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丨拉面“拉”上互联网

【中国经营网注】长期关注拉面行业的中国清真产业联盟秘书长李小龙表示,
拉面不应该是某一个地域的垄断资源,强硬的态度无助于解决问题。在李小龙看来,“拉面的地域或派系之争背后是利益之争”,他认为应该由两地政府牵头、拉面企业代表参与,在更高层面进行一个引导,平衡各地利益诉求。李小龙呼吁拉面风波中的双方应该以理性视角思考各自的长短板,杜绝后续此类事件的蔓延。“否则争执或将长期继续下去,因为一碗面背后,牵扯着几十万人的就业和饭碗问题。”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东方宫厦门万达店店主赵亮说,在装修期间遭到相隔几十米的一家“西北拉面”人员4次闹事,最终经过双方“讨价还价”,兰州东方宫清真餐饮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宫”)总经理马俊说,刚刚过去的7月,他主要在与两类人打交道:律师和警察。  这家由兰州市政府支持、号称代表兰州拉面行业标准的全国最大拉面连锁企业,开展连锁经营4年来在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开设了400家品牌连锁店后,目前正在应对高速扩张后的最大挑战,被同行“山寨”,甚至遭遇抵制。  “正宗兰州拉面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马俊说,付诸法律是他唯一的对策。  东方宫开店要交“赔付费”  拉面市场有“行规”?  “青海拉面的人前几天又把我们的LED牌匾砸了。”山东淄博的东方宫加盟商王俊愤怒又无奈地说。  王俊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店面装修阶段开始,当地的青海拉面从业者纠集了二三十名同乡,隔三岔五去威胁、恐吓装修和工作人员。  “他们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无理取闹,而且他们闹事很会挑选时机,我们本计划今年五一开业,100多万的投资也已经花出去了,他们就在开业前的装修阶段去闹,阻挠我们开业。”  “推迟开业的这3个月,每月损失都在10万以上。”王俊说,“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实在想不明白:开一个面馆竟然会这么曲折。”  王俊的遭遇不是个案,在东方宫深圳南山区研祥店试营业期间,微博博主“李舒shirin”6月8日晒出的几张图片,迅速引起网友围观。照片显示,几位男女坐在该店门口拉着条幅挡在门口,两位男士站在一旁分别举着一块展板,上面都写着“扰乱拉面行规”等字样。而该店则在人行道上也立了一块红色提示牌,抗议上述行为。  马俊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峙的结果是,深圳南山区研祥店的投资人最终向闹事的两家附近青海拉面店主分别“赔付”了75万元和40万元。据其介绍,在苏州,10名青海拉面店人员参与打砸东方宫并造成10余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有7人被警方拘留,另外3人目前已被移交检察机关等待提起公诉。  据东方宫厦门万达店店主赵亮介绍,他的门店在装修期间也遭到相隔几十米的一家“西北拉面”人员4次闹事,4次被迫关门停工,最终经过双方“讨价还价”,他向对方写下了3万元的“欠条”。  在马俊看来,拉面馆已经快成“上海滩”了,“拉面已经成了高危行业,很多加盟商不得已半夜装修、连夜挂牌,正大光明的事倒成了‘偷鸡摸狗”。  据东方宫有关人士介绍,各地出现的拉面风波的共同点是,东方宫在当地的店面不远处已经至少有一家青海人开的牛肉拉面店。  这个“共同点”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据媒体援引青海省拉面服务中心董事长马青云的介绍,目前全国有10万家左右的兰州拉面馆,经营者来自青海、甘肃、新疆、宁夏等地。将近30年来,大家已经形成了行规,就是在一家拉面馆数百米内不开第二家。但是,这两年东方宫作为一个“搅局者”突然出现在市场上,给市场带来了混乱。  在马青云看来,这个行规已经延续了将近30年,全国的10万家拉面店中,9万多家都是小规模式的,不能因为一个东方宫把这些全都毁掉,“不是说我们害怕他们来击垮我们这种小规模的拉面店,就怕他破了这个规矩以后,中国这个市场有限,那全国10万家拉面店就全乱了。”  多位东方宫加盟商却对“行规”表示不认可,淄博加盟商王俊激动地表示:“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我们开店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更让经营者无奈的,是‘青拉’索要的经济补偿,这一无中生有的费用大大超出了加盟商开店之初的预期。”马俊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一些本来有意的投资商对可能发生的抵制表示出担心和顾虑,东方宫的开店速度明显放缓。马俊的企业开始以书面材料形式,通过人大、政协等渠道向甘肃省和兰州市两级政府反映问题。  兰州市商务局副局长王绍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兰州市政府高度重视东方宫反映的拉面风波,已责成食药、工商、公安等相关部门会商,妥善处理此事。目前兰州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市场经济下竞争很正常,但恶意竞争是不当的。”王绍荣说,“扶持兰州本土拉面走出兰州甚至走向世界,是政府意志。”  一碗面背后,是几十万人的饭碗问题

昨日,“中国兰州牛肉拉面”梧村店一负责人向记者反映“又有人来店里闹事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由于他们的店选址在另一拉面馆旁边,店都还没开业,竞争对手就四次上门闹事。前天,甚至纠集人冲到店里持砖头打砸,导致两名装修工人受伤住院,至今还没有出院。记者从警方获悉,这家受害的“兰州拉面”已经四度报警。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马青云,曾任西宁市公安局刑警队缉枪大队代理大队长,3年前辞职“务农”,和老乡们一起做拉面。不过,他这碗面不一般。

昨日,“中国兰州牛肉拉面”梧村店一负责人向记者反映“又有人来店里闹事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由于他们的店选址在另一拉面馆旁边,店都还没开业,竞争对手就四次上门闹事。前天,甚至纠集人冲到店里持砖头打砸,导致两名装修工人受伤住院,至今还没有出院。记者从警方获悉,这家受害的“兰州拉面”已经四度报警。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马青云老家在青海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舀洞村,过去就叫“窑洞村”。小山村偏远闭塞,过去穷得叮当响。不少农户供不起孩子上学,村里12个学生就他一个上了初中。2001年他考上青海警校,毕业后考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是村里的第一名大学生。

现场 10月9日 上门砸店打人

2005年,马青云进入西宁市公安局,成了全村第一个“上班的”。

图片 1

脱贫面还能“吃”多久?

据负责人介绍,东方宫牛肉拉面是目前唯一由兰州市政府授予“中国兰州牛肉拉面”标示的牛肉拉面品牌。这次,“兰州牛肉拉面”在厦门开设首家分店,店址选在厦禾路火车站附近的兴泰大厦。不巧的是,就在这家“兰州拉面”附近,刚好有一家“西北拉面”,两店仅相隔几十米。为此,两店之间纠葛不断。

化隆跨黄河两岸,山大沟深,十年九旱靠天收,属典型的西部高原贫困县。穷则思变,当地人“做饭好吃”。

10月9日,兰州拉面馆遭遇了第四次威胁。当天上午10点多,对方店里一伙人再次来到店门口,装修负责人倪先生一看不对劲,立即吩咐把店面的大门反锁起来,让工人们在店内施工。

1988年前后,一些农民走出大山,到厦门等地开拉面馆。亲带亲、邻帮邻,像滚雪球一样,外出“吃”拉面的越来越多。马青云的3个哥哥辍学后也开了面馆,他上大学每年的费用,父亲常说:“这是一万多碗面挣来的!”

中午时分,几位装修工人外出吃午饭,临走前用U形锁将店门锁住。等他们回来时,发现门锁被强力胶水堵住。无奈之下,工人拿来一把锯子,试图将锁锯开。这时,对方冲上来几个人,拿出准备好的砖块和石头,向工人们砸去。

30年星火燎原,化隆拉面渐成气候,带动海东市拉面大军共15万余人,开面馆共2万多家。粗略统计,2015年海东化隆等地农民“拉”进腰包40亿余元。

老张回忆,当时有一名工人的头部受到重击,至今疼痛不已,更有工人当场被打晕。“我看形势不对劲,就趁乱逃跑了。直到警察到了,我才敢回来。”老张说,当时场面很乱。

一碗拉面,深度改变了这个贫困县。

事实上,据“兰州拉面”负责人说,在此之前的10天时间里,对方已经第3次到店面来闹事了。到店面威胁,阻止工人装修。

化隆人把小面馆开到了大江南北,他们一般打“兰州拉面”的牌子,其实来自兰州或甘肃的人并不多。2012年前后,甘肃本土多家品牌拉面开始进军省外市场,在一些大中城市开连锁店,与化隆人的小面馆贴身PK。

9月28日中午,兰州拉面馆的招牌刚挂上去,就有人过来滋事了。对方威胁倪先生和工人称,“你们必须无条件关门,如果坚持下去,会出人命!”倪先生立即报警,警方疏散了在场人员,装修停工。

连锁店环境优雅,服务周到,犹如一只“白天鹅”。一碗面15元,红红火火。相比之下,化隆人开的小面馆犹如一只“丑小鸭”,一碗面只卖8元,冷冷清清。

10月3日,装修复工。早上10点,对方一伙人再次来到店面,称再不停工就要“花几百万买你们的人头”。倪先生迅速疏散了在场的工人,对方依旧不依不饶,直到倪先生将店门关闭才离去。

马青云陷入沉思:拉面让许多化隆农民富了口袋,今天为什么陷入困境?面对竞争,传统的小面馆吃不开了。

10月6日早上8点半,装修再次复工。不过一个小时,对方又找上门来,倪先生不得已报了警。冲突一直持续到中午时分,人群才逐渐散去。

化隆第一代拉面馆一般是家庭作坊。一个小店,两个炉子,三张桌子,四季辛苦,一年收入几万、十几万元。这碗面让数万化隆农民跳出了穷坑,今后怎样走得更远?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兰州拉面”四次被迫关门?对此,“兰州拉面”负责人说:“他们来闹的时候说,两个店太近,我们的店至少要离他们350米,否则就不允许我们开店,这也太霸道了。”

近些年,东方宫兰州拉面、沙县小吃、重庆小面等大众化小吃连锁店横空出世,互相“摽”着开店,化隆灶还能红火多久?

四次闹事,四次被迫关门停工,还有工人受伤。现在,“兰州拉面”也不知何去何从,负责人说“损失惨重”,包括被砸坏的牌匾、工人医疗费和延迟开店损失等,总的损失至少十万元。

相对于连锁店,化隆人的小面馆卖的只是一碗面,别提什么经营理念、饮食文化等“里子”。化隆拉面依然靠传统的师傅带徒弟,缺乏系统的技术培训。开店仍是边看边干边学,缺乏现代管理。

目前,此事件已经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梧村警方表示,确实已有四次报警,对此,警方将展开深入调查,争取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矛盾,而不是发生一起,单独处理一起。“我们只希望能够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兰州拉面”负责人说,谁也无权禁止他人开店,两店竞争才对消费者有益。

“化隆农民找到了一条脱贫致富的正路,这条路千万不能丢。”马青云开始琢磨化隆拉面的出路,“农民出去做拉面,法律常识、技术培训、规范管理、品牌打造等都欠缺,化隆拉面需要转型升级。”

宁波装一网小编整理报道!更多资讯尽在宁波装修第一网

“作为警察,不管抓多少‘坏人’,最多改变这一个。要是做拉面产业的全链条服务,引导农民走正道、闯富路,不是可以带动更多父老乡亲吗?”

“互联网+”再造一碗新拉面

2013年5月,马青云递交辞职报告。辞职容易,接下来怎么干?

像哥哥那样开面馆,显然不是马青云的职业规划。新一代拉面人多为80后、90后,与上一代不同的是:他们习惯上网。马青云决定借助互联网,再做一碗“新拉面”。

2013年10月,中国拉面网和微信公号上线,几个拉面商户入股,支持他创业。他们开设网上拉面商学院,推出法律讲堂、技术培训等,免费发布招工、求职、面馆转让等信息。

马青云很清楚拉面商户想要什么,2015年5月,他们的拉面电商平台出炉,在网上卖厨具、餐具和食材等,在西宁设有实体展厅,炉子、碗、醋壶等,可一站式买齐。

为“黏”住更多有效用户,他们在线下开动脑筋。

2016年初,位于化隆县群科镇的青海省扶贫拉面产业培训服务中心成立,当地政府购买服务,交给马青云团队运营。这里提供法律课堂、拉面技术培训、店长培训、劳务输出等系统化服务,首批培训140多人。

化隆县委书记刘建昱感慨:“拉面是化隆农民精准脱贫最直接、有效的路径,只有不断创新,才能可持续发展,惠及老百姓。”

青海化隆等地农民出省一般坐火车,2016年3月,他们在西宁站候车厅开了一家拉面店。8月份又增设“贵宾厅”,提供餐饮、送站等服务。

80后马成龙是实体店店长,也是贵宾厅“厅长”。他的网名叫阿木,是个网络达人,新浪微博粉丝有2000多人,又有一个庞大的拉面朋友圈。

外出做拉面的农民可在这里歇脚喝茶,免费上网。牛肉面一碗10元,这里只收1元。阿木说:“这里主要做展示推广,平均每天接待30多人,老乡们来这里吃碗面,开面馆的所有东西一目了然,他们到内地后,一半的人会下单。”

为提高一碗面的附加值,阿木他们开发出牦牛杂面。在青海等地,一碗普通牛肉拉面一般卖7元,加入牦牛杂,可卖10多元。为方便拉面商户异地学手艺,今年4月,阿木讲解演示,做成视频发微博,目前点击量超过120万。

青海尖扎县下李家村农民马小元,从西宁站坐火车到西藏林芝开面馆,他从网上得知这个电商平台,顺道看了一下,尝了一碗面,感觉味道不错。他打算到林芝后就下单,买一些食材。

电商平台运营初期,每月订单3万到5万元,如今增至几十万元,他们在海东市平安区建设了仓储物流中心,广州、苏州和天津三个区域配送中心正在筹建。

化隆拉面步入而立之年,这碗面“有品质,缺品牌;有技术,缺文化;有经验,缺管理;有市场,缺服务”,必须变革求新生,否则可能遭淘汰。

“化隆贫困面比较大,拉面很适合普通农户脱贫。”化隆县长马金星是个拉面通,“拉面的产前、产中和产后服务要补链,互联网+拉面+N是实现产业化的路径。我们正在招商,在化隆建设拉面‘中央厨房’,打造独具高原和民族特色拉面产业。”

前不久,中国拉面网APP也上线了,一碗面到底能改变什么,难以想象。马青云看到的是,“面二代”“面三代”们挣钱后,更加重视对娃娃的教育。许多人把娃娃带在身边,到内地上学,2015年县文理科状元都是拉面娃。

图片 2

△马青云和他的电商团队。

(特约记者 张志锋 《民生周刊》记者 张兵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