主线的缺失,难以完成对于社区、失能老年人的收养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的有效整合,城乡以及区域之间的差距难以弥合,社会基本养老服务的均等化也难以实现。

  他建议,一方面社会资本应该在投资决策前做好市场调查,避免为获取政府对养老服务业特别是公益性养老服务机构的扶持政策而一哄而起的盲目投资行为,另一方面,银行贷款和土地使用的审核中应将兴建的养老机构是否有利于充分发挥养老服务中的支撑作用,作为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在具体设计上,养老服务机构应尽可能提高收住中度和重度失能、失智老人的床位比例,促进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的合作,增设短期全托服务项目,强化机构对家庭和社区养老服务的支撑功能。

  亟需推进养老机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

  本次研讨会由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学者就如何应对老龄化和完善老龄政策做了深入研讨。

  不难看出,完全失能老年人的长期照护问题不仅是老年人个人和家庭的迫切需要,也是一个严峻的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阅读原文

  报告认为,积极推进养老机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改变单纯依靠国家投入来发展养老事业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借鉴国际社会经验,按照“社会福利社会化”、“养老事业社会办”的发展思路和经办方式,借鉴公有制企业改制、改组的做法和经验,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彻底消除公办养老机构人浮于事、高耗低效的弊端。

记者|王羚

  但就目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现状而言,单独依靠政府是无法满足失能老年人照料需求的,我们要继续发扬中华民族传统孝道传统,强调家庭对失能老年人照料的重要作用的同时,积极发展居家养老服务,建立社会化的服务机构和机制,培养专业化的养老服务员、病患护理员,配置必要的设备和器具,明确补贴标准和评估标准,通过社区照顾和家庭病床的开设,解决大多数失能老年人一般性的照护需求。

来源|第一财经

  同时,报告认为,要加快养老服务机构对失能老年人护理服务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各地要通过专门院校培养、在职培训、岗位训练等多种途径,把养老服务人员训练成掌握专业社会工作知识和养护服务技能的专门人才。

编辑|吴潇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