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强刺激 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今年以来,面对增速换挡回落、传统行业困难增多、各类风险交织显现等中国经济运行的新情况,许多人心存担忧。不过,半年过去了,没有实施“强刺激”的中国经济仍保持7.4%的中高速增长,实现了稳中有进。而实际上,适应新常态,中国正展现新理念、新智慧、新方法。  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经济步入中高速、优结构、新动力、多挑战的新常态,符合经济规律。从国际经验看,增速换挡、结构调整是现代经济体发展的普遍走向;从我国现实看,从2012年起,随着适龄劳动力供给减少,潜在经济增长率开始下降,现实经济增长率也随之下降,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传统劳动力优势减弱,资源环境约束加大,都使中国经济发展难以承受过高的速度,经济增速放缓是很自然的。另一方面,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目标,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按这个目标计算,保持每年7%以上的增速已足够。”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宋立说。  上半年,尽管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但波动不大、物价稳定、就业向好,经济总体仍处合理区间。更重要的是,增速放缓也倒逼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发展转向创新驱动,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将得以逐步化解。而这些正是我们期盼已久的。  “新常态下的增长是促进就业、改善民生的增长,是更有人情味的增长。只要增速放缓不影响就业、民生,就没必要踩大油门,搞强刺激。”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说。  值得注意的是,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既能稳定市场预期,坚定企业转型升级的信心和决心,也可防止“滥用药物”导致“副作用”“后遗症”。  “不搞强刺激,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如果非要通过传统的调控手段将速度刺激到9%,也是做得到的,但是不应该也没必要这么做,因为这样会带来新一轮‘后遗症’,比如杠杆率上升过快、经济结构重型化、产能过剩等。”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说。  在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看来,强刺激会在短时间内使经济出现比较活跃的状态,但也会带来产能过剩、楼市风险、地方债务风险等一系列苦果。“用跑短跑甚至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跑马拉松,一定会生病。要治这个陈年痼疾,医生首先要冷静,求根治,不求速效,关注长期目标,不为短期的轻微的波动而闹心。”  另据了解,传统古典主义认为,政府应避免利用经济政策来稳定经济,而是让经济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短期波动。但这种自动恢复的过程往往伴随长时间的高失业与低增长,而这种状态是民众无法忍受的。在近代,经济几乎没有自动恢复的成功案例。  比如,面对1929至1933年的经济危机,美国胡佛政府反对政府干预、恪守自由放任政策,以至于1932年的工业产值比1929年下降了46.2%,工业产量倒退到20世纪初甚至19世纪末的水平。  罗斯福新政让美国经济走出大萧条,也开启了各国政府干预经济周期的先河。罗斯福政府采取了扩张性财政政策,先后投资近400亿美元用于建设飞机场、校舍、桥梁等公共事业,从而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有效降低了失业率。货币政策方面,1934年1月,美国宣布发行30亿美元纸币,扩大货币供给,有效刺激企业进行投资。到1936年,美国的实际GDP比1933年上升了近65%。  然而,经济刺激不当或过猛也会带来严重的“副作用”。  上世纪70年代,尽管日本的潜在增长率已回落到5%以下,但只要实际增长率一跌到8%以下,日本政府就试图通过放宽货币政策和扩大财政支出来维持过去的高增长。此举使实际经济增长暂时超过潜在增长率,但也吹大了房地产泡沫,引发1970年至1975年的严重通胀。然而日本政府仍持续实施强刺激政策来维持经济“表面繁荣”,最终导致上世纪90年代日本楼市与股市断崖式崩盘。(编辑:姜小鱼)

6,保还是不保,在经济学家之间爆发“口水战”。

即将拉开帷幕的今年中国全国两会将明确2017年中国经济发展的量化目标和宏观调控的具体方法。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主张,经济增速已经滑至6%,该刹车了,要稳增长。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则认为保6既无必要,也保不住,政府应珍惜已经不大的政策空间,慎用宽松政策,用好宽松政策,尊重经济规律,注重投资效率,不能因为增加财政投资而给市场带来太多扭曲。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随后,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行业论坛上直言,未来五年里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基本都在6%以下,如果试图用一种刺激性政策达到超过潜在增长率的增速,实际上是寅吃卯粮。他抛出了一个话题,“用刺激性办法保6,还是用改革的办法稳5?”

资料图 山西太原民众从一在建商业楼盘前经过。

中国经济前三个季度增长6%,并且有可能进一步放缓。内部的投资和消费增长仍然较弱,处于历史低位水平。因此,对于中国经济是否要加大刺激力度的声音,始终存在。

在中国已初步确立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经济政策框架后,宏观调控也会相应出现新变化和新特征。
引领新常态成为经济工作大逻辑
中国经济政策新框架的第一个特点,就是作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曾表示,单纯依靠刺激政策和政府对经济大规模直接干预的增长,只治标、不治本,而建立在大量资源消耗、环境污染基础上的增长则更难以持久。
这意味着,面对经济从高速向中高速换挡的现实、结构调整的阵痛以及前期刺激政策负面效果的显现,中国将会淡化对GDP增速的过度强调。
过去三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目标分别为“7.5%左右”“7%左右”“6.5%到7%”。
这一系列变化显示了本届领导层主动适应新常态,拒绝大水漫灌的强刺激,而致力于通过效率提升、结构调整、创新驱动等动力促经济发展的调控思路。
日前举行的全国商务工作会议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提出2017年中国外贸的具体增速目标。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钢表示,“这意味着要摆脱速度情结,在开放型经济领域,世界经济的外部性影响无法由我们掌控,因此要客观对待,不能一厢情愿”。
可以预见,2017年全国两会对中国经济增速目标设定将继续体现新常态特征,并与全面小康、就业等要求相衔接。

事实上,中国经济向来就是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平衡,从来没有一边倒的稳增长,也没有不管不顾的调结构。一方面,经济压力之下去杠杆并没有放松,房住不炒坚如磐石,金融整顿超出预期,防风险依然是重中之重;另一方面,“六稳”出手,央行两次全面降准,“曲线”降息,杜绝“钱荒”。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2

刺激一直有,但强刺激不会有,这应是大概率事件。十年前的“4万亿”强刺激,在稳增长的短期效果之外,副作用至今没有消散,并不断叠加,造成楼市泡沫、地方债务和产能过剩等诸多问题。如今中国经济的债务杠杆高企,经受不起强刺激的“刺激”。在L型底部徘徊的这段日子,我们还是要做好这两件事。

资料图 山东省最大的条形封闭煤场。

首先,稳字当头。经济可以放缓,但不能失速,后者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6%只是一个数字,并没有绝对的意义,重要的是城镇新增就业人口。但任何事情都不能变成“纸上谈兵”,在当下的严峻环境下,稳增长对于支撑就业、物价和信心,不可替代。我们最终还是要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如果增长失速,发展难免也就失色。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政策新主线
如果说“新常态”明确了对中国经济该“怎么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则指明了中国经济该“怎么干”。
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需要政府处理好与市场的关系,干自己该干的事情。
在过去几年,推动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削减行政审批事项一直都是《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打破行业垄断、进入壁垒、地方保护料将成为政府与市场关系调整的新看点。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也将成为政策着力点。围绕着压缩钢铁煤炭过剩产能,打好处置僵尸企业的攻坚战;在避免一线城市泡沫被吹大的同时,化解三四线城市高企的楼市库存;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等目标会有哪些政策安排,也将成为此次两会的重要看点。

其次,改革为王。在减税降费和对外开放之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被寄予厚望。打破行政性垄断,公平竞争,转变政府职能,产业政策转型,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维护劳动者权益,是我们改革所不能回避的问题。更进一步说,就是打造公平友好的营商环境,就是要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就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有权不能任性。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3

避免大规模刺激,实施大规模改革,稳增长和促改革的两手都要硬,但在短期内的取舍,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无论如何,哪怕是稳增长,也不是强刺激的稳增长,而是市场不断放开的稳增长。

资料图
2月11日,北京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春季人才招聘会,求职者在招聘会寻找合适的就业岗位。

稳中求进成为中国经济工作总基调
去年12月中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稳中求进”由经济工作总基调升级为治国理政重要原则。
要做到稳,需要稳住经济增速。实现这一目标,财政政策需要更加积极有效,这意味着更多的减税和政府投入。货币政策则须守住中性,既压住资产泡沫的膨胀又不影响流动性的基本稳定。
要做到稳,需要切实保障改善民生,加强社会建设。在这一要求下,扩大就业创业、提升教育的质量和公平,推进医疗、医保、医药改革,推动养老金改革、健全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体制料将进入《政府工作报告》的任务清单。
要做到稳,还需要正视阵痛的出现。“破茧成蝶都有伤痛”,习近平此前明确表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出现的短期阵痛是必须承受的阵痛。如何避免各级官员因阵痛而放缓改革步伐,如何尽可能地降低阵痛为改革创造环境,也将是本次全国两会的一大看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