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楼市“闽十条”悬疑:未实施 被否认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日前,有媒体称福建省拟出台《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十条措施》的房地产“救市”十条措施。对此,福建省建设厅相关人员昨日表示否认,称并没有出台相关文件。不过,在福建省房地产协会副会长郑爱新看来,媒体报道的“措施”并非空穴来风。  他表示,虽然未接到相关文件,但有关传闻从三月初就存在,这主要是目前房地产市场遇冷,一手房库存量不断增多,二手房成交量缩减导致的。  据21世纪网报道,4月13日晚,一份《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十条措施》就开始疯传,该文件共提出10条意见,在限购、限价、限贷等多个行政性调控手段方面存在大幅调整。  比如限购不包括二手住房,当地户籍居民家庭按照本省居民家庭来确定,非当地户籍居民提供纳税证明和社保记录的时间,明确为6个月;限价将不再执行;商业银行优先保证首套房按揭贷款需求,贷款利率按基准利率的0.85倍执行,二套普通住房按揭贷款利率按不高于基准利率1.1倍执行等。  值得玩味的是,据持有该文件的福建当地一位开发商介绍,该文件已经在内部疯传了一周,并无实际执行,据其了解,该文件应该属于征求意见阶段,且仅以口头传达至部分地市。如果该文件属实,福建也将成为全国首个放松限购的省份,亦引发市场人士有关福建救市的猜测。  不过,针对上述文件引发的争议,福建省住建厅新闻处人士亦回应称,福建省将严格贯彻、执行中央有关房地产政策,不会救市,也未出台该文件,但对于是否该厅起草了上述文件征求意见,福建省住建厅人士并未正面回应。  同时,一位不愿具名的福建省下属市级住建局领导介绍,并未收到省里出台的有关限购松绑的一系列文件,不过,省里面已经明确提出了“因城因地,分类指导”的精神,提到部分供过于求的县级市,县城可以出台刺激当地住房消费的政策。  在中国房地产协会一位不方便具名的研究人士看来,从文件的调整力度来看,如果落地,非常需要勇气,房地产调控松绑的政策非常敏感,他说,在未公开下达执行时,官方否认并不奇怪。事实上,2010年全国共45个城市执行限购,其中福建省仅厦门和福州两地出台限购令。  厦门版“限购令”于2010年9月出台,要求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在厦门购房,需要提供自购房之日前2年内在本市逐月连续缴纳1年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且限购1套房。而福州的限购令规定,福州市居民同一家庭(包括购房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只能在该市五城区新购一套商品住房。  截止到目前,上述两城市的限购政策执行口径并无调整。  另据住建部的一位人士介绍,分类调控并非是放松调控,而且更加基于当地实际,更加体现市场化,部分供大于求的城市可以基于当地实际情况进行微调,与此同时,房价较高的热点城市还需要继续稳控房价。  黑龙江住建厅的一位领导也透露,黑龙江省内销售下滑、库存量较大的城市,可以引导采取必要措施消化库存,但是哈尔滨、齐齐哈尔、大庆等房价相对较高的城市依然被要求严格实行限价等政策。不过,在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卞洪登看来,和此前不一样的是,2014年,限购出现了一轮政策调整窗口。  2013年年底,住建部工作会议确定了对不同城市将实行“分类指导”的思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亦提出:“针对不同城市情况分类调控,增加中小套型商品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应,抑制投机投资性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这也被认为是指导2014年度楼市调控及影响地产走势的“纲领”。  “不管是基于中央的精神,还是当前的经济形势,从行政性化调控转向市场化、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都是必要的,并不存在‘救市’之说。”
卞洪登如是说。(编辑:姜小鱼)

福建省住建厅新闻处人士回应本报称,福建省将严格贯彻、执行中央有关房地产政策,不会救市,并未出台该文件。

地方楼市调控变动多数还停留在研讨阶段,主要是为地产维稳储备政策,且几乎未涉及“限贷”政策调整。

执行4年之久的限购政策,或在2014年出现调整窗口。

两会后,各地有关“救市”的信号便层出不穷。

继温州传出上报松绑限购等房地产调控的方案后,福建省也被爆通过松绑限购、限价、限贷等政策来刺激当地楼市。

自杭州酝酿松绑限购后,一则“杭州将在5月1号之后的松绑限购”的消息亦在市场流传。

4月13日晚,一份《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十条措施》就开始疯传,该文件共提出10条意见,在限购、限价、限贷等多个行政性调控手段方面存在大幅调整。

“来自多方面的信号都显示,杭州的限购将在五一开放,已经有楼盘意欲五一后涨价,这在杭州的房地产市场已不是秘密。”杭州本地房企的一位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比如限购不包括二手住房,当地户籍居民家庭按照本省居民家庭来确定,非当地户籍居民提供纳税证明和社保记录的时间,明确为6个月;限价将不再执行;商业银行优先保证首套房按揭贷款需求,贷款利率按基准利率的0.85倍执行,二套普通住房按揭贷款利率按不高于基准利率1.1倍执行等。

4月28日,当地复地上城售楼处的一位售楼人员在电话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该项目均价10000元,五一之后限购会松,届时该项目会有一定的涨幅”。

如果该文件属实,福建也将成为全国首个放松限购的省份,亦引发市场人士有关福建救市的猜测。

上述杭州本地的开发商亦透露,所谓的限购放松并非取消限购,只是依照杭州各区域、板块的库存情况,进行局部调整,萧山、余杭区等库存较大、竞争激烈的重点板块限购将适度松绑,但主城区不会放开。

根据记者获取的该文件网络扫描件来看,该文件没有盖章,也没有设红头文件格式,且没有明确执行时间。

据其了解,和3月初因座谈会引发的“杭州救市”说不同,此次杭州的限购放松,原则上已获取浙江省层面的认可。

4月14日,福建省宣传部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福建省并未出台救市新政,近期省里面也并无召开以促进房地产健康发展为议题的相关会议”。

不过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杭州市房管局和浙江省住建厅予以核实时,均对本报的回应称“尚不清楚”。

在看完本报记者发送的网络扫描全文后,上述人士表示“很意外”,在房地产政策方面福建一向比较稳健,不会冒进,“相关部门征求意见的概率更大”。

实际上,这并非全国首个存在“救市”悬疑的地方政府,早在杭州之前,福建、常州、长沙等多地均被曝光拟通过限购、限价等房地产政策的调整,以刺激楼市,但官方均未明确表态。

据持有该文件的福建当地一位开发商介绍,该文件已经在内部疯传了一周,并无实际执行,据其了解,该文件应该属于征求意见阶段,且仅以口头传达至部分地市。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梳理,此番地方楼市调控变动以地方自发性调整为主,其中包括松绑限购、限价、购房入户等多个方面,且多数还停留在研讨阶段,意图为地产维稳储备政策,且几乎没有涉及“限贷”政策调整的,后者被认为杀伤力更大。

同一日,记者亦致电福建省住建厅,福建省住建厅新闻处人士亦回应本报称,福建省将严格贯彻、执行中央有关房地产政策,不会救市,也未出台该文件,但对于是否该厅起草了上述文件征求意见,福建省住建厅人士并未正面回应。

中国房地产协会副会长朱中一表示,和2008年自下而上,涉及松绑信贷政策等一揽子刺激楼市消费的组合政策不同,在当前信贷政策仍然趋紧的背景下,地方行政性主导的救市可能效果有限的,市场层面博弈的变幻,或是更大的期许。限购谋微调限贷加码

一位不愿具名的福建省下属市级住建局领导介绍,并未收到省里出台的有关限购松绑的一系列文件,不过,省里面已经明确提出了“因城因地,分类指导”的精神,提到部分供过于求的县级市,县城可以出台刺激当地住房消费的政策。

杭州的“救市”传言始于3月底。

政策并未落地

“彼时,杭州市政府与杭州市场上本地和全国性的大型房企的主要负责人进行了一次会议沟通。”世邦魏理仕杭州分公司董事总经理马英枢介绍,会议上,就“限购松绑、二套房首付调整等政策”进行了一些讨论,由此也引发了市场对于限购松绑的猜测。

不管上述文件是否属实,根据本报记者多方了解,虽然该文件标注时间为2014年3月23日,但截止到目前,文件并无实际下发、执行。并且,福建省委宣传部和福建省住建厅均向本报记者否认出台“救市”文件。

马英枢称,杭州楼市眼下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库存高、去化慢、成交疲软的压力,杭州的确存在限购松绑的意愿和条件。更值得一提的是,一季度,杭州市的土地溢价亦存在小幅下调,主城区的地价平均溢价率为9.3%,比去年平均20.9%的溢价率有很大的回落。

在中国房地产协会一位不方便具名的研究人士看来,从文件的调整力度来看,如果落地,非常需要勇气,房地产调控松绑的政策非常敏感,他说,在未公开下达执行时,官方否认并不奇怪。

实际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除杭州外,3月以来,长沙、常州、无锡、郑州、福建等多地均曝光出拟调整现有的房地产政策以刺激楼市,涉及限购松绑、购房入户等多个方面。

2010年全国共45个城市执行限购,其中福建省仅厦门和福州两地出台限购令。

比如天津、福州、杭州等地,召集房企研讨通过松绑限购等,刺激楼市的销售;无锡、河南是借助新型城镇化的户籍制度改革,刺激楼市的消费。

厦门版“限购令”于2010年9月出台,要求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在厦门购房,需要提供自购房之日前2年内在本市逐月连续缴纳1年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且限购1套房。

河南省住建厅相关人士介绍,河南省将研究出台鼓励农村人口到县城买房落户的政策,“目前建议已经汇报给省住建厅,住建厅将根据这些建议,汇总、调研,并为后续的政策制定提供依据的,这也将大幅提振河南本地县域房地产市场的消费力度。”

福州的限购令规定,福州市居民同一家庭(包括购房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只能在该市五城区新购一套商品住房。

无锡更是发出通知,自5月1日起,在无锡市购商品房达60平方米以上,且在本市有稳定工作的人员,准予本人、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来锡落户。无锡这一户籍新政比以前“购房70平方米落户”的规定减少了10平方米。

截止到目前,上述两城市的限购政策执行口径并无调整。

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被业界认为杀伤力更大的“限贷”政策却几乎未见松动,并有加码的迹象。

“目前并未听说厦门限购松绑等政策,也没有收到相关通知,包括限购等房地产调控政策依然延续2013年国五条及其升级版内容,执行力度很严。”4月14日,信和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的一位人士如是告诉本报记者。

刘利钦介绍,“目前,杭州本地的按揭利率已全面抬升至基准利率,二套房的首付6成,部分银行已经提高至7成,利息也高达20%,如此限制了大批的购房客户。”

在上述人士看来,短期来看,目前厦门松绑限购的可能性不大。

在杭州以外的多个地区,限贷同样遏制住了楼市炒热的咽喉,比如目前河北廊坊等地均收紧了房贷,非本地户籍者在当地购房要取得贷款,非常困难,某楼盘的贷款拖了将近半年也没办下来。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厦门市房价已经连续22个月持续上涨,其中,2月份,厦门新建商品住房价格环比上涨0.7%,同比上涨15.3%,同比涨幅居全国第五,环比涨幅连续排名全国第一。

在近期举行的河南省房地产市场形势分析座谈会上,参会的河南省市、县的房管局长也认为,房贷的收紧是影响楼市销售的重要的因素。

当地知情者称,厦门比较宜居,取消限购等于重新释放投资需求,无论是对本地购房者还是外来刚需置业者都将产生冲击。

刘利钦说,银行银根收紧的背景下,一方面开发企业贷款难,需要大幅降价回笼资金;另一方面个贷也无法实时到账,个别银行更是暂停房贷甚至存在延迟放贷的情况,从而阻碍购买力。

另外,戴德梁行厦门分公司总经理潘育敏介绍,厦门全市商品住宅库存不足250万㎡处低位,在所有一二线城市中量最少,去化周期也仅次于北京,消化周期约6个月。

刘对此也表示理解:在银根收紧背景下,各地方分行的贷款额度有限制,需要遵从总行的调配,需符合银行本身的商业利益。

厦门市房管局相关人士亦回应本报,厦门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并无调整,将依然贯彻执行限购等房地产调控政策。

朱中一表示,地方主导的所谓的“救市”政策很难涉及“信贷”政策层面,在信贷政策趋严之时,诸如基于地方供需关系,放松或者调整限购对于市场的影响有限的。

同样严格执行限购等调控政策的还有福州,福州当地的多个开发商、二手中介亦告诉本报,并无收到相关政策调整的通知,执行上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

为分类调控储备政策?

福州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数据显示,3月份福州一手房成交1556套,较2月份的943套增加613套,环比大涨60.01%。这一数据也创下了去年7月份以来的最高成交值。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各地的“救市”动作并不一致:除了无锡出台了官方的户籍新政通知之外,其余的尚属于政策建议和储备阶段,并未有实质性的执行文件。

总而言之,在执行层面,一切都“静悄悄”。另外,在上述信和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的人士看来,短期来看,福州和厦门的限购均不存在调整空间,一方面,两地市场并无明显转向,虽然有降温,但是无论是价格还是成交量均处于上升态势;另一方面,2013年,两地的房价目标均未完成,厦门更是在2013年年底收紧了调控,仅过了几个月,市场没有什么变化,就松口,概率不大。

中部某省住建厅有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房地产市场的维稳已经替代房价的控制目标,成为2014年楼市调控的核心。在后期市场预期不明的情况下,该省正在研讨分类调控思路,储备房地产市场的维稳政策。

上述领导也认为,福建、长沙、杭州等地通过座谈会征求意见的形式,实际上是政府调研市场,储备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相关信息。此举在市场敏感时期,被解读为“救市”,不一定准确的。

福建省住建厅相关人士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地的确召集过开发商研讨有关楼市的调整意见,但也只是处于前期收集市场意见、研究储备政策的阶段,并未明确出台的时间。

河南省住建厅的相关负责人也在该省近期房地产座谈会上明确表态,今年房地产政策比较紧,省级的层面近期不会出台新政策,但是研究储备政策,防范政策风险,必不可少。

参加长沙房地产座谈会的湖南省房地产开发协会首席经济学家王义高则表示,座谈会上,长沙的确传递了政府会松绑楼市的信号,但是政策松绑时间并未确定,目前能够确定的是,只要全国有3到5个城市表态,长沙肯定会跟进。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对地方的调研等表示理解,“当前针对楼市的分类调控并不简单,需要深入研究当地住房市场的特点,准确预判市场发展的趋势和风险。如果判断失误就有可能分错类,调错方向,反而加剧市场的不平衡”。

不过,秦虹强调,“抑制投机投资性的需求,满足合理的住房需求”这个大的政策方向是不变的。

显然,在这个大方向下,各省就有了一定的调整的空间。

上述中部某省的住建厅领导也坦言,从政策的调整看,从过去以调控房价为主要目的,转为促进房地产持续的健康的发展长效机制,肯定会存在执行上松绑的。

住建部下属的政策研究中心的一位人士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类调控的核心就是地方能够根据自己城市的情况,制定符合市场和本地实际的差异化的政策。

但有知情者称,落实到纸面上,却鲜有地方“站”出来明确地称松绑限购。

“中央明确了‘双向调控’的思路,楼市库存较大的城市可以进行适度调整,但缺乏执行细则和标准,充当排头兵的风险都较高,而且,当前房价仍处于高位,放松的时机还不成熟”,一位地方住建厅的人士如是介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