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进口垄断破局 广汇能源尝鲜

奥门新萄京,多种迹象表明,作为石油领域的一项重要改革,原油进口权开放的脚步正越来越近。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近日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社会发展司司长邓文奎带队在山东等地的炼油企业进行调研,了解炼油企业关于原油进口权开放事宜。这被视为原油进口权即将开放的征兆之一。  “关于原油进口权的申请公司已经提交,但能否获批、什么时候能批,我们也在等具体的消息。”作为本次被调研的企业之一,山东晨曦集团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该公司在日照港筹建仓库、保税库等已经完成,将为未来原油进口的展开进行配套准备工作。  此外,记者从接近国家能源局人士处获悉,关于放开原油进口资质的文件基本上已经制定完成,放开主要面向两类企业:在国外具有油源的企业以及国内的大型炼厂,同时对企业的进口配额有相应的规定。  据了解,具体的文件有望在今年四季度公布。  有油源有规模者优先  7月下旬,邓文奎带队走访了部分山东地方炼油企业(地炼)调研有关原油进口权放开及汽柴油进口权放开以及取消燃料油消费税等事宜。  几乎同时,有媒体报道原油进口权下发的时间窗口应该就在近两周,其中山东晨曦集团、山东万达集团、山东天弘化学公司、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唐山渤海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五家企业将有望成为获得原油进口权的试点单位。  对此,长期在关注原油进口权放开事宜的金银岛资深分析师靳婷表示,国务院只是邀请了这5家企业参与调研,并没有明确表示原油进口权会最终赋予这5家,业内的传闻并不完全真实。  “我们也在等待相关的消息。”山东晨曦集团等涉事企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成品油开放马上就公布、而且确定是山东5家企业的消息并不确切。  但企业主是蓄势待发,以山东晨曦集团为例,该公司斥资过亿元建设的直通式海关监管场站项目已经通过海关验收。据介绍,该项目包括查验仓库、查验平台、物流保税库、海关卡口等区域,山东晨曦的进口货物可直接从进境口岸直通至场站办理报关手续,相当于建成了一个陆地码头。这也意味着,晨曦集团已具随时承备接原油进口业务的能力。  除了山东的地炼企业之外,新疆广汇、宝塔石化等企业同样“摩拳擦掌”,等待着进口权获批的消息。  近期,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举行的董事局、总裁班子联席会议,该公司董事局主席孙广信在讲话中透露:“原油进口权已无政策障碍,静候佳音。”  新疆广汇目前在哈萨克斯坦的斋桑油气综合开发项目,预计原油资源量为11.64亿吨。为了将该项目的原油运回国内,目前,新疆广汇在吉木乃边境建设的原油生产配套基地正在进行中短期规划,该基地将用于油田开采各类物资的倒运,未来将成为一个集钻井、试油、采油、炼油配套设备加工制造的综合基地。  随着原油进口权开放预期临近,还有更多企业也在为即将到来的变革积极备战。  接近国家能源局人士告诉记者,预计原油进口权的开放将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由国家发改委下发许可证,商务部核定配额,首优先发放给拥有海外原油资源并获得对方国原油出口许可证的民企;另外则考虑下发给具有规模的大型炼油企业。  资质及配额管理动态化  对于炼油企业的入围标准,安迅思能源研究与策略中心总监李莉表示,预计首先会考虑炼油企业的装置规模、综合经营能力、技术指标、具有完整的仓储环保配套设施等。

一直被国有石油公司控制的原油进口权再度成为破除垄断的聚焦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山东晨曦集团、山东万达集团、山东天弘化学公司、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唐山渤海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五家企业将有望成为获得原油进口权的试点单位.这五家公司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民营石油公司.
近日,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社会发展司司长邓文奎、中国石油流通协会专职会长赵友山带队前往上述五家公司调研.7月31日,赵友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相关的试点申报材料正在整理,随后将上报国务院高层.
“这几家民企纳入国家进口原油、汽柴油的试点单位,对国企不会产生什么冲击和影响.”赵友山说.
针对地炼放开进口权
早在去年,有关国家将放开国内原油进口权的消息就已在业内盛传,但这一政策松动的迹象却始终未见落地细节.
今年2月,上市公司广汇能源(600256)曾发布公告,称2014年公司计划投资10亿资金用于在新疆、甘肃、青海、四川、宁夏等十余个省自治区收购、合作或投资建设加注站,并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根据已经取得的境外油气资源及勘探开发能力,正在申请原油非国有贸易经营权及相关配额,相关审批手续仍在办理过程中.
即便广汇能源先人一步,试图拿下国内原油进口权第一张”破垄断”资质,但多名行业内权威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去年相关主管部门组织专家讨论油气改革方案开始,原油进口权放开的主要指向是针对地方炼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国务院相关部门前往山东地炼的调研资料显示,由于加工原料不足,地炼的普遍开工率不足20%,设备闲置达70%左右.这一”吃不饱”的境况不仅只存在于山东地区的地炼企业,包括广东等地的地炼公司也同病相怜.
“由于民企拿不到原油,只能用燃料油代替做化工原料.而燃料油就是原油加工后的废料,每吨进口燃料油加830元/吨消费税,这是对民企的不公平待遇.而且大量的进口燃料油污染性强,应该放开民企大量进口原油.”赵友山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的原油进口分为国营和非国营贸易两种,国营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珠海振戎5家控制,进口数量无上限限制.非国营共有23家企业,但”中字头”公司占据半数以上,商务部每年也对这批拥有进口资质牌照的企业分配进口数量.
一名地炼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商务部每年会根据相应指标给予非国营企业一部分进口配额,但其中大部分企业都有国有石油公司背景,有些甚至是”两桶油”的关联公司,民营企业真正能获得的进口配额极其有限.而由于要满足国家石油公司的排产计划,获得进口原油的民营企业也不能自由进行市场买卖,最终不得不将配额或进口原油卖给”两桶油”.
“一些民营企业拿到油了找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公司会说他们首先得加工自己的油,一排排到明年,民营企业不能等只能再卖给他们.”上述地炼人士说.
但此前盛行的”潜规则”有望在今年被打破.多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即便原油进口权不会大面积放开,但根据此前国家能源局下发的进口资质标准,国内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进口资质在今年下半年将有所突破,目前,相关的政策细节都还在讨论”.
“下一步应该会出台相关政策,38号文中的一些旧政策就自然作废,未来配额最终会取消,原油进口将不再由几家企业垄断.”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说,”可能会增加非国营贸易企业数量,拿到配额后,不再要求交由两桶油的炼厂,可能有更多炼油厂选择,包括有资质的地炼.”
5家试点获资质概率大
来自市场的消息称,目前国内有一家大型民营石油企业即将获得原油进口牌照,原油进口权下发的时间将在近两周落实,并由国家发改委下发许可证,商务部核定配额,首批率先发放给拥有海外原油资源并获得对方国原油出口许可证的民企.
值得注意的是,广汇能源此前就一直试图将哈萨克斯坦项目生产出的原油运回国内加工并销售,但受制于”排产”制度造成的定价权丧失,该计划始终未能落实.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国有石油公司主导的”排产”计划经济制度早已成为众矢之的,为打破这一行业症结,接下来相关政策也将有望松动,民企进口的海外原油除满足自用外,也可以自由买卖给其他炼化企业.
“综合之前国家能源局下发的进口资质标准,广汇能源获得资质的把握是很大的,除了广汇能源,其他之前申报的一批企业至今都杳无音信.”这位消息人士说.
而除了广汇能源外,此次国务院相关部门调研的5家试点企业也有望最终获得进口资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山东晨曦集团目前一次炼油加工能力为500万吨/年,二次加工能力为1000万吨/年;万达集团及天弘化学公司炼化能力为2000万吨/年;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总炼化能力为2000万吨/年;唐山渤海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年销售汽柴油为100万吨/年,并拥有20万吨的油库,30座加油站.
“目前,这几家公司是国内民营企业里面实力相对最强的,加起来总资产有800多亿,也都符合国家制定的原油进口的条件,接下来会先从试点开始,不断推进.”赵友山说.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新疆广汇能源2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商务部近日下发批复,该批复赋予公司控股子公司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该公司2014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20万吨。  作为全国唯一一家同时拥有煤、油、气资源的民营企业,广汇能源建成了国内首条民营跨境天然气管道。但由于一直无法获得原油进口权,其在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原油资源一直无法运回国内。如今,这一“壁垒”随着商务部的正式批复而最终被突破。  据新疆经济报的报道,广汇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一位高管表示,20万吨只是一个起步量,随着油田产能的进一步增加,一期产能最高将达到300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在广汇能源获得原油进口资质前,我国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和珠海振戎等少数几家公司拥有原油进口权,纯民资背景的企业很难有渠道进口原油。  根据商务部批复,获得原油进口资质后,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可根据市场情况将原油销售给符合产业政策的炼油企业。而《国家发改委关于支持新疆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也规定,支持新疆自产原油就地加工,并利用进口过境原油适当提升原油加工能力,尽可能在区内实现石化产品精深加工。  原油进口权垄断被打破
五大民企被列为试点  广汇能源首吃螃蟹令一直被国有石油公司控制的原油进口权再度成为破除垄断的聚焦点。  事实上,在这之前有五家民营企业被列入试点,据21世纪经济报道本月初的报道,山东晨曦集团、山东万达集团、山东天弘化学公司、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唐山渤海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五家企业成为获得原油进口权的试点单位。这五家公司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民营石油公司。  报道提及,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社会发展司司长邓文奎、中国石油流通协会专职会长赵友山带队前往上述五家公司调研。赵友山透露,目前,相关的试点申报材料正在整理,随后将上报国务院高层。  “这几家民企纳入国家进口原油、汽柴油的试点单位,对国企不会产生什么冲击和影响。”赵友山说。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去年,有关国家将放开国内原油进口权的消息就已在业内盛传,但这一政策松动的迹象却始终未见落地细节。  今年2月,上市公司广汇能源曾发布公告,称2014年公司计划投资10亿资金用于在新疆、甘肃、青海、四川、宁夏等十余个省自治区收购、合作或投资建设加注站,并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根据已经取得的境外油气资源及勘探开发能力,正在申请原油非国有贸易经营权及相关配额,相关审批手续仍在办理过程中。  即便广汇能源先人一步,试图拿下国内原油进口权第一张“破垄断”资质,但多名行业内权威人士透露,自去年相关主管部门组织专家讨论油气改革方案开始,原油进口权放开的主要指向是针对地方炼厂。  另据媒体披露的国务院相关部门前往山东地炼的调研资料显示,由于加工原料不足,地炼的普遍开工率不足20%,设备闲置达70%左右。这一“吃不饱”的境况不仅只存在于山东地区的地炼企业,包括广东等地的地炼公司也同病相怜。  “由于民企拿不到原油,只能用燃料油代替做化工原料。而燃料油就是原油加工后的废料,每吨进口燃料油加830元/吨消费税,这是对民企的不公平待遇。而且大量的进口燃料油污染性强,应该放开民企大量进口原油。”赵友山说。  目前,国内的原油进口分为国营和非国营贸易两种,国营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珠海振戎5家控制,进口数量无上限限制。非国营共有23家企业,但“中字头”公司占据半数以上,商务部每年也对这批拥有进口资质牌照的企业分配进口数量。  一名地炼人士表示,虽然商务部每年会根据相应指标给予非国营企业一部分进口配额,但其中大部分企业都有国有石油公司背景,有些甚至是“两桶油”的关联公司,民营企业真正能获得的进口配额极其有限。而由于要满足国家石油公司的排产计划,获得进口原油的民营企业也不能自由进行市场买卖,最终不得不将配额或进口原油卖给“两桶油”。  “一些民营企业拿到油了找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公司会说他们首先得加工自己的油,一排排到明年,民营企业不能等只能再卖给他们。”上述地炼人士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