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的胜负手在“外部”

日元汇率进入到了一个新的迅速贬值的阶段。  9月19日,日元汇率已经接近1美元兑换109日元,在过去一个月里,日元贬值了6日元。特别是17日美联储决定调高利率以后,日美利率差进一步拉开,卖出日元,买进美元成为市场主流,日元有可能再度下滑。这次汇率的调整,显然有利于丰田汽车等出口企业,日本平均股价开始回升到1万6000点。  核电站停用后,能源的大量进口,让日本贸易赤字一直居高不下。产品在国内销售的中小企业,在这轮日元贬值中,并未享受任何好处。物价的抬升,让日本市民的生活也变得艰难了起来。  “日元汇率的调整给日本经济带来的影响不小。我们真心希望的是汇率的稳定。”在北京长富宫办公室,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中国总代表田端祥久对笔者说。  股价上升,大企业受益  从过去数年的数据看,日元汇率的下调,总能带来股价的上升,本次汇率的再度调整,再次说明了这个问题。  瑞穗银行对日元汇率变化做了一个测算。如果下调10日元的话,在股票市场上市的大企业,大致能获得1.9万亿日元的营业利润。其中汽车业企业能多收6千亿日元,机械及电子方面的企业获益更大,总额能达到1.2万亿日元。  同时,日本企业在国外投资巨大,将赚取的美元利润换成日元,汇回日本时,更有一笔不菲的额外收入。日本大企业大都会设定一个未来汇率值,去年设定2014年的汇率为100日元,但今年实际上是108日元,那么就比预想多了8日元(8%)的收入。  日元的贬值,对出口企业、上市企业利好,这毋庸置疑,于是大量资金集中到了上市大企业,尤其是出口企业这里,股价开始提升。进入2014年以后,日本股市一直在跌,从去年年底的1万6000点跌到今年4月的1万4000点,然后很长时间不能恢复。也只有到了今年汇率下调后,才发生了转机。  在进入9月后的半个月里,日元跌了将近5日元,而股价上升了500点。如果看看去年的情况,该年5月,日元在半个月内下滑了4日元,结果平均股价上升了1743点。应该说,今年的情况和去年比,市场还比较冷静。  在日元汇率靠近109日元时,日本媒体18日采访了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对日本来说,这不是让人困惑的水平。”榊原说。言语中带着对进一步贬值的期望。  “年内能调整到1美元兑换110日元,明年会进一步下调到115日元前后。”三菱东京UFJ银行内田稔预测说。他认为,美国的利率上调后,把资产换成美元在美国运用,最后获利的可能性更大,这将带来日元汇率的进一步下滑。  日本中央银行行长黑田东彦总裁,对于目前日元贬值美元升值现象镇定自如。“不会给日本经济带来不良影响。”他说。汇率的调整,股价的变化,这些主要是数字上的变动,日本实体经济发生了何种变化,则更需要人们去关注。  原材料压力大,中小企业受损  日元的贬值,让产品主要在日本国内销售,原材料大量来自国外的中下企业开始感到压力。  日本商工会议所三村明夫会长在17日对日本媒体说:“我觉得还是日元升值会让心情好一些。”之前在日元汇率刚刚调整到106日元的时候,他已经对媒体说过:“我们的立场是,日元贬值不是什么好事。”商工会议所和大企业联合会——经团联不同,主要会员是中小企业,日元的贬值,让中小企业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也还是瑞穗银行的估算。日元汇率的变化,让大企业意外获得1.9万亿日元的效益,但也让中小企业损失1.2万亿日元。该银行的估算,似乎让日本在这轮日元贬值中得到了7千亿日元的好处,但问题是大企业人少,得到的好处多;中小企业人多,只亏不赚,这让社会不稳定,让经济发展缺乏基础。  也还是在日本采访时,听不少中小企业埋怨日本国家的经济政策。  “4月消费税税率提升后,物价开始上升,感觉个人的收入一下子减去了一成。”一位在日本商工会议所工作的职员对笔者说。  “消费税提升了3%,但物价差不多提升了5%。至于汽油、电价等等,也都在提价。每次从钱包里拿钱的时候,我是越来越谨慎了。”神奈川县的一位主妇对笔者说。  和几位经济评论家谈日本通胀时,以为他们会为安倍内阁制服通缩唱赞歌的,但实际上听他们谈到的是,非常担心目前这种通胀演变成恶性通胀:民众不能得到好处,企业并不会扩大投资。  日元贬值的最直接的后果是,食品、能源价格的上升。目前日本国家虽然非常希望核电站能够启用,也已经为川内核电站的启用打开了绿灯。但是要日本没有发生事故的核电站全部启用,这很不现实。今后建设核电站也会变得非常谨慎。能源问题想在最近几年解决,其困难不少。  没有稳定的能源保证的话,让企业在日本国内投资就很不容易。就算日元贬值,日本国内的劳动成本在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下降了三成到四成,但这也不足以让日本企业把设在国外的企业迁回日本。大企业系列下的中小企业,想用这个方式取得发展,更是困难重重。

北京时间10月30日凌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在10月份完成最后一轮150亿美元购债活动后,将不再进行此类活动,这意味着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历时6年,先后三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正式宣告结束。QE3的彻底终结,基本表明美国持续5年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正式进入转轨阶段,未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进入正常化。  第二天(10月31日),在东京日本桥的日本央行——日本银行,9名政策委员汇聚一堂,开始讨论该如何制定日本金融政策。这9名委员,分别是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两名副行长及6名审议委员。谁都知道,黑田是安倍晋三眼中的大红人,他有丰富的金融知识,但最近这两年已经基本上不考虑央行独立性,在经济政策上乏善可陈的安倍首相的意志,便是黑田的主张。  美国金融政策发生了重要变化,日本央行推行的超级宽松金融政策,从结果上看,已经带来了股价的飙升,同时让日元汇率大幅度下滑,就连日本经济界也在最近开始谈日元贬值太快等不良影响。现在是调整金融政策的时候了。  “花两年时间,让通胀回到2%”,这是安倍内阁,也是黑田央行追求的物价目标。超级宽松金融政策,在股价、汇率的变化之外,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通胀,在两年就要过去的时候,人们发现通胀目标并没有实现,但民众生活开始明显拮据,太多的人从对安倍内阁的巨大期待,转为对现实生活的叫苦不迭。在日本央行内部,希望和美国一样收起超级宽松金融政策的人一天天多了起来。  “进一步实行超级宽松的金融政策。”黑田不仅一点没有收紧的想法,反而做出了这样的提议。顿时,审议委员中有人表示强烈反对,让此次会议难以拿出一个结论。  最后用举手表决的方式对黑田提议做出决断。黑田等5人表示支持,另外4人表示反对。进一步推行超级宽松的金融政策,在这天成为央行的重要决定。日本央行也只有在意见难以统一的时候,才用表决来决定某项政策。这4比4的表决结果,实际上等于让黑田一人做出金融政策的决定。  2%在日本是个难以实现的通胀目标  在过去的20年中,日本遭遇了通货紧缩、日元升值、产业空洞化、技术革新停滞、人口老龄化等一系列问题。  对于外交、军事、历史等问题,安倍晋三经常语惊四座,但在经济问题上,平日谈及甚少,日本不少媒体认为,安倍基本上对经济问题没有兴趣。但安倍政权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经济问题,他本人更需要有一个口号,能让选民觉得他很重视经济,会为日本发展经济做出重大抉择。  一个比较容易让人理解的数值便是股价、汇率。日本电视、报纸天天都在报道相关数据,似乎股市上去了,日元贬值了,经济上的问题就能立即解决。安倍、黑田提出的2%的通胀率,十分简要地规定了行动目标,这个目标实现了,就是安倍内阁在经济上为日本做出了巨大贡献。  到11月6日,日本平均股价已经上升到了16792点,安倍上台不到两年,股价基本上实现了翻番。日元与美元的汇率为114日元兑1美元,和安倍刚刚执政时的76日元比,也快要贬值一半了。“降到120日元的可能性很大。”不止一位金融方面的日本专业人士这样对笔者说。  在股价、汇率出现如此重大变化的时候,唯一让安倍内阁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通胀一直没有跟上来。  当然,在日本生活已经能够非常明显地感到通胀的存在了。不用说电费、交通费等看得见的涨价,去超市听听普通市民对商家的抱怨,也能知道几分。  “奶酪的价格没变,但比过去可小得太多了。”主妇们抱怨说。厂家、商家通过减少商品供应量来维持价格,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奥秘。从4月开始提升了3%的消费税税率,但涨价范围可不是3%,给人的感觉是,这些年物价没人敢动,现在商家终于有了涨价的天机。  在加油站,看看只涨不跌的汽油价格,开车的人没有好心情。国际原油价格差不多是这十几年最低的,但日本的汽油价格却很少有下调的时候。日元汇率的贬值,让进口商、炼油厂家、汽油卖家、汽车使用者的日子都很不好过。  不过,2%的通胀目标,和奶酪等食品,以及因为进口价格的上升而带来的商品价格提升并无直接的关系。安倍内阁的通胀目标是刨去这些因素后的通胀。结果是不该有的涨价在日本出现了,期盼的通胀却远没有到来。

11月3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近日,日本央行将实现2%通胀目标的时期推迟至2018年度前后,对2018年4月任期届满的现任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而言已“时间不够”。

报道指出,这是日本央行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以来第五次推迟实现通胀目标。包括下周美国大选的影响在内,全球经济充满变数,一贯强调与央行处于蜜月期的“安倍经济学”面临更为艰难的境地。

图片 1资料图:安倍晋三

“很遗憾,原油价格动向难料,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减速以及国际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也难以预测。”记者会上,黑田淡淡地对推迟实现目标的背景进行介绍。

报道称,2013年3月就任日本央行行长以来,黑田推动日元贬值与股市上涨,开局取得成功,然而进入今年局势突生变化。新兴市场国家的担忧加剧。虽然日本央行1月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决定出台负利率政策,但仍未能止住市场上日元升值股价下跌的势头。

经营直面冲击的金融机构对央行的不信任感增强,日本企业界也流露出不满,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称:“未见明显效果。”

9月,日本央行决定提高退出宽松的条件,表示将把宽松政策实施时间比迄今为止说的进一步延长,令业内人士也颇感震惊,前日本央行理事门间一夫说:“拿职业棒球举例,这就像排名靠后的球队将目标从联赛冠军调整为日本系列赛夺冠。”

报道还指出,货币政策无计可施正在拖企业业绩的后腿。截至上市企业2016财年半年报前半披露高峰的10月31日,上半财年的净利润出现近4年来的首次大幅缩水。

究其罪魁祸首,正是日元升值。以承担拉动经济增长重任的出口行业为主,上市企业纷纷下调2016财年业绩预期,富士胶片控股公司社长助野健儿悲观地表示:“汇率影响重大,束手无策。”

而曾受惠于访日游客需求的内需行业也都底气不足,零售业的H2O零售公司社长铃木笃表示“高价商品不容乐观”,好侍食品集团总公司社长浦上博史则称:“倾向于收紧荷包,还无法预料。”

报道还称,即将出炉的美国大选结果或将严重搅乱金融市场。某外资券商相关人士分析认为,“假设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选,投资者规避风险的心理将增强,日元暴涨股市暴跌的形势将进一步加剧”,市场普遍保持警惕。

将摆脱通缩视为一大重任的安倍政府一直以来都在强行保住“黑田央行”。9月央行调整政策框架时,首相安倍晋三正在美国访问,他对此举给予肯定称“是为早日实现物价稳定目标,表示欢迎。”然而仅仅过去1个月,央行就发出“败北宣言”,对安倍政府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击。

对此,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作为政府,期待央行继续放松银根直至必要时刻,继续尽最大努力实现通胀目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