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恐袭:心脏地带的“战争”

布鲁塞尔遭遇近年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比利时首相米歇尔说,我们担心的恐怖袭击,它已经发生了。比利时警方在抓获涉嫌去年巴黎恐怖袭击的萨拉姆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庆祝,布鲁塞尔的机场和地铁站就遭遇恐怖袭击,而且距离欧盟总部不过百米之遥。当天下午,“伊斯兰国”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对这一事件负责,这已经不再是恐怖袭击,而是战争,是“伊斯兰国”对欧盟发动的游击战。一个开放、和平与多元的社会无法适应和应对已经开始了的战争状态,如果欧盟进入临战状态,也就不得不重新筑起国界的高墙,而这本身违背了布鲁塞尔所代表的欧洲一体化的精神。布鲁塞尔燃起的恐怖袭击的硝烟,不啻于欧盟的“9·11”,在欧盟的心脏地带展开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没有被阻止的悲剧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机场和一处地铁站22日上午先后发生爆炸,已造成数十人伤亡。这无疑是继去年法国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之后发生在欧洲的又一次重大恐袭事件。正是这些问题导致一些欧洲人被极端组织蛊惑,沦为其帮凶。

■目前“伊斯兰国”及其分支组织活动比较隐蔽,但其领导层仍保持着影响力,且具有发动国际恐怖袭击的意图和能力。

欧洲;观察;恐怖主义;布鲁塞尔;战争

■欧盟成员国在情报共享等方面取得一定进展,但由于安全事关各成员国主权,各国在反恐领域的合作仍待加强。

新华社布鲁塞尔3月22日电(记者赵卓昀 包尔文
闫亮)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机场和一处地铁站22日上午先后发生爆炸,已造成数十人伤亡。这无疑是继去年法国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之后发生在欧洲的又一次重大恐袭事件。

联合国负责反恐事务的副秘书长沃龙科夫2月11日向安理会汇报了联合国秘书长有关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恐怖威胁的第八份报告。报告称,目前该组织仍是一个“具有集中领导的”全球性恐怖组织,具有发动国际恐怖袭击的意图和能力。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斯托克最近警告称,欧洲反恐形势不容乐观,可能会遭遇新一轮恐怖袭击。由于“伊斯兰国”的许多外国武装人员来自邻近的欧洲国家,欧洲舆论普遍担心,尽管“伊斯兰国”日渐式微,但随着大批极端分子返回欧洲以及极端分子从监狱释放,欧洲遭遇恐怖袭击的风险在不断增加。

专家认为,欧洲面临的恐怖威胁正呈现出范围扩大、内生性增强的特点。从深层次看,欧洲频繁遇袭有重要外因,但也与其自身的诸多问题密切相关。欧洲只有从战术和战略层面同时入手,采取切实措施,才能有效遏制恐怖主义活动。

“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仍然挥之不去”

从“法国战争”到“欧洲战争”

沃龙科夫说,“伊斯兰国”的重心集中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仍控制着1.4万至1.8万名武装分子,其中外国武装分子多达3000余名。该组织目前掌握的资金估计在5000万至3亿美元之间,其分支组织也在通过犯罪活动牟取经济利益。

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22日在布鲁塞尔恐怖袭击发生后说:“欧洲处于战争状态。恐怖威胁保持在最高级别。”

报告指出,目前“伊斯兰国”及其分支组织活动比较隐蔽,但其领导层仍保持着影响力,且具有发动国际恐怖袭击的意图。其中,该组织中的外国武装分子的存在加剧了这种情况,他们中一部分正离开冲突地区,一部分已返回原籍,还有的即将从监狱中被释放。

这不由让人联想起,在去年11月巴黎恐袭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称“法国已经进入战争”。

极端组织中的武装分子很多来自邻近的欧洲各国。比利时内政部门最近发布一份报告称,自从2012年以来,超过400名比利时人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到现在为止,约有1/3比利时极端分子返回本国,尚有约150人留在叙利亚。

短短4个多月,欧洲两个大都市先后遭遇重大恐怖袭击。这反映出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正在加剧。虽然用“战争”来形容目前的状况有点夸张,但也的确反映出欧洲人的极度不安。

欧洲多国在2015年至2016年间遭遇一系列重大恐怖主义袭击。斯托克说,大批极端分子在未来几年将从欧洲的监狱释放,他们在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接受过专业训练,他们中的很多人不思悔改,一旦释放很有可能发动“独狼式”恐怖袭击,这些“危险分子”是欧洲未来的重大安全隐患。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反恐怖学院教授吴绍忠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巴黎恐怖袭击之后,欧洲加强了对恐怖主义的打击力度,但布鲁塞尔袭击事件的发生证明,恐怖主义在欧洲依然有赖以存在的土壤。

“欧洲面临的另一重要安全威胁是来自本土的极端分子。”欧盟反恐总协调员科赫夫说,这些人在思想上受到恐怖组织的蛊惑。去年12月,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发生的恐怖袭击实施者谢卡特就属于这类人。谢卡特是一名北非裔,出生在法国,曾在法国、德国、瑞士多国入狱,罪名涉及盗窃、使用暴力等,警方推测他在服刑期间接触到极端主义思想。案发前,法国警方已将他列入“极端人员监视名单”。科赫夫说:“相比有组织的大规模恐怖袭击,无组织、随机的‘独狼式’恐怖袭击更加防不胜防。”

据报道,欧盟刑警组织英国负责人罗布·温赖特不久前透露,5000多名“圣战者”可能在接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培训之后进入欧洲。他认为,欧洲现在正面临10年来最大的恐怖主义威胁,“伊斯兰国”或其他恐怖组织可能在欧洲发动新的袭击,造成更多的平民伤亡。

“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仍然挥之不去。”斯特拉斯堡恐袭发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去年10月,法国以“恐袭威胁非常高”为由再次延长了边境审查的期限,这已经是法国从2015年巴黎恐袭以来第五次采取该措施。据不完全统计,法国2018年共发生3起恐袭,造成1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从“外来恐怖”到“内生恐怖”

“欧盟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反恐政策”

欧洲这片一向相对安稳的大陆为何近年来会频繁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

欧洲有媒体评论称,与之前几年相比,2018年欧洲的安全形势有所改善,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几乎没有发生过,但去年底斯特拉斯堡恐袭再次拉响了警报,恐怖袭击并没有远离欧洲。

有人归咎于“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认为是中东动荡导致恐怖势力猖獗,进而波及欧洲。也有人认为与大量难民涌入欧洲有关,指责这些外来者给欧洲带来了麻烦。应当说,这些看法有一定道理,但并未反映出问题的全部。

科赫夫表示,2018年欧洲安全形势总体平稳,主要是因为各国防范措施到位,及时挫败了多个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企图。在2015年至2016年欧洲遭遇多次重大恐怖袭击之后,欧盟成员国都建立了应对大规模恐袭机制,在最近两年中都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有数据显示,从去年初至11月,法国相关部门共挫败至少6起恐袭图谋。荷兰、比利时、德国等国也都及时阻止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

欧洲刑警组织负责反恐的官员曼纽尔·纳瓦利特不久前在欧洲议会听证会上表示,最近两年在欧洲发生的恐怖袭击虽然增多了,但致命性大大降低,死伤人数大幅减少。在2017年,在欧盟成员国中共发生33起“受极端思想影响”而发动的恐怖袭击,导致62人死亡。而在2016年,在欧盟成员国中发生13起类似恐怖袭击,结果造成135人死亡。

马克龙多次重申“打击恐怖主义威胁的坚定决心”,对内加强移民管理和反恐计划,对外加大与中东和北非国家的反恐军事合作。从2017年11月取消紧急状态、签署新的反恐法以来,法国先后于去年2月和7月推出了去极端化计划、反恐计划等,将教育、司法、科研、网络、企业等均纳入去极端化和反恐领域,同时配合长期执行的哨兵计划和反恐警戒系统,编织了一张覆盖全境的反恐网络。

在国外,法国不仅积极参与叙利亚事务,而且在非洲部署反恐部队、提供资金帮助非洲国家铲除恐怖主义势力。目前,法国在该地区开展以“新月形沙丘”命名的军事行动,每年耗资5亿欧元,同时为萨赫勒五国集团的军事行动提供资金支持。此外,法国和德国还加强了对谷歌、脸书等网络巨头的监管,打击极端思想、恐怖主义思想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

“最近几年,在日益猖獗的恐怖威胁下,欧盟成员国在情报共享等方面取得一定进展,但由于安全事关各成员国主权,各国在反恐领域的合作仍待加强,直到目前,欧盟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反恐政策。”科赫夫说,恐怖主义是欧洲各国面临的共同敌人,只有联合起来形成统一战线,才能有效打击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

驻比利时记者 任 彦 驻法国记者 龚 鸣

(人民日报布鲁塞尔、巴黎2月14日电)

作者简介

姓名:任彦 龚鸣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