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金额330亿 国资委自查央企投资并购

中央企业的投资及其并购正在引起国资委的高度关注。作为履行国有资本出资人代表的国资委,已经开始对央企的投资以及并购行为展开检查,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成为了这次检查的主体。  检查结果显示,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对20家企业进行集中重点检查,总计发现并购问题230起,占全部问题9.5%,总计涉及金额约330亿元人民币。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表示,问题资金涉及到全部影响金额的21.23%。  在严格规范国有企业投资并购行为的同时,国资委也面临另一个难题:即在严格规范和监管的同时,如何保留央企投资并购的活力与积极性,毕竟通过市场化手段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仍是国资委最重要的职能。  投资并购现漏洞  中纪委网站显示,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6年2月29日至4月29日,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对国资委党委进行了巡视。  2016年6月1日,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国资委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巡视组反馈的情况显示,“党的领导弱化,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够到位,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进度较缓,改革系统性、针对性、时效性不够强;实施监管有欠缺,存在越位、错位、不到位等问题,追责问责制度不健全,监督力度不够,对央企存在的一些问题督促整改不力。”  “国企改革与大家的期望差距比较大。这中间也涉及到很多财务问题,如何通过财务管理的创新来促进国企改革的深化,这也是需要研究的问题。”季晓南表示。  从2013年开始,中央企业收入和效益增长明显放缓,2013年增速只有3.6%,2014年利润增速下降至2%略强,到2015年时,央企利润增速呈现负增长。其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的业绩和利润,均受到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的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资委则开始着重加强央企的内部管理。“我们曾对20家企业进行了集中重点检查,发现投资并购问题230起,占全部问题9.5%,涉及金额约330亿元,涉及到全部影响金额的21.23%。”季晓南近日在“国企管理财务管理创新峰会
”上表态。  探讨这一情况形成的主要原因时,他表示,“这些问题的发生,从投资决策的角度来看,主要问题包括投资项目没有严格履行必要程序,投资项目没有经过有效的论证,投资并购后评价与问责制度落实不够。”  除此之外,在财务监管方面,央企也存在一定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与财务管理的决策支撑职能没有很好地发挥有关,董事会成员中,很大一部分是我们的党委成员,与此同时,财务部门、资金部门、预算部门怎样当好助手,在可能出现重大决策失误时,起到提醒、预警、刹车的作用。”季晓楠说。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国资委一直强调央企高管的投资管理能力,并因此时常向国外企业“取经”。  为了强化管理能力,时任通用电气董事长的韦尔奇,曾与中国国有企业的管理者进行沟通,他表示,“作为管理者,三分之一的时间看企业财务报表,三分之一的时间找企业骨干谈话,三分之一的时间研究企业的发展战略,通过财务报表看出企业管理决策方面薄弱环节,而后适应国际国内形势变化进行调整。”  投资仍难追责  在国资委反思并购投资问题的同时,审计署公布了一组数据。审计署对中石化、南航、中海油等10家中央企业的审计结果显示,总共发现
47起重大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涉及资金295.02亿元,其中16起涉及金额超过亿元,94名责任人员中有26名为企业负责人。  审计署对外公布的资料显示,至2014年,中国海油有限公司2011年以142.42亿元并购的一家境外公司,由于前期论证不充分等原因发生亏损累计6.21亿元。  对于央企而言,海外投资就像买股票一样,存有风险。一位能源央企的内部人士表示:“对于投资的决策,既不能不作为,也不能乱作为。如果风险都集中在那几个研究人员和决策人员身上,那大家都不敢下手。所有投资决定基本都是集体决策,要内部论证很长时间。”  记者了解到,目前央企在海外投资的决策流程为,企业向发改委报备,随后各方进行评估,完成可行性研究报告向集团申报,发改委和商务部进行审批,最终实现收购交割。  “海外投资就像股票一样,都是资产,都有不确定性。”前述人士表示。
据了解,目前海外投资科研阶段,价格波动在30%至50%之间。该人士表示,按照现行监管管理,如果价格波动在10%至15%之间,属于重大失责。“对于高风险投资而言,这是不现实的。”  发改委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王进也表达了同样的顾虑,“如果把责任都放在决策人员身上,那么就没有人敢做决策,对海外收购的影响是负面的。”  缺少两全的制度  一方面是来自一线投资人员的担忧,而另一方面,呼吁加强监管的呼声络绎不绝。季晓南表示,“国企改革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一些国有企业管理混乱,国有资产流失相当严重。强调企业内部监督体系,要求财务部门与监事会审计、纪检监察、法律部门强化权力,相互配合对资产具结部门和岗位的监督,强化内部流程控制,防止权力滥用。”  此外,投资并购还涉及国家形势以及国家层面的战略问题。从2014年起,国家放宽审批鼓励海外投资,海外投资的项目出现激增。普华永道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内地企业海外并购交易数量达到246宗,创下历史新高,其总金额达到550亿美元。  “解决中央企业财务管理问题也要上升到国家层面,因为有一些问题涉及到国家层面,如何支持推动,调整相关的政策。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十二五’期间中国油气明显短缺,他们大量高价收购油气资源,但现在油价从110美元左右跌到40多美元,这造成了企业明显的负担,根本就不可能盈利。”
季晓南表示。

2016年被认为是国企改革的实施之年,虽然上半年国资委推出了多项措施,而作为国企改革的核心问题——国资委放权,从管人、管事、管资产转变为管资本,一直进展缓慢。  不久前,国资委终于推出实质性措施之一——新设监督一局、监督二局、监督三局,推动外派监事会监督检查成果的综合运用。  新增三局  日前,国资委对外表示,3个新设的监督局主要负责外派监事会反映问题的核查、分类处置、整改督办工作,组织开展国有资产重大调查,提出相关责任追究的意见建议,形成监督工作完整闭环。  除新设机构外,国资委还加强了运行机制,形成以党委会和主任办公会为主体的领导决策平台,以分管国资委领导为主体的协调处置平台,以监事会主席为主体的监督报告平台。  据知情人士透露:“监察局的成立,定位就是管资本,三个监察局以财务为中心进行监管,在机构压缩的大环境下,国资委依旧增加机构,设置三个局,也是国企改革所必须的正常行为。”  而这姗姗来迟的三个监察局,对国资委推动的国企改革具有重要意义。2016年6月1日,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国资委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巡视组反馈的情况显示,“党的领导弱化,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够到位,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进度较缓,改革系统性、针对性、时效性不够强;实施监管有欠缺,存在越位、错位、不到位等问题,追责问责制度不健全,监督力度不够,对央企存在的一些问题督促整改不力。”  “国企改革与大家的期望差距比较大。这中间也涉及到很多财务问题,如何通过财务管理的创新来促进国企改革的深化,这也是需要研究的问题。”
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表示。  其实按照国务院的指示,国资委转变职能,是国企改革推进中关键性的问题。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提出“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真正确立国有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推进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转变,适应市场化、现代化、国际化新形势和经济发展新常态,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和抗风险能力”。  2003年国家经贸委撤销后,一部分人员转入了国资委。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表示:“从国家经贸委过来的人员过去都是管经营为主,现在很多机构会合并或者削减,功能转变了,所以要从管经营向管资本转变。这是华丽转身的开始,新建三个局背后意义还是很大的。”  财务制度配套  国资委在构建三大监查局之后,央企也需要与之对应发生变化。国资委财务监督部门一位副巡视员表示,个人认为这个转变不仅仅是一个国资管理体制的转变,也包括整个企业管理体制的转变。也就是企业公司治理结构的变化的转变。  目前国资委管理的企业通常为大型国有企业。而这些国有企业下属有众多的子公司。  “作为集团总部来讲,对下面的这些子公司的管理实际上也是在行使出资人的职责,这在集团治理当中也是逐步由管企业、管资产向管资本来转变。企业集团可能也要涉及到这些方面的问题。”  而管资本与财务制度密切相关。“在这个转变过程当中企业集团总部的财务管理可能也要发生变化。集团的财务管理要向价值观来转变。”他补充道。

国有企业改革的进展不仅吸引着社会各方关注的目光,而且成为了中央巡视组十分关切的议题。在对国资委的中央巡视工作结束后,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在向国资委反馈相关情况时即提出了国有企业改革进展缓慢的问题。  国资委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称,第二轮巡视工作已经开始。也正因如此,国资委已经在各方面积极工作,以期提速国有企业改革,解决制约国有企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  7月4日,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坚定不移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着力创新体制机制,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发挥国有企业各类人才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激发各类要素活力。  巡视组批评国企改革进展缓慢  “中央今年第一轮巡视后,对国资委提出了巡视意见:国企改革进展缓慢,现在第二轮巡视开始了。”国资委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近期表示。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中央巡视组网页上看到,2016年6月1日,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国资委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巡视组反馈的情况显示,“党的领导弱化,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够到位,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进度较缓,改革系统性、针对性、时效性不够强;实施监管有欠缺,存在越位、错位、不到位等问题,追责问责制度不健全,监督力度不够,对央企存在的一些问题督促整改不力。”  “国企改革进展缓慢,针对性、时效性明显不够。现在专家学者、社会舆论各方面议论也很多,大家对国企改革给予厚望,国资委也开展了四项方面的事情,但是改革与大家的期望差距比较大。”季晓南对目前的窘境直言不讳。  面对新一轮巡视,国资委正力图有所作为。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近期作“国务院关于国有资产管理与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时指出,“已相继制定出台13个专项改革意见或方案,还有9个文件正在履行相关程序,相关配套文件即将全部制定完成。下一步将推动重组整合,加大集团层面的兼并重组,进一步精干主业,推动产业链关键业务的重组整合,优化配置同类资源,实行专业化运营,提升中央企业整体功能和运行效率,打造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跨国公司。”  季晓南透露,下一步的国资管理体制会发生重大变化。“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内容机制。意见提出,以管资本为主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探索有效的运营模式。”  此外,2016年也被称为国企改革的落实之年。  一位参与国企改革的权威人士透露,2015年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推出了19项国企改革措施,2016年将推出21项左右的改革政策,包括国企调整与重组、员工持股、薪酬改革等内容。  该人士表示,整体思路“就是一个放开一个监管,围绕市场化进行改革,同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2015年
9月13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这也被认为是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正式出台。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企改革后,历时22个月,顶层设计得以出台。  央企架构发生重大变化  据了解,目前央企架构庞大,管理复杂。改变这一状况将是下一步国企改革试点的主要内容之一。  “现在中央企业集团104个左右,各级子企业数量达到4.3万,多数中央企业管理层级达到9层,有的管理层级达到10层。这造成中央企业存在交叉度、幅度宽的问题,给中央企业财务管理集团化集约运作带来困难,在集权过多的情况下,对遍布全球的子公司经营灵活性和积极性都有制约作用。”季晓南表示。  他认为,“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内容机制,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指导性纲领文件中,提出了以管资本为主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思路,同时探索有效的运营模式,所以,下一步的国资管理体制会发生重大变化。”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则直接指出目前国企改革的模糊之处。“改革的逻辑顺序上应该先是宏观改革,然后是微观改革,先要构建以管资本为主的管理体制,再来推动国企的改革。如果在宏观层面,以管资本为主的体制、框架没有搭建起来,在微观层面推动国企的改革可能也没有方向。改革搞不好就是打转的。改革的逻辑顺序上应当是很清晰的,没有这个前提,国资国企改革混在一起说,眉毛胡子一把抓,很难实质性的进展。”  “如果没有现在产权制度的构建,我们基本经济制度可能就会碰撞打滑,悬在半空。现代产权制度对当前国资国企改革来讲,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总的目标。”
刘尚希说。  部委放权挑战  “涉及到国资国企改革相关的部门需要一种自我改变的精神,如果没有这种自我革命的精神,按照原有的体制框架,每一个部门首长的权力都不愿意放弃,那么改革就没法推进,只能原地踏步。”刘尚希指出。  “这就要求与国资国企相关的这些管理部门,怎么样有大局意识,光是说有大局意识,但是涉及到动真格要改革的时候谁都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他说。  记者了解到,在2014年初,财政部曾经作为国企改革的主要参与部门。财政部相关部门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国企改革初期曾讨论了一系列的相关问题,包括国有改革方向和员工持股。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汇金模式曾一度成为国企改革的讨论方向。  但是,很快汇金模式被认为不适合产业发展,被否决。在随后的采访中,前述财政部人士则更为谨慎地表示,在员工持股问题上,人社部是主要参与部门,以人社部为主。此外,在随后的改革中,小型央企为避免被大型央企吞并重组,积极投靠业务不相关企业,以求作为业务部门独立存在。  记者了解到,国资委下属某粮食央企曾有意与地产央企重组,但是被国资委否决。  “改革上你能不能真正地自我革命,这就是衡量这些部门有没有大局意识的一个基本的标志。”
刘尚希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