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之下:中国能承受能源革命吗?

李艳洁
围绕雾霾展开的大讨论,使得2015年的春天绝不寂静。雾霾不仅危及健康,也给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
2013年底,中华医学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研究员王金南等专家,在国际医学界最权威的《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上,联名发表了《中国积极应对空气污染健康影响(Chinatackles the
health effects of air
pollution)》(以下简称《影响》),估计中国每年因室外空气污染(主要是PM10)导致的早死人数在35万到50万人之间。而《柳叶刀》杂志2012年底发表的《全球疾病负担2010年报告》中认为,2010年中国PM2.5污染致120万人过早死。
《全球疾病负担2010年报告》还称,基于空气污染所带来的疾病等危害和所导致的早死人数推断,PM2.5拖累中国GDP增长10%。由于2007年~2010年对PM2.5的监测尚未开始,研究人员对这些评估数字存在争议,不过普遍认为仍有借鉴意义。
为了应对环境污染和保障经济可持续发展,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能源革命。
“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关乎发展与民生。要大力发展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能,积极发展水电,安全发展核电,开发利用页岩气、煤层气。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加强工业、交通、建筑等重点领域节能。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大力推进工业废物和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我国节能环保市场潜力巨大,要把节能环保产业打造成新兴的支柱产业。”3月5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是表述。
利益部门和普通的中国人民,准备好接受革命的代价了吗? 清洁煤真的清洁吗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能源生产总量和消费总量分别为34亿和37.5亿吨标准煤,扣除9850万吨标准煤过剩的煤炭和新能源(水电、核电、风电),2013年我国能源产销缺口达到4.48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费总量的11.9%;其中,石油产销缺口3.87亿吨标准煤,占总缺口的86.4%,天然气缺口0.61亿吨标准煤,占总缺口的13.6%。
而据相关行业数据分析,2013年我国进口原油4.03亿吨标准煤,占2013年原油消费量的58.4%,进口天然气0.64亿吨标准煤,占2013年天然气消费量的31.6%,两者合计占2013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2.5%。随着我国“低碳”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油气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煤炭却出现产能过剩现象。
2014年《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要求,到2020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控制在48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煤炭消费仍然占能源消费比重的60%以上。
目前,我国煤炭消费主要集中在电力和工业(冶金、建材、化工等)领域,占煤炭消费量的比例超过80%,其中燃煤发电和工业用煤分别占我国煤炭使用量的50%和30%左右。
“虽然煤炭占能源比率在下降,但是煤炭使用峰值还没到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科达节能董事长边程介绍。
这使得煤炭清洁利用成为解决污染的关键。但是,“煤洗了就干净了,这是误区。”边程认为,由于天然气缺乏,工业燃料全用天然气行不通。“燃料用煤最好是气化,生产煤制煤气,过程清洁,产出的天然气也清洁。”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的提案呼吁,环保部应尽快制订清洁高效用煤技术标准和行业准入标准、扩大落后用煤技术的淘汰范围,并对采用清洁高效用煤的给予财政支持。
然而,清华大学气候政策研究中心龚梦洁、李惠民负责的《中国低碳发展报告(2014)》认为,至今为止,煤制天然气仍然是一项高耗水、高耗能、高碳排放的的技术,并且面临废水废渣等排放物难以处理的难题。平均每生产一千立方米合成气消耗新鲜水约6.9
吨,消耗原煤约4.5 吨,排放二氧化碳约 4.8 吨。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研究显示,以煤制天然气替代一些传统能源的技术,其全生命周期的能源消耗将分别增加20%至110%。“使用煤制天然气目前只能作为权宜之计,不应作为国家战略。”
核电重启与安全隐忧
与煤炭比较起来,核电显得清洁、高效多了。早在2007年,国家就发布了《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
(2005~2020年)》,提出到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争取达到4000万千瓦;核电年发电量达到2600~2800亿千瓦时。但是2011年3月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核电站事故,使中国一度暂停了核电审批的节奏。
2012年,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要求,在2015年前,中国在运核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到2020年前,中国在运核电装机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
今年2月17日,辽宁红沿河核电站5、6号机组正式在国务院办公厅会议上获得核准开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最后圈批通过。业内认为,这标志着国家核电正式重启。

关于大力推广清洁高效用煤技术 提升我国能源安全的提案
建议承办部门:国家能源局、国家发改委
能源安全与一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政治稳固都有密切关系。能源安全主要取决于能源的供应、投资、使用等方面的安全。从国家统计局数据分析可知,2013年我国能源生产总量和消费总量分别为34亿和37.5亿吨标准煤,扣除9850万吨标准煤过剩的煤炭和新能源,2013年我国能源产销缺口达到4.48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费总量的11.9%;其中,石油产销缺口3.87亿吨标准煤,占总缺口的86.4%,天然气缺口0.61亿吨标准煤,占总缺口的13.6%。据相关行业数据分析,2013年我国进口原油4.03亿吨标准煤,占2013年原油消费量的58.4%,进口天然气0.64亿吨标准煤,占2013年天然气消费量的31.6%,两者合计占2013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2.5%。随着我国低碳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油气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煤炭却出现产能过剩现象。
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要求,到2020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控制在48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煤炭消费仍然占能源消费比重的60%以上,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煤炭作为我国的主体能源具有无法替代的地位。因此,立足国内,大力发展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不断提高煤炭利用水平,才是保证我国能源安全的首要选择。
目前,我国煤炭消费主要集中电力和工业领域,占煤炭消费量的比例超过80%,其中燃煤发电和工业用煤分别占我国煤炭使用量的50%和30%左右。今年国家能源局对在京发电企业排放情况进行彻底的摸底和调研后发现:北京电企污染物排放浓度均符合国家和北京市规定的标准,燃煤发电企业平均排放浓度不仅远低于国家重点区域排放限值,甚至低于北京市新建锅炉排放限值。目前国内煤电企业在发电过程采用SCR高效脱硝+静电高效除尘+湿法高效脱硫+湿式静电深度除尘技术,已经实现燃煤发电过程高效的除尘、脱硫、脱硝和脱汞,排放标准达到天然气发电水平。
在工业领域,大量散煤低效率粗放燃烧才是当前我国急需提升和治理的重点。环保部数据显示,中国现有燃煤工业锅炉约62万台,年煤耗量达7亿多吨,大部分燃烧方式粗放,缺少末端处理环节,是导致燃煤污染主要原因之一,且使用点分散,也是监管和整治难点。而我国自主研发的循环流化床燃煤气化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该技术采用全新的粉煤气化工艺,煤利用效率大幅提升15%以上,从源头杜绝酚氰废水产生产,采用的布袋除尘+湿法高效脱硫技术,其用煤排放标准已经达到天然气水平,能很好的解决工业燃煤污染问题。
虽然我国主要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由于缺乏相关的管理制度和推动政策,导致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推广应用缓慢,煤炭利用水平仍然比较落后。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1、制订清洁高效用煤技术标准和行业准入标准
煤炭领域一直以来都没有相关技术标准和行业准入标准,以区分清洁高效用煤技术和非清洁煤技术,导致地方政府在审批项目上难以区分可上项目和限制项目,只能选择天然气等燃料,加剧了天然气的供需矛盾。建议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加快制订清洁高效用煤技术标准和行业准入标准,完善认证体系,出台工业用煤设备强制认证,明确清洁高效用煤技术在我国能源发展中的地位,改变地方政府对煤炭一刀切的政策。
2、扩大落后用煤技术的淘汰范围
建议国务院在《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扩大对落后用煤技术的淘汰范围,例如将所有型号的固定床煤气发生炉、小规格燃煤锅炉等列入淘汰类目录。
3、对采用清洁高效用煤的给予财政支持
建议财政部比照合同能源管理项目财政奖励办法,对工业园区集中制气、分散用能项目的节煤量,给予财税上的优惠或奖励,建议原则为谁投资谁受奖,推动清洁高效用煤技术推广应用。

国家统计局29日发布的《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初步核算,全年能源消费总量43.0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0.9%。煤炭消费量下降3.7%,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64.0%。数据显示,2014年能源消费总量42.6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2.2%。煤炭消费量下降2.9%,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66.0%。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经济运行部副主任兼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理事长梁敦仕在2016大宗商品市场高峰论坛上曾介绍,2000-2013年全国煤炭消费量年均增加2.18亿吨,年均增长8.8%。2013年煤炭消费量达到最大值为42.2亿吨。2014年则出现了首次下滑,降幅为2.9%。2015年以来,煤炭消费量仍继续下滑,前11个月消费量为35.3亿吨,同比减少1.5亿吨,降幅为4.6%。其中,除化工用煤有一定增长外,电煤消耗、钢铁行业用消耗、建材用煤消耗均呈现明显的下滑。前11个月电煤消耗约16.6亿吨,下降6.2%,行业用煤消耗5.8亿吨,下降3.2%,建材用煤消耗4.8亿吨,下降8.2%。化工煤消耗2.3亿吨。梁敦仕曾预计,2015年全年全国煤炭消费量将下滑4%左右。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十三五及2030年能源经济展望》预测,在十三五能源新常态的背景下,中国煤炭消费量有可能在2019年左右达到峰值,成为中国能源转型的重要一步,而非化石能源需求占比将超越石油。此外,《公报》显示,2015年原油消费量增长5.6%,天然气消费量增长3.3%,电力消费量增长0.5%,水电、风电、核电、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17.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