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跨境资金外流现象并不意味着资本外逃

本报记者 孙丽朝
北京报道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0月22日就2015年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情况举行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在会上表示,虽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支呈现逆差,但跨境资金外流并不意味着资本外逃。  外汇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的外汇收支中,银行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总体均呈现逆差。银行结汇同比下降6%,售汇增长31%,结售汇逆差3015亿美元,月均335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长1%,支出增长6%,涉外收付款逆差636亿美元,月均71亿美元。  王小奕从四个方面,对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支呈逆差现象进行解释。一是今年以来或者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外汇资金确实呈现一定的流出趋势;二是这种跨境资金外流是有具体原因的,不意味着是资本外逃;三是储备下降也是事实,但目前还在可控范围内;四是应理性看待这种波动,对未来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保有信心。  王小奕指出,国际收支出现此种状况是正常现象,中国也不例外,最近表现为经常账户顺差、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人民币升值期间通常表现为国际收支“双顺差”,导致外汇储备大幅增长,储备增长实际上也是资本流出。日本、德国多年来都呈现国际收支“一顺一逆”的状况,所以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结构出现这种调整也很正常。  王小奕强调,当前资本流出与恐慌性资本外逃存在本质区别。首先,主要反映了外汇资产由央行持有转向企业和个人持有,也即是藏汇于民,企业和个人更愿意持有外汇或者对外投资。同时,银行为应对今年以来远期结售汇逆差需求,亦购入大量的外汇头寸,今年前三季度银行外汇头寸净增1000多亿美元,企业和个人外汇存款增加500多亿美元。其次,在“一带一路”战略等推进下,国内企业对外投资意愿明显增强,“走出去”步伐加快。最后,部分外汇流出反映为企业主动减持了一部分对外债务,降低了自身的高杠杆经营风险。总的来说,当前的变化是正常的,并不属于资本外逃。  对于备受关注的“十三五”期间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王小奕称,未来开放资本账户的方向不变。中国将分步实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确保风险可控,当前经济面临波动不会影响资本项目可兑换方向的努力。

(新增更多内容和背景)

原标题: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482亿美元 逆差收窄

北京10月22日 –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周四称,今年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总体均呈现逆差,确实出现资本流出,但不属于恐慌性的资本外逃。从宏观因素上看,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有信心实现中长期的国际收支稳定。

10月2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前三季度银行累计结汇1.38万亿美元,累计售汇1.43万亿美元,累计结售汇逆差482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入26315亿美元,对外付款26289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顺差26亿美元。

外管局数据显示,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7,296亿元人民币,较8月的纪录高位8,070亿元下降;且银行远期结售汇虽呈现逆差,但已明显收窄。

在国家外汇局前三季度外汇收支形势新闻发布会上,外汇局总经济师兼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表示,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情况有几个特点。第一是银行结售汇逆差收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呈现顺差。在外部不确定性上升的情况下,银行结售汇逆差收窄态势,以美元计价,今年前三季度结售汇逆差月均规模比2018下半年月均规模收窄54%。今年前三季度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呈现顺差,2018年下半年是逆差。

他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并指出,QDII2(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何时出台还没有时间表,但经济面临的困难和一些波动不会影响资本项目开放进程,开放资本账户的方向没有变,资本项目可兑换近期有加快的趋势。

第二是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前三季度月均结售汇逆差54亿美元,第三季度比第二季度收窄38%;比2018年同期下降64%,体现了外汇市场稳定性提升。同时售汇率保持平稳,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外汇支出比为67%,与去年下半年基本平衡;外汇贷款降幅收窄,跨境贸易项下融资趋稳。

“现在在研究包括托宾税、无息存款准备金,以及外汇交易手续费等措施,来抑制短期跨境资金大进大出。”王小奕称。

第三是结汇率稳中有升,市场主体外汇存款下降。结汇率为65%,比去年下半年提升0.6个百分点,企业和个人外汇存款下降,9月末比去年底下降234亿美元。看做是企业和个人没有明显的囤积或持汇意愿。

他并认为,当前跨境资金流出增多与8月11日汇改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汇改的一次性矫正,只不过是释放了前期的压力,并非导致了跨境资本的过度流出。现在来看,在跨境资金流出方向已经消除了一些非理性因素,而且流出速度在减慢。

第四是远期结售汇呈现顺差,今年前三季度顺差1055亿美元,2018年同期是逆差。

他同时强调,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会给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带来一定影响,但中国有能力和信心应对外部冲击。美元走强增加外汇融资成本,对于部分外债负担较重、期限和货币错配较突出的企业,将会面临较大的经营风险和调整压力;但是,美元加息或者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对中国的影响也存在积极的一面。

第五是外汇储备余额稳中有升,9月末为30924亿美元。

在被问及央行是否大规模干预汇市时,王小奕指出,任何国家央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都是存在的,当然会采取不同的方式,央行根据市场需要为稳定市场情绪进行的正常交易,不属于大规模干预。

外管局数据显示,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6,953亿元(等值1,092亿美元)。1-9月,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18,827亿元(等值3,015亿美元),其中,银行代客累计结售汇逆差22,128亿元;同期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4,139亿元。

美国财政部本周稍早公布《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称,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并未操纵货币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人民币汇率短期走向难以评估,但仍低于适当的中期估值水平,未来支撑人民币升值的核心因素仍然存在。

**当前资本流出不属于恐慌性资本外逃**

对于资本外逃的担忧,王小奕认为,今年以来或者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外汇资金确实呈现了一定的流出趋势。但这种跨境资金外流是有具体原因的,不意味着是资本外逃。储备下降也是事实,但目前还在可控范围内。

“我们有理由相信,短期的跨境资本波动是在市场不同预期下产生的,从基本面来讲,我们对国际收支运行的长期稳定还是有信心的。”他指出。

他认为,当前的资本流出与恐慌性资本外逃存在本质区别,当前的变化都是正常的,不属于资本外逃。

当前资本流出主要反映了外汇资产由央行持有转向企业和个人持有,也就是藏汇于民,企业和个人更愿意持有外汇或者对外投资;同时,银行为应对今年以来远期结售汇逆差的需求,也购入了大量的外汇头寸。

王小奕还提到,在“一带一路”战略等推进下,国内企业对外投资意愿明显增强,“走出去”步伐加快。部分外汇流出反映为企业主动减持了一部分对外债务,降低了自身的高杠杆经营风险。

他认为应理性看待当前的国际收支波动。在资本流出的时候,市场主体可能会出现跟风等非理性调整,人民币贬值预期上升。但从中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看,并不存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基础,市场的非理性因素也会逐渐随着经济的稳定而消失。

实际上,中国国际收支具有明显的顺周期特征,受经济基本面影响比较大。中国经济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中仍是较高的,而且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加快,发展潜力依然较大。“经常账户顺差局面没有根本改变,真正以长期投资为目的的外资流入也没有改变。”他说。

以下为各月银行结售汇顺差及代客收付顺收:

9月 8月 7月 6月 5月 4月 3月 2月 1月

代客结售汇净额 -1,146 -1,280 -285 89 40 -150 -579 -100 -116

以亿元人民币计 -7,296 -8,070 -1,743 547 245 -921 -3,562 -612 -714

代客收付款净额 -705 -355 -21 244 95 -207 -238 183 367

以亿元人民币计 -4,488 2,238 -129 1,492 583 -1,268 -1,466 1,125 2,250

代客远期结售汇净 -154 -679 -159 -84 -62 -69 -258 -154 -59

以亿元人民币计 -981 -4,284 -975 -516 -380 -422 -1,588 -942 -359

远期累计未到期结 -934 -978 -474 -347 -256 -172 -161 -44 79

售汇净额

以亿元人民币计 -5,945 -6,249 -2,902 -2,124 -1,567 -1,054 -987 -271 486

银行代客结售汇形成的差额将通过银行在银行间外汇市场买卖平盘,是引起外汇储备变化的主要来源之一。但引起外汇储备变化的因素还包括外汇指定银行为自身办理的结售汇和银行结售汇综合头寸变动等。

更多数据细节,请点选国家外管局网站(www.safe.gov.cn)

发稿 李文科; 审校 张喜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