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企业不能左右油品标准”

本报记者 索寒雪
北京报道  随着一部调查中国雾霾形成原因的记录片播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曹湘洪瞬间被暴露在镁光灯下。  曹湘洪和中石化被划归到统一战线——中国油品升级的阻力,换句话说,雾霾形成的一部分,是中国石油企业袒护自身利益的结果。  《中国经营报》:在油品标注制订过程中,石油企业的利益占有多大的影响因素?国家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是否和中石化有密切的利益关系?  曹湘洪:油品生产的标准制订前,需要先由环保部门制订汽车尾气的排放标准,根据尾气标准,汽车要出汽车的标准,油要出油的标准,油的标准性是非常强的,很多技术指标,既要保障油的使用性能,即适宜车用,还要考虑油的经济性,油的环保性,要综合起来考虑非常复杂,当然还要从中国炼油企业的实际生产情况出发。  我们这个组织受国家标准总局领导的,我要向标准总局汇报工作,中石化跟我们是没有领导关系的。制定标准,我汇报工作,标准总局领导对我们有很明确两个要求。第一要从中国市场的实际出发,即要保障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不能标准太高了生产出来的都是不合格产品,那么大家就都不能生产了,断供了。第二条就是,标准要先进合理。按照这两条来做。那么这些事情,我们搞炼油的专家是最熟悉情况的,搞环保的专家是不熟悉情况的,所以标准应该由炼油专家为主。然后拿到社会上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拿到大标委下面的燃料油分标委讨论,  《中国经营报》:如果制订标准的人都来自石油企业,自然也是保障石油企业的利益,分标委是否考虑过这一点?  曹湘洪:过去燃料油分标委中,石油系统的人多一些,我们这几年调整了这一比例,就是说47个人里面有24个是石油系统的,有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延长,环保、汽车院校是23个。最后标准投票通过要75%通过,  因为油品涉及面比较广,所以让我来主持会议投票工作。我主持工作,但是我没有投票权,我更没有决策权。而且,投票是实名投票,不能不记名投票。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投票负责。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对这个过程定的都非常细。只有投票通过后,我们才能写报告给标准委,标准委还要征求各个部委的意见,报国务院批准。可见,这不是说,我们石油系统就能决定的。  《中国经营报》:标准制订过程相对公平,却被断章取义,您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不公?  曹湘洪: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坦然,有人对我说,这几天你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我说,谢谢你们理解我。  《中国经营报》:我知道一些经济发达,雾霾多发的地区,油品质量已经到了非常高的程度。  曹湘洪: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油品标准都已经过国五了,天津今年过国五,中石化在提高炼油品质方面投入了很多的资金,买了很多的设备,生产过程为了清洁,也投了很多的钱,所以我把这些情况,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说了,但是播出的时候没有使用这些。  目前,我们正在酝酿国六标准的制定,力争在2020年左右使汽柴油质量全面达到国外先进水平,彻底消除指标上的差异。中石化买了大量的专利技术,努力地尽了自己的社会责任。  我说过,中石化像个人一样,很胖,但是虚胖。我们既要做大还要做强,通过加强管理科技创新要把我们做强。可以外界只知道前面那句话。后面的话没有使用。  《中国经营报》:交通问题助长了雾霾的形成,交通问题受到诸多因素影响,现在你认为还存在哪些问题?  曹湘洪:现在新的汽车可以关发动机污染排放最大的时候,是冷启动的时候,汽车的尾气的排放涉及到车,油和路。油的问题解决起来比车的问题解决起来容易,路的问题解决起来最复杂。  去年开始,我们开始推行国四标准,要求汽车也要配套,但是去年一月一日之前买的车都是国三的车,国三的车买了到淘汰至少需要十年,这涉及用车人的自身利益。所以存量车的表示是达不到新的排放要求。路的建设远远跟不上车的增长。  当然,我们炼油企业要按照标准把我们的油品提高上去。

索寒雪
因为雾霾问题引起大众的强烈关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曹湘洪也被暴露在镁光灯下。
曹湘洪和中石化被划归到“同一战线”——中国油品升级的阻碍方,一些人质疑,雾霾形成是中国石油企业袒护自身利益的结果之一。
《中国经营报》:在油品标注制订过程中,石油企业的利益占有多大的影响因素?国家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是否和中石化有密切的利益关系?
曹湘洪:油品生产的标准制订前,需要先由环保部门制订汽车尾气的排放标准,根据尾气标准,汽车要出汽车的标准,油要出油的标准,油的标准性是非常强的,很多技术指标,既要保障油的使用性能,即适宜车用,还要考虑油的经济性,油的环保性,要综合起来考虑非常复杂,当然还要从中国炼油企业的实际生产情况出发。
我们这个组织是受国家标准总局领导的,我要向标准总局汇报工作,中石化跟我们是没有领导关系的。制定标准,我汇报工作,标准总局领导对我们有很明确的两个要求:第一要从中国市场的实际出发,即要保障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不能标准太高了生产出来的都是不合格产品,那么大家就都不能生产了,断供了。第二条就是,标准要先进合理。按照这两条来做。那么这些事情,我们搞炼油的专家是最熟悉情况的,搞环保的专家是不熟悉情况的,所以标准应该由炼油专家为主。然后拿到社会上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拿到大标委下面的燃料油分标委讨论。
《中国经营报》:如果制订标准的人都来自石油企业,自然也是保障石油企业的利益,分标委是否考虑过这一点?
曹湘洪:过去燃料油分标委中,石油系统的人多一些,我们这几年调整了这一比例,就是说47个人里面有24个是石油系统的,有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延长,环保、汽车院校是23个。最后标准投票要75%通过。
因为油品涉及面比较广,所以让我来主持会议投票工作。我主持工作,但是我没有投票权,更没有决策权。而且,投票是实名投票,不能不记名投票。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投票负责。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对这个过程定得都非常细。只有投票通过后,我们才能写报告给标准委,标准委还要征求各个部委的意见,报国务院批准。可见,这不是说,我们石油系统就能决定的。
《中国经营报》:标准制订过程相对公平,却被断章取义,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不公?
曹湘洪: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坦然,有人对我说,现在你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了,我说,谢谢你们理解我。
《中国经营报》:我知道一些经济发达、雾霾多发的地区,油品质量已经到了非常高的程度。
曹湘洪: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油品标准都已经过国五了,天津今年过国五,中石化在提高炼油品质方面投入了很多的资金,买了很多的设备,生产过程为了清洁,也投了很多的钱,所以我把这些情况,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说了,但是没有被采用。
目前,我们正在酝酿国六标准的制定,力争在2020年左右使汽柴油质量全面达到国外先进水平,彻底消除指标上的差异。中石化买了大量的专利技术,努力地尽了自己的社会责任。
我说过,中石化像个人一样,很胖,但是虚胖。我们既要做大还要做强,通过加强管理和科技创新来实现。可是外界只知道前面那句话,后面的话没有使用。
《中国经营报》:交通问题助长了雾霾的形成,交通问题受到诸多因素影响,现在你认为还存在哪些问题?
曹湘洪:现在新的研究发现,发动机污染排放最大的时候是冷启动的时候,汽车的尾气的排放涉及到车、油和路。油的问题解决起来比车的问题解决起来容易,路的问题解决起来最复杂。
去年开始,我们开始推行国四标准,要求汽车也要配套,但是去年1月1日之前买的车都是国三的车,国三的车买了到淘汰至少需要十年,这涉及用车人的自身利益。所以存量车的标准是达不到新的排放要求。路的建设远远跟不上车的增长。
当然,我们炼油企业要按照标准把我们的油品提高上去。

本报特派两会记者 索寒雪
北京报道  一年前,由于一个富有争议纪录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曹湘洪被指责为石油企业利益代言,并降低成品油标准,最终导致雾霾问题迟迟不得解决。当时,曹湘洪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回应了质疑和偏颇之处。  一年后,曹湘洪再次在两会上,接受记者专访,并透露,“我们正在制定国六排放标准,并争取年底出台,大幅减少汽车尾气排放,这一标准在国际上也是非常领先的。”  未受负面消息影响  《中国经营报》:受去年事情的影响,这一年来,您的生活和工作是否出现变化?  曹湘洪:我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而且可以看到,大家对空气污染的认识越来越科学,越来越理性,汽车尾气只是造成空气污染的一部分,而且我们还在推动油品质量的提升。  今年东边沿海11个省全都要实行国五标准,所以炒作油品质量问题的人少了。  《中国经营报》:那么您所在的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人员构成发生变化了吗?  曹湘洪: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而且我们油品质量正在迅速提升。我们正在按照流程推进国六的汽柴油标准的出台。  我们这个组织受国家标准总局领导的,我要向标准总局汇报工作,中石化跟我们是没有领导关系的。制定标准,我汇报工作,标准总局领导对我们有很明确两个要求。
第一要从中国市场的实际出发,即要保障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不能标准太高了生产出来的都是不合格产品,那么大家就都不能生产了,断供了。第二条就是,标准要先进合理。按照这两条来做。那么这些事情,我们搞炼油的专家是最熟悉情况的,搞环保的专家是不熟悉情况的,所以标准应该由炼油专家为主。然后拿到社会上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拿到大标委下面的燃料油分标委讨论。  国六标准很快公布  《中国经营报》:您说到的国六标准和目前实施的国五标准差距大吗?目前征求已经到了哪一个阶段?  曹湘洪:从减排的标准看,国六标准比国五标准提高了很多,有很多数据,我们参考欧洲的标准,继续从严。在春节前就已经把征求意见稿发给了企业,有中石油、中石化、延长石油、中海油和全国地方炼油企业。随后,还要把征求意见稿对社会发布,听听社会的意见。争取今年上半年上报给国家标准总局。  《中国经营报》:目前企业的反馈怎么样?生产能达到国六标准吗?  曹湘洪:目前已经收到了中石化的反馈,中石油的反馈还没有收到。因为对很多炼油厂来讲,标准制定的还是非常苛刻,已经超过了欧盟的标准,无论是中石化还是中石油,要想生产更高标准的油品,必须要对设备进行升级。  可以看出我们的标准委员会还是在独立运行的。我是标委会的领导,不能听企业的。你可以从流程上看出,我们和企业总是有矛盾的,企业总是害怕标准定太高,他们达不到。我们还得争取社会意见,而且是国内外征求意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