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2016年积极财政料持续加力 预计赤字率将达3%

连续8个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速度都保持在两位数增长水平,相比公共预算收入个位数增长速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支出造成的“剪刀差”,正在给积极财政政策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
在接下来的第四季度,一旦预算收支差持续增大,那么政府增加赤字就会成为一个大概率事件。
此前,外媒曾预估年内中国财政赤字率可能超过10%,不过因为统计口径问题,目前官方并未对10%的赤字率表示认同。然而,随着今年6亿多地方债券置换工作的结束,这些“延迟计算”的赤字有望在身份变化后成为政府债务,而变成政府真正的赤字存在。
种种迹象显示,在当前背景下,虽然官方给出的赤字率为3%,但政府运用财政手段实际达到的赤字水平已经远超这个数字。实际赤字增加
受7月下旬政治局会议释放的积极财政政策信号影响,8月份财政政策支出再度回归快速增长态势。
在财政部发布的8月份财政收支情况中,8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4187亿元,同比增长10.3%,对比7月份的数据,其预算支出为12768亿元,同比增长仅0.3%。
从7月份的0.3%到8月份的10.3%,财政支出速度大幅增加。财政部国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支出项目主要是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及时拨付财政资金,切实保障民生等重点支出需要。
对此,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按照国际通行做法,预算支出速度大于收入增速的情况下,赤字规模就需要增加,近几年,中国通过提高赤字率发挥了财政积极作用。
此前瑞银、摩根大通等机构认为,今年的财政赤字将超过GDP的10%。但上述计算和中国官方所采用的赤字率统计口径并不一致。在官方统计中,财政赤字率仅指预算内财政支出,并不包括地方债、基金等项目。
根据预算报告,2016年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1.18万亿元,到期需要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为5万亿元,全年合计需要发行地方债超过6万亿元。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表示,一直以来,对于政府发行的数万亿元地方置换债,按国际通行做法一般可不计入当年赤字,但在我国,这些被置换的地方债随着身份变化,就会变成被延迟计算的赤字。
一位财税系统人士告诉记者,如果这些因素都加进来,那么今年的赤字率肯定超过3%。“官方没有把这部分纳入赤字,更多是因为其作为政府或有债务存在,在资产负债表中不是政府直接承担的债务。”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今年2月发表的《可较大幅度提高我国财政赤字率》一文称,经对我国政府负债率测算研究表明,未来一段时期,可将我国财政赤字率提高到4%,甚至更高水平。债务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政府实际赤字率的增加,中国债务危机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成为政府担心的问题。

提赤减税 积极财政料持续加力

财政赤字率既是财政风险的风向标,也反映政府刺激经济力度,因此备受市场关注。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表示,今年中国的财政赤字率名义上是3%,这只是一个预算赤字,决算的时候会突破3%。  赤字率,是指财政赤字(即政府支出超过收入的部分)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  根据《关于201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2015年中国赤字规模为16200亿元(赤字率为2.4%),2016年这一规模拟扩大至21800亿元,赤字率为3%,为历史最高。  由于比官方统计范围(仅一般公共预算)更广,机构统计财政赤字率往往更高。  比如,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测算今年财政赤字率超过3.8%。摩根士丹利预测今年中国财政赤字率将达到4%。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研究室主任汪德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以往历史来看,中国会通过动用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等方法来使得赤字率的预算数和决算数保持一致,因此今年官方口径的赤字率仍会维持在3%。不过中国实际赤字率会高于这一数字。  对官方口径的赤字率专家有不同看法。丁爽建议,有必要进一步改进财政收入和支出的界定,使财政赤字准确反映财政政策的走向,提高政策的有效性。  实际赤字率已超过3%  财政赤字是最重要的宏观政策变量之一,其变化反映财政政策的动向,直接影响实体经济。在我国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货币政策的空间正在缩小,财政政策在稳增长中的作用更加凸显,预算赤字的设定和财政赤字的执行情况越来越受关注。  虽然2016年拟安排超过2万亿的赤字规模创新中国成立以来最高纪录,3%的赤字率也创历史新高,但在全球范围比较来看,仍在合理水平。中国财政赤字率和政府负债率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相对较低,当前安排3%的赤字率是必要的、可行的,也是安全的。  针对近期部分经济学家认为中国3%财政赤字率还远远不够,可以进一步扩大,甚至可以达到10%的说法,高培勇认为这样的说法是对中国实际赤字率现状的不了解。  高培勇解释,目前官方口径的财政赤字率3%仅指一般公共预算的赤字率,并未考虑4000亿元政府性基金赤字。  丁爽根据官方预算基础数据测算的一般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的合计财政赤字为GDP的3.8%,高于官方公布的3%。  他解释,造成差异的主要项目是从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调入的资金(1000亿元)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收入(4000亿元),官方视作收入,我们则视作弥补赤字的融资项目。从上半年的预算执行来看,财政政策的确变得更加积极,前六个月一般公共预算出现了二十年来的首次半年期逆差(3650亿元)。按照这种势头,并且考虑到盘活政府存量资金的可能性,按照国际通行方法计算的全年赤字率会超过3.8%。  丁爽认为,我国每年的财政决算赤字数都恰好等于财政预算赤字数,这是会计处理的结果,并不说明预算执行精准。以2015年为例,一般公共预算的当期收入低于预算数,而支出则超出预算数,财政赤字超预算,最后通过动用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地方政府的结转结余资金,使得决算赤字和预算赤字毫厘不差(1.62万亿元)。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官方的财政赤字强调的是会计平衡,并不真实反映财政政策的态势。  汪德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财政赤字安排都是全国人大安排,如果年终决算时赤字率突破年初预算数,财政部需要对全国人大解释。而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年终决算时赤字率都与年初预算的赤字率保持一致,因此今年也不例外。

2015年财政收支数据日前出炉,业内人士分析,在经济疲弱环境下,2016年初财政支出将重回高增速,积极财政政策将持续,预计2016年财政赤字率将达3%。

提高赤字率

根据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计算,2015年实际收支口径财政赤字为2.36万亿元,约占同期GDP的3.5%,赤字规模较年初1.6万亿元的预算赤字高出约7600亿元。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分析,实际收支口径赤字与预算收支口径赤字差距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中有1124亿元结转用于2015年开支;二是地方政府债从2015年转为余额管理,2014年地方政府债务还本部分为993亿元,2015年在1000亿元左右,意味着发新债还老债可以获得2000亿元左右的支出资金;三是财政存量资金盘活,估计2015年财政存量盘活资金在4000亿元以上。前两项资金来源均在年初预算中,第三项则为年内新增资金来源。

2015年3.5%的财政赤字率远高于年初设定的2.3%的预算目标。在此背景下,今年赤字率目标是否会提高?业内人士认为,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给出明确答案,要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

对于提高幅度,中金公司首席宏观分析师梁红表示,2016年财政政策将继续维持扩张态势。预计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赤字达到2.2万亿,一般公共预算赤字率达到3%。考虑政府继续盘活存量资金,以当年收支计算的赤字率可能比2015年的3.5%进一步扩大。

徐高认为,目前财政存量资金规模在3万亿元左右,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可能成为未来重要财政收入来源。随着年末预算约束的消除,经济疲弱环境下,年初财政支出将重回高增速,积极财政政策将持续。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刘元春表示,2016年是中国宏观经济持续探底的第一年,也是近期最艰难的一年。在世界经济见底之前,中国经济还存在下行空间。各类宏观经济指标将进一步回落,微观运行机制将出现进一步变异。应坚持“财政挖渠,货币放水”的原则,建议强化积极财政政策的定向宽松,财政赤字率可以达到3%左右,总量达到2万亿元左右,同时,逐步将结构性减税转变为总量性减税,改革现有财政支付模式。

扩大减税规模

梁红认为,2016年减税将发挥更大作用。“营改增”将覆盖到所有行业,增值税税率有可能下调。由于经济增长和通胀仍然偏弱,税收增速仍将保持较低增长。土地出让收入在2015年经历大幅下跌后,预计2016年跌幅缩小,政府收入总量增速可能回升。

梁红预计,减税主要通过降低增值税实现。在具体减税安排上,一是通过金融、房地产、建筑以及生活服务业的营改增,预计减税2000亿元左右;二是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等,预计减税3000亿元左右,据此测算,制造业增值税率可以从目前的17%大致降低到15%左右,增值税仍然偏高。预计企业所得税不会进行调整,但个税起征点偏低,有上调的需要,企业缴纳的社保等也有下调的必要。

梁红预计,今年减税可以提升经济增长0.4个百分点。“如果增加的财政赤字主要用于支出而不是减税,对于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更大。”

加快发行地方债

加快地方债务置换,增加地方可用资金也是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一大重点。

分析人士预计,2016年地方债置换与新增规模将达到6万亿左右。新增债券将增加地方可用资金,存量置换债则帮助减轻地方债务成本支出,利于稳增长。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组认为,存量债务在未来2至3年完成置换,意味着未来将提前置换未到期债务。预计2016年地方政府债券置换与新增规模总计约6万亿,春节前会有少量地方债发行,但集中供给或需待春节后甚至两会后。2016年地方债发行将更加均匀,且债务余额管理制度下,地方政府发债的自主性将增加。

中债估值中心预估,2016年地方债发行会在2015年的基础上增加50%至60%。业内人士称,在中央严控地方债务风险背景下,地方债再度扩容,存量置换债券是重点。新增债券额度仍会谨慎控制,地方政府资金来源除了借力地方债,还得综合运用其他投融资手段,如通过PPP模式撬动社会资本。

在地方债发行力度加大的同时,城投债发行也再加速。交通运输、建筑工程等是城投债主要投资行业。

徐高表示,随着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规模的加大和城投债的加速发行,基建投资资金面将明显改善。2016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全年地方债发行额可能在5-6万亿元。同时,城投债发行持续加快,预计2016年城投债发行量将达1.8万亿元,将持续改善地方政府资金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