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财政收入大缩水真相

【中国经营网注】除了因东北经济以重型工业、基础上游产业、国企为主,民营经济、服务经济占比不高,使得经济缺乏弹性,如钢铁、煤矿、石油等支柱产业贡献财政收入大幅缩水之外;房地产相关的收入下降也是重要原因,甚至是首要原因,如辽宁涉土税收减收占税收减收额的七成以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近日,地方上半年财政数据陆续公布,东北三省财政收入增速回落明显。  如已经公布上半年数据的辽宁省,财政收入同比下降了22.7%。辽宁省专家指出,这里面有“挤水分”的原因,因为去年上半年财政收入数据虚高。而1-5月份,黑龙江和吉林的财政收入同比下降了19.0%和5.9%。  除了因东北经济以重型工业、基础上游产业、国企为主,民营经济、服务经济占比不高,使得经济缺乏弹性,如钢铁、煤矿、石油等支柱产业贡献财政收入大幅缩水之外;房地产相关的收入下降也是重要原因,甚至是首要原因,如辽宁涉土税收减收占税收减收额的七成以上。  不过,接受专访的专家也指出,因为石油价格和煤炭价格已经到底了,东北财政未来可能不会再继续出现这么大幅度的负增长。  财政收入缩水  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960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6%,同口径增长4.7%。财政收入进入中低速增长新常态,但东北三省明显处在大滑坡的状态。  从月度数据来看,辽宁财政收入负增长速度基本超过20%,前4个月最高降幅为28.1%;黑龙江降幅则徘徊在18%-19%,前3个月的最高降幅达到23.1%;吉林的情况稍好,前5个月累计降幅为5.9%。三省到年中的数据有向好的趋势,降幅有所收窄。  从半年数据看,东北财政收入也降幅明显。辽宁财政收入去年同期增长6.3%,今年则是-22.7%,增速回落了29个百分点。黑龙江和吉林去年上半年财政收入也保持低速增长,增速分别为2.7%和5.9%,今年则纷纷迈入负增长行列。  同时,东三省财政收入质量仍然堪忧,因为跟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税收收入降幅更大,不具可持续性的非税收入起到一定支撑作用。如辽宁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22.7%,其中税收收入下降29.4%,降幅比上月扩大2.9个百分点;非税收入下降3.6%,降幅比上月收窄15.6%。  辽宁省财政厅指出,涉土税收仍是主要减收项目,占税收减收额的七成以上。上半年,全省四项涉土税收合计减收额占税收减收额的70.5%;同比下降51.7%,相应拉低税收收入增幅20.7个百分点,是全省税收收入持续下滑的主因。  除成品油外,辽宁其他重点行业税收持续负增长。成品油业税收增长1.1倍,
金融和装备制造业中的汽车制造业税收连续三个月负增长,房地产业累计降幅比2014年全年扩大了18.3个百分点,采矿业累计降幅比2014年全年扩大了20.3个百分点,住宿餐饮业税收已连续28个月负增长等。  辽宁财政厅指出,按照中央和省委、省政府有关要求,各地进一步严格收入管理,依法征收,提高财政收入质量,也成为全省涉土税收和非税收入大幅下滑的重要影响因素。  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同期数据有点虚高,财政收入现在着重在挤水分,使得数据上半年度落差很大。其他主要跟实体经济有关,钢铁售价从去年一吨赚两毛钱,变成一吨倒贴三四百块钱——骨干工业企业效益不佳,如矿山这样的税收贡献大户很多都停工,房地产出现量价齐跌的态势等。不过,下半年收入状况会有所好转。  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惠晓峰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黑龙江也不会再继续出现这么大幅度的负增长,因为石油价格和煤炭价格已经到底了。  政策应注重激发市场潜力  东北经济滑坡明显的状态,早就引起中央的注意。2014年,国务院特意出台《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意见》的35条药方。各省也出台系列稳增长的政策,但效果似乎有限。  7月20日,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主持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重点经济工作。下半年工作首先要多措并举促进工业经济企稳回升,还有发挥投资上项目稳增长的关键作用,如加快保障房、铁路、水利、产业等项目,还提到要依靠改革开放和创新驱动为稳增长注入持久动力,如推进简政放权、承接国内外产业、鼓励创新创业等。  财政收入增速的下滑,使得政府可用的筹码非常有限。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许梦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财政收入持续的负增长会进一步影响经济增长,如支持一些地区快速增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下降。  针对近些年出台的政策,惠晓峰认为长时间的政策刺激会带来边际效益递减,只靠政策很难实现结构性的改善。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杨东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成效是有的,但治标不治本,可能在短期内出现一个经济的回升,但是所谓的“本”即内部力量、民间力量而非市场力量以及经济活力不够,这都导致经济的回升效果难以持久。  东北三省中国企比重过高,市场活力欠缺一直是老大难的问题。许梦博认为,2010年进行国企改制,数量上国企比重明显下降,但如长春一汽上下游很多关联企业,这些社会企业跟国企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市场反应较慢。  此外,政府主导因素太多,市场力量不够,主动创新创业的意识也是近几年才渐渐出现。“这些问题很多都跟理念有关,要解决起来不容易。”许梦博说。  惠晓峰认为,未来转型应该侧重引导,利用现有的政策优势解决重点产业的老大难问题;其次,经济发展、收入增加不能靠“要政策”,而应该侧重引导,采取措施激发市场的潜力和动力,如让互联网+给黑龙江这样的制造业大省带来正面影响。

东北三省转型道路仍然困难。

【中国经营网注】山西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武小惠表示,山西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对财政收入影响很大。今年7月28日,山西财政厅厅长武涛在汇报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时提到,山西财政收入收入降幅深、范围广为近年来所罕见,“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难度进一步加大。其中,收入增速低,税收收入呈现了分系统、分税种、分行业全面减收的困难局面。  山西税收收入自去年8月份起,已连续11个月负增长。非税收入历年结存陆续缴完,减收压力加大。市县大幅减收,收支矛盾突出。山西省市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611.5亿元,为年度预算的47.8%,同比下降16.5%,减收121.2亿元,11个市中只有太原、阳泉、运城三个市小幅增长,其余8个市均出现负增长。119个县(市、区)中有86个县负增长,平均降幅达到31.3%,减收110亿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东北三省和部分资源省份,今年以来财政收入持续出现的负增长在三季度仍在持续。  从三季报来看,山西财政收入降幅进一步扩大,前5个月是-4.9%,前9个月则扩大到-11.4%;新疆9月份在探矿权等一次性收入带动下,收入降幅收窄到-3.4%。  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地方房地产经济萧条等影响下,这些省份后续收入形势依然严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泽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财政收入增速放缓背景下,西部省份的一些市县基层政府财政减收明显的,可积极争取上级政府预算资金调度,保障重点支出。  山西财政收入持续负增长  财政部数据显示,1-9月份地方财政收入共计6.2万亿,同口径增长5.1%。5.1%的增速相比上半年4.9%的增速有所回升。但地方收入形势分化明显,一些省份财政收入持续负增长。  山西的财政收入的负增长进一步加深。山西1-9月份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283亿元,同比下降11.4%;其中,税收收入实现806亿元,同比下降9.7%。山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呈现逐月下降的趋势,一季度还保持0.9%的增速,前5个月下降到-4.9%,上半年为-7.8%。  山西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武小惠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跟山西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有关,煤炭价格下跌,对财政收入影响很大。  最新数据显示,山西经济运行似有好转。前8个月,山西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下降3.7%,降幅比7月份收窄0.4个百分点,其中煤炭行业增加值甚至从连续12个月负增长转为增长8.2%,这成为山西规模以上工业回升的主要动力。  但山西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山西工业回稳基础脆弱,存在较大下行压力。如煤炭、焦炭、钢材、尿素、甲醇等重点监测工业品价格仍在继续下跌。  今年7月28日,山西财政厅厅长武涛在汇报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时提到,山西财政收入收入降幅深、范围广为近年来所罕见,“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难度进一步加大。  其中,收入增速低,税收收入呈现了分系统、分税种、分行业全面减收的困难局面。山西税收收入自去年8月份起,已连续11个月负增长。非税收入历年结存陆续缴完,减收压力加大。市县大幅减收,收支矛盾突出。山西省市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611.5亿元,为年度预算的47.8%,同比下降16.5%,减收121.2亿元,11个市中只有太原、阳泉、运城三个市小幅增长,其余8个市均出现负增长。119个县(市、区)中有86个县负增长,平均降幅达到31.3%,减收110亿元。  武涛表示,下半年仍要减税降费稳增长,做好煤与非煤两篇大文章,还要促进金融振兴、科技创新、推动民营经济发展。财政支出仅仅围绕“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大力压缩一般性支出,还要利用各类基金撬动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实体经济。  新疆、东北三省好转  新疆9月份数据虽有好转,但形势依然不乐观。1-9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794.4亿元,为预算的56.3%,比上年同期减少3.4%,较上月回升了4.5个百分点,财政收入降幅进一步收窄。主要原因是9月当月自治区本级探矿权、采矿权价款收入一次性入库26.8亿元,拉动财政收入提升了3.2个百分点,拉动作用明显。  原油价格下跌是新疆财政减收主因。三季度,自治区增值税、资源税共减收21.5亿元,占全区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减收规模的77.4%。此外,房地产也是一大因素。新疆财政厅表示,房地产企业暂无新楼盘开发,销售力量减弱,加之现存在观望者居多,购房欲望不强现象,导致销售不动产营业税减收。  新疆财政厅表示,三季度自治区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预算的56.3%,低于序时进度18个百分点,月均收入规模仅为88亿元,而去年月均规模为107亿元,短收近20亿元。加之今年结构性减税、清费力度不断加大,资源类大宗商品量价齐跌等因素影响,后期自治区财政增收形势不容乐观。  东北三省尚未公布9月份数据,但从8月份数据来看,仍处在负增长阶段。辽宁1-8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77.1亿元,同比下降22.9%,降幅比前7个月扩大1.2个百分点;黑龙江前7个月实现公共预算收入675亿元,同比下降20.2%;吉林前7个月收入747亿元,同比下降2.3%。  辽宁省财政厅分析,涉及土地的税收成为主要减收项目,采矿业、装备制造业、建筑业等重点行业税收也很不景气。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辽宁财政收入增速下行较多,但对政府运行影响不大。这里有挤水分的成分,尤其是区县政府收入虚假较多,去年四季度财政收入相对实在,今年四季度财政收入增速可能会有所好转。

近日,地方上半年财政数据陆续公布,东北三省财政收入增速回落明显。

如已经公布上半年数据的辽宁省,财政收入同比下降了22.7%。辽宁省专家指出,这里面有“挤水分”的原因,因为去年上半年财政收入数据虚高。而1-5月份,黑龙江和吉林的财政收入同比下降了19.0%和5.9%。

澳门新萄京娱乐,除了因东北经济以重型工业、基础上游产业、国企为主,民营经济、服务经济占比不高,使得经济缺乏弹性,如钢铁、煤矿、石油等支柱产业贡献财政收入大幅缩水之外;房地产相关的收入下降也是重要原因,甚至是首要原因,如辽宁涉土税收减收占税收减收额的七成以上。

不过,接受专访的专家也指出,因为石油价格和煤炭价格已经到底了,东北财政未来可能不会再继续出现这么大幅度的负增长。

财政收入缩水

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960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6%,同口径增长4.7%。财政收入进入中低速增长新常态,但东北三省明显处在大滑坡的状态。

从月度数据来看,辽宁财政收入负增长速度基本超过20%,前4个月最高降幅为28.1%;黑龙江降幅则徘徊在18%-19%,前3个月的最高降幅达到23.1%;吉林的情况稍好,前5个月累计降幅为5.9%。三省到年中的数据有向好的趋势,降幅有所收窄。

从半年数据看,东北财政收入也降幅明显。辽宁财政收入去年同期增长6.3%,今年则是-22.7%,增速回落了29个百分点。黑龙江和吉林去年上半年财政收入也保持低速增长,增速分别为2.7%和5.9%,今年则纷纷迈入负增长行列。

同时,东三省财政收入质量仍然堪忧,因为跟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税收收入降幅更大,不具可持续性的非税收入起到一定支撑作用。如辽宁上半年一般公
共预算收入下降22.7%,其中税收收入下降29.4%,降幅比上月扩大2.9个百分点;非税收入下降3.6%,降幅比上月收窄15.6%。

辽宁省财政厅指出,涉土税收仍是主要减收项目,占税收减收额的七成以上。上半年,全省四项涉土税收合计减收额占税收减收额的70.5%;同比下降51.7%,相应拉低税收收入增幅20.7个百分点,是全省税收收入持续下滑的主因。

除成品油外,辽宁其他重点行业税收持续负增长。成品油业税收增长1.1倍,
金融和装备制造业中的汽车制造业税收连续三个月负增长,房地产业累计降幅比2014年全年扩大了18.3个百分点,采矿业累计降幅比2014年全年扩大了
20.3个百分点,住宿餐饮业税收已连续28个月负增长等。

辽宁财政厅指出,按照中央和省委、省政府有关要求,各地进一步严格收入管理,依法征收,提高财政收入质量,也成为全省涉土税收和非税收入大幅下滑的重要影响因素。

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同期数据有点虚高,财政收入现在着重在挤水分,使得数据上半年度落差很大。其他主要
跟实体经济有关,钢铁售价从去年一吨赚两毛钱,变成一吨倒贴三四百块钱——骨干工业企业效益不佳,如矿山这样的税收贡献大户很多都停工,房地产出现量价齐
跌的态势等。不过,下半年收入状况会有所好转。

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惠晓峰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黑龙江也不会再继续出现这么大幅度的负增长,因为石油价格和煤炭价格已经到底了。

政策应注重激发市场潜力

东北经济滑坡明显的状态,早就引起中央的注意。2014年,国务院特意出台《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意见》的35条药方。各省也出台系列稳增长的政策,但效果似乎有限。

7月20日,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重点经济工作。下半年工作首先要多措并举促进工
业经济企稳回升,还有发挥投资上项目稳增长的关键作用,如加快保障房、铁路、水利、产业等项目,还提到要依靠改革开放和创新驱动为稳增长注入持久动力,如
推进简政放权、承接国内外产业、鼓励创新创业等。

财政收入增速的下滑,使得政府可用的筹码非常有限。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许梦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财政收入持续的负增长会进一步影响经济增长,如支持一些地区快速增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下降。

针对近些年出台的政策,惠晓峰认为长时间的政策刺激会带来边际效益递减,只靠政策很难实现结构性的改善。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杨东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成效是有的,但治标不治本,可能在短期内出现一个经济的回升,但是所谓的“本”即内部力量、民间力量而非市场力量以及经济活力不够,这都导致经济的回升效果难以持久。

东北三省中国企比重过高,市场活力欠缺一直是老大难的问题。许梦博认为,2010年进行国企改制,数量上国企比重明显下降,但如长春一汽上下游很多关联企业,这些社会企业跟国企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市场反应较慢。

此外,政府主导因素太多,市场力量不够,主动创新创业的意识也是近几年才渐渐出现。“这些问题很多都跟理念有关,要解决起来不容易。”许梦博说。

惠晓峰认为,未来转型应该侧重引导,利用现有的政策优势解决重点产业的老大难问题;其次,经济发展、收入增加不能靠“要政策”,而应该侧重引导,采取措施激发市场的潜力和动力,如让互联网+给黑龙江这样的制造业大省带来正面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