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多年来首现负增长 能源大省转型迫在眉睫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日前,有关于大庆油田职工子女包分配的问题引起了舆论的激烈讨论。  而13日,又有媒体指出,做为我国最大的一座油田,大庆油田却出现了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负增长现象。  一时间,大庆油田便成为了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大庆油田出现罕见负增长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黑龙江是能源工业大省。  数据显示,过去十年能源工业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的最低比重是53.8%,最高时达到72.9%,在此期间,黑龙江能源工业的最高增速为13.1%,最低时也有6.3%,但去年仅增长了0.1%。糟糕局面更是在今年首季度达到了顶峰,首次出现了数据为-2.2%的负增长。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在50%左右的大庆油田出现了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负增长。  报道表示,4月25日,黑龙江省工业企业电视电话会议指出,国内若干领域产能过剩对黑龙江省的石化产业、装备制造业和地方煤炭工业产生较大影响,产量和价格下降,导致工业增加值下降。  而梳理数据之后不难发现,黑龙江的经济增速大半被负重前行的能源工业下行态势吞噬掉了。  同时,在4月28日召开的黑龙江省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能源产业占经济结构比重过高、国内若干领域产能过剩、地方工业企业竞争力不强等几方面,也被认为是一季度数据下行的原因。  报道对此也援引一位黑龙江发改委人士介绍表示,“全省工业和整体经济增速在很大程度上受外部形势影响”,能源、石化、装备工业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接近70%,黑龙江的产业结构对资源依存度比较高。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在黑龙江有关部门得到的数据显示,一季度黑龙江全省4388家规模以上企业,1270家企业产值下降,722家企业停产,其中近半是新增的停产企业,停产是受季节和市场因素影响。“包分配”制度微调
陷入舆论漩涡  而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大庆油田职工子女包分配的相关新闻,刚刚受到了舆论的热议。  第一财经日报5月5日报道表示,近期,中石油旗下最大的油田公司之一——大庆油田的部分职工及其家属,对于该公司职工子女“包分配”政策的改变表示不满。  报道援引一位大庆油田职工介绍表示,之前油田职工的子女如果大学毕业了,往年若是回到大庆油田找工作,相对较容易。这一方面得益于父母关系,另外则是由于大庆油田也喜欢招收本科毕业生。因此,无论是一本或者二本、三本,大庆油田几乎都接收这样的新生。  但是,今年的用工政策有了“微调”:一本和二本的石油及相关专业职工子女,基本会被大庆油田签约录取;但是,二本的非油田相关专业、三本的毕业生则无法直接去大庆油田上岗就业,而是要委托大庆技师学院对该类毕业生进行培训(即“委培”,通常是1年),随后再择优录取。并且,如果学生的英语不能过关(至少达到大学英语四级水平)的话,也可能会落选。  部分石油职工及家人,因此对上述的就业政策调整存在不满。  而由此不难看出,对建立时间较长的国企而言,如何调和老员工诉求和现代企业制度的碰撞,是难以回避的问题。  报道还表示,多名大庆油田职工在网上留言说,大庆的油田子女享受“政策红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就业制度的改变,显然对职工家长及其子女心理冲击很大。  不过,也有人士提出,2000年之前,吸引大学毕业的油田子女去油田工作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那时学生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大专院校也没有扩招,学生的质量及素质应该都不错。而到了2000年之后,大学都在扩招生源,油田企业则应该择优录取,而不是将员工录取政策过于倾斜给油田子女,这种弊端早应该根治。只有更加公平的竞争,才能保证中石油这样已经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大型国有企业正常与健康地运转。  不过,大庆油田一位内部管理层则表示,大庆油田也没有把所有的岗位都留给自己的职工子女,在今年近1100人的毕业生签约中,90%都是外部招聘过来的。而且,目前整个大庆油田职工子女有近2万人还在待业,可以看出公司在用人上依然是相对公平的。用工矛盾背后:暴露国企改革之难  在大庆油田“包分配”事件的背后,我们也不难看出老牌国企在改革道路上的艰难。  中国企业报就此向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提出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当被问及“此次大庆油田职工子女的包分配问题只是进行了微调,就引起了如此大的反弹,您觉得有何必然性”的问题时,李锦表示,从这次大庆风波,我们要看到国企改革的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充分认识国企改革的长期性、复杂性与艰巨性。实际上,少数国有企业这种“安排子女工作”的现象从来没有真正消失过。要注意到国企改革“体制外搞活、体制内衰落”现况,企业活力不足是国企存在的一个大问题。

澳门新萄京娱乐,数千大庆油田职工聚集
抗议改变子女包分配制度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黑龙江眼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今年一季度,能源工业增速首次出现2.2%的负增长。GDP增速仅为4.1%,面临着全国排名垫底的尴尬。大庆油田业绩下滑被看作是黑龙江一季度经济数据不佳的原因之一。同样是一季度,大庆油田增加值减少55.85亿元,增速下降0.8个百分点。大庆油田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0%。  稳产多年以后,大庆油田产量是否能够维持的问题越来越凸显。然而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据新京报的报道,部分大庆油田职工及其亲属对公司改变职工大学毕业子女分配制度表达异议。这些消息的背后,让人们看到了油田不堪重负的人力成本。面对内忧外患,这个老工业的代表如今该何去何从,正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  油田困惑:欲砸“铁饭碗”微调引不满  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近期,中石油旗下最大的油田公司之一——大庆油田的部分职工及其家属,对于该公司职工子女“包分配”政策的改变表示不满,其新的招工制度没能得到部分职工的认同。  据报道,之前油田职工的子女如果大学毕业了,往年若是回到大庆油田找工作,相对较容易。这一方面得益于父母关系,另外则是由于大庆油田也喜欢招收本科毕业生。因此,无论是一本或者二本、三本,大庆油田几乎都接收这样的新生。但是,今年的用工政策有了“微调”:一本和二本的石油及相关专业职工子女,基本会被大庆油田签约录取;但是,二本的非油田相关专业、三本的毕业生则无法直接去大庆油田上岗就业,而是要委托大庆技师学院对该类毕业生进行培训,随后再择优录取。并且,如果学生的英语不能过关的话,也可能会落选。  事实上,大庆油田内部管理层表示,不管录取一本,还是二本、三本的学生,都不能被叫做“包分配”制度,该公司早就取消了针对员工孩子的“包分配”,一直也是向各地石油院校进行公开招聘。但他同时承认,油田的就业政策对于大庆内部职工来说确实有一定倾斜,“而今年,上述对二本、三本的就业政策改变,也是事实。”  报道称,大庆油田隶属于中国石油公司,尽管后者近年来推行现代企业制度,但从这场风波来看,建立合格的现代企业制度尤其是用工体系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对建立时间较长的国企而言,如何调和老员工诉求和现代企业制度的碰撞,是难以回避的问题。  报道援引一线职工的话说,他们中间有不少人都是常年在野外工作,基本很少回家,如果孩子能在就近油田上班的话,彼此也可以有一个照应,这也是为何希望自己孩子做接班人的原因。而且,多数的操作岗位收入也不算特别高,基本可以维持生活并且补贴家用。而给孩子找一个安稳的工作,基本就是很多一线职工的最大心愿。多名大庆油田职工在网上留言说,大庆的油田子女享受“政策红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就业制度的改变,显然对职工家长及其子女心理冲击很大。  然而大庆油田打破“铁饭碗”背后是业绩压力。自2011年达到净利润700亿的峰值后,该公司业绩一路下滑,2013年净利润降至573亿元。在职工子女用人制度上所做的新尝试,或许也是大庆油田为其提高全员素质、推行绩效考核所打的前战。  媒体评价大庆招工风波有穿越之感  据东南商报的报道,早在1986年7月12日,国务院就发布了国营企业劳动用工制度改革的四项规定,根据这些规定,子女顶替制度被废止了。如今,快30年过去了,“包分配”还真实地发生着,的确给人一种穿越的感觉。  报道称,包分配制度的弊端显而易见。一者,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包分配”制度无法确保职工的素质与能力,必然会影响市场效率。现实境况也作出反应—2011年,大庆油田公司的盈利曾达到700亿峰值,此后下滑至2013年的573亿元。当公司效益下滑,裁员是一种选择,提高职工素质则是硬币的另一面。“变则通不变则死”的道理众所周知,大庆油田因效益下滑进行必要的改革,显然是必须之举。二者,“包分配”制度还戕害社会的公平与公正。一方面,许多大学毕业生为了一个就业机会而挤破脑袋;另一方面,是一些国企职工的子女可以顺利地“包分配”,这是显而易见的不公。而根据中石油年报显示,集团在册正式职工544083人,临时工319741人,薪酬一年共1164.22亿元,人均年薪13.48万元。  耐人寻味的是,如今大庆油田公司意图改革,显然是一种积极的应对。遗憾的是,即便是细微的调整——并没有说不招聘职工子女,只是对职工子女的招聘有了一定的硬性条件,都遭遇了职工的强烈反对。而这,是国企改革艰难的一个缩影。事实上,在国企内部系统,类似的“企业病”还有很多。据悉,在垄断性强的国有企业中,例如铁路、电网等内部职工子女“子承父业”的现象也很普遍。其实,大庆油田想撬动这块硬骨头好几次了,但在2002年、2006年都曾爆发过和今年类似的职工集体反对,招聘改革不得不以失败告终。  油田陷尴尬:采出物90%以上都是水  1960年开始投入开发建设的大庆油田,是中国最大油区,勘探范围包括东北和西北两大探区,面积达6000平方公里。它的存在被看作是国家油气安全的保障。这家已经50多年历史的油田企业,职工数超过10万,相当于中国一座县城的人口数。在稳产5000万吨27年后,继续稳产4000万吨长达10年时间。  报道援引时任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的曾玉康的话,当年大庆石油管理局分开分立、重组改制后,管理局的职工达18.3万人,除有偿解除劳动合同的6.3万人外,还有5万离退休职工、5万家属、2万待业子女,加起来有30多万人。国企的富裕和所背负的责任曾经让那些庞大的员工数量被认为理所当然,但现在,这位长子已步入中年。  据了解,2005年,大庆油田税前利润破千亿,2011年盈利701亿,2013年下滑至573亿元。并且,在稳产4000万吨10年之后,采油难度越来越大。2012年,大庆油田油气产量当量首次被长庆油田超越,到2013年,长庆油田的产量当量数据已经甩出大庆油田一个段位。“现在大庆油田的综合含水率已达90%以上。换句话说,从地下采出的每吨油水气混合物中,原油不到10%,90%以上都是水。”大庆油田公司总会计师闫宏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中石油每年年初都会给各个油田定一个产能计划,并且跟业绩考核挂钩。给大庆油田下的任务是,从2008年起,要在4000万吨原油年产量的基础上,实现“硬稳定”10年。大庆油田内部人士表示,大庆油田的稳产时间已经远远超过国外的油田,但目前并没有减产的计划。

中国报告网提示:大庆油田负增长
722家规模企业停产。“要扭住发展不放松,下大气力推进产业项目建设。”这是最近举行的黑龙江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为本省经济发展开出的药方。

导读:大庆油田负增长
722家规模企业停产。要扭住发展不放松,下大气力推进产业项目建设。这是最近举行的黑龙江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为本省经济发展开出的药方。

一季度黑龙江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650亿元,同比增长4.1%,全国排名几乎垫底。能源产业占经济结构比重过高、国内若干领域产能过剩、地方工业企业竞争力不强等几方面,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一季度黑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负增长25.9%,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在50%左右的大庆油田出现了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负增长。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成为力挽狂澜的药方,大上项目、上好项目,正逐渐成为黑龙江全省的共识。大庆是一座因油而生的城市,没了石油,大庆该怎么走?大力发展石化、装备制造、食品等比较优势产业,成为大庆的选择。

要扭住发展不放松,下大气力推进产业项目建设。这是最近举行的黑龙江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为本省经济发展开出的药方。

根据已公布的2014年首季度经济统计数据,黑龙江GDP增速为4.1%,数据几乎排在各省的末位。3个多月前,黑龙江在地方两会上宣布,将GDP增长目标从8%上调到8.5%。一季度的增速与8.5%的目标相去甚远。

疲软的GDP数字的后面,是黑龙江有点泛红的脸。

大上项目、上好项目,正逐渐成为黑龙江全省的共识。黑龙江省期待通过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来实现经济增长的企稳回升。

记者从黑龙江省发改委得到的文件显示出黑龙江上大项目、加投资的急迫:抓好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最短时间搞好项目立项、审批和环评,工程在6月25日前开工;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哈佳铁路力争在6月份开工,哈牡铁路桥涵、隧道限制性工程要在10月份开工,密山至兴凯湖旅游高速公路项目争取在6月份开工

能源大省722家规模企业停产

黑龙江是能源工业大省。

数据显示,过去十年能源工业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的最低比重是53.8%,最高时达到72.9%,在此期间,黑龙江能源工业的最高增速为13.1%,最低时也有6.3%,但去年仅增长了0.1%。糟糕局面更是在今年首季度达到了顶峰,首次出现了数据为-2.2%的负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在50%左右的大庆油田出现了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负增长。

4月25日,黑龙江省工业企业电视电话会议指出,国内若干领域产能过剩对黑龙江省的石化产业、装备制造业和地方煤炭工业产生较大影响,产量和价格下降,导致工业增加值下降。

梳理数据之后不难发现,黑龙江的经济增速大半被负重前行的能源工业下行态势吞噬掉了。

4月28日召开的黑龙江省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能源产业占经济结构比重过高、国内若干领域产能过剩、地方工业企业竞争力不强等几方面,被认为是一季度数据下行的原因。

全省工业和整体经济增速在很大程度上受外部形势影响。一位黑龙江发改委人士对记者表示,能源、石化、装备工业占黑龙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接近70%,黑龙江的产业结构对资源依存度比较高。

能源工业下行带来了下游企业停产。

记者在黑龙江有关部门得到的数据显示,一季度黑龙江全省4388家规模以上企业,1270家企业产值下降,722家企业停产,其中近半是新增的停产企业,停产是受季节和市场因素影响。

数据显示,过去10年间,工业对黑龙江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50%以上。

为全力维持工业经济稳定运行,黑龙江省长陆昊要求各地市长要每月听一次情况汇报,常务副市长和分管工业副市长要深入了解所在市地规模以上企业生产经营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有什么问题就研究什么问题,能解决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需要政府支持的要给予有力支持。

记者在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处得到的文件显示,黑龙江省拟对全省规模以上企业逐户进行月度分析,加强调度支持,帮助解决困难,对已经形成投资的工业项目要一抓到底,直至开工形成生产能力。

全省上项目全员招商引资

在黑龙江的经济体系中,能源工业的贡献举足轻重。观察黑龙江近几年的发展政策和推出的
概念,不难发现,黑龙江急欲调整能源产业占比过高的现状。

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三个城市在地图上几乎连成一条直线。10年前,黑龙江在这条直线上规划出921平方公里的土地,欲实现一条工业走廊,以能源、化工、装备、汽车、食品、高新技术六大板块为主框架,打造出中国的第四增长极。

现在,哈大齐工业走廊的概念实际上已经趋于弱化,黑龙江更欲布局的是全省范围内的产业项目建设。

一位黑龙江发改委人士告诉记者,产业项目建设是促进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途径,哈大齐工业走廊不是不再提,只是更注重全省打造产业链,以十大重点产业为主攻方向,对存量升级技术、合资合作,依靠存量上增量,提升投资和项目水平,相形之下,黑龙江更加重视全省更均衡的项目建设,这也说明了经济发展的重心正逐步由能源工业向外扩展。

黑龙江发改委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中提出,必须把加大固定资产投资作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有效遏制当前经济下滑态势。

5月6日,黑龙江还专门召开了强化投资项目建设的会议。

记者在黑龙江一位地市官员处了解到,目前黑龙江的多数地市正在全员动员拉合作、招投资。虽然非招商引资部门也纷纷出动吸引项目合作招投资容易引发争议,但对于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负增长25.9%的数据来说,似乎也是一种合理性表达,特别是对渴望扭转结构困境的黑龙江而言。

中国报告网提示:大庆油田负增长
722家规模企业停产。“要扭住发展不放松,下大气力推进产业项目建设。”这是最近举行的黑龙江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为本省经济发展开出的药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