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牌拍卖该结束了?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车牌拍卖制度一直饱受争议,近日一直实行车牌拍卖制度的上海传出消息,该制度可能会取消,一时间,关于车牌拍卖和治理城市拥堵的话题甚嚣尘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在上海市的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上,人大代表问到未来是否有可能会取消沪牌拍卖。有关人士表示“很有可能。”  上海市人大代表陈必壮表示,“拍牌只是延缓了小汽车增长速度,但并没有停止增长。目前上海的小汽车保有量约为300万辆。每年上海将新增10万辆沪牌车、10-15万辆外牌车,以及10万辆沪C牌照车辆。10年后,上海又将至少新增300万辆小汽车。  事实上,2012年初,上海市发改委、交通港口局等部门也明确表示:上海市将适当增加机动车额度投放总量,研究详细的可替代方案,为现行额度拍卖适时退出做好准备。  拥堵费不是新课题,实际上,上海最早从2002年就启动了拥堵费的研究,2007年专门进行了课题研究,只是研究结果未得到相关领导表态,最终没有推进。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前发改委官员称,主要原因是公共交通不完善和收费的技术问题难以解决。  如今,上海新的白皮书对上海的公共交通规划已经明确,而拥堵费的收费技术日益成熟,这也使收取拥堵费的方案再次成为热点。  拍卖制度的困惑  2004年以来,上海私车牌照拍卖中标价平均每张达到4万多元!无疑,一张上海私车牌照的铝皮已超过同等重量黄金的价格,成为世界上最贵重的金属之一。  上海是从2000年1月起实施“国产生活用小客车上牌额度无底价竞购”,全国仅有上海对私车牌照进行拍卖,作为全国最为特殊的车牌管理制度,一直就备受争议。  报道称,现行牌照拍卖制度的劣势非常明显,相关管理部门为了加强管理,时不时修改牌照拍卖制度。2014年起,上海开始试行年度统一“警示价”措施,即全年每月设置
同一“警示价”,“警示价”选择2013年最低“警示价”72600元。竞买人首次出价阶段出价高于“警示价”,系统将不予接受。第二阶段价格修改仍按现
行方法操作。  此外,将现行的私人、私企机动车额度拍卖同场举行改为个人、单位分场举行,实行有底价竞拍,起拍价为个人投标拍卖成交均价。“警示价”政策虽然稳住了价格,但同时导致了灰色产业链的滋生。  家有两辆上海牌照车的孙女士,一次性去买了五张标书。按照她的计划,如果能拍到,就把两辆旧车带牌卖掉,而在二手车市场,7万多元的牌照能卖12万元,这
意味着,她相当于一次性赚10万元,补贴购新车的差价。嗅到商机,4S店的销售人员也加入到“代客拍牌”的热潮中,在淘宝上搜索“代拍牌照”店铺接近20
家,成功拍得一块牌照,一般需要付出4000元到8000元不等的代拍费。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拍卖细则如何改变,上海牌照拍卖并没有根本解决城市拥堵问题,不过,饱受争议的拍卖制度如果要退出历史舞台,仍需要时间,更需要一个能够替代的管理制度出台。  收取拥堵费的城市必须拥有发达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在新加坡,公交出行率高达65%,伦敦在采纳了拥堵费政策后公交车的速度也因此提高25%。  在去年3月份发布的新版《上海市交通发展白皮书》中,正式提出未来十年,上海将形成以轨道交通为骨干、公共汽(电)车为
基础、客运交通枢纽为衔接的城乡一体化公共交通体系,全市公共交通客运量达3000万乘次,较2012年增长75%。  而关于技术问题,博泰悦臻网络技术服务公司董事长应宜伦表示,随着车联网技术的推进和智能汽车的研发,目前车辆仅需要增加300元成本,就能自动按照进城的远近而收费,技术发展一日千里,相信收费的技术问题很快就能轻松地解决。  驾车通行权,是一项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上海市的这种做法,直接影响了这个基本权利的行使,也增加了公民的财产义务负担。  公共权力对个人权利的干预要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国家行政学院杨小军教授认为,车牌拍卖没有法律依据,超越了法律的范围。  机动车牌照这个制度安排的根本目的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保证公民的交通安全,保证有序的交通秩序。杨小军认为,上海市车辆拍卖是对这一制度安排的背离。“上海的这种做法,使得车牌照成了一种稀缺的资源。”  取代车牌拍卖的各种建议  据新民晚报的报道,目前上海的小汽车保有量已非常高,约为300万辆。数据显示,每年上海将新增10万辆沪牌车、10-15万辆外牌车,以及10万辆沪C牌照车辆。10年后,上海又将至少新增300万辆小汽车。而上海市中心城区车辆最大承载能力仅为250万辆。在2015年上海两会上,代表委员们就此提出各自的建议。  参考新加坡拍牌模式  上海市人大代表陈必壮建议,可以考虑取消警示价,并参考新加坡拍牌模式,即按照最末位的竞拍成功者出价作为统一价格。  陈必壮同时提出,要加快研究有期限小汽车通行权的研究。对外牌车的使用,要考虑实施更为严格的管理措施,比如延长外牌车辆在高架道路上的限制时间,甚至白天的限行、区域限行等。  以家庭为单位来摇号  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提出书面意见,建议以家庭为单位来摇号。  李飞康提出,凡符合牌照买入条件人以家庭(户口簿、居住证内人员等)为单位,每户家庭最多2人可参加摇号,中号者5年内不能参加摇号,其家庭其他成员也不得参加摇号。

时隔7年再收“拥堵费”上海车牌拍卖要终结?

2015-02-03 10:02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转载]责编:石腾

上海的私车牌照拍卖制度实施以来,一直饱受争议,而近日,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的一席话,再度使私车牌照未来走向充满悬念。

1月29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最后一天,上海市人大代表潘书鸿提问:“未来在公共交通足够完善的情况下,是否可能取消沪牌拍卖?”孙建平当即表示:
“很有可能。”孙建平同时表示:“像上海这种特大型城市,拥有密集的人口,最终的发展还是要收取城市拥堵费。而将来取消牌照后,之前花钱买牌照的车主,可
以用牌照费冲抵拥堵费。”

“拥堵费不是新课题,实际上,上海最早从2002年就启动了拥堵费的研究,2007年专门进行了课题研究,只是研究结果未得到相关领导表态,最终没有推进。”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前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公共交通不完善和收费的技术问题难以解决。

一搁就是7年多。而如今,上海新的白皮书对上海的公共交通规划已经明确,而拥堵费的收费技术日益成熟,这也使收取拥堵费的方案再次成为热点。

现行拍卖制度的困惑

“在公共交通不能完全满足市民需求的当下,只能通过拍牌来限制私家车,从另一个角度看,拍牌是为公共交通建设赢得时间。”孙建平表示。

2012年上海车牌拍卖收入为71.2亿元,比2011年增加五成多。2013年,仅每人100元一次的拍牌费用,就达1亿多元。根据上海市政府此前公布的收入去向:拍卖收入主要用于公交购车补贴、优惠换乘补贴、老人免费乘车补贴、公交基础设施建设维护、轨交建设等。

“拍牌只是延缓了小汽车增长速度,但并没有停止增长。”1月2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上海市人大代表陈必壮也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上海的小汽车保有量约为300万辆。每年上海将新增10万辆沪牌车、10-15万辆外牌车,以及10万辆沪C牌照车辆。

“10年后,上海又将至少新增300万辆小汽车。”而与此相对的,则是上海市中心城区车辆最大承载能力仅为250万辆,“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10年后上海的道路状况是怎样的。”

2012年初,上海市发改委、交通港口局等部门也明确表示:上海市将适当增加机动车额度投放总量,研究详细的可替代方案,为现行额度拍卖适时退出做好准备。

现行牌照拍卖制度的劣势非常明显,相关管理部门为了加强管理,时不时修改牌照拍卖制度。2014年起,上海开始试行年度统一“警示价”措施,即全年每月设置
同一“警示价”,“警示价”选择2013年最低“警示价”72600元。竞买人首次出价阶段出价高于“警示价”,系统将不予接受。第二阶段价格修改仍按现
行方法操作。

此外,将现行的私人、私企机动车额度拍卖同场举行改为个人、单位分场举行,实行有底价竞拍,起拍价为个人投标拍卖成交均价。“警示价”政策虽然稳住了价格,但同时导致了灰色产业链的滋生。

如家有两辆上海牌照车的孙女士,一次性去买了五张标书。按照她的计划,如果能拍到,就把两辆旧车带牌卖掉,而在二手车市场,7万多元的牌照能卖12万元,这
意味着,她相当于一次性赚10万元,补贴购新车的差价。嗅到商机,4S店的销售人员也加入到“代客拍牌”的热潮中,在淘宝上搜索“代拍牌照”店铺接近20
家,成功拍得一块牌照,一般需要付出4000元到8000元不等的代拍费。

此后为了解决拍卖人数虚高的现象,上海市政府又接二连三打出组合拳。规定拍牌者必须持有机动车驾驶证。且竞买人自2014年7月起通过拍卖获得个人客车额度的,3年内不得再次登记参加拍卖。

这样的措施确实避免了拍卖价格过高的问题,也增加了黄牛从中渔利的难度,但真正需要的人却很难通过拍牌得到,“据我所知,有的投标者连续参与10个月都没有拍到牌照。”本身从事交通政策编制研究工作人大代表陈必壮也表示,而人大代表李飞康也提议要取消警示价。

收取拥堵费已无门槛

无论拍卖细则如何改变,上海牌照拍卖并没有根本解决城市拥堵问题,这也是人大代表集中提议的重点。不过,饱受争议的拍卖制度如果要退出历史舞台,仍需要时间,更需要一个能够替代的管理制度出台。什么方式是最适合上海的?

上海1994年起就对私车牌照实行有底价、不公开拍卖。2000年开始,上海市又将拍卖方法改为无底价、公开拍卖。而上海对拥堵费的研究,几乎同时起步。上
海于2002年起启动了拥堵费的研究。2007年,“以收取拥堵费替代目前私车牌照拍卖制度”课题交给市政府领导审批。

“上海曾组织多个批次的相关人员到伦敦、新加坡去学习收取拥堵费的经验,前后至少进行过三轮课题研究。”上述前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不过,采用拥挤收费替代牌照拍卖制度的课题一直未有领导就此明确表态。

原因除了涉及到各方利益,拥堵费的收取还要依托城市公共交通的完善和具体收费技术手段的实施。

“收取拥堵费的城市必须拥有发达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在新加坡,公交出行率高达65%,伦敦在采纳了拥堵费政策后公交车的速度也因此提高25%。”上述前发改
委官员表示。而在去年3月份发布的新版《上海市交通发展白皮书》中,正式提出未来十年,上海将形成以轨道交通为骨干、公共汽车为
基础、客运交通枢纽为衔接的城乡一体化公共交通体系,全市公共交通客运量达3000万乘次,较2012年增长75%。

而关于技术问题,博泰悦臻网络技术服务公司董事长应宜伦表示,随着车联网技术的推进和智能汽车的研发,目前车辆仅需要增加300元成本,就能自动按照进城的远近而收费,技术发展一日千里,相信收费的技术问题很快就能轻松地解决。

上海的私车牌照拍卖制度实施以来,一直饱受争议,而近日,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的一席话,再度使私车牌照未来走向充满悬念。

1月29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最后一天,上海市人大代表潘书鸿提问:“未来在公共交通足够完善的情况下,是否可能取消沪牌拍卖?”孙建平当即表示:“很有可能。”孙建平同时表示:“像上海这种特大型城市,拥有密集的人口,最终的发展还是要收取城市拥堵费。而将来取消牌照后,之前花钱买牌照的车主,可以用牌照费冲抵拥堵费。”

“拥堵费不是新课题,实际上,上海最早从2002年就启动了拥堵费的研究,2007年专门进行了课题研究,只是研究结果未得到相关领导表态,最终没有推进。”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前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公共交通不完善和收费的技术问题难以解决。

一搁就是7年多。而如今,上海新的白皮书对上海的公共交通规划已经明确,而拥堵费的收费技术日益成熟,这也使收取拥堵费的方案再次成为热点。

现行拍卖制度的困惑

“在公共交通不能完全满足市民需求的当下,只能通过拍牌来限制私家车,从另一个角度看,拍牌是为公共交通建设赢得时间。”孙建平表示。

2012年上海车牌拍卖收入为71.2亿元,比2011年增加五成多。2013年,仅每人100元一次的拍牌费用,就达1亿多元。根据上海市政府此前公布的收入去向:拍卖收入主要用于公交购车补贴、优惠换乘补贴、老人免费乘车补贴、公交基础设施建设维护、轨交建设等。

“拍牌只是延缓了小汽车增长速度,但并没有停止增长。”1月2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上海市人大代表陈必壮也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上海的小汽车保有量约为300万辆。每年上海将新增10万辆沪牌车、10-15万辆外牌车,以及10万辆沪C牌照车辆。

“10年后,上海又将至少新增300万辆小汽车。”而与此相对的,则是上海市中心城区车辆最大承载能力仅为250万辆,“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10年后上海的道路状况是怎样的。”

2012年初,上海市发改委、交通港口局等部门也明确表示:上海市将适当增加机动车额度投放总量,研究详细的可替代方案,为现行额度拍卖适时退出做好准备。

现行牌照拍卖制度的劣势非常明显,相关管理部门为了加强管理,时不时修改牌照拍卖制度。2014年起,上海开始试行年度统一“警示价”措施,即全年每月设置同一“警示价”,“警示价”选择2013年最低“警示价”72600元。竞买人首次出价阶段出价高于“警示价”,系统将不予接受。第二阶段价格修改仍按现行方法操作。

此外,将现行的私人、私企机动车额度拍卖同场举行改为个人、单位分场举行,实行有底价竞拍,起拍价为个人投标拍卖成交均价。“警示价”政策虽然稳住了价格,但同时导致了灰色产业链的滋生。

如家有两辆上海牌照车的孙女士,一次性去买了五张标书。按照她的计划,如果能拍到,就把两辆旧车带牌卖掉,而在二手车市场,7万多元的牌照能卖12万元,这意味着,她相当于一次性赚10万元,补贴购新车的差价。嗅到商机,4S店的销售人员也加入到“代客拍牌”的热潮中,在淘宝上搜索“代拍牌照”店铺接近20家,成功拍得一块牌照,一般需要付出4000元到8000元不等的代拍费。

此后为了解决拍卖人数虚高的现象,上海市政府又接二连三打出组合拳。规定拍牌者必须持有机动车驾驶证。且竞买人自2014年7月起通过拍卖获得个人客车额度的,3年内不得再次登记参加拍卖。

这样的措施确实避免了拍卖价格过高的问题,也增加了黄牛从中渔利的难度,但真正需要的人却很难通过拍牌得到,“据我所知,有的投标者连续参与10个月都没有拍到牌照。”本身从事交通政策编制研究工作人大代表陈必壮也表示,而人大代表李飞康也提议要取消警示价。

收取拥堵费已无门槛

无论拍卖细则如何改变,上海牌照拍卖并没有根本解决城市拥堵问题,这也是人大代表集中提议的重点。不过,饱受争议的拍卖制度如果要退出历史舞台,仍需要时间,更需要一个能够替代的管理制度出台。什么方式是最适合上海的?

上海1994年起就对私车牌照实行有底价、不公开拍卖。2000年开始,上海市又将拍卖方法改为无底价、公开拍卖。而上海对拥堵费的研究,几乎同时起步。上海于2002年起启动了拥堵费的研究。2007年,“以收取拥堵费替代目前私车牌照拍卖制度”课题交给市政府领导审批。

“上海曾组织多个批次的相关人员到伦敦、新加坡去学习收取拥堵费的经验,前后至少进行过三轮课题研究。”上述前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不过,采用拥挤收费替代牌照拍卖制度的课题一直未有领导就此明确表态。

原因除了涉及到各方利益,拥堵费的收取还要依托城市公共交通的完善和具体收费技术手段的实施。

“收取拥堵费的城市必须拥有发达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在新加坡,公交出行率高达65%,伦敦在采纳了拥堵费政策后公交车的速度也因此提高25%。”上述前发改委官员表示。而在去年3月份发布的新版《上海市交通发展白皮书》中,正式提出
未来十年,上海将形成以轨道交通为骨干、公共汽车为基础、客运交通枢纽为衔接的城乡一体化公共交通体系,全市公共交通客运量达3000万乘次,较2012年增长75%。

而关于技术问题,博泰悦臻网络技术服务公司董事长应宜伦表示,随着车联网技术的推进和智能汽车的研发,目前车辆仅需要增加300元成本,就能自动按照进城的远近而收费,技术发展一日千里,相信收费的技术问题很快就能轻松地解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