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A股剧痛之后走向成熟

近一个月的A股市场巨变注定要被写进全球股市历史,这是一部血淋淋的风险教育教材。  不到一个月总市值蒸发了20万亿元,很多投资者从大幅盈利到骤然亏损,犹如坐上了“疯狂过山车”。财富消雪般缩水,很多使用高杠杆的投资者纷纷倒在了股市血泊中,强行平仓成为整个A股市场的噩梦。每天上千只跌停板使得整个市场异常恐惧,超过一半的上市公司选择了自我停牌,市场异常的恐慌情绪也让监管部门担忧,随后国务院下属的各部门发起了全方位的救市总动员,救市政策可谓眼花缭乱,国家队的各路资金蜂拥入场,但都没有抑制住跌势,直到国家队资金开始介入股指期货市场做多、公安部进驻证监会时,A股才立即掉头向上。此次反弹能够持续多久?大面积救市政策会不会带来新的隐患?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我们认为,政府选择救市的目的和方向毫无疑问是对的。尤其在这轮股市暴跌之后,市场流动性骤然不足,踩踏效应之下如果没有流动性注入和外力干预,市场预期和情绪会彻底变坏。从政府重拳救市的态度来看,显然是不希望股市变冷,更不希望发生股市缩水之后带来的连锁反应和对目前宏观管理大局造成影响,况且股市缩水也会对企业和居民资产负债造成重大影响:居民消费支出下降会导致实体经济总需求降低;会让企业和居民的资产变软负债变硬,有人甚至可能会陷入负资产的境地;股票质押融资的抵押物贬值,使得企业获取流动性和融资的能力受到影响,这相当于紧缩,这些都是管理层更不愿看到的。  因此,这次救市和干预市场的路径首先选择了大量提供流动性和锁定流通盘的数量,央行、银监会、保监会、汇金公司、证金公司等都是从提供流动性支持着手,国资委则号召央企不减持、证监会鼓励上市公司回购、强行禁止控股股东和董监高6个月禁止减持,这无疑也是在大量锁定流通盘,而随着公安部门的介入,未来6个月的A股市场将迎来史无前例的政策关照,从投资角度来看这或许是单边做多的最好环境。  而从这次政府救市的态度来看,对股市助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定位并没有减弱,通过股票市场直接融资和将资金引入实体经济的意图也没有发生改变。在股市情绪好转之后未来还会通过资本证券化将银行等金融机构的风险转移,并且会通过股市的活跃性来吸引VIE回归和A股国际化等,以上都是健康的中国股市可以承载的职能,只是这次股市骤然暴跌让很多宏观设想不敢明确提出来,但这也提醒了我们,不管想在股市实现什么样的意图,前提都是要按市场规律来运行,要敬畏市场,权力在市场里不能再为所欲为,这让所有的人都对股市的风险和灾难有了一次全新的认识。  在经历这轮洗礼和杠杆强制平仓后,“去杠杆”后市场的流动性缺口显然需要时间和增量流动性来消化。现在除了政府的买盘,市场自身的流动性和投资者的财富能不能支撑起反弹的A股市场,确实还有待观察。但毫无疑问这一情景A股市场迟早是要经历的,如果没有市场无情地教训投资者的贪婪,哪有人会意识到风险和主动去减杠杆?在经历了这轮大调整之后,投资者至少不会再大肆杠杆盲目介入,获利也会及时落袋为安;监管部门不敢再轻易地、未经评估地打压市场情绪,对跨市场的制度漏洞要尽快去堵上;媒体不能再统一口径、盲目地唱多;上市公司也要学会用业绩和高成长来回报股东;券商等机构也得认识到,竭泽而渔、盲目鼓励客户加杠杆和强制平仓快速割韭菜不但会造成股市内伤,对券商中长期发展也不利,券商未来应该承担更多稳定市场的重任,而不能再像这次一样火上浇油和雪上加霜。  事实上,A股市场这次大面积加杠杆与券商的鼓噪不无关系,也与一些券商分析师盲目鼓吹“万点论”和一味推荐客户买入有关。但更可怕的是券商在这轮大跌过程中对规则的把握异常清晰,股市出现回头之后迅速在期货市场加速空单,从股指期货6月15日至7月2日的持仓情况来看,券商几乎是做空的主力军,而且在现货市场下跌过程中强制平仓引发踩踏效应,让空单大赚,经过这次“成人礼”,希望他们能够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和有格局的发展。  另外,下一步中国资本市场要想健康发展,就必须要面对A股国际化、跨市场监管、混业监管和不同市场之间的协同发展,如果在这些方面监管能力跟不上发展速度,潜在的隐患和新的风险还有可能会再次发生。

无须过分夸大股权质押风险 周 琳

股权质押融资是上市公司股东将股票质押取得资金并用来弥补流动性的一种操作。在市场短期波动之际,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权总量不大,占比极低,夸大风险并不可取。目前,股票质押风险主要体现为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流动性风险,券商、银行等金融机构对股票质押融资业务风险控制总体有效

近期,A股市场主要股指出现明显回调,部分投资者担心股权质押“踩雷”和风险扩散,有些人将理论上的平仓风险简单等同于对二级市场的实际冲击,盲目认为杠杆资金平仓将引发螺旋式失速下跌。在市场短期波动之际,正常的担心和避险心理可以理解,但夸大风险并不可取。

股权质押融资,是上市公司股东将股票质押取得资金并用来弥补流动性的一种操作,主要目的在于获取现金。无论股票是否处于限售期,均可作为质押标的。目前,股票质押风险主要体现为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流动性风险,券商、银行等金融机构对股票质押融资业务风险控制总体有效,实际平仓情况可控。

市场对股权质押风险的误读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种观点认为,目前的市场已是“无股不质押”,潜在风险巨大,但事实并非如此。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3日,在A股市场3500多家上市公司中,有约70只未质押个股,有730余家公司的股权质押占总股本的比例在0.1%以下,1060余家上市公司的占比在2%以下。投资者错误地将“参与质押”与“质押全部流通股”两个不同的概念混同,是“自己吓自己”。

事实上,目前两市质押股票总市值为5.47万亿元,约占A股总市值的10%,两市低于平仓线质押股票市值占两市总市值的1%。其中,大股东质押股数占所持股份比例为7.65%。作为反映股票质押风险的主要指标,两市履约保障率仍然保持在200%以上。无论是有平仓风险的股权质押对应市值,还是对应融资额,均较为有限,更显著低于2015年左右股市杠杆资金的规模。当前的股权质押总体风险可控,与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相距甚远。

另一种观点主张,只要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就一定会立刻平仓,这也与事实不符。平仓线并不等于盈亏线,一般平仓线3个跌停板后为证券公司的盈亏平衡线,券商没有动力在刚触发平仓线后立刻强制止损。目前,券商针对低于平仓线的大型客户一般采用相对保守策略,尽量协商解决。即使协商失败,对于违约后质押股票的处理也需要通过司法程序拍卖,而不是在二级市场上抛售。此外,在减持新规的限制下,即使触及平仓线,还必须遵守90日内通过竞价减持不得超过相应股票总股本1%的限制,所以对市场影响相对有限。

近期,压制A股市场的国际、国内不确定性已被市场充分预期并加速释放,一些因素正在出现边际改善。无论是从经济基本面、上市公司质量,还是从市场整体估值和监管部门能力等角度看,广大投资者都不应对A股的短期调整过于悲观,而是应该看股市的中长期投资机遇。毕竟,做权益类投资时,信心永远是第一要素,不然还是趁早转投债券和黄金市场。

周 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