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万亿地方债偿还风险加剧 债主堵基层官员讨债

毫无疑问,今年是地方政府偿债压力最大的一年。  国内房地产行业持续低迷,地方债还款高峰期将至,面对巨大财政收支缺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正在不断显现出来。与此同时,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今年上半年多数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增幅放缓,而刚性支出不减,地方债的偿债压力陡增。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约11万亿元,而今年需要偿还的债务占债务总余额的21.89%,这意味着,2014年地方政府需偿还债务或高达2.4万亿元。“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而支出刚性强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偿债压力会进一步加大。同时,化解债务压力较大。”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此前曾表示。  2.4万亿巨债压顶,注定了今年将是偿债压力最大的一年。在国内经济下行的同时,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却不断下滑,尤其是一线城市土地流拍和底价成交频频,倒逼部分城市不得不对限购政策松绑。  更值得关注的是,地方政府债务违约现象不时出现,从而影响到国内整体的融资市场。无论是券商还是基金子公司,相比较政府信用而言,如今更看重的是实物抵押,且估值折扣较大。  限购松绑促卖地  杭州松绑限购,佛山松绑限购……在46个限购城市中,相继36个城市对限购政策做出了调整,而目的无非是托市,以刺激国内眼下低迷的房地产行业。  由于土地以及房地产市场陡然降温,过去借债发展、靠地还债的粗放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因此导致一些地方的债务风险激增,加重了地方偿债压力,进而使得地方政府越加依赖卖地偿债。  在这一轮声势浩大的救市行动背后,不可忽略的最大动力就是地方政府卖地收入的骤降。据了解,7月全国300个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为1475亿元,环比减少15%,同比减少49%。  尽管地方政府努力加速卖地,然而有些开放商却只能“望地兴叹”。一家国内大型房地产企业负责人称,由于资金链的绷紧,市场不景气,今年开发商拿地都非常谨慎。与此同时,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将地卖出去,不得不降低土地价格。然而即使如此,开发商为了保证公司现金流,面对价格非常便宜的土地往往也需要再三考虑。  在这种市场心态下,土地流拍和底价出让的例子比比皆是。7月29日,一年前由于交通位置便利而备受市场追捧的北京朝阳孙河地块流拍,也是三年来北京首次出现的土地流拍。  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流拍更严重。以成都为例,成都市7月份土地市场明显供大于求,整体流拍率达到53.87%,共出让土地20宗,总供应面积环比减少12.12%。  价格方面,住宅价格最近的跌幅也在逐渐扩大。据Wind数据显示,7月份百城住宅价格指数下跌0.81%,跌幅较7月扩大0.31个百分点。  方正证券最新一份研究报告称,预计房价的下跌走势或延续到年底,而更多的城市会加入到取消或放松限购政策的行列中。  “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减少和债务增加的矛盾,年底的情况会越来越糟糕。”湖北省财政厅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也是很多地方放开限购的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2013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为3.9万亿元,偿债规模为2.49万亿元。2014年的地方债务偿还规模2.38万亿元,与去年基本持平。尽管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已经达到2.1万亿元,但是市场人士皆认为下半年这一数字将会有所放缓。  上述地方财政厅相关人士认为,政府的收入过于依赖土地经济,这加大了债务风险。“政府土地都拿出去抵押了,信用担保融资规模也不小。现在来看,担子太重。”  融资困境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2014年上半年多数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幅放缓,而刚性支出不减,这使今年地方政府2.4万亿元地方债的偿债压力陡增,风险凸现。

  《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到,一些地方债务问题突出,出现了债主把某地基层官员堵在会议室讨债的情形。

奥门新萄京,  审计署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从去年6月底至今年3月底,共有9个省份超8亿元的债务逾期未还。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有的地方也存在一定风险隐患,全面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是当前一项重要任务。

  偿债压力陡增

  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约11万亿元,而今年需要偿还的债务占债务总余额的21.89%,这意味着今年地方政府需偿还债务或为2.4万亿元。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此前称,今年是偿债压力最重的一年。

  经济下行压力下,多地财政收入吃紧,这加重地方偿债压力。

  根据各地披露的经济半年报,至少22省份经济增速落后于年初目标,11个省份财政收入增幅只有个位数。

  这也使得地方政府更加依赖卖地偿债。

  早在2012年底,就有11个省级、316个市级、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金偿还约3.5万亿元地方债。

  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通过卖地收入达到21129亿元,同比增长26.3%。不过,由于楼市低迷,土地市场不景气,6月份地方卖地收入同比增幅跌至7.3%。

  南方某市一名官员称,由于当地土地市场不景气,多次出现土地流拍现象,为了把地卖出去,当地只好采取划小地块出让的办法。“价格低也要忍痛卖,一旦资金链断了,进入金融机构的‘黑名单’就更糟糕了”。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教授郑春荣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今年经济下行会导致一些地方融资平台的收益能力下降,主要体现在以土地为资产的融资平台公司,这类公司一般通过做大资产来增加负债,但是今年楼市低迷,土地估值下降、资产缩水,而负债却没变。但这多出现在县级融资平台,而更上一级的地方融资平台腾挪空间更大。

  尽管地方政府加速卖地,但开发商往往无力接单。这也让地方来自土地的财政收入萎缩。一名省级开发区官员称,由于地价下跌,当地今年财政收入至少要下降25%。

  除了卖地偿债外,地方政府还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法。根据审计署最新数据,2013年6月底至今年3月底,9个省本级政府为偿还到期债务举借新债达579.31亿元。

  偿债疏堵结合

  《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即将出台。

  “目前我国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有的地方也存在一定风险隐患,全面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是当前一项重要任务。改革总的要求是,疏堵结合,开明渠、堵暗道,加快建立规范合理的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及风险预警机制。”
楼继伟在对媒体详解该方案时如是称。

  在“堵暗道”方面,地方融资平台和通过信托等渠道举债已被看紧。

  近些年,融资平台公司成为地方政府举债主体,截至2013年底,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公司举债超4万亿元。对此,金融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公司的信贷管理,贷款规模得到有效控制。地方政府通过信托等影子银行融资的渠道也被收紧,去年,上海银监局辖区内政信合作产品增速明显放缓,在各种信托产品中比重已有下滑。

  在“开明渠”方面,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工作顺利开展。

  2014年5月,为建立以政府债券为主体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包括上海、广东、浙江等10个地区试点地方债自发自还,目前广东、山东、江苏三地已经完成政府债券发行工作,江西政府债已经公开招标,另外六地在积极准备中。

  楼继伟称,下一步规范地方债管理方向是在做好两项基础性工作上,继续扩大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

  两项基础性工作中,一项是推行权责发生制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即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向社会公开政府家底;二是建立健全考核问责机制,探索建立地方政府信用评级制度。

  郑春荣对本报记者表示,“开明渠”、“堵暗道”的地方债管理思路很正确,楼部长会加速推行相应的改革措施,但巨额存量的地方债务如何化解仍是很重要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