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华夏幸福力促产业升级向高端迈进

在北京的周边,比如河北廊坊的很多地方,仅就区位条件来说,与固安其实相差不大,为何独有固安搞得有声有色?  到了燕郊这些地方,你会发现这里建了太多的房子,却没有相应规模的企业和产业的支撑,搞成“睡城”模式了,这是最为致命的问题。  “固安模式”的精髓就是“产城融合”。先是建设一个产业园区,然后想方设法吸引企业、产业入驻,同时推进城市配套建设,这是一个地方能够发展、能够培育起来、能够聚集人气的前提。特别是华夏幸福来到固安以来,明确提出了“以产促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城乡一体、共同发展”的理念,引进了不少大项目、好项目,譬如,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类的项目,清华大学等科研中试孵化项目等。  一个地方想要发展,应该首先立足于产业的培育和聚集,固安的产城融合做得好,入驻的企业多,这是固安崛起的有利条件。产业培育起来了,一方面就有了就业,另一方面则是带动财政收入的增加,地方政府有了资金,才能更好地开展基础设施配套工作,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这样就有利于引进更多的人才、企业、产业,最终形成良性循环。  就像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一些院所本来是在北京的南城,但在北京南城受到发展空间的限制,现在逐步将一些机构、一些业务向北京以外扩散,最终选择落户固安。为何要到固安呢?因为搬到固安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就是过一个桥、一条河就到了,再加上现在固安的收费站也被取消了,对于他们来说就更方便了。  当然,这些大企业只是部分迁往固安,总部还是在北京,不管他们将在固安做什么,其实还是要立足于服务北京、对接北京、配套北京,这就是所谓的一体化发展模式。  生物医药行业也是这样,现在北京的一些科研院所、一些生物医药企业开始跑到固安搞研发。为何也要跑到固安呢?首先是因为在北京没有发展空间,其次是因为在北京的发展成本太高了。这些企业和科研院所跑到固安,其实是把北京的科技成果按照就近原则找到一个研发、孵化之地。  不过,生物医药行业也有其特殊性,在空间布局的选址上,不像高端制造等行业那样,必须要求就近布局。在研发阶段,生物医药行业并不一定要求在关联度非常高的地方集群分布,上下游的关联配套要求并没有那么高。比如固安肽谷的一些项目,未来可以选择在本地生产,也可以选择在其他地方生产,只是这个地方的氛围有利于生物医药研发项目在此扎堆。  固安已经形成投资环境的比较优势,譬如在硬件方面,另外是生活成本,也要比北京的郊区县低很多。在软环境方面,最近几年固安为了吸引外来企业,出台很多优惠政策扶持企业发展、产业聚集,因此来自北京等地的企业、产业加速向固安转移,是可以预料的。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李正豪整理

编者按/短短12年时间,与北京大兴一河之隔的河北固安实现了三级跃升:先是由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县域跨越成为具备汽车零部件、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新兴产业聚集的产业新城,打造了“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固安样板”。如今,这个产业新城开始向以科技创新孵化为引领的高端产业跃升,成为“产城人共融”的幸福城市,开启了“固安样板”的3.0时代。  固安12年三级跃升,离不开一只市场之手——引进致力于“打造产业新城,建设幸福城市”的华夏幸福全面负责其产业新城的投资开发运营。正是华夏幸福的助推,固安正朝着“产城人共融”的幸福城市迈进。  如今,“产城融合”已和“以人为核心”一起,成为新型城镇化的主要标签。在中央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将探寻华夏幸福助推固安“产城人共融”幸福城市建设的成功经验,希望能为其他地区在新型城镇化实践中提供借鉴。  产业新城“固安模式”继续升级。  5月19日晚间,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600340.SH)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固安县人民政府、河北清华发展研究院就“清华大学中大科技项目(固安)中试孵化基地”(以下简称“固安中试孵化基地”)相关事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据了解,固安中试孵化基地位于固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已于5月17日奠基;同时,北京百创科生物技术、北京伟德杰生物科技、沙船(廊坊)生物科技等一批项目也于5月17日集中签约、入驻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  河北固安与北京大兴仅有一河之隔,但在2002年的时候还是一个只有钓具、肠衣、滤芯、塑料“四大金刚”产业支撑、以农业为主的县城。  过去12年,固安工业园作为主要承载平台,推动了固安产业向汽车零部件、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航空航天等行业和领域的“逆袭”,打造了“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固安样板”。  现在,以清华大学固安中试孵化基地的落户和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的崛起为标志,“固安样板”开始向高端服务业跃升,开启了3.0时代。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轷震宇近日透露,这家公司将基于“固安样板”的成功经验,聚焦12个重点行业,2014年在全国打造50个具有明确产业属性的主题产业园。  科技创新引领产业高端跃升  未来,借助固安中试孵化基地,清华大学高新技术成果将优先在河北实现产业化,主要目标是推动河北的钢铁、石化、建材、装备制造等传统产业加快升级改造的晋城,同时帮助河北发展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有分析显示,清华大学在固安建立中试孵化基地将带动更多的院校、科研院所参与到河北的经济建设中来,逐步形成高层次人才、高科技成果、高新技术产业的聚集。  刚刚破土奠基的清华大学固安中试孵化基地播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而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已经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  据了解,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于2013年5月17日开园,在过去一年里,已经成功引入了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博雅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德益阳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生物医药类研发机构和企业。  2014年5月17日,肽谷又迎来了北京百创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伟德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沙船(廊坊)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润俊科技有限公司、太原瑞恩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一批企业。  北京德润俊科技有限公司的资料显示,该公司2008年在中关村科技园注册成立,2009年作为一个重点企业入驻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现在这家公司又来到了永定河南岸的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该公司在大兴区主要研发温度敏感性液体栓塞剂,已经进入到临床阶段,明年即可上市;作为改进型产品的NIP相变可控栓塞材料项目,将在固安肽谷进行研发,该项目将为肝癌病人带来福音。  据了解,德益阳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宏宇以及北京博辉瑞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博等人带领的都是具有海归背景的博士团队,有些项目还是国家863计划里的重要项目。  显然,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已经成为固安产业升级的得意之作。  高端产业形成集群效应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之下,拥有较强的科技创新能力,可以创造并激活一个国家或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兴产业,使其在世界产业分工链条中抢占发展的制高点,因此科技创新能力也就成为国家或区域实力的最关键体现。

5月17日,作为科技创新的驱动力量,清华大学重大科技项目中试孵化基地正式签约落户固安产业新城。
作为将上述重大产业项目吸引至固安的重要推动力量,华夏幸福自1998年创立以来,通过在环渤海、长三角等全国近20个区域打造产业新城,不断以实践探索和引领区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与协调发展,持续推动中国产业向价值链高端跃升。

科技创新引领固安产业高端跃升

清华大学此次落户固安的中试孵化基地将重点打造集“创新研发、项目孵化、技术转移、支撑服务”四位一体的产学研合作平台,形成高层次人才、科技成果、高新技术产业和资本的聚集高地,积极培育包括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节能环保等在内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辐射带动区域经济社会的发展。

未来,清华的高新技术成果将优先在河北实现产业化,从而推动钢铁、石化、建材、装备制造等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并发展壮大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凭借清华的品牌优势和示范作用,形成高层次人才、高科技成果、高新技术产业和资本的聚集,对区域经济发展起到辐射带动作用。

据预测,清华大学固安中试孵化基地建设启动后,五年内可转移科技成果150项,其中30个左右完成中试并进入孵化,预计可为地方带来约50亿-100亿元的新增绿色GDP。

除了清华大学,此次集中签约入驻固安的还包括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旗下宇航系统综合实验区等航天产业基地项目、以北京百创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为代表的固安肽谷生物医药孵化港项目等。

截至2013年12月底,华夏幸福已为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企业近400家,包括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博雅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等生物医药类科技研发机构与企业,以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工为核心的航天企业,以京东方为主导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形成了生物医药、航天、新一代信息技术、汽车零部件、高端装备制造五大新兴产业集群,实现签约投资额超600亿元。

在规划产业的同时,固安的基础设施和城市配套也在同步提升和完善。截至2013年12月底,华夏幸福为园区累计投资220亿元,在规划范围内实现了“十通一平”:完成全长125公里、97条道路建设,完成4座供水站、3座热力站、4座变电站以及123公里供热、供气、供电、通信管网、污水管网等相关配套设施建设,此外还实施了影剧院、福朋酒店、创业大厦、固安新一中、幸福中学、中医院、商业综合体等180多项重点工程。

市场之手助力产业新城洼地崛起

固安能够在较短时间内顺利实现“洼地崛起”,正是得益于其产业新城背后的市场化推动力量。
早在2002年,与北京大兴仅一河之隔的固安,整个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800万元。

当地政府为改变固安落后的经济面貌,打算开发工业园区,但资金缺口却成为发展园区的瓶颈。于是,固安决定把园区作为一个项目,面向市场选择运营主体,用市场之手破解发展难题,最终引入华夏幸福全面负责园区的投资开发运营。
作为出资方,华夏幸福彼时花费3000万元进行园区规划,随后华夏幸福便在高标准的规划之下,开始一展身手,进行产业腾挪。

在经历了几年的产业发展初级阶段之后,随着入驻园区企业的增多,华夏幸福开始着手进行产业整合,即在传统产业中增加技术含量和经济附加值,逐步摆脱低端生产,建立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围绕行业龙头企业进行产业链招商,利用人为干预促进产业的聚集,形成一个个产业集群,实现产业的“从有到高”。

今年2月,凭借“全球孵化、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理念,华夏幸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硅谷设立全资子公司,打造硅谷高科技孵化器。两个多月后的5月17日,来自生物医疗领域的两个硅谷孵化器创业团队专程从美国来到固安,与华夏幸福商讨投资和战略合作事宜。

在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向高端跃升的同时,华夏幸福还一直在探索如何在资本层面有效推动产业发展。今年以来,华夏幸福已经开始尝试与合作伙伴一起在重点产业领域推动资本要素和产业要素的深度结合。通过构建金融服务平台和体系,实现资本链和产业链的深度融合。

借助于十余年来的持续实践,华夏幸福探索出了一条“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城乡一体”的创新之路,成为国内领先的产业新城运营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