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增速再创新低 监管升温新增居民短贷骤降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10月份以来,经济下行压力不减,投资和消费增速双双下滑,工业生产增速也再次跌破8%,PPI连续32个月同比负增长,种种迹象表明内需很疲软。为此,国务院出台了诸多扩大内需的政策措施。内需包括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在投资需求方面,国家特别重视“有效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经济下行主要跟出口和房地产两大发动机降温有关。”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表示,经济企稳回升的基础非常脆弱,预计四季度GDP增速在7.3%或7.2%,环比增速可能在1.7%,而明年GDP实际增速预计会在7%左右。  经济数据不乐观  10月份以来,我国经济下行压力逐步增大,各项经济数据亦不乐观。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根据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10月,广义货币(M2)余额119.9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0.3个和1.7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5483亿元,同比多增423亿元;10月社会融资规模为6627亿元,比上月少4728亿元,比去年同期少2018亿元。  上述三项金融数据均低于市场此前预期。这反映出尽管货币政策频频出新招力图引导利率下行、降低融资成本,但是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然疲弱。  数据显示,M2增速不仅低于此前市场12.9%的普遍预期,也创下近7个月的新低。国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钟正生分析称,10月企业存款大幅下降4482亿是拖累10月M2增速的主要原因。从季节性规律来看,近两年由于财税上缴和季末冲存款逆转,10月企业存款都会出现下降。今年9月企业存款已经减少1041亿元,这意味着商行通过企业渠道冲存款的效应并不显著,而10月企业存款减少幅度甚至超过历年水平。  “我们推测,企业存款连续回落可能与表外融资渠道萎缩,导致存款派生减少有关,尤其是未贴现承兑汇票的大幅下降直接降低了保证金存款的数量。因此,结合表内外融资来看,10月M2增速回落的主要原因仍然在于信贷扩张不济。”钟正生称。  需要指出的是,实际融资需求偏弱成为市场人士的共识。  中金固定收益研究团队发布报告分析称,10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量2232亿,仍维持在2000亿以上,好于去年同期的1440亿。不过去年10月份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量下降主要是央行收紧了信贷额度和流动性收紧,并不是融资需求放缓;客观地看,在今年10月份信贷额度相对较松的情况下,企业中长期贷款这个量的增长并不算很理想,环比放缓明显。  上述报告还指出,信贷投放仍比较依赖于票据融资,10月份贴现票据增量1171亿,仍显示银行依靠票据来冲贷款规模,实际融资需求偏弱。  中金报告称,从方向上来看,要稳定经济,传统的上杠杆刺激方式仍不可少,比如增加基建投资,但同时要朝加快货币流通速度的方向发力,如盘活政府存量资金、加大政府支出力度、降低利率降低储蓄的实际利率推动消费增长、降低交易环节税费等。  而货币政策仍要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MLF等类似工具可能会更多更频繁使用,毕竟MLF既有价格调控,也有跟贷款挂钩等推动贷款增量的量方面调控。“而降息等更为激进的刺激政策是否会使用仍要观察未来几个月通胀的季调环比增速,如果通胀环比持续放缓,更大力度的利率向下引导工具可能有必要使用,而在此之前,央行仍可以进一步引导公开市场正逆回购利率下行来降低整体社会融资成本。”报告称。  对此,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称,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既保持定力又主动作为,根据经济基本面变化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增强调控的灵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为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研究报告则指出,年内货币政策稳健基调不会改变,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将保持基本稳定,预计央行将继续采取定向操作,加大结构性支持力度,多措并举引导市场利率下行。  另外,作为观测经济“冷暖”重要指标的用电量也不容乐观。11月15日,国家能源局发布数据显示,10月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仅2.8%,与9月5.3%的增速相比近乎“腰斩”,创年内次低。  数据显示,10月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3.1%,虽与9月相比回升了0.4个百分点,但仍属于近两年来较低水平。具体来看,第三产业用电增速延续9月以来的回升势头,上涨4.2个百分点至9.1%,城乡居民用电增速更是大幅回升11.2个百分点,由负转正至1%。而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用电量增速则分别回落17.9和2.4个百分点至-11.4%和2.8%。  实际上,与工业用电增速下滑态势相一致,重工业用电增速也从5.3%回落到1.8%,但是轻工业却出现8%的同比增速,与9月的5.2%相比回升了2.8个百分点。“气温因素已经消除,用电增速下滑主要与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仍在下行有关,轻工业用电增速之所以回升,是因为用电量和当月出口之间有时间差。”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坦言。  而此前发布的多项宏观数据也指向10月工业生产尚无明显好转这一事实。“原因主要是外需萎缩和固定资产投资,尤其是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实现全年工业增长8.5%的目标,将面临较大压力。”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副研究员原磊点评称。  “中国经济下行主要跟出口和房地产两大发动机降温有关。”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表示,经济企稳回升的基础非常脆弱,预计四季度GDP增速在7.3%或7.2%,环比增速可能在1.7%,而明年GDP实际增速预计会在7%左右。  用电量增速预期下调的幅度更大。今年2月底,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预计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在7%,在7月底则下调至6%。而短短三个月之后,这一数字已经修正至3.5%。“在新常态的思路下,政府不再只是强调稳增长,而要保证经济增速下行得不是太快,所以预计明年用电增速将继续下滑,以前我们预计用电将进入中高速增长阶段,现在来看可能更为悲观,应该是中速增长,预计在4%到5%之间。”欧阳昌裕称。

10月信贷和社融断崖式下滑,是信贷增量季节性特征显现,还是实体经济疲弱信贷需求不足的体现?尽管中长期贷款有所趋稳,但M1低位徘徊凸显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较然萎靡。

10月新增信贷不及预期 M2增速再创新低

本刊特约作者刘链/文

监管升温 新增居民短贷骤降

11月11日,根据央行公布的金融数据,10约人民币贷款增加6613亿元,同比少增357亿元;10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6189亿元,这一数据比9月少约1.6万亿元,比
2018年同期少1185亿元,同比增速为10.7%,比9月回落0.1个百分点。截至10月末,存量社会融资规模为219.6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增速比9月放慢0.1个百分点,比2018年同期高0.4个百分点。M2同比增长8.4%,增速与9月持平;M1同比增长3.3%,增速比9月低0.1个百分点;M0同比增长4.7%,增速比9月回升0.7个百分点。

央行13日发布的2017年10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632亿元,新增社会融资规模达1.04万亿元,二者均略低于预期。与此同时,10月广义货币M2同比增8.8%,增速再创历史新低。

数据显示,10月新增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比9月少约1万亿元,比2018年同期少357亿元。截至10月末,M2同比增长
8.4%,与9月持平,比2018年同期高0.4
个百分点;M1同比增长3.3%,比9月末回落0.1个百分点,但比2018年同期高0.6个百分点。

业内人士分析称,10月新增人民币信贷不及预期,是受到银行信贷额度趋紧以及季节性因素的影响。新增社会融资仍保持一定增速,显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并不弱,部分表内融资转向表外。值得注意的是,前一段时间快增的居民短期贷款10月环比新增量下降明显,意味着监管部门严查消费贷效果有所显现。但业内人士也表示,未来楼市调控对于居民部门贷款需求的影响效果,还需持续观察。

总体来看,在经历了9月社融和信贷的井喷状态后,10月未能延续这一趋势,社融、信贷均出现季节性回落,由此可以预测,年底前逆周期调节力度有望进一步加码。

现象 “表内”受限“表外”补上

具体而言,10月社融、信贷数据环比出现大幅回落,符合季节性的特征,但同比增速略逊于预期;其中,10月人民币贷款环比大幅少增,同比也少增近1700亿元,主要源于居民短贷同比少增约1300亿元,这表明9月恰逢三季度末,叠加降准政策利好,9月出现强劲的季末冲量,在很大程度上透支了10月的融资需求。

数据显示,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为6632亿元人民币,同比仅多增119亿元,对应信贷余额增速降至13%。新增人民币信贷规模不及此前市场普遍预期。

不过,考虑到房地产调控等不利因素的影响,10月居民中长期贷款仍保持稳定增长,显示房地产市场具有较强的韧性。值得注意的是,10月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延续了8月以来的同比多增局面,表明在定向支持制造业投资政策的引导下,信贷结构还在持续改善中。

对此,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称,临近年末银行信贷额度趋紧,四季度后信贷增长降温属于正常。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报告也称,10月信贷增速小幅下降0.1个百分点至13.0%,总体保持稳定。从季节特征上来看,10月由于国庆假期的存在,通常也为信贷投放的小月,环比较9月下降在意料之中。中金报告则预计,11月、12月,在银行“缺存款”和“缺信贷额度”之下,信贷数据或仍偏弱。

但中长期贷款的稳定增长独木难支,10月社融环比大幅下降,除人民币贷款回落外,也与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比2018年提前收官直接相关。10月社融同比少增则主要源于人民币贷款总体规模增长乏力,而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表外融资压缩幅度延续放缓势头,表明2018年资管新规带来的冲击正在边际减弱。截至10月末,M2增速与9月持平,M1则出现低位回落,反映即使在宽松货币政策的刺激下,实体经济活跃度仍然不足,预示着四季度经济增速出现反弹的概率较小。

在新增人民币贷款增速下降的同时,10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04万亿元,比9月减少7800亿元,也略低于市场预期,不过,10月社融增量相比去年同期增加1522亿元。业内人士表示,这表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并未降温。

10月金融数据整体偏弱,这或是11月MLF操作利率下调的一个直接原因。展望未来,在经济下行压力未现明显缓解的背景下,监管层将进一步加大逆周期政策调节的力度,预计
11月20日1年期LPR报价将恢复小幅下行态势,年底前后仍存在降准的可能。此外,针对制造业、基建领域,以及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定向滴灌政策还会持续发力。从目前经济走势来看,四季度TMLF或许会出现延期,但最终缺席的可能性不大。由此可以判断,在2019年年底前,M2、社融和信贷增速仍有望走出上行轨迹。

从10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具体结构来看,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6635亿元,同比多增625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减少44亿元,同比少减291亿元;委托贷款增加43亿元,同比少增682亿元;信托贷款增加1019亿元,同比多增489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12亿元,同比多增1813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1508亿元,同比少684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601亿元,同比少524亿元。

社融信贷全面下滑

“委托、信托、未贴现承兑三项表外融资合计增加1074亿元,虽比上月回落2893亿元,但比去年同期多增2508亿元,这表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在,在表内信贷额度有限的情况下,仍将通过表外融资满足需求。”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10月社会融资规模为6189
亿元,前值为2.27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19.6万亿元,前值为219.04万亿元,累计同比增长10.7%,前值为10.8%;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为6613亿元,前值为1.69万亿元;人民币存款为2372亿元,前值为7193
亿元;M2同比增长8.4%,前值为8.4%;M1同比增长3.3%,前值为3.4%,M0同比增长4.7%,前值为4.0%。

奥门新萄京,刘东亮表示,近期部分高频经济数据有下行波动,但尚未在社融数据中有所体现,相对而言,企业债券和股票融资反而较去年低,其中企业债券融资更多受到了不利市场环境的影响。

从上述数据可知,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10月的融资表现,那就是“无论是信贷还是社融,很明显是全面下滑。”

变化 居民贷款整体环比增量有所下降

全面下滑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10月社融同比、环比均出现大幅下降。分结构来看,非标融资、社融口径人民币贷款同比、环比均出现大幅减少,尤其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大幅下降导致社融同比、环比下降幅度较大。10月社会融资规模新增6189亿元,前值为2.27万亿元元,环比大幅下降1.65万亿元,降幅高达72%,同比也下降1185亿元。10月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19.6万亿元,前值为219.04万亿元,累计同比增长10.7%,前值为10.8%,微降0.1个百分点。

从10月新增人民币信贷的结构来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0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791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710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2142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13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366亿元,票据融资减少378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4亿元。

不过,市场上也有持不同观点者。西南证券(600369,股吧)认为,根据历史数据,分月份来看,10月本身就是实体融资小月,信贷、社融都会有季节性的下降,其中尤其以企业融资贷款下降更为明显,因而10月信贷、社融数据更容易受到居民融资和其他短期因素的扰动,总量呈现较大的波动性。从这个角度来看,与10月信贷、社融总量规模相比,或许融资的结构更为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监管升温,居民贷款整体环比增量有所下降。10月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01亿元,增量环比减少2848亿元,同比增加170亿元。分项来看,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月新增量环比少增1076亿元,同比少增1181亿元。与此同时,住户部门短期贷款月新增量环比减少1747亿元,同比多增1352亿元。住户部门短期贷款月新增量环比下滑达69%。

从结构来看,10月信贷、社融的表现低于预期,主要受居民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下行拖累所致。首先看居民短期贷款,受金融监管严查消费贷违规进入楼市、股市等负面因素的影响,短期出现收缩;再来看票据融资和未承兑汇票,两者均出现明显收缩的态势,这与监管、短期利率偏高等因素有关,不过,票据融资也难以持续大幅回落。

温彬表示,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3710亿元,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的56%,较上月上升18个百分点;短期贷款占比12%,较上月下降8个百分点。可见,在监管机构持续加大对短期消贷资金违规流向楼市审查背景下,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显著回落,中长期房贷占比虽有所回升,绝对值仍呈下降趋势。

另一方面,更能体现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企业中长期贷款和居民中长期贷款却在10月继续改善或保持强韧,显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并不是疲弱不堪,因而无需对未来经济形势过度悲观。考虑到逆周期政策的持续发力,基建项目审批速度的加快,四季度可能提前发行2020年的专项债额度,这大概率将继续对实体融资形成有力的支撑。随着企业融资在信贷和社融中占比的回升,信贷、社融将重新恢复到企稳回升通道。而一旦社融增速保持平稳,债市短期也将延续震荡。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首席研究员明明表示,监管部门严查消费贷导致居民短期贷款一定程度上超季节性回落,中长期贷款由于季节性和信贷受限等因素共同影响下降,从整体变化趋势上看弱于往年同期,与房地产销售走弱一致,反映居民购房需求继续降温,房地产热度难以持续。但他同时强调,“这也可能是由于银行信贷额度受限所致”。

对市场而言,10月金融数据背后的意义在于,信贷、社融季节性回落,10月货币宽松预期落空,未来货币政策走向有待观察。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报告也称,前期楼市调控政策效果开始逐渐在居民需求端显现出来,但目前数据并不能做确定性判断,因为居民短期贷款仍处于反常的状态,10月居民短贷同比多增1352亿元。这是否存在向楼市绕道的行为以及规模大小,尚难精确辨识。

实际上,正是由于居民短期贷款和企业票据融资的回落,在一定程度上助推10月信贷投放低于市场预期,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以及非银机构流动性分层缓和助推信贷增速保持稳定。信贷回落的主要原因来自居民贷款和企业票据融资。其中,10月居民部门贷款增加
4210亿元,同比少增1427亿元,对“少增”贡献最大就是短期贷款,少增1284亿元。居民部门短期贷款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随着“房住不炒”政策的实施,监管层对消费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的行为采取高压政策,使得居民短期贷款持续回落。未来,随着地产调控政策的进一步趋严,居民部门无论是短期贷款还是中长期贷款均将有所回落。

展望未来,中金报告称,今年以来,在房地产销售持续偏强带动下,居民信贷在总信贷的占比高达52%,超过2016年全年的50%;预计2018年在销售转弱之下,居民信贷需求会有所转弱,占比也或下降。

而10月企业部门整体新增贷款为1262亿元,同比少增241亿元,企业票据融资则增加214亿元,同比少增850亿元。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主要来自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化解,表外融资多数置换为表内贷款,商业银行成为当前化解隐性债务的主力。而票据融资的快速下滑主要是监管趋严所致。监管层出台了严厉禁止通过票据融资套利的行为,随着未来地方政府加大隐性债务的化解力度,企业中长期新增信贷规模将持续好于市场预期。

展望 基调不变 继续维稳流动性

而信贷回落和专项债发行接近尾声共同推动社融低于市场预期。10月社融增速为10.7%,比9月回落0.1个百分点。如上所述,一方面,人民币贷款显著回落是社融增速回落的重要拖累;另一方面,受高基数的影响,专项债发行成为拖累社融增速的另一个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10月M1增速、M2增速双双低于预期。具体来看,10月M2同比增8.8%,结束9月的短暂反弹,再创历史新低。

当然,10月也有对社融增长有正贡献的因素。首先是非标融资小幅萎缩。10月非标融资减少2344亿元,受高基数的影响,同比少减330.84亿元,对社融保持正贡献。其次是直接融资增加有助于社融趋稳。其中,新口径下企业债券融资1622亿元,同比多增99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180亿元,同比多增4亿元,继续对社融增速保持正贡献。

对此,温彬表示,一是今年以来,在金融监管加强的背景下,银行同业业务增速放缓,金融去杠杆效果明显,同业业务货币派生效应减弱;二是财政存款回笼货币,10月新增财政存款1.05万亿元,创历史次高规模,同比多增3679亿元。

已公布的金融数据已成定局,现在市场最关心的问题是,10月信贷、社融的大幅回落究竟是季节性因素还是趋势性拐点,对未来货币宽松政策的预期是否会落空?

中金报告也称,10月存款增长乏力。整体存款增长1.06万亿元,但其中1.05万亿元是财政存款,如果扣除财政存款,银行体系的存款几乎没有增长,明显低于历史同期。银行在压缩同业资产的过程中,会导致所派生的存款减少,同时银行对同业负债的依赖性也下降,最近两个月,同业存单的余额也在下降。此外,10月财政支出增速降至-8%,支出放缓导致财政存款的上升明显超过季节性,增长了1.05万亿元,仅次于7月。

10月M2增速与9月持平,一方面主要来自于央行在10月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量整体上高于9月,尤其是提前操作2000亿元MLF;另一方面,由于10月工作日少于9月,信贷社融增量出现季节性回落也属正常。10月货币宽松预期落空,与9月相比,货币市场利率有所回升,这进一步加剧了信用收缩,导致信贷需求仍然较弱。整体上看,10月社融增速的大幅回落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货币派生。

展望未来的货币政策,温彬表示,临近年末,尽管外汇占款有可能继续边际改善,但考虑到财政存款投放或将弱于去年,以及美联储加息在即,年末流动性将承压,预计央行将加大公开市场操作,继续通过“逆回购+MLF”不同期限组合保持流动性充足和市场利率水平稳定。

实体融资需求在哪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报告称,短期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中性,未来财政支出力度可能增加。货币当局正不断加强对市场的预调和预期引导,体现了其维稳市场流动性、平滑利率波动的目标。该报告还指出,目前不宜过度解读M2增速的回落,短期超预期增长的财政存款未来很大程度会通过增加财政支出的形式回到经济流通领域,届时可能又会支撑M2增速小幅反弹。

值得注意的是,从央行公布的10月社融相关数据来看,尽管社融规模环比和同比减少,但企业信贷仍有所改善,这表明受经济下行拖累的企业融资需求有逐渐恢复的趋势,但这种趋势是否能延续下去,仍需拭目以待。

九州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无论是央行货币政策、通货膨胀、公开市场操作走势,都仍然以“稳”字为核心,“不松不紧”才是主基调。目前来看,由于债券市场利率已经明显高于货币市场利率,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的概率较低。刘东亮也表示,预计货币政策不会发生显著调整,金融监管政策会将更多精力放在防风险、去杠杆上。记者
张莫 实习记者 向家莹

10月社会融资规模为6189亿元,环比减少16536亿元,同比减少1185
亿元,其环比下降大部分可以由季节性因素进行解释,同比减少可以从以下两个角度来分析。从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角度来看,其同比下降主要是因为以下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地方政府专项债9月已经基本发行完毕,年内额度受限,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减少200
亿元,环比减少2394亿元,同比减少1068
亿元,其环比和同比的大幅下降一定程度将拖累基建投资增速。二是表内融资同比较大幅度减少。从实体经济向金融机构借入资金的角度来看,其同比下降主要是因为票据融资和居民户短期信贷同比大幅下降。

从表内表外融资的角度来来看,表内融资环比和同比均少增,表外融资环比虽然下降,但同比仍然多增。表内融资环比大幅减少,同比有所下降,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和新增外币贷款环比共减少11712亿元,同比共减少881亿元。表外融资环比收缩同比扩大,新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兑现银行承兑汇票社融规模为-2344亿元,环比减少1219
亿元,同比增加331亿元。

不过,10月企业债券融资保持平稳,企业股权融资环比减少,同比微增。10月企业债券融资规模为1622亿元,环比增加12亿元,同比增加99亿元,在流动性偏紧和经济数据有所好转的背景下,企业债券融资环比平稳。另一方面,与9月相比,10月股市风险偏好虽然有所回落,但总体情况比2018年同期要好,主要股指有所回暖,股权融资环比回落但同比微升。10月股权融资额为180元,环比减少109亿元,同比增加4亿元。

从信贷角度分析,新增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环比均大幅减少,这或与9月银行信贷冲量有关,对信贷同比造成拖累的主要是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而新增中长期企业贷款同比仍实现较大幅度增长,说明企业中长期融资环境改善,信贷结构优化继续。

10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环比减少10287亿元,同比减少35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341亿元,环比减少7388亿元,同比减少2178亿元,票据融资
214亿元,环比减少1576亿元,同比减少850亿元。中长期新增人民币贷款为5803亿元,环比减少4777亿元,同比增加644亿元。非金融性公司及其他部门贷款1262亿元,环比减少8851亿元,同比减少241亿元,其中,企业中长期贷款为2216亿元,环比减少3421亿元,同比增加787亿元,企业短期贷款为-1178亿元,环比减少3728亿元,同比减少44亿元。居民户新增人民币贷款4210亿元,环比减少3340亿元,同比减少1426亿元,其中,短期新增人民币贷款环比减少208亿元,同比减少1284亿元,长期新增人民币贷款环比减少1356亿元,同比减少143亿元。

从居民户短期贷款同比大幅下降来看,当前管理层对居民消费贷的监管仍较为严格,尤其是严控消费贷流入房地产市场。高频数据显示,10月30日,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增速比9月下降6.37个百分点,显示商品房的需求仍然较弱。

从全国首套平均贷款利率来看,10月比9月增加1BP,连续4个月保持上升趋势,凸显示监管政策对房地产贷款的严格把控并未放松,这种从严监管政策对房地产投资增速形成较大的压制。

从企业中长期信贷来看,环比大幅下挫大部分可以由季节性因素来解释,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仍实现较大幅度的增长,说明企业中长期融资环境与2018年相比有所好转,一定程度与9月降准和LPR新规则等政策利好因素有关,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已经连续3个月实现快速提升,说明当前宏观经济政策对企业贷款持坚定支持的态度,旨在恢复企业融资需求。

从短期信贷同比下降来看,居民户和企业短期贷款同比均出现下滑,与8月相比,9月同比增速跌幅已有较大幅度的收窄,这或说明市场短期贷款相对于长期贷款偏紧,近期MLF
利率调降而OMO利率保持不变即已体现。

10月M2同比增速为8.4%,与前值持平;M1同比增速为3.3%,比前值下降0.1个百分点。由于M2由
M1与准货币构成,在M1同比下行的情况下,M2同比持平主要与准货币同比加速有关。数据显示,10月准货币同比增速为10.52%,略高于9月的10.45%,连续3个月实现加速。

9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中的财政存款同比减少268亿元,支撑M2同比平稳增长。华金证券分析认为,10月社融数据环比超预期下行,与季节性因素有关,尤其是三季末冲量因素因素在10月不复存在;而同比减少主要受专项债受限、表内融资收缩、短期融资偏紧和居民户信贷增长低迷有关,但企业中长期信贷同比继续保持增长,说明企业融资环境有所改善。受CPI同比高涨的影响,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受到限制,年底降准、降息的可能性陡然降低。目前来看,监管层或以小幅调节MLF利率为主要货币政策手段,短端利率仍会承压,而中长端利率则维持平稳状态。

中长期融资改善持续性如何

总体来看,10月信贷数据不及预期,尤其是与9月信贷和社融的高增长相比,这种落差的感觉就更大,不过,两个与反差较大的数据背后,却无法掩盖实体企业中长期融资继续改善的事实。

10月新增社融低于市场预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表内贷款减少较多。10月对实体经济发放贷款新增5470亿元,同比少增1671亿元,表明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所减弱,一定程度上是受9月融资超预期的挤出影响。另一方面,表外融资减少2344亿元,同比少减330.84亿元,走势较为平稳;直接融资1802亿元,同比多增103.46亿元,同样较为平稳。

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低于预期,但对企业贷款同比仍然多增。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同比少增357亿元,低于市场预期。10月新增贷款减少主要来自于票据融资和居民短期贷款,两者分别同比少增850亿元和1284亿元;对非金融性公司中长期贷款2216亿元,同比多增787亿元,较为稳定。企业中长期贷款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企业投资意愿的强弱,该数据已经连续3个月同比多增,也反映了金融对实体企业的支撑。但作为消费贷的重要投资品,汽车销售可能还将面临较大的压力。

M2同比增速达8.4%,符合市场预期,但M1增速仍回落了0.1个百分点至3.3%,不过,央行在10月进行的一系列操作部分缓解了市场融资的压力。从存款来看,10月新增人民币存款2373亿元,同比少增1163亿元,主要是居民存款减少6012亿元,同比多减2665亿元;而非金融性公司存款减少6993
亿元,同比多减
989元。10月是缴税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货币存量,此前央行在10月15日释放400亿元,又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累计净投放2440亿元资金,缓解了部分融资压力。

10月金融数据不及市场预期,主要与消费贷等短贷融资需求走弱有关,而企业中长期融资状况较为稳定。由于10月是缴税期,央行多次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并进行了定向降准,维护了流动性合理稳定。此外,10月融资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9月数据超预期的挤出影响。预计未来融资状况将随着央行操作以及地方政府债的提前发行影响而逐步走稳,未来融资状况仍有改善的可能,需要关注的是外部经济风险和中美贸易摩擦的进展。

总之,10月金融数据显示,信贷增量季节性特征明显,社融弱于信贷凸显需求不足;M1低位徘徊表明货币存量增长乏力,未来逆周期调节政策应从信用端发力。

10月信贷增量仅为6613亿元,虽低于市场普遍预期,但信贷增速依然保持在与当前经济背景相匹配的区间。而且,10月信贷增量受假期季节性扰动较为明显,波动性较强,增量低于预期并不应十分意外。企业和居民部门中长期信贷结构相对稳定,社融中表外融资负增长幅度较前两月有所放大,应予以关注。地方政府专项债2019年计划额度已完成,10月甚至负增长200亿元,拉低单月社融增量。信贷增速和社融增速难以回升,很大程度上仍反映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需求不足的态势。

10月M2增速维持平稳,但M1增速仍在3.3%的低位徘徊,这其实再次印证了当前经济面临的重要困难在于信用端需求的不足。M2增速相对平稳则体现了当前货币政策在流动性供给端相对稳健的调控策略。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认为,尽管当前为助力经济企稳,有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必要,但发力更应针对信用端。在当前流动性压力并不十分显著的前提下,物价呈结构分化趋势,信用创造受信用需求制约,过度增加流动性供给,反而可能增加“资产荒”的风险。降低企业负担、增加企业盈利预期、提升再投资意愿和融资需求等信用端的刺激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的边际效果可能优于单纯地偏松调节货币政策“变量”。当然,考虑到经济下行的压力,适当地提升M2增速,压低货币市场资金利率水平,也有利于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刺激银行信贷投放意愿,同时引导LPR利率进一步走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