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将拿出1000亿元资金 分流安置钢铁煤炭行业180万名职工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昨日人社局表示,煤钢系统共涉及约180万人,因产能过剩将被分流安置。已经开始裁员的钢铁企业通过买断分流,平均每人成本在13万元。  钢铁煤炭两个行业的去产能已经成为国家重点关注的问题。昨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化解过剩产能将造成一部分职工被分流安置。据初步统计,煤炭系统涉及约130万人,钢铁系统约50万人。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煤炭和钢铁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在850万左右,这意味着被分流安置职工的比例超过了两成。业内认为,化解钢铁煤炭的过剩产能,必然会带来职工重新安置问题,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地方政府对于分流安置职工将不会有太大压力。同时,企业精减人员后,用工成本也将降低,从而保障企业渡过困境。  钢煤行业分流180万人  据北京商报报道,压缩产能,处理僵尸企业和亏损企业,势必会引发人员调整甚至失业等副作用。昨日,尹蔚民指出,由于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作为本轮化解产能过剩的切入点,人社部对这两个行业做了初步统计,煤炭系统分流安置职工约130万人,钢铁系统分流安置职工约50万人。  事实上,上述数据并不太出人意料。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表示,目前中国钢厂人均年产钢量约为300吨,按照今年1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再压缩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的目标,此轮钢铁去产能意味着将有50万左右的钢铁职工面对调整或重新选择。  与钢铁行业命运相仿的还有煤炭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加上进口煤冲击,导致煤价出现断崖式下跌,下跌贯穿了去年全年。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煤炭产量36.8亿吨,高于国家能源局核定的合法产能34亿吨/年,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则由2015年初的525元/吨降至年底的375元/吨,降幅达28.6%。  2月初,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了煤炭去产能的政策着力点和进度,即要求煤炭行业在近年淘汰落后产能基础上,用3-5年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当时就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按照人均年产量换算,涉及调整职工超过百万人。  “现在,在分流安置职工方面,除了按照压缩产能核算外,各省也都出台了钢铁、煤炭压缩产能目标,不少钢企也迫于减产和经营双重压力,提出了自己的人员精减计划,从煤炭、钢铁企业艰难的生存现状看,实际被分流安置的员工数量可能要高于180万人。”一家大型钢铁集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地方接受压力不大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几年前,地方政府对钢铁煤炭企业分流职工抱着不支持的态度,因为每个地方的钢铁煤炭集团都是解决当地人口就业问题的重要企业,一旦大规模分流则有可能导致当地就业压力加大。  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刘新伟表示,现在钢铁煤炭行业的整体形势已经不再是单一区域产能过剩,钢煤企业已基本无自保能力,目前全国已经开始形成由中央主导的钢铁煤炭去产能行动。“人社部发出钢铁煤炭行业分流人员安置的具体内容之前,包括工信部、央行等都在推出对钢铁煤炭企业去产能的方案。由于多方面政策的力挺,中央有托底保障,从而使得地方安置人员不用担心就业问题。”刘新伟说。  资料显示,2015年钢铁煤炭行业亏损严重,以煤炭行业为例,据广发证券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共有28家上市煤企披露了2015年业绩预告。其中,14家实现盈利,3家预增,11家预减,多数公司业绩同比降幅在60%-80%之间;14家预计亏损的公司中,由盈利转至亏损和面临退市风险警告的公司分别为10家和4家,亏损面达到50%。而多数能够实现盈利的煤炭企业的主业已经转移。

钢铁奥门新萄京 ,煤炭两个行业的去产能已经成为国家重点关注的问题。昨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化解过剩产能将造成一部分职工被分流安置。据初步统计,煤炭系统涉及约130万人,钢铁系统约50万人。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煤炭和钢铁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在850万左右,这意味着被分流安置职工的比例超过了两成。业内认为,化解钢铁煤炭的过剩产能,必然会带来职工重新安置问题,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地方政府对于分流安置职工将不会有太大压力。同时,企业精减人员后,用工成本也将降低,从而保障企业渡过困境。钢煤行业分流180万人压缩产能,处理僵尸企业和亏损企业,势必会引发人员调整甚至失业等副作用。昨日,尹蔚民指出,由于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作为本轮化解产能过剩的切入点,人社部对这两个行业做了初步统计,煤炭系统分流安置职工约130万人,钢铁系统分流安置职工约50万人。事实上,上述数据并不太出人意料。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表示,目前中国钢厂人均年产钢量约为300吨,按照今年1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再压缩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的目标,此轮钢铁去产能意味着将有50万左右的钢铁职工面对调整或重新选择。与钢铁行业命运相仿的还有煤炭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加上进口煤冲击,导致煤价出现断崖式下跌,下跌贯穿了去年全年。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煤炭产量36.8亿吨,高于国家能源局核定的合法产能34亿吨/年,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则由2015年初的525元/吨降至年底的375元/吨,降幅达28.6%。2月初,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了煤炭去产能的政策着力点和进度,即要求煤炭行业在近年淘汰落后产能基础上,用3-5年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当时就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按照人均年产量换算,涉及调整职工超过百万人。现在,在分流安置职工方面,除了按照压缩产能核算外,各省也都出台了钢铁、煤炭压缩产能目标,不少钢企也迫于减产和经营双重压力,提出了自己的人员精减计划,从煤炭、钢铁企业艰难的生存现状看,实际被分流安置的员工数量可能要高于180万人。一家大型钢铁集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企业早有行动对于如何安置钢铁、煤炭系统的下岗职工,尹蔚民表示,具体安置渠道已经明确了四个方面。第一,要鼓励企业挖掘现有潜力,在本企业内部安置职工。第二,促进转岗就业创业。启动就业扶持计划,在职业培训、职业介绍、职业指导方面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职工能够尽快就业和创业。另外,对法定退休年龄五年以内、职工自愿、企业同意的,可以实行内部退养;对不能实现市场就业的困难职工,政府将开辟公益性岗位进行托底安置。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将拿出1000亿元资金妥善处理职工安置。尹蔚民说。事实上,在企业方面,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不少大型钢煤企业就已经开始对员工进行分流安置了。煤炭行业,以东北最大的煤炭企业龙煤集团为例,早在去年9月,龙煤集团曾传出3个月内要分流10万员工,随后,相关部门出台的《龙煤集团第一批组织化转岗分流人员安置政策指导意见》指出,农垦总局、森工总局、林业厅和四大煤城机关将接收龙煤集团2.25万名职工。据了解,此前龙煤集团人员过多问题突出,公开资料显示,全国煤炭企业平均万吨用工15.8人,而龙煤集团万吨用工48人,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另外,在钢铁行业比较典型的要数武钢,作为国内大型钢铁企业的代表,武钢去年下半年开始,提出了人力资源优化的方案。武钢董事长马国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员工本身是资源,如果都放在炼铁炼钢岗位,可能就是负担;如果通过合理配置,让一部分人炼铁炼钢,一部分人去拓展其他业务,那就都是资源。此外,武钢官方微信平台幸福武钢曾多次推送关于离职下岗职工再就业的事例,从而达到鼓励更多人去再创业。地方接受压力不大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几年前,地方政府对钢铁煤炭企业分流职工抱着不支持的态度,因为每个地方的钢铁煤炭集团都是解决当地人口就业问题的重要企业,一旦大规模分流则有可能导致当地就业压力加大。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刘新伟表示,现在钢铁煤炭行业的整体形势已经不再是单一区域产能过剩,钢煤企业已基本无自保能力,目前全国已经开始形成由中央主导的钢铁煤炭去产能行动。人社部发出钢铁煤炭行业分流人员安置的具体内容之前,包括工信部、央行等都在推出对钢铁煤炭企业去产能的方案。由于多方面政策的力挺,中央有托底保障,从而使得地方安置人员不用担心就业问题。刘新伟说。资料显示,2015年钢铁煤炭行业亏损严重,以煤炭行业为例,据广发证券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共有28家上市煤企披露了2015年业绩预告。其中,14家实现盈利,3家预增,11家预减,多数公司业绩同比降幅在60%-80%之间;14家预计亏损的公司中,由盈利转至亏损和面临退市风险警告的公司分别为10家和4家,亏损面达到50%。而多数能够实现盈利的煤炭企业的主业已经转移。

化解过剩产能是今年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做好职工的分流安置是关键之举。中央财政将拿出1000亿元的奖补资金用于煤炭和钢铁行业的职工安置。
在2月29日举行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介绍就业和社会保障有关情况时表示,对煤炭、钢铁行业进行初步统计,预计共涉及180万职工的分流安置,其中煤炭系统下岗职工人数约130万,钢铁系统约50万。
尹蔚民表示,围绕着如何做好化解过剩产能的问题,国务院近期作出部署,下发了1+8个配套文件。文件之一就是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的,关于做好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职工安置的意见。
在这个过程中,在资金、政策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会给予支持。中央财政将拿出1000个亿的奖补资金,主要用于职工的安置。尹蔚民称。此外,失业保险和就业专项资金,对其中符合规定条件的也要予以相应支持,妥善做好职工劳动关系的处理、社会保险关系的转移接续等相关工作。
针对具体的安置渠道,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明确了四大方向。
第一,鼓励企业挖掘现有潜力,在本企业内部安置职工。即企业依靠现有场地、设施、技术开辟新的就业岗位,能让分流出来的职工在本企业继续就业。
其次促进转岗就业创业。对需要离开本企业的职工,将启动就业扶持计划,在职业培训、职业介绍、职业指导方面采取一系列措施,打出组合拳,帮助职工能够尽快就业和创业。
第三,对符合条件的职工实行内部退养。对距法定退休年龄五年以内,本人自愿、企业同意的职工,可以实行内部退养。
第四,设立公益性岗位托底安置。对不能实行市场就业的困难职工,政府将开辟公益性岗位进行托底安置。在这个过程中,在资金、政策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会给予支持。
此外,尹蔚民还指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还明确了一项重要原则,每一个企业职工安置的方案一定要经过职工代表大会研究讨论通过。职工不仅仅是被动地接受安置,而是要积极主动地参与到这项工作当中来。
2月22日,中国欧盟商会发布的一份名为《中国的产能过剩如何阻碍党的改革议程》的报告也指出,2016-2017年,中国煤炭、钢铁、电解铝、水泥和玻璃行业将有30%的工人会失业。目前这五大行业共有1000万名工人,意味着,国内届时将新增300万下岗工人。
事实上,如今的煤炭、钢铁等行业,已有不少职工被裁员、分流安置。里昂证券2015年11月调查的13家国有钢企中,有六家宣称遣散了5%-10%的员工,或近期有裁员的计划。
2月27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东北最大的煤炭企业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分流了2.25万名原职工,他们开始陆续到省内的农垦、森工、林业和城市公益等新岗位报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