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半年缩水3成 主要产油国谋划减产保价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2014年下半年起,国内成品油价格迎来“八连跌”,终端消费者、工业用油企业、物流企业成为了“八连跌”的最大受益者。但不得不提的是,“八连跌”却给中上游的炼厂以及加油站带来了严重的创伤,炼油版块连续亏损,加油站零售利润大幅下滑。那么,“跌跌不休”何时是结束呢?  油价“九连跌”或已定局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多家社会监测机构透露,本周五(11月28日)国内成品油将迎来新一轮调整窗口,而目前原油变化率对应的下调幅度远超红线,除非未来四个工作日原油现货均涨8美元,调价才有搁浅可能,但从目前原油走势来看,“九连跌”已成定局,不过每吨降幅或缩减至150元到180元。  实际上,自今年6月下旬以来,由于全球供应量增长、欧元区和中国经济增长减缓,国际油价“熊市”难止,持续下跌了近三分之一。而在美国经济持续改善、中国降低利率刺激经济,以及欧佩克或将减产的利好支撑下,国际原油价格20日开始大幅反弹。  截至21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015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66美元,收于每桶76.51美元,涨幅为0.87%。2015年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03美元,收于每桶80.36美元,涨幅为1.3%。  “以目前原油价格测算,除非自明日起原油现货均涨8美元并持续运行至计价周期结束,本轮调价才有搁浅可能。据目前原油走势看来,央行降息虽在一定程度上提振能源需求,但OPEC是否减产的问题或将在本周四前持续制约原油价格,国内油价‘九连跌’已成定局。”中宇资讯分析师孙晓飞预测道。  卓创资讯分析师张斌也认为,从当前变化率预测,本轮跌幅或将缩减至每吨150元到180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经济持续改善、中国降低利率刺激经济,以及OPEC或将减产的利好支撑下,国际原油价格大幅反弹。截至11月21日收盘,原油价格较11月13日的收盘反弹3.1%,受此影响,原油变化率也出现反弹走势。而这也意味着,本周的“九连跌”幅度将继续缩减。  事实上,虽然油价出现小幅回暖,但其涨跌还得看主要产油国的实际行动。  据中新网报道,今年夏天至今,国际石油价格已经从高位下跌了约30%,至每桶70至80美元区间,且有持续下跌的势头。预计,将在11月27日召开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部长级会议通过减产而干预油价的可能性增大,但分析认为,干预所能带来短暂的反弹无法彻底解除市场对油价继续大幅下跌的担忧。  根据欧佩克官方统计,2013年,欧佩克石油储量占世界已探明总储量的81%,总产量占世界的近40%。依靠其丰富的石油储量及在国际石油市场上所占份额的优势,欧佩克通过调节石油产量对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涨落发挥重要作用。据估计,如果欧佩克各国能够达成一项每天减少50万桶石油产量的协议,油价将因此得到强有力支撑,在未来几个月内有望重返90美元。  但目前,高盛、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看空石油价格,纷纷下调了2015年油价预期,70至80美元是较为普遍的价格预期。另据国际能源署11月14日公布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显示,除非全球原油产量减少,否则直至2015年上半年,油价都可能保持下行态势。国际能源署在报告中指出,由于经济增长放缓,而且美国页岩油气产量持续扩大,“油价重返此前高位可能变得遥不可及”。  不得不提及的是,就目前情形看,欧佩克成员国间对于是否通过减产来维持石油价格稳定这一议题上仍有巨大分歧。由于欧佩克现有的12个成员国原油生产成本、对原油出口依赖程度及减产的接受程度不同,势必会导致此次部长级会议产生更多的分歧与阻力,使减产面临更大的压力。  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希望通过减产保证油价处于相对高位。  本月中旬,委内瑞拉外交部长拉米雷斯访问了阿尔及利亚、卡塔尔、伊朗和俄罗斯等数个世界主要产油国,月底还将访问厄瓜多尔和墨西哥等拉美主要石油生产国。分析人士认为,拉米雷斯此行希望游说更多的国家采取联合行动,支持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将在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上提出的减产保价建议。  不过,部分海湾国家的减产意愿并不强烈,他们有意通过减价来继续扩大原油出口量,以维持各自在国际市场上所占份额。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上月国际油价大跌的幕后推手是欧佩克最大的产油国沙特阿拉伯。正常情况下,沙特应当与其他石油生产国一起削减产量以支撑油价,但沙特却在10月初宣布下调对所有地区的11月原油售价。之后,伊拉克与科威特也先后降价,积极参与价格战。  埃及地区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伊曼表示,目前欧佩克内部各成员国之间对于减产来止跌油价存在巨大分歧,沙特曾经表示能够接受一年之内原油价格维持在70至80美元价位,这意味着虽然目前油价已严重下跌,但并未触及沙特等一些产油国的心理价位,沙特等国正好可以利用这一时机扩大自己石油出口,抢占市场。  沙特此番降价极有可能是针对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因为页岩油是沙特原油出口市场份额最大的威胁,沙特希望压低油价迫使这类能源企业减产。也有分析认为,此次油价下行或许是美国和沙特串通的结果,为的是打击倚重石油出口的俄罗斯、委内瑞拉和伊朗等国经济。  但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大臣阿里·纳伊米对此予以否认,“我们不寻求将石油政治化,我们也不会与他人合谋对付任何人。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供求问题。这完全是生意。”  此外,对于此次欧佩克部长级会议的最终结果,《欧洲与非洲石油新闻》资深主编斯图亚特·艾略特认为或将出现三种情形:其一,各成员国之间分歧巨大,没有形成任何决议,由此导致油价进一步下跌;其二,欧佩克内部可能重申坚持日产原油3000万桶的标准,各国能切实履行该日产上限,并产生减产效果,从而会对油价产生提振作用;其三,各成员国内部达成削减日产量保持油价稳定的共识。

国际油价每桶跌破70美元是对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在维也纳召开部长级会议中做出的保持原油产出不变选择的“最佳”反应,也印证了当初分析人士的猜测。油价跌破70美元也预示着国际油价崩盘,令各国有喜有忧。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325545961195-2’);  欧洲时间11月27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在维也纳召开部长级会议,协商是否减产来应对国际石油供需市场失衡。会后欧佩克发布声明称,确认将石油产出维持在3000万桶/日的目标不变,已做好准备应对市场波动的准备。
  随着欧佩克做出不减产决定,多名分析人士表示,原油期货价格将持续大幅走低,原油价格进入中等油价时代。截至11月27日24时,WTI原油跌8%,已破68美元。布伦特原油跌近8%,逼近71美元。
  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亚洲区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主管关荣乐表示,在欧佩克召开会议前,市场普遍认为协商很难达成一致。“我们认为欧佩克不会减产,石油价格将继续下跌,我认为会跌到70美元/桶以下。”关荣乐说,并在油价分析报告中指出,沙特等欧佩克产油国和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之间存在价格战。
  他说,欧佩克产油国平均生产成本在40美元/桶左右,而美国页岩油生产成本大约在60美元/桶。沙特等国期望利用这次的低油价降美国的页岩油挤出市场。
  除此之外,欧佩克内部也矛盾重重。各个成员国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各自的经济利益上以及希望在国际原油市场上争取更多份额。此前,伊拉克石油部长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佩克国家在打石油价格战。
  但经历过2008年石油减产危机,欧佩克国家在面对这次的油价下跌时显然已“淡定”许多。
  11月24日,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表示,原油产能过剩也不是第一次了,应该让市场决定石油价格。而沙特阿拉伯已经厌倦市场总将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总是喋喋不休地让沙特减产。
  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经济学人》就曾刊文分析,认为委内瑞拉、伊朗、俄罗斯等严重依赖原油出口的国家将损失严重。美国则得益于页岩油革命,得以幸免,除此之外,中国、日本等能源消费大国则是主要赢家之一。
  国际能源署前署长田中伸男表示:“若油价下跌30%,将帮助日本每年节约5万亿日元(约为2651亿人民币),这是日本每年贸易赤字的一半。”
  中国也乘着油价下跌,在积极储油。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油价下跌时积极囤油是正常现象,随着中国储油库容的扩建完成,要确保其储量。
  对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来说,当前低油价格让其感到忧心忡忡。在此次欧佩克会议前委内瑞拉希望会议能达成减产协议。伊朗目前受到国际社会制裁,石油出口是其重要的收入来源,油价继续下跌将严重危害伊朗外汇收入。
  在欧佩克召开会议前,沙特阿拉伯、墨西哥、委内瑞拉和俄罗斯各国的石油部长曾提前碰面,但这次四方会谈并未就原油生产达成共识。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首席执行官(CEO)谢钦(Igor
Sechin)会后表示,““存在石油生产过剩,供大于求,但不是危急的”。话虽这么说,但俄罗斯石油公司已微调产量,11月25日决定减少日产量2.5万桶。

持续下滑的国际原油价格严重打击了产油国。数据显示,自6月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已经缩水约三分之一。

据报道,俄罗斯、委内瑞拉和沙特等主要产油国正在考虑实行减产措施,以捍卫油价。有分析称,面对需求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提振的难题,主要产油国进行减产保价的可能性加大。不过要最终达成协议仍然存在一些困难,主要产油国的减产决定将格外谨慎。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接触频密

11月27日,欧佩克将召开会议。在这次会议召开前,俄罗斯约见了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等成员国,讨论支持原油市场的必要性。俄罗斯政府希望派遣一个高级代表团,在会议之前就油价的看法与各方沟通。

委内瑞拉外交部网站的一份声明显示,委内瑞拉外长拉米雷斯和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讨论了采取“联合行动”共同应对市场的事宜。《德国之声》19日消息也称,诺瓦克在莫斯科透露,已与拉米雷斯举行会晤,就石油价格持续下跌问题进行了探讨,同意采取“联合行动”应对日益下行的国际油价,目前俄正在制定相应举措。此前,拉米雷斯已经访问了阿尔及利亚、卡塔尔和伊朗等数个产油国。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诺夫21日会见了沙特阿拉伯外交部长萨伊德·艾尔·费萨尔亲王。此后的声明中说,“双方就能源和石油市场相关问题,表达了进行合作的意愿”。

此前,欧佩克国家也频频接触,商讨石油市场的应对之策。据报道,伊拉克总统马苏姆和利比亚总理Al-Thinni前往利雅得与沙特官员进行了讨论,拉米雷斯与阿尔及利亚和卡塔尔官员也进行过讨论,而沙特石油部长欧那密则飞往了拉美。隶属于伊朗石油部的新闻通讯社上周表示,伊朗石油部长本周准备出访阿联酋。

石油产出国的频密行动主要缘于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一路下滑。截至11月18日,国际市场欧佩克12种一揽子油的价格跌至每桶74.05美元,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03美元,收于74.58美元。2015年1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则跌至78.1美元。自今年6月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已经缩水约三分之一。

对于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俄罗斯来说,国际油价至少需要维持在每桶100美元,才能实现政府预算平衡。目前,俄罗斯已经低迷的经济因为油价的下跌再受打击,通胀水平较高,卢布已大幅贬值,外汇储备有所减少,经济也出现停滞迹象。

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委内瑞拉境况同样糟糕,目前,该国通胀率已高达60%以上,名列全球第一。政府不断重申不让货币贬值,投资者却愈发担忧该国的偿债能力,纷纷抛售债券,该国股市也出现大幅下跌。据报道,油价下跌还使得委内瑞拉上月对中国债券构成了实质性违约。

减产分歧

石油输出国组织在是否减产方面存在分歧。市场分析人士一度猜测,沙特听任油价下滑极有可能是针对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希望压低油价迫使这类能源企业减产。有报道说,11月3日,沙特国有油企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将销往美国墨西哥湾的每桶原油售价下调45美分,降至去年12月以来最低点。与此同时,沙特另一大油企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则上调了出口到欧亚两大洲的原油价格。也有人猜测,沙特此举可能是在联合美国打击俄罗斯和伊朗的经济。

为了守住各自的市场份额,欧佩克国家在是否减产的问题上也颇费思量。欧佩克成员国希望沙特、科威特和阿联酋承担大部分的减产额度,但除非其他成员国也减产,而且保证不会因减产而使得非欧佩克产油国填补市场空白,从而使海湾国家失去宝贵的市场份额。《科威特时报》11月23日报道,科威特石油专家表示,以沙特为首的海湾产油国或将在维也纳举行的欧佩克会议中拒绝减产。

委内瑞拉已经表示,如果欧佩克国家实行减产,委内瑞拉将同时削减本国的石油产量。

俄罗斯情况较为复杂,虽然该国有减产的意愿,但具体实施并不容易。诺瓦克曾表示,降低产量对俄罗斯而言将是很困难的,因为该国预算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收入,而且俄罗斯缺乏所需“技术”来很快地调整供应量。俄罗斯储蓄银行分析师瓦列里·涅斯捷罗夫说,由于气候恶劣和地理因素复杂,俄罗斯无法通过直接关闭油井的办法实现减产,因为这样做将导致油井冻住。另外,俄罗斯减产石油还可能遭到国内私营石油公司的反对。俄罗斯最大的私营石油公司卢克石油总裁瓦吉特·阿列克佩罗夫早前曾表示,任何管控石油生产的尝试都可能扰乱石油市场的供需。

此外,数据显示,尽管国际油价一路走低,页岩技术革命仍在推动美国产油量刷新纪录。美国能源情报署公布,本月第一周美国原油日产量增至906万桶,创1983年1月以来新高。面对美国的增产,各主要产油国的减产决定将变得格外谨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