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省市养老金有望年内率先入市 短期不达6千亿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段时间以来,养老金投资成为了热议话题。昨日,继广东之后,山东省也确定将1000亿元职工养老保险结余基金委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投资运作。养老金入市再迎实际进展。  事实上,对于养老金入市后的投资方向,一直是社会各界所关心的问题,而此次山东试点开启后,也将为未来其余地方的养老金入市提供更多的有利参考。  山东确定千亿养老金结余委托投资  据新华网昨日报道表示,经国务院批准,山东省确定将1000亿元职工养老保险结余基金委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投资运作,分批划转,目前第一批100亿元已划转到位,其余基金正在归集。  山东省常务副省长孙伟21日在山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介绍统筹推进全省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时说,山东省社会保险基金规模持续扩大。到今年6月底,全省社会保险基金累计结余3550亿元,比去年底增长3.6%,社保基金抗风险能力和共济能力进一步增强。其中,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分别结余1962亿元、538亿元、269亿元、67亿元、39亿元;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分别结余527亿元、148亿元。  同时,山东还将拓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保值增值渠道。孙伟说,在积极推进1000亿元养老保险金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的基础上,按照国家即将出台的政策,制定山东省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具体办法,进一步扩大投资渠道,推动养老保险基金保值增值,增强基金支付能力。  另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地方社保基金委托投资由广东省首开先河。2012年3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接受广东省政府委托,投资运营广东省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存资金1000亿元,委托投资期限暂定两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基金年度报告(2014年度)显示,广东委托资金权益为1055.58亿元,较前一年减少约38.92亿元。其中,委托资金1000亿元,累计投资收益173.36亿元,扣除按合同约定返还首个委托期应得收益117.78亿元后,首个委托期满至2014年末的投资收益为55.58亿元。  据悉,广东养老金委托投资运营的结果令相关各方均感到满意,这部分资金投资运营的收益率均远远超出双方约定的保底收益率。此前,广东省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基础养老金的收益良好,广东省将委托期限由2年延长到5年的方案已经获批。  另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人社部上月末首次向外公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分省市的数据。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结余超过1000亿元的有广东、江苏、浙江、北京、山东、四川、辽宁、上海、山西9个省份。这九个省市累计结余共计20291亿元,占全部累计结余的66.3%。  其中,广东省累计结余高达5128亿元,为累计结余最多的省份,占到全国总量的六分之一。超过2000亿元的省份为江苏(2793亿元)、浙江(2632亿元)、北京(2161亿元)。累计结余量在1000亿~2000亿之间的为山东(1933亿元)、四川(1927亿元)、辽宁(1289亿元)、上海(1262亿元)、山西(1169亿元)。  第一财经日报从广东和山东两省投资的情况来看,广东省入市金额只占到了其累计结余量的五分之一,下一步将进一步增加入市的资金量,山东省入市资金量占到其结余总量的二分之一,应该为当期支付留出一定的资金量,再加上今年初刚刚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委托协议,截至4月末资金还没有全部到位,年内再增加投资的可能性并不大。  而除了广东、山东等前期已经入市的省份,其他七个累计结余超千亿元的省份有望成为首批养老金正式入市的省份。从累计结余的数据分析推断,江苏、浙江、北京这三个结余超过2000亿元的省市基金保值压力最大,最有可能成为近期养老金入市的省份。若按照山东省的投资比例,这三省可用于市场化投资运营的养老金均超过1000亿元。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认为,一旦《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出台,对于地方养老金投资具有强制性的约束,各省按规定扣除预留支付近期的养老金都应该遵照《投资办法》进行多元化的投资。“每个省只能有省政府一个委托人,而滚存的基金大部分都在县、市一级的统筹单位,资金向省归集并不容易。”  杨燕绥说,资金向上归集的困难一方面是很多地方养老基金都存于小银行,归集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方面也确实存在地方利益的阻拦。  第一财经日报也了解到,这十多年来,养老保险的财政专户滚存了超过3万亿元的财政资金,地方政府从来没有公布过这些资金的财务状况、记账利率等,包括人社部在内的相关部门都不能清楚地了解这些资金的真实状况。这也成为长期以来养老金投资运营办法迟迟无法出台的一个重要原因。  养老金投资方向受关注  养老金入市后的投资方向也是民众所关心的话题。  据新华网报道表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虽然给出了20多条养老金投资路径,但是“股市”两字还是受到了格外的关注,尤其是在近来股市波动较大的情况下,公众最担心的莫过于养老金“炒股”的安全问题。  上海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马力说,《办法》明确规定了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基金资产净值的30%,意味着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股票类产品的比例须控制在30%以下,目的也是合理控制投资风险。  由于办法出台时恰逢国内股市经历大跌行情,不少公众担心此时养老金入市是否是政府的托市救市之举。  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市场执行官高松凡说,相对于股市数十万亿的资金量,养老金6000亿左右的入市规模影响不大。“养老金不是用来救市、托市的,它没有救市的功能,也起不到这样的作用。”

  专家:入市资金短期内达不到6000亿

  郭晋晖

  随着《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下称《投资办法》)结束征求意见,养老金入市又前进一步。这一投资办法正式出台之后,养老金入市将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除了广东、山东等前期已经试点入市的省份,江苏、浙江、北京等累计结余超千亿元的七省市也将成为养老金入市的大热门。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具体的操作方案出台顺利,养老金年内正式入市是大概率事件,但市场对入市的资金数量不必抱有过高期待,进入股市的资金短期内根本达不到预想的6000亿元。

  “养老保险基金从县市到省级的资金归集困难重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杨燕绥说。

  入市渐近

  6月29日由人社部、财政部会同其他部门起草的《投资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7月13日征求意见结束。

  《第一财经日报》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正式的《投资办法》将于近期出台,目前一些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较多的省市已经开始做养老金入市的准备工作,前期有1000亿元入市的广东省正在与相关部门商谈进一步增加投资的事项,还有些省份开始做前期调研和系统调试。

  人社部上月末首次向外公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分省市的数据。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结余超过1000亿元的有广东、江苏、浙江、北京、山东、四川、辽宁、上海、山西9个省份。这九个省市累计结余共计20291亿元,占全部累计结余的66.3%。

  其中,广东省累计结余高达5128亿元,为累计结余最多的省份,占到全国总量的六分之一。超过2000亿元的省份为江苏(2793亿元)、浙江(2632亿元)、北京(2161亿元)。累计结余量在1000亿~2000亿之间的为山东(1933亿元)、四川(1927亿元)、辽宁(1289亿元)、上海(1262亿元)、山西(1169亿元)。

  广东和山东作为养老金入市的试点,已经各拿出1000亿元先后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进行投资运营。

  本报记者从这两省投资的情况来看,广东省入市金额只占到了其累计结余量的五分之一,下一步将进一步增加入市的资金量,山东省入市资金量占到其结余总量的二分之一,应该为当期支付留出一定的资金量,再加上今年初刚刚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委托协议,截至4月末资金还没有全部到位,年内再增加投资的可能性并不大。

  除了广东、山东等前期已经入市的省份,其他七个累计结余超千亿元的省份有望成为首批养老金正式入市的省份。从累计结余的数据分析推断,江苏、浙江、北京这三个结余超过2000亿元的省市基金保值压力最大,最有可能成为近期养老金入市的省份。若按照山东省的投资比例,这三省可用于市场化投资运营的养老金均超过1000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李珍对本报记者表示,《投资办法》给予了省一级政府投资的自主权,有些省份会为未来老龄化多做储备,而有些省份仍然在寅吃卯粮,各省在确定养老金入市的资金量时会综合考虑很多因素。

  杨燕绥认为,一旦《投资办法》出台,对于地方养老金投资具有强制性的约束,各省按规定扣除预留支付近期的养老金都应该遵照《投资办法》进行多元化的投资。“每个省只能有省政府一个委托人,而滚存的基金大部分都在县、市一级的统筹单位,资金向省归集并不容易。”

  杨燕绥说,资金向上归集的困难一方面是很多地方养老基金都存于小银行,归集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方面也确实存在地方利益的阻拦。

  本报记者也了解到,这十多年来,养老保险的财政专户滚存了超过3万亿元的财政资金,地方政府从来没有公布过这些资金的财务状况、记账利率等,包括人社部在内的相关部门都不能清楚地了解这些资金的真实状况。这也成为长期以来养老金投资运营办法迟迟无法出台的一个重要原因。

  30%的争议

  《投资办法》结束征求意见已经有一周的时间,财政部和人社部并没有向外公布征求意见的情况。就目前来看,《投资办法》引起较大争议的一条是: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基金资产净值的30%。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我国股票市场“过山车状况”明显,养老金投资股市应该循序渐进地实现,上限30%的比例有点太高了。他建议初期养老金投资股市的比例不要超过20%。

  李珍则认为,《投资办法》所要建立的是一个市场化多元化投资的制度,股票配比占30%只是提供了一个宽松的上限,实践中投资的比例要由基金管理人来确定,他们会对投资的风险进行评估,事实上很少有基金管理人会做到30%这个上限,因此不必过分担心30%比例过高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