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油品走私黑金链曝光 一船可赚40万

“有50%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在石油的“黑金”江湖里,不乏因暴利诱惑铤而走险者。  统计显示,近年来国际油价虽一路下跌,但国内外成品油差价始终维持在每吨1000元左右,最高时接近2000元。中小型捕捞渔船一般为数十至数百吨,这意味着走私分子每走私一船成品油,即可获利40万元上下。高额差价下,走私分子一次次铤而走险。  日前,广州海关发布信息显示,在5月份对一起疑似成品油走私逃税的调查中,中国海关和警方联合行动,扣留了新加坡籍的贡渥(Gunvor)新加坡公司董事总经理YinDikun及其他多名涉嫌走私的犯罪嫌疑人。少见的扣留外籍人员又让油品走私“黑金”交易再次曝光在公众面前。  中国海关总署新闻办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近年来,油品走私近两年来又多了起来,且呈现走私团伙化、链条化等新特点,总局也加大了与相关部门配合打击力度。从去年开始在全国开展一系列专项打击行动。  石油走私卷土重来?  清晨,一艘渔船带着几乎全空的油罐离开中国港口。进入公海海域后,走私分子将油轮上的走私油品加给渔船,价格较标准柴油每吨低上千元。渔船捕鱼结束后就带着满满的油罐驶回中国内地市场销售。这是海上石油走私的经典一幕。  今年以来油价的大幅波动及“地板价”政策的实施,走私利润空间加大,油品走私在沿海一带又有沉渣泛起、再度猖獗之势。而且组织更加严密、呈现隐蔽性,甚至不少国外势力参与。  记者了解到,随着利润空间加大,东南沿海一带参与走私石油的船只和渔业从事人员有不断增多趋势,巨大的利润空间往往还吸引周边地市民众参与。  一位浙江瑞安籍渔民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飞云江一带走私就很厉害,走私分子一般多是半夜行动,深夜两三点时有很多渔船就在飞云江码头一带卸油,根本不把政府监管放在眼里。“2015年瑞安最赚钱的行业就是石油走私,一晚上能赚几十万,”该渔民揶揄道。  而在瑞安西南相隔不远的福建南平地区并不沿海,成品油市场受走私、非标油冲击严重,中石化、中石油柴油市场占有率流失超30%,国家燃油税率因此流失严重。  据测算,目前从境外走私进来的油品的价格较沿海地区通过正规渠道进口的国标柴油价格低1000元/吨以上,因此在内地市场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而今年情况又有一些变化,地板价政策实施后国内外油价价差拉大、油价倒挂导致成品油从境外走私进入沿海地区突然又增加了不少。”广东石油商会信息部部长姚达明认为,“根源还在于油价形成机制。”  中宇资讯分析师张永浩告诉记者,石油走私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在于油价形成机制、税收政策导致的国内外油品价差,及由此而来的巨大利润空间。  目前,走私柴油主要是来自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以及东南亚地区的免税柴油。其中,香港特区政府为生产渔船提供的免税柴油,因加入了红色染色剂,俗称“红油”。而“白油”“蓝油”则来自中国台湾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特别是新加坡。还有部分是国际运输公司的往返油轮利用在我国港口停泊的机会提供部分成品油。这些免税柴油与大陆市场的0号柴油相比,差价明显,因此备受“青睐”。

广东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和最重要的制造业基地,是全国最大的成品油消费市场,也是成品油走私的高发地区之一。近年来,虽然海关等监管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成品油走私的猖獗之势,但走私活动始终没有销声匿迹。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只要国内外存在差价,成品油走私便会蠢蠢欲动起来,为规避打击,流动渔船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充当起走私主力。

只要国内外存在差价,成品油走私就蠢蠢欲动流动渔船“蚂蚁搬家”成走私主力

在我国,成品油走私过驳多在交界水域如台湾海峡中线,珠江口环香港水域,闽粤交界水域,北部湾中越交界水域,以及广东省内的非设关码头附近水域。

奥门新萄京,今年2月10日晚,在中山一个滩涂附近,广东省黄埔海关缉私局海缉处副处长熊晓滨带领着三个工作人员在这里已“猫”了十多个小时了。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和此前的蹲点调查,成品油走私分子近期常在此卸油。

夜深人静之时,一艘粤港流动渔船“珠湾3430”靠了岸,有人从船舱探出头来,四处张望,见无异常动静,不一会儿,一辆油罐车从马路上驶下也停在了岸边,并与渔船之间搭上油管开始卸油。

熊晓滨立即下令迅速向渔船靠拢。此次行动,海关人员特意选用了仅七米长的最小的缉私艇,并且藏身于一艘雇佣的大船后,不使用动力,而由大船拖拉着向渔船静静地靠近。在不声不响中,海关缉私人员将走私分子逮了个正着。油罐车见势不妙,仓皇逃跑,车尾还拖着拉断的半截油管。

海关缉私人员当场查获走私“红油”107吨,创下黄埔海关近三年来海上单航次走私“红油”(香港政府对流动渔船等用油实行免税政策,为以示区别,特在其使用的柴油中加入红色添加剂,俗称“红油”)数量新高,偷逃税款约12万元。当场抓获了四名犯罪嫌疑人,他们被移送检察机关,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一直以来,广东沿海,尤其是毗邻港澳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是中国内地油品走私进口活动最为活跃的地区。目前,走私分子主要是利用粤港澳流动渔船和来往港澳小型船舶从香港向内地走私“红油”。

据介绍,近两年,海关发布了多个有关来往港澳小型船舶的监管办法,小型船舶的航线、载货和船舶自用物品等情况都须按规定向海关申报,海关通关、监管和缉私部门齐抓共管,已基本形成比较完备的管理制度,所以利用来往港澳小型船舶走私“红油”的活动明显减少。

由此,流动渔船便充当了走私活动的主力,在黄埔海关查获的成品油走私案件中流动渔船占了九成以上。流动渔船吨位从几吨、几十吨至几百吨不等,一般都将压水舱、货舱等改装成油舱或暗柜,每天往返一至二航次,通过海上渠道偷运成品油入境,夜间在非设关地点偷卸,利用少拉快跑、多次往返、行动隐蔽等“优势”走私获利。

据了解,在我国,成品油走私过驳多在交界水域如台湾海峡中线,珠江口环香港水域,闽粤交界水域,北部湾中越交界水域,以及广东省内的非设关码头附近水域。广东省内小额成品油集散地多在几市交界的九江大桥附近水域,东莞、中山、番禺及珠海淇澳、唐家及斗门等地的非设关码头附近水域,沙角水域,南沙蕉门水道,莲花山水道附近河涌,西江中心河道等。

500元差价让成品油走私蠢蠢欲动

每吨差价500元就是走私活动活跃与收敛的临界点。只要源头油价与内地市场油价达到500元人民币的差价,走私分子就有利可图;价差越大,走私活动越活跃。

“在高压打击的态势下,成品油走私仍然屡禁不绝,甚至不断花样翻新,吸引走私分子铤而走险的是其中诱人的利益。经济利益是走私第一也是最大的驱动力。”黄埔海关缉私局海缉处处长吴锡坤说。

据介绍,在国内成品油市场与国际市场接轨以前,走私成品油的高额利润主要来自于国内成品油与低油价地区的成品油差价,国内成品油走私的源地比较多,包括新加坡甚至越南等东南亚地区。以前查获的走私油有红油也有白柴油。

在国内成品油市场与国际市场接轨以后,走私成品油的高额利润主要来自于国内成品油与香港免税“红油”的税差,走私成品油的源地主要集中在香港地区,走私成品油主要是“红油”。“红油”往往从香港运至公海海域,由若干珠三角渔船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分次分批运入珠江内河,再运至珠三角的部分工厂、加油站、油库等。

价差就是成品油走私的“死穴”,红油走私活动随着原油价差的变化而变化。每吨差价500元就是走私活动活跃与收敛的临界点。只要源头油价与内地市场油价达到500元人民币的差价,走私分子就有利可图;价差越大,走私活动越活跃。

如2006年年底,香港红油的批发价约为3000元/吨,走私送达价约为5000元/吨,而内地0号柴油的价格约为5500元/吨,每吨油走私分子至少能净赚300至400元。至今年1月,每吨差价达到800元以上,至2月份差价更加拉大,走私活动随之反弹活跃。仅2月,黄埔海关就查获五宗、共184吨“红油”走私案件。到今年4月,差价不大,海上走私又难寻踪影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