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供给侧改革?你最好先弄懂全要素生产率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以大量的提案、议案以供给侧改革为出发点。作为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政策思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什么?这张图给你说清楚。kk

从中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现在已超过半年。

为什么要进行能源供给侧改革?能源供给侧改革作为我国经济结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在全球金融危险后,世界经济发展趋向低迷以及我国经济粗放式发展动力不足需要寻求经济新动能的现实,能源供给侧改革就成为了我国经济新常态下把握经济平和、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突破口。

7月25日,国家开发银行召开二季度工作会,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在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国开行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大对国家战略
的支持力度,加强精细管理和风险管控,各项工作稳步推进。其中在去库存方面,加大棚改货币化安置力度,发放货币化安置贷款2960亿元。

关于能源供给侧的定义不能从狭义的商品生产环节来限制它的范畴,更多的是能源的生产、输送环节,甚至是消费过程所形成的相互交融的市场环境,在界定能源供给侧与需求侧范畴时,发挥能源需求侧的导向作用,更多的侧重于通过刺激社会能源消费来刺激能源供给增长。更深层次的讲,这就意味着能源供给侧改革面临的困局之一就是如何刺激能源需求侧消费增长。若能源需求侧消费意愿要得到强化,目前,能源消费成本过高仍然是重要的制约因素。

不得不提的是,今年6月底至7月初,在短短十天时间内,中财办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率队密集调研上海、浙江、四川三省市。由于供给侧改革是中财办重点抓的工作之一,刘鹤的这一举动自然也被业界解读为在进行供给侧改革“半年考”。

在能源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如果通过能源供给侧的调整来有效反哺有效需求,间接推进能源供给侧改革也成了一种思考路径。但目前的能源供给侧改革还是不能够调动能源需求侧的参与积极性,供需之间的逻辑关系在于以能源供给侧为主线,就需要变革生产关系,而所谓的能源供给侧的提质增效实际就是要降低能源需求侧的消费成本刺激消费增长。这就又回到了能源供给侧改革困局之一的原点。

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简称“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半年多到底成效如何,已成为社会最为关心的话题。

政府制定能源政策的共性都在于保增长,实践已经证明经济增长是解决诸多矛盾的关键,保增长可以为能源供给侧改革争取到时间,但也很容易使能源供给侧的一些主体企业或单位严重依赖政策保障,参与市场化竞争的意愿就会减弱。比如对于一些新兴能源企业的财政扶持,甚至是一个行业,没有了财政补贴就好像没有了希望一样,比如光伏。能源供给侧领域的保增长措施能够在一个阶段内维持能源领域的经济平稳增长,但这种现象背后的经济刺激手段并不是健康的。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要回归到能源供给侧改革这条主线上。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供给侧改革取得了较为明显的
进展,但一些地方、某些领域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依然存在问题,比如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应该是去房产泡沫降房价,然而,一些地方房价却出现了明显上
涨,地方对这方面的认识还不足,需要探索调整。

与供给侧改革其他领域类似,能源供给侧改革一样面临着经济失衡、多边制约的可持续增长困局。突破能源供给侧改革困局,必然要从顶层设计上打破现有的能源利益格局,而能源需求侧的利益应当是能源供给侧改革的立足点,这也是以问题为导向的能源供给侧改革思路的体现。对于能源供给侧改革而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哪一种方案能够更有效的降低能源需求者的消费成本。比如能源供给侧改革重要组成部分的售电侧改革,把售电环节相对独立出来,便于进行监管,但在流程优化上、业务拓展与管理上是否增加了流通环节成本,变相抬高了电力消费成本,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用改革提振民间投资信心

对于能源供给侧改革,所基于的应当是如何通过改革创造新价值来满足能源需求侧的价值追求。比如售电侧改革,从业务流程上讲,供电企业就是供给侧,电力用户就是需求侧,供电企业应在采取怎样的措施满足电力用户的对价格低廉、电能质量较高等方面的追求上做文章,而供电企业的“苦衷”在于保障性供电服务不能够用纯粹的市场供需关系来衡量,从这个意义上,供电企业更像是电力用户的“保姆”,售电侧改革的难点就在于要培育出适合新的自由的电力市场竞争的主体。能源供给侧改革不要改变传统的流程模式,更重要的要变革传统的能源供给流程中的管理思想。

NBD:去年底,中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已有半年多的时间,您能否总结一下对这段时间以来供给侧改革的推进情况?

李佐军: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此后,供给侧改革实际上成为整个经济中的一项
中心工作,从中央到地方到各部门,都开始把供给侧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加以推进,尤其是去产能、调结构等方面被作为重点工作来抓。

半年来,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各方对供给侧改革的认识、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地提高了,观念意识的普及、重视是实施供给侧改革的
重要前提;其次,关于供给侧改革的部署,中央出台了很多规划和政策,地方也纷纷出台了本地区的行动方案;最后,在一些重点领域,如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
等方面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NBD:经济发展中,供给侧改革被寄予厚望。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下降,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供给侧改革是提振民间投资的一剂良药,您对此怎么看?

李佐军:民间投资增速出现明显下滑是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重大问题,经济发展完全靠政府投资、国有企业投资是不足以支撑的,民间投资是经济中最有活力的部分,不仅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而且能够对社会稳定产生影响。

民间投资和供给侧改革的关系,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民间投资严格来说是需求侧的问题,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就是投资,包括政府投资、国有企业投资、民间投资。但是,需求和供给是一个
硬币的两面,需求与供给是连在一块的,民间投资的主体是民营企业或广大的中小企业,供给侧即企业侧、生产侧、生产要素侧,从企业主体角度来看,民营企业就
是供给侧的主体。民间投资大幅下滑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民营企业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不足,这正是供给侧的问题。

其次,供给侧改革强调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创造性,强调提高效率。一般来说,民营企业比国有企业的效率更高。民间投资下滑背后反映的是民营企业家投资
积极性的下降,这是供给侧改革在当下和今后一段时间要着力解决的一个问题。为此,要通过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改革、产权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等,提高民营企业
的政治地位、法律地位,保证民营企业的平等市场准入权、平等要素获取权等,以提高民营企业的投资积极性。

●不能一边去库存一边加杠杆

NBD:当前,一些地方、部门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是否仍然存在一些争议,比如一些地方的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一味强调去库存,怎么看待这些现象呢?

李佐军:一些地方推进供给侧改革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就像社会热议的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话题,中央政府本意是房地产去库存,旨在解决房地产泡沫问题,但很多地方政府在推进过程中,都简单地把去库存理解成帮房产企业消化库存。

一般来说,去库存属于需求侧不是供给侧,如果只是把去库存理解为帮助房地产企业把盖好了的房子卖出去,这应该是需求侧的工作。如果放到供给侧来看,应该是房地产行业去泡沫,即目前市场上的房地产企业过多,盖的房子过多,要去掉一些多余的房地产企业和多余的房地产项目。

如果一些地方政府把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重心放在需求侧推进,就会导致“三去一降一补”内部出现矛盾,尤其是通过加杠杆的方式去库存,就会与去杠杆的要求相冲突。同时,通过加杠杆的方式去库存,会导致房价上涨,导致各种成本上升,又与降成本的要求相冲突。

所以,正确地推进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重点应该是去房地产泡沫,只有这样才能与“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其他四个方面协调起来。过去在强调需求管理
政策的时期,出现了房价上涨,供给侧改革本来是要解决房价上涨的问题,但如果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再形成新一轮房价上涨,这肯定就会违背改革的初衷。因此,
供给侧改革的降房价目标和现实中房价上涨的矛盾问题,有待于进一步探索调整。很多地方政府对这方面的认识还不足,要想真正做好调整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

NBD: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问题也许只是一个代表,地方政府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主要有哪些问题呢?

李佐军: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各地快慢不一,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各地的过剩产能、库存、杠杠率等情况不一。各地应结合自身情况予以推进。

但也确实存在一些地方政府对中央政策拖延、不作为的情况,导致供给侧改革工作进展不够。还有些地方政府虽然态度很端正,但对供给侧改革的认识仍不清晰、不到位,不理解供给侧改革的内涵,从而不知道如何下手推进供给侧改革。

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供给侧改革肯定要对现有的某些行业、僵尸企业、既得利益“动刀子”,在短期内甚至要拖累一些地方的经济增长、财政收入等,一些行
业在去产能过程中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职工下岗现象。针对供给侧改革可能引发的这些问题,有的地方政府担当意识强,改革创新就会做得好,有的地方政府则担心
改革可能带来这样那样的问题,而采取等一等、拖一拖、看一看的方式消极应对,主要做那些能带来政绩、没有风险的事情。

●“三去一降一补”不等于改革本身

NBD:从半年多的实践来看,供给侧改革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也暴露出实施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对于下一步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您有什么建议呢?

李佐军:中央确定供给侧改革是经济的中心工作,各地都应该不折不扣、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结合中央对供给侧改革的要求和当前的落实情况,我对下一步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要将供给侧改革的重心放在改革上,而不是“三去一降一补”本身。因为“三去一降一补”并不等同于供给侧改革,只是供给管理。改革是要改制度,
去产能、去库存等本身并不是制度问题,只有对造成产能过剩、库存过高、杠杆率过高的制度进行改革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比如政府职能改革、国有企业改革、
垄断行业改革、科教改革、土地制度改革等。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很多地方制定的供给侧改革方案往往把“三去一降一补”看成供给侧改革本身。因此,要在
做好“三去一降一补”工作的同时,将重心放在解决这些问题的制度改革上,直击病根,才能解决真问题,否则容易耽误眼前改革的窗口期。

其次,供给侧改革的全称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6年1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特别强调,“结构性”3个字十分重要,简称“供给侧改革”也可以,但不能忘了“结构性”3个字。

供给侧改革要和结构性改革结合在一块。结构性矛盾是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深层次问题,结构性是与周期性相对应的,过去经济周期性波动,所以要通过凯恩
斯式的刺激政策和“三驾马车”来抚平经济的过度波动。但是,现在针对多年累积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就必须通过结构性改革去化解,要摆脱对投资拉动的依赖,
下决心通过供给侧改革调整不合理的产业、区域、要素投入、排放、收入分配等结构。

再次,下一步要形成各个方面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合力。一定要把各级政府、企业、广大居民、创业者、社会组织等方方面面推进供给侧改革的积极性调动起
来,为此要将相关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建立起来,对供给侧改革做得好的地方或企业,要给予经济、政治、精神方面的激励;对那些不作为、推进缓慢的地方,则要
给予相应惩处和责任追究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