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基药招标中很多省份都有不合理的规则

2015年1月30日,沈阳奥吉娜药业(以下简称“奥吉娜”)诉山东省财政厅一案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此前因为认为山东省基药招标中存在对外省和中小药企投标者排斥和歧视性条款,奥吉娜分别把山东省卫计委和山东省财政厅告上法庭,但是两次上诉都被法院驳回,奥吉娜于是再次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山东省财政厅没有尽到对招标采购监督的义务。  业内人士认为,各省药品招标采购中药企和主管部门的摩擦,近来已成为医药行业最大的矛盾点之一,招标的公平性尤其重要。有专家建议,可以考虑建立全国统一、公平的招标平台。  两次上诉都被驳回  据悉,这起官司起源于2013年9月山东省对基本药物的招标。在此之前,奥吉娜数年以来一直是山东市场基本药物100mg阿司匹林肠溶片的中标者,但是却在2014年的招标中被挡在门外。  “我们质量完全达到标准,价格最低,为什么我们不能中标却让别人中标?”奥吉娜总经理助理马智强表示不解。  根据山东省基药招标的规则,对竞价药品的评审采用“双信封”制:首先对合格企业的经济技术标进行评审,然后对经济技术标评审入围的产品进行商务标评审,最后再确定中标产品。  这份规则显示,企业能否中标看最后得分,而企业规模越大、行业排名越靠前越容易得分,同时本地企业按照规则也容易获得加分。比如,规则中,“企业规模及生产能力”权重达20分。营业额18.5亿元以上的大型企业可得10分,每减少0.5亿元减少0.25得分,5000万元的中小企业才得1分;行业排名前50名7分,400名外0分。奥吉娜排名400名以外该项没有得分。  另外,“创新能力”评价指标设定“国家级或山东省企业技术中心”和“国家或山东省大容量注射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各得5分,承担国家或山东政府药品储备的可以拿3分,不参与储备的得0分。  “国内能生产这种阿司匹林药品的有四家厂家,包括我们和德国拜耳、山东辰欣药业、陕西兰花药业,最后是德国拜耳以原研者的身份和山东本省的辰欣药业两家中标。”马智强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奥吉娜认为这种招标规则明显排斥山东省外企业、歧视中小企业,为此向主管部门多次反映情况,但是都没有得到回信。  无奈之下,奥吉娜分别状告了山东省卫计委和山东省财政厅,成为国内第一家在基药招标采购中起诉政府主管部门的药企,当了“基药招标第一案”的原告。  2014年11月底,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奥吉娜起诉山东省卫计委的请求,理由是认为由于山东省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文件》属于政府发布的政策性文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11条规定的范围,因此不在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内。  2014年12月底,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同样驳回了奥吉娜起诉山东省财政庭的请求,理由是认为原告所告的投诉事项不在被告的职责范围内,也就是认为奥吉娜起诉的主体不对。  奥吉娜不服,再次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告山东省财政厅没有履行对基药招标的监督职能,于是有了1月30日的开庭。  败了也有收获  根据国务院2009年发布的《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被业内称为“78号文”),基本药物招标由卫生部(现为卫计委)、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监察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食品药品监管局(现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中医药局9个部门联合制定。

因为质疑山东省新出台的基本药物招标方案不合理,沈阳奥吉娜药业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山东省卫生厅告上法庭。今天下午,案件将在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自从我国启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以来,以省为单位集中采购基本药物的规定一方面减少了药物流通环节,有效降低了药价,但另一方面,质疑药品招标不公,药企状告卫生部门的事件也是时有发生。各地的基本药物招标该如何兼顾质量和价格,怎么样做到公平合理?

3月14日,山东省公布2014年第二批国家基本药物采购中标企业名单。而就在这份名单出台之前一周,主管山东基药招标的山东省卫生厅接到一纸诉状。

在多次质疑、申诉无果之后,沈阳奥吉娜药业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山东省卫生厅告上了法庭。

“全国基药招标中很多省份都有类似不合理的规则,只是我们比较较真,而且上一轮招标中我们是山东的中标企业,这次方案明显不合理。”3月17日,辽宁奥吉娜药业营销总监姜成波表示。

奥门新萄京,沈阳奥吉娜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马智强:我们希望山东省政府能给中小企业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历下区法院已经于3月6日受理奥吉娜状告山东省卫生厅一案。起诉书中,奥吉娜认为,《山东省2013年国家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文件》作出的政府采购行为违法,且存在歧视外省市中小企业的条款。此案将于3月26日正式开庭,国内因基药招标而起诉省级招标主管部门案例并不多见,此前重庆天圣医药也起诉过重庆市卫生局。

今年1月21号,山东省公布了本省2013年国家基本药物集中采购中标企业以及产品的中标结果。沈阳奥吉娜药业公司生产的100mg阿司匹林肠溶片没有中标。奥吉娜药业对山东省公布的最终的中标产品提出了质疑。
马智强:他文件本身要求这次采购所有药品的报价不能高于原来医疗机构的实际采购价格和他参考周边几个省份的药品的最低的中标价格,而恰恰在这一次,他们山东省本土的企业,也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恰恰他们的报价和这次的中标价格都高于原来我们的中标价格,也就是医疗机构的实际采购价格,同时也高于他们周边几个省份,所以说我们反映完了没动静,我们才进行了起诉。

这场诉讼的结果未有定论。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基药招标遭遇广泛争议,有专家直指根源是地方政府招标政策的随意性。

《山东省2013年国家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文件》中,对竞标药品的评价指标包括销售金额和行业排名等,但奥吉娜药业认为在分值的分配上,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本土企业和外地企业都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3月13日,四川公布2014年退出全省基药采购的品种名单。康缘药业、云南白药、白云山华北制药、科伦药业等均有品种不再参与2014年四川基药招标。

马智强:他是用企业的行业排名和销售额排除了很多的小型企业,他又用很多地方保护的一些政策保护了地方的企业而排斥了外地的企业。

基药歧视?

奥吉娜认为,山东省卫生厅制定倾向于山东本省企业评分体系,排斥外省药企

2014年1月21日,山东省公布2013版基本药物实施以来,山东最新一次招标的中标产品目录,共1065个品规列入2014年山东第一批中标名单。3月14日,488个品规进入山东省第二批基药中标名单。

然而辽宁奥吉娜认为,虽然山东对2014年基药招标制订了严格规则,但这些规则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阻止中小企业及外地企业进入山东基药市场。

奥吉娜营销部门人士介绍:“我所知道的基药招标省份中,虽然大多实行双信封制,但对经济技术标和商务标都会参考,山东的招标方式其他省份还没遇到过。”

“双信封制”最早始于安徽基药招标,其原理是分“技术经济”和“商务”两个标准打分。技术经济分即产品质量、企业规模、市场信誉等标准,商务分就是比价格。双信封制是卫生部向全国推广的基药招标方式。

但各省在执行“双信封制”时标准并不统一。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介绍:“有两种双信封制,一种是技术分打完后,选分数高前几位,再比价格,不再看技术分。另一种是技术分和最后的商务分按比例加总,看总分选定中标企业。”

山东选择的是第一种双信封制,经济技术标里选择了生产能力、产品质量、服务信誉和奖惩四大指标。其中生产能力指标对销售金额、行业排名、社会贡献度都有明确打分标准。

奥吉娜正是质疑这一标准。因为在评分标准里,工信部排名列入前50位的大企业可以打7分,而400名开外的中小企业只能得0分;承担国家或山东政府药品储备的可以拿3分,不参与储备的得0分。

辽宁奥吉娜主打产品为100mg阿司匹林肠溶片,该药国内仅有奥吉娜、德国拜耳和山东济宁辰欣药业能供货。拜耳算外资企业,辰欣为鲁抗医药旗下企业,相比而言,奥吉娜在生产能力指标这一项就拿分极少。

尽管奥吉娜产品经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不比拜耳的质量差,而且能够给出比拜耳和辰欣更低的价格,但还没进入商务标阶段,奥吉娜就已经出局了。因为山东省规定,对于投标数少于4家的品种,选经济技术分最高的前2位进入商务评标。

在起诉状中,奥吉娜认为山东省卫生厅“违反《政府采购法》、《反垄断法》的有关规定,制定倾向于山东本省企业的评分体系,排斥外省药企,违背政府采购基本的公平原则”。

格局错乱

上市公司除了独家品种价格有保障、愿意供货之外,其他品种纷纷想退出基药市场

“在山东当地告山东的政府部门,结果可想而知。”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有业内人士指,山东的基药招标政策,对部分在某一领域有专长的中小企业并不公平。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基药招标制造的“不公平”却是一个广泛现象。

3月13日,四川公布2014年退出全省基药采购的品种名单。康缘药业、云南白药、白云山、九芝堂、华北制药、科伦药业等均有品种不再参与2014年四川基药招标。

九芝堂宣传负责人卢杰表示:“很多品种并不是企业不愿生产,而是招标价格太低。如中药经典方六味地黄丸,最低招到2块多钱,我们自己测算过,这个价格买原料都买不到。”

基药市场出现一个奇怪格局:上市公司除了独家品种价格有保障、愿意供货之外,其他品种纷纷想退出基药市场;部分有实力的中小企业评分又达不到中标门槛;更多小企业以极低的价格应标,所供产品质量又被业内普遍怀疑。

奥吉娜的遭遇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省份中,价格是决定基药中标与否的事实上的最重要标准。

广东省3月14日公布的基药“最高零售价”通知中规定,基本药物以实际中标价为最高零售价。广东基药实施“月月竞价”的规则,于明德解释说:“这一规则意味着下一月竞价,只能比上一次的价格低,不能更高。”

这样的竞价规则已经成为部分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如果复方丹参片是某家企业的主打品种,而另一家企业只是少量生产,那么后者只需赔本销售或者低价应标后不供货,就能达到击垮竞争对手的目的。

“好企业被赶出基药市场,你看上市公司有几个品种中标基药的?”卢杰表示。

于明德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源是地方政府制定招标政策的随意性。“出现优质企业退出、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等现象,一点都不奇怪。国家规定了基药招标的总体原则是质量优先、价格合理,但没明确如何保障这两点。各地在招标中无法完全兼顾质量和价格,于是就出现目前局面。”

“基本药物本来是国家为老百姓制定的福利性政策,但如果这样下去,好药大量退出市场,百姓福利可能真的将无法保障。”九芝堂卢杰称。奥门新萄京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