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广厦宣布退出房地产:楼忠福与令家千丝万缕-第一财经·中国房地产金融

8月17日到18日之间的凌晨时分,A股上市公司浙江广厦(600052.SH)发布名为《浙江广厦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拟退出房地产行业的公告》。脱离房地产业务,这一举动被观察家们视为“又一重大变故”。而上一次的重大变故则是2014年底,公司实际控制人楼忠福因涉令计划案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至今未归。  作为典型中小企业的浙江广厦,企业布局大多集中在浙江省境内。在白银时代的压力下,这种地方性中小房企更易受到市场揉搓。因为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至今都没有明显复苏起色。  老楼未归,小楼欲退  早在2001年,浙江广厦进过资产重组,进入房地产业,退出前这是一家长期从事建筑行业的玩家。至今,这家公司已经先后开发了重庆“广厦城”、南京“长江路九号”、东阳“紫荆庄园”、杭州“天都城”、通和“南岸花城”、“戈雅公寓”等一系列项目。  目前浙江广厦子公司浙江天都实业有限公司、通和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广厦(南京)房地产投资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广厦东金投资有限公司为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子公司,主要开发项目有“天都城”项目、“十二橡树”项目、
“戈雅公寓”项目、“长江路九号”项目三期和东阳项目。  浙江广厦从长期行业预判认为,随着竞争的加剧,未来房地产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中小型房企生存压力加剧;短期内,受高库存、投资性需求减少、落实不动产登记制度及房产税推出预期等因素影响,
去化压力仍旧较大,行业利润率可能进一步下滑。  基于公司退出房地产行业的整体思路已经较为清晰,为进一步增强公司在资本市场的竞争力,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公司决定在未来三年内逐步退出房地产行业,进入有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的新领域,实施产业转型。  在不新增房地产项目的同时,浙江广厦例举出三种退出办法:加快项目去化,尾盘项目清盘后注销项目公司;同时对于尚未去化项目、在建及待建项目,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按市场价转让、资产置换等方式出售给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或非关联第三方;其他符合上市公司法律法规规定的方式。  虽然这并不是第一家剥离房地产业务的企业,但是浙江广厦却由于自身的特殊性而被外界不断解读。  早在2014年末,浙江广厦的母公司浙江广厦集团实际控制人楼忠福因涉及令计划案件被中纪委从机场带走协助调查。  早在2002年,时任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楼忠福与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下称“强势合力”)合资,成立了北京中青红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1080万元的注册资本中,楼忠福出资1000万元,剩余80万元由强势合理出资。两者分红比例为6:4。而北京强势合理国际会展有限公司在令计划深陷囹圄之后被曝光——这是一家由令家成员之一的令狐剑创办经营的企业。  此外楼忠福与令家还有其他交集。比如楼在令计划妻子谷丽萍担任要职的瀛公益基金会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成立时进行了巨额的捐助。2014年11月楼忠福曾对捐助解释说:这一合作实质是“赞助”谷丽萍的基金会,“支持青年人创业,自己只负责出钱,对公司具体开展业务并不过问。”  而来自一些媒体的报道说,正是这笔“赞助”让楼忠福被组织双规。  浙江广厦证券事务部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说,“涉及楼忠福的具体情况,未来公司将以公告进行说明。”  “巨无霸”联合体争夺未来行业老大

奥门新萄京,8月17日晚间,浙江广厦(600052.SH)发布公告:公司决定在未来三年内逐步退出房地产行业,进入有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的新领域,实施产业转型。根据公告内容,浙江广厦现有的子公司中,涉及到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子公司有浙江天都实业有限公司、通和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广厦(南京)房地产投资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广厦东金投资有限公司等,主要开发项目有天都城项目、十二橡树项目、戈雅公寓项目、长江路九号项目三期和东阳项目(规划中)。除了不再新增其他房地产开发项目外,浙江广厦拟定了三种退出方式。对于存量项目,公司将加快项目去化,尾盘项目清盘后注销项目公司;对于尚未去化项目、在建及待建项目,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按市
场价转让、资产置换等方式出售给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或非关联第三方;其他符合上市公司法律法规规定的方式。浙江广厦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楼忠福在1984年起创办广厦集团,2011年12月将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之位交由长子楼明接任。据人民日报社旗下《中国经济周刊》今年7月报道,2014年12月27日中午,楼忠福搭乘的从广州飞往杭州的航班在萧山机场落地,空姐拉上头等舱门帘,请经济舱的旅客稍等5分钟。楼忠福在廊桥下被中纪委带走。根据报道,楼忠福与山西令氏家族关系千丝万缕。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时任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楼忠福与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下称强势合力)合资,成立了北京中青红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1018万元的注册资金中,楼忠福以自然人身份出资1000万元,强势合力以企业法人身份出资18万元,但双方分红按照6:4的比例。该公司成立后并无实际业务,并于2007年注销。强势合力的母公司是趋势中国传播机构,由令家成员之一的令狐剑创办经营。从公开报道中可搜索到的楼忠福与令家的交集还包括,楼在令计划妻子谷丽萍担任要职的瀛公益基金会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成立时,进行了巨额的捐助。2015年1月6日至20日,浙江广厦连续停牌并发布三份公告。但直到1月20日的复牌公告,浙江广厦也并未说清楚楼忠福的具体状况,只是说楼忠福未在上市公司任职,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此次,对于公司决定退出房地产行业的原因,浙江广厦称,近年来,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持续深入,作为经济领域重要支柱的房地产行业,在经历了几轮高速发展后,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及进入平稳增长的新常态,房地产行业也逐步迈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长期来看,随着竞争的加剧,未来房地产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中小型房企生存压力加剧;短期内,受高库存、投资性需求减少、落实不动产登记制度及房产税推出预期等因素影响,去化压力仍旧较大,行业利润率可能进一步下滑。退出房地产行业后,浙江广厦拟转战影视文化行业。尽管楼市在回暖,但仍未阻止房企的转型计划。8月17日,另一家老牌房企莱茵置业(000558.SZ)公告称,公司更名为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变为实业投资,包括体育活动的组织、策划,体育场馆的设计、施工、管理及设备安装等,剥离地产,全面转型体育产业。8月7日,海德股份(000567.SZ)公告称,公司作价8750万剥离房地产业务;8月11日,高新发展(000628.SZ)公告称,公司拟2.5亿置出房地产业务;前段时间刚改名的匹凸匹(600696.SH)在亏损2300余万后,也计划逐步撤离房地产领域;华夏幸福(600340.SH)在战略规划中也着力压缩房地产业务所占比重,转型产业新城运营商。

中房网讯杜甫曾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其中的广厦,代表着宽敞高大的房子。虽不知楼忠福在创立浙江广厦时是否有受到诗圣的影响,但确知的是,未来,广厦就要告别“宽敞高大的房子”了。

三年内退出房地产 实施产业转型

8月17日晚间20时30分,浙江广厦发布了一条“关于拟退出房地产行业的公告”。

浙江广厦在公告中表示,从大市场来看,受高库存、投资性需求减少、不动产登记和房产税退出等因素,房地产行业的利润率可能进一步下滑,且未来房地产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中小房企的生存压力将加剧。

而从公司层面来看,近几年公司正在探索多元化发展战略,已经于2014年时进行过资产置换,置入了影视文化行业,且近年来也已在着手通过销售清盘、股权转让等方式进行快速去化项目库存和剥离房地产业,

基于几方面的考虑后,浙江广厦“退出房地产行业的整体思路已经较为清晰”,并决定“在未来三年内逐步退出房地产行业,进入有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的新领域,实施产业转型”。

对于“退出”,广厦拟定了三种退出方式。一为加快存量项目的去化,尾盘项目清盘后注销项目公司。二对于尚未去化项目、在建及待建项目,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按市场价转让、资产置换等方式出售给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或非关联第三方。三为其他符合上市公司法律法规规定的方式。此外,集团将不再新增其他房地产开发项目。

而根据公告,这次退出将涉及广厦旗下的浙江天都实业有限公司、通和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广厦房地产投资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广厦东金投资有限公司四个子公司,涉及项目主要有“天都城”项目、“十二橡树”项目、“戈雅公寓”项目、“长江路九号”项目三期和东阳项目。

曾为百强房企 如今资金链告急

广厦“退房”公告的突然发出,引起了市场的一片愕然。

这个1984年成立,1997年上市,2001年进入房地产行业的房企,曾是业内的百强上市房企之一。去年时,它还以全年986亿元的营业收入,64.9亿元的利税额,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9位、中国企业500强第152位、浙江省百强企业第8位。

在半年前发布2014年年报时,广厦也未有透露出“退房”打算。只提到将在“致力于房地产行业精耕细作的同时,积极探索多元化发展的战略方向”,且计划在今年实现20亿元的地产营收。

但不得不看到,过去几年,浙江广厦曾多次转让旗下地产项目股权,且几乎没有什么新增土地储备,淡化地产业务的想法,已非一朝一夕。

虽广厦不是第一个退出房地产业务的房企,但它的突然退出,从某种程度上看,意味着房地产行业已由兴转向了举步维艰。

因为维艰,所以“断臂”。

广厦的“断臂”,主要与房地产业务已成为拖住集团盈利的“后腿”有关。浙江广厦2014年年报显示,2014年公司共营收17.59亿元,同比减少了8.42%,其中,房地产行业营收15.5亿元,占总营收的88.9%,影视业营收1934.3万,占总营收的1.1%。

但占了“大头”的房地产行业,毛利率只有21.24%,同比上年减少了24.05个百分点,而占“小头”的影视业,毛利率达到了56.58%。

且几个地产开发子公司的亏损,也大大折煞了广厦的资金链。浙江广厦2014年年报显示,在其8个子公司中,有6个子公司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且都为房地产开发公司。其中,通和置业在去年净利润亏损约1.5亿元,天都实业净利润亏损约1亿元,南京投资亏损约1829万元。

截止今年一季度,广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为负1.4亿元,现金流告急。

虽“330”新政以后,楼市基本面有所好转,但广厦的销售业绩并没有明显好转,资金回笼依然令管理愁容。

创始人被中纪委带走 政治风波影响企业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时,浙江广厦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一事,曾令集团陷入“政治风波”,甚至引发了今年1月的连续停牌。

虽广厦方面后来表示经营活动未受“楼忠福事件”影响,但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在广厦陷入“政治风波”后强化对其项目的风险控制将是必然的,这对于广厦的资金面来讲势必会收到影响。

记者盘点发现,去年以来,因为高管陷入“政治风波”而影响企业运转的房企数量不少,有佳兆业、雅居乐、华润置地、协信集团、创鸿集团等等。包括近日与保利地产中止认购协议的上置集团,其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施健也在6月时被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执行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措施,且至今还未解禁。

许多房企高管落马后,公司都会有相关发言人出面与其撇清关系,认为其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企业行为。上置集团的运营总监也对记者表示,高管层面的涉案并未对集团运作造成影响,但据接近保利的人士坦言,这其实或多或少都会对保利地产中止收购起了一定作用。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由于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流程比较多,每个环节都是需要各类协商和协调的,这个无形中为此类房企的违规操作创造了条件。而这个违规操作的主要负责人即企业的负责人或管理者。而且往往在这样一个违规操作下,企业的运作方面会显得比较傲慢,肆意破坏公平竞争原则。表面看能够促使房地产各项目快速发展和推进,但实际上并不可持续。一旦高管被查出,相应的投资者和战略合作的各类关系可能就会中止。

而要改变这样的格局,唯一办法,只能是,不逾越各类红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