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转型新方向:打造清洁能源输出基地

有北京“后花园”之称的内蒙古乌兰察布悄悄启动了一项新的经济发展战略:打造成为中国清洁能源输出基地。  这与国内大多数城市致力于发展工业的路子截然不同。  乌兰察布此举背后,除了依托自身拥有得天独厚的风力、电力资源外,还一定程度上承载着内蒙古大草原生态保护,以及为京津冀地区无霾治理的综合考量。  这步棋,乌兰察布如何走?  “后花园”的环境压力  不管是为首都市民提供马铃薯这样的冷凉蔬菜,还是打造草原旅游吸引首都游客,乌兰察布的战略定位从来都要考虑到北京这个特大型城市的需求。于是,APEC来了,“后花园”的压力也随之来了!  10月8日,乌兰察布市政府召开党政联席会议,组成6个专项督查组和2个明查暗访组,加上11个旗县市区的29个执法检查组,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从11月3日开始,全市累计出动执法人员2096人次,检查企业1485家次,检查工地277家。  严控焚烧垃圾、树叶现象。鼓励居民日常生活多用天然气和电,减少用煤量。对55家高载能企业、372家石材加工企业、75家矿山碎石厂和中心城区的107家工地实施停产,来保障会议期间的空气质量。  会议期间,乌兰察布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停驶40%以上,禁止黄标车、大型货车通行。此外,还利用中心城区的26台大中小型清扫保洁车、8台大型清洗车、3台洒水作业车,对城区道路加大了吸洗清扫、洒水频次,防治扬尘污染。  据了解,APEC期间,乌兰察布市烟尘与二氧化硫实现75%天数全达标,氮氧化物下降了5.5个百分点。中心城区集宁城区空气质量全为优良,与去年同期相比优级天数增加了3天。  保证“APEC蓝”是乌兰察布基于对首都北京的政治责任而出台的一项短期应对策略,而周边京津冀地区的整体雾霾天气指数才是乌兰察布真正的环境压力。  2012年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地区出现持续性大范围雾霾天气后,“加快削减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原煤消耗量和汽车有害尾气排放,调整能源消费结构”成为国家治理雾霾污染的重要举措。河北“削钢”、内蒙“原煤减产”,这些成为治理雾霾污染的主要举措。  作为内蒙古桥头堡、北京的“后花园”,乌兰察布将减少原煤输出量,提高电力、油气等清洁能源的输出,加快解决制约清洁能源输出的通道建设问题,提高能源外送保障能力,作为政府在环境问题上的一项重要工作。  “建设成为清洁能源输出基地”被顺势提出,并根据“保障首都、服务华北、面向全国”确定战略定位和市场定位,用乌兰察布官方的话说就是“以提高自身在国家治理雾霾中的贡献”。  一箭双雕  除了地缘关系引发的政治责任感之外,乌兰察布也希望借此加深和拓宽与京津冀、长三角等地区在能源和其他优势特色产业方面的战略合作。  乌兰察布市东部与河北省接壤,南部与山西省相连,区位优势明显,相邻的两省均是工业大省,经济发展迅速,用电负荷逐年增加,特别是河北南部地区,近年来,受季节、装机容量不足等影响,多次限量用电,电力供应日趋紧张。  而乌兰察布却是电力资源丰富、风能资源富集区。受蒙西电网用电负荷低于装机规模影响,火电机组不能满负荷发电,风力发电企业弃风严重。2012年乌兰察布市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2032小时,弃风500小时左右。这影响了企业效益,造成了风能资源浪费。  2007年至2012年,乌兰察布市能源工业生产能力及规模快速增长,发电总装机年均增速19.9%,占全区的12.1%;风电装机规模迅速增长,占全区近五分之一;太阳能发电则是从无到有,2012年并网10万千瓦。全社会发电量由109亿千瓦时增长到396.2亿千瓦时,年均增长29.4%。  乌兰察布的考量是,将乌兰察布市的电力企业所发的电量直供河北、山西,这样既能增加乌兰察布的电力企业效益,又能解决相邻两省缺电问题。实现乌兰察布与河北省、山西省电力支援交易,解决双方电能互济余缺、减少电力供需矛盾。  “既可以拓展乌兰察布市外送电市场,又可以吸引能源资源密集型产业向乌兰察布转移。”可谓“一箭双雕”。乌兰察布市一位官员说。

地处中国北方的内蒙古乌兰察布地区,以其“风电资源”富集,一度被誉为中国北方最大风电基地,然而由于“外送通道”不畅等原因,使得当地出现了“拿着金碗没饭吃”的尴尬境地。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发改委副主任、市能源局局长陈伟30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多次重复的一句话是,乌兰察布风电产业当下亟需解决的问题是要有一个好的“外送通道”。
当地风电资源为何迫切需要“外送通道”,乌兰察布市发改委提供的消息显示,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的乌兰察布市,是中国西电东输的桥头堡。目前,该市风电并网装机已居内蒙古第一位,但受外送通道和电力消纳等条件的制约,风电等绿色能源发展走入一个瓶颈期。
记者了解到,针对这一情况,国家电网公司2012年支持内蒙古又好又快发展曾发文指出,欲将乌兰察布地区风电实现集中外送,建设乌兰察布至武汉特高压外送通道,解决风电大规模上网和送出问题。但颇为惋惜的是,这一问题至今未有根本进展。
陈伟坦言说,中国正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乌兰察布作为中国北方最大风电基地,该市东部与河北省接壤,距北京320公里,南部与山西省相连,距大同100公里,区位交通优势明显,相邻的两省均是工业大省,经济发展迅速,用电负荷逐年增加,特别是河北南部地区,近年来受季节、装机容量不足等影响,多次实施限量用电,电力供应日趋紧张。
这样的情况下,为乌兰察布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
陈伟指出,尽管目前乌兰察布市电力资源丰富,但受内蒙古西部电网消纳有限、送出制约,火电机组不能满发,风力发电企业弃风严重等因素,既造成了风能资源浪费,又制约了风电产业的健康发展。
对于陈伟的这一说法,记者在对当地察右中旗风电办采访时了解到,这样的现象并非孤例。被外界誉为“风电之都”的察右中旗的风电产业,由于该地区地处偏远,电网资源比较薄弱,用电负荷少,对风电的容纳能力低,导致风电并网送出困难,发展受限。
察右中旗风电办主任吕建军说,针对这样的情况,当地正在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增加工业用电负荷,为风电就地消纳提供可能,但仍然解决不了“窝电”问题,他认为,当下察右中旗急需要解决外送通道问题。
在陈伟看来,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办法是,国家电网尽快启动乌兰察布“外送电”通道,将乌兰察布市电力企业所发的电量直供京津冀等周边省市,这样既能对当地电力企业增加经济效益,又能解决相邻省市缺电问题,进而解决多方电能互济余缺、减少电力供需矛盾。
针对这一现象,内蒙古经济学家姜月忠认为,在内蒙古当下着力打造清洁能源基地的背景下,乌兰察布亟需国家层面解决“外送通道”的难题,如此,才有可能实现内蒙古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保障首都服务华北
开车行进在广袤的内蒙古大地,时而可见一簇簇巨型“风车阵”。这些源源不断提供着清洁能源的风力发电机,已经成为这片土地上除牛羊、草场、蒙古包之外又一道亮丽的风景。
内蒙古能源资源富集,发展能源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传统能源方面,全区煤炭资源勘查估算总量居全国第一。新能源方面,风能资源技术可开发量占全国一半以上;太阳能年总辐射量居全国第二位。
如果说在京蒙区域合作的其他领域中,北京支持内蒙古的色彩更重一些的话,那么在能源领域的合作中,内蒙古“回报”北京的则更多。内蒙古与北京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具有很强的互补性,这首先表现在内蒙古的区位优势明显,其大型清洁能源基地距离华北、华中、华东等负荷中心约600-1700公里,是特高压输电的经济合理距离。同时,随着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深入推进,对电力、天然气等清洁能源需求持续增长,这给双方能源领域的合作带来了广阔的前景。据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开发局人士介绍,内蒙古围绕把自治区建成“保障首都、服务华北、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和全国重要的现代煤化工生产示范基地”的目标,加强推动京蒙能源合作。“十二五”以来,京蒙合作的已投产、在建和拟开工的能源项目共有15项,总投资1417亿余元。内蒙古已成为北京最大的电力供应基地,保障着北京40%以上的电力需求。
如果说在京蒙区域合作的其他领域中,北京支持内蒙古的色彩更重一些的话,那么在能源领域,内蒙古“回报”北京的意味则更强一些。来自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开发局的数据显示,内蒙古已成为北京市最大的电力供应基地,保障着北京40%以上的电力需求。
“煤从空中走”
为保障京津冀用电负荷快速增长的需求,内蒙古加快推动国家“西电东送”战略。截至目前,已建成外送华北电网输电通道6条,均为500千伏输电线路,送电能力1500万千瓦,累计外送电量约8000亿千瓦时,为京津冀地区提供了重要的电力能源支撑。
记者近日来到地处内蒙古北疆的锡林郭勒盟,探访了正在紧张建设中的京能五间房火电项目。据锡林郭勒盟发改委人士介绍,锡盟煤炭资源富集,但这里的煤炭主要为褐煤,发热量低,经济运输半径不超过600公里。和把煤炭销往盟外相比,将其就地转化为电力资源更有利于提升当地煤炭资源的综合利用水平。锡盟正着力提高煤炭向清洁能源的转化比例,正在建设中的华润五间房火电机组、京能五间房火电机组交流线路电源点项目,将利用内蒙古能源外送通道,加强与
京津等地的能源供应合作,把过去的“北煤南运”变成“北电南送”,实现“煤从空中走”。
与此同时,内蒙古在煤制油、煤制气等现代煤化工领域也与北京加强合作,推动区域协作发展,目前已实施的重点项目有两个。其中,内蒙古大唐国际克什克腾旗年产40亿立方米煤制气项目已于2013年11月投产,项目所产煤制气全部通过配套克什克腾旗-北京煤制气管道向北京供气,累计向北京市供气12.9亿立方米,缓解了北京冬季用气高峰期供气压力,对改善北京地区空气质量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个由北控集团子公司建设的鄂尔多斯煤炭清洁高效综合利用示范项目将在“十三五”期间建成投产,该项目拟通过煤制气外输管道向北京供气,将对保障北京用气、支持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发挥更大的作用。
筹建新能源输出基地
新能源方面,内蒙古坐拥全国最大的清洁能源基地。其中,赤峰市和乌兰察布市具有发展新能源的显著优势。据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开发局人士介绍,一方面,这两地风能和太阳能资源丰富、建设条件好,并且紧邻京津冀地区负荷中心,线路输送距离合理,适宜建设可再生能源基地。另一方面,北京市用电需求较高,为防治大气污染,治理雾霾,优化能源结构,70%的用电负荷需要外购,是可再生能源良好的消纳市场。
据当地主管部门介绍,中央在《关于印发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通知》中已明确提出“推动内蒙古赤峰市建设京津冀清洁能源输出基地”,国家能源局也已将乌兰察布市作为京津冀地区防治大气污染工作中重要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之一。目前,赤峰市和乌兰察布市均已编制完成相应的外送新能源规划报告,规划建设赤峰市外送北京新能源基地与乌兰察布市外送北京新能源基地。
京华时报记者刘朝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