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农民工总量达2.74亿人二百万人返乡创业

索寒雪
随着政府工作报告将GDP增长锁定在7%,中国经济进入到新常态时期。在这一阶段,关注民生,特别是就业问题成为政府权衡经济政策的一个标准,在就业问题上,不仅仅每年700多万大学生就业,还包括大量的农民工就业需要引导和解决。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农民工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杨志明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讲解新常态下,如何保障农民工就业和维护农民工权益。
《中国经营报》: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各个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同时,中国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农村还有大量的贫困人口,目前农民工的就业状况是否发生了改变?目前经常出现的招工难,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杨志明:在经济新常态下,政府非常注重农民工的劳动权益,现在,农民工面临着劳动就业、工资收入、技能提升等方面的新变化和挑战。一方面是经济增速放缓给农民工就业总量增长带来压力,但是就业招工“两难”的结构性矛盾将成为常态。从近年来的情况看,农民工总量增长,增速下降,分布有所变化,农民工正从无限供给向有限供给转变,不再是取之不尽的蓄水池,农民工新增人数在2010年达到1245万人后逐年下降,2014年比上年增加了501万,增长1.9%。增速比上年回落0.5个百分点,中西部地区增长快于东部地区,主要集中在建筑业、制造业和一般服务业。
农民工就业正从总量压力向为主向“两难”结构性矛盾突出转变,这种两难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普通招工难反应的是农民工供给的有限性,技工招工难,反映的是转型升级过程中技能人才的短缺性。
《中国经营报》:我们现在经常看到,个别行业的农民工收入已经超过大学生,这种状况是否会持续?我们是否还会看到更惊人的数字?
杨志明:农民工工资收入增长是放缓的,“十二五”前期,外出农民工月均收入年增长达20%左右,进入中后期逐渐下降到个位,2013年农民工月均收入增长13.9%。2014年增长9.8%。农民工工资收入由以往的大幅增长向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迈入稳步增长。
《中国经营报》:在今年两会上,很多企业家都在呼吁改变我们目前的教育状况,中国缺少技术工人,你认为农民工向技术工人转变存在哪些问题?掌握技术也会提高农民工的收入。
杨志明: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呼吁农民工技能提升,新常态是经济转型升级加速期,也是农民工技能提升的新机遇,目前技工的求人倍率保持在1.5以上,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倍以上的水平,技工紧缺现象逐步从东部沿海扩散至中西部地区,从季节性演变成经常性,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不仅仅是技术、投资、设备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劳动者劳动技能的提升。当前,农民工接受技能培训的比例总体偏低,约为三分之一,缺乏技能是农民工成为现代产业工人的主要障碍。
目前,不少城市是,有技能先落户,少技能后落户,没技能难落户。
《中国经营报》:你今年的提案是《加强家庭服务从业人员培训》,并认为这是与中国人口老龄化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请问,目前的家庭服务业的发展状况是怎样的?
杨志明:其实家庭服务业作为传统产业和现代产业相融合的朝阳产业,服务需求大,就业容量大,发展潜力大,是发展服务业的重要支撑。数据统计,2013年底,15岁及以下和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17.5%和14.9%。相当数量的老人、儿童和病人需要家庭服务。家中老人、子女、病人的看护和照顾成为一大问题。据北京市家政服务协会统计,2014年仅保姆、小时工的需求量就达到18万人左右,其中10%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两节”期间更为严重,家政服务人员缺口达10万人。
根据社会需求,我国发展家庭服务业重点是发展家政服务、养老服务、社区照料服务、病患陪护服务等基本业态。同时,政府要对家庭服务人员制订专项培训计划,政府也要加大培训资金支持力度,提高培训补贴标准。
这就需要落实扶持政策,增强服务培训,提高服务质量,增加对服务企业进行扶持,让社会与家庭服务业共同发展。

农民工就业招工“两难”成为常态

全国二百万人返乡创业

在2月28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杨志明表示,我国农民工就业规模持续扩大,职业技能不断提高,工资收入稳步增加。不过,农民工总量、外出人数和工资收入的增幅出现“三下降”,就业、招工“两难”的结构性矛盾将成为常态。

奥门新萄京 ,全国农民工总量2.74亿人

2014年,全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74亿人,比上年增加501万人,增长1.9%,同比增幅回落0.5个百分点;其中,外出农民工1.68亿人,比上年增加211万人,增长1.3%,同比增幅回落0.4个百分点。

“从近年的情况来看,农民工总量增长,增速下降,分布有新的变化。农民工正在从无限供给向有限供给转变,可以说不再是取之不尽的蓄水池。”杨志明指出,农民工新增人数从2010年达到1245万人以后即逐年下降。

此外,从就业区域分布看,中西部地区增长快于东部地区;从行业分布看,农民工所占比重建筑业81.8%、制造业73.6%、餐饮服务业67.4%,一般服务业中农民工比重在上升。杨志明表示,经济增速放缓给农民工就业总量增长带来压力,就业招工“两难”的结构性矛盾将成为常态。

“农民工就业正在从总量大为主向就业难、招工难‘两难’的就业矛盾转变,这‘两难’是市场需求的结果。普工招工难反映农民工供给的有限性,技工招工难反映是转型升级过程中技能人才的短缺性。”杨志明说。

工资收入增长放缓

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外出农民工月平均收入2864元,比上年增加255元,增长9.8%。农民工工资水平持续提高的同时,也呈现出收入增长放缓的趋势。从无限供给到有限供给,农民工收入增幅为何不升反降?

“多年来,农民工工资收入都是两位数增长,进入‘十二五’以后的前两年,仍然达到20%左右的增长,进入中后期以后逐渐下降,2013年增长13.9%,2014年增长9.8%。”杨志明表示,随着劳动生产力提高,农民工工资收入已由以往的大幅增长向稳步增长迈进。

人社部统计显示,技能劳动者数量只占全国就业人员总量的19%左右,高技能人才的数量更是只占5%,技能劳动者总量严重不足。从劳动力市场看,技能劳动者的求人倍率(岗位数与求职人数的比例)一直在1.5∶1以上,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更是达到2∶1以上。技工短缺的现象非常突出。

以技能促进就业

“新常态下,农民工已经进入以技能促进就业的阶段。不掌握技能,农民工往往是城市的过客;掌握了技能,解决农民工问题才能全盘激活。”杨志明说。

杨志明认为,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呼唤农民工技能提升。当前,农民工职业技能和就业稳定性有待进一步提高。加强农民工技能培训,将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战略性工程,也是农民工适应新常态、实现稳定就业的当务之急。

“到2020年,新生代农民工都能得到一次由政府补贴的就业技能培训,全国平均下来,人均补贴800元,能基本消除新成长劳动力无技能上岗的现象,以此在总体上缓解因缺少技能而产生的农民工就业招工‘两难’的结构性矛盾。”杨志明说。2014年,我国政府实施农民工技能提升计划,年培训农民工2000万人次。

此外,我国将大力发展农民工就业容量大的第三产业、中小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落实减税降费等扶持措施,促进农民工就业规模的持续扩大。根据中国家服业协会统计,全国家庭服务业的企业和网点近50万家,从业人员达到了2000万人。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带动快递业等新业态吸纳大量新生代农民工就业创业,网店、快递等业务吸纳上百万名农民工就业。

“目前,农民工就业出现了一个新情况,经过进城打工的磨炼,有点技术、有点资金、有点营销渠道、有点办厂能力、对农村有点感情的农民工返乡创业,现在全国已达200万人左右。”杨志明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