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高丽挂帅 京津冀能否续写春天的故事?

奥门新萄京,【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京津冀一体化”已经成为舆论热议的热门话题,甚至规划尚未出台楼市已经预热火爆涨声一片。然而京津冀一体化过程中各地如何定位、应规避哪些风险,要打破“一亩三分地”,实现1+1+1>3,仍有许多需要解决哪些难题。  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对于目前的“京津冀一体化热”,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怎么考虑?  据《河北日报》报道,4月12日上午,周本顺主持召开河北省委常委会议,他强调说,现在各个地方都急着抢占先机,到北京“淘宝”,生怕行动慢了吃亏,这种急躁情绪务必克服。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协同发展很多事情只能是水到渠成。  周本顺指出,总体上看,我省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正在有力有序地推进。但同时也要看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上,还存在一些误区、偏差。我们要更好地统一认识,更进一步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讲话精神,全面准确领会精神实质,做到正确贯彻执行。  周本顺强调说,北京是13亿中国人民的首都,河北环绕首都,为首都服务是我们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我们应该有为首都服务的政治觉悟。京津冀一体化发展,需要河北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就演好什么角色,绝不以河北一地之小私损京津冀三地之大公。  周本顺指出,我们必须强化协同发展的大局观念,大局好才能自己好,小气办不了大事,小聪明发不了大财。强化协同发展的大局观念,不能嘴上说一套,行动又是另一套,口惠而实不至。  周本顺强调说,要先从已经形成共识的事情抓起。目前,有三个方面的共识是高度一致的:一是生态环境的改善,二是经济结构的调整,三是交通基础设施的一体化。  传中央有意成立京津冀一体化领导小组  据凤凰网的报道,媒体称中央层面有意成立一个京津冀一体化领导小组,以便于加强顶层设计,全面统筹协调、具体督促落实京津冀一体化各项工作。曾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现国务院副总理、同时还担任中央深改组副组长的政治局常委张高丽,被认为是该领导小组组长的最佳人选。  有海外华文媒体日前发表题为《牵头协调京津冀一体化张高丽料添新职》的文章,称中央层面有意成立一个京津冀一体化领导小组,以便于加强顶层设计,全面统筹协调、具体督促落实京津冀一体化各项工作。曾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现国务院副总理、同时还担任中央深改组副组长的政治局常委张高丽,被认为是该领导小组组长的最佳人选。  以下为文章节选:  被称为习近平“一号工程”的京津冀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已经陆续有所动作,北京已成立由常务副市长牵头的区域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然而,面对如此重大的调整,京津冀三地各存私心,都有各自的现实考虑,这显然需要成立一个高规格的机构进行协调。据信,中央层面有意成立一个京津冀一体化领导小组,以便于加强顶层设计,全面统筹协调、具体督促落实京津冀一体化各项工作。曾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现国务院副总理、同时还担任中央深改组副组长的政治局常委张高丽,被认为是该领导小组组长的最佳人选。而早在一周前,张高丽就先后到河北廊坊、沧州、保定考察,牵头协调京津冀协同发展,似乎早已开始进入角色。  众所周知的是,早在10年前的200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就正式启动了“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编制。但是10年过去,京津冀三地始终在行政体制的怪圈中打转,举步维艰。如果算上更早的1986年,时任天津市长李瑞环倡导成立的“环渤海经济协作区”17个城市市长联席会,那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话题则已持续了近30年。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具体规划至今没有面世,其中艰难和利益纠葛可见一斑。  目前,“京津冀一体化”主要靠国家发改委协商,而这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国家发改委虽然是十分重要的综合协商部门,但“京津冀一体化”是一个重大的国家战略,远远超出了一个区域发展的问题。由此可见,需要建立一个权威性的协调机构进行统筹规划、督促落实。因此,观察人士指出,出于现实需要成立一个由政治局常委牵头的领导小组,以加强顶层设计、全面统筹协调、具体督促落实显然十分必要的。  事实上,北京市已成立了由常务副市长李士祥牵头的区域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市发改委。而纵观历史,这样的安排此前并非没有先例。为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2000年1月,国务院就成立了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由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担任组长,副总理温家宝担任副组长,以加强对西部大开发工作的组织和领导。  曾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现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张高丽是该领导小组组长最佳人选。观察人士指出,具体可以从以下几点来看:首先,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牵头协调被称为习近平“一号工程”的京津冀一体化国家战略,足以体现中共高层对此的重视程度和推动决心。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直辖市的北京和天津,其“一把手”均为政治局委员,如果选择一位同样是政治局委员或者更低级别的官员来统筹,显然在层级上无法对应,用观察人士的话说“到底谁听谁的呢?”张高丽以政治局常委身份统筹被冠以“国”字号的京津冀一体化,这一矛盾就消弭于无形了。  其次,作为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张高丽主要分管财政、发展改革、国土资源、环保、住建等部门,而这些都是推进京津冀一体化过程中涉及的重要领域,可谓“专业对口”。同时,张高丽也进入中共深化改革小组核心圈,担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简称深改组)的副组长。有鉴于此,由其担任在习近平眼里对于“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全局,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京津冀一体化国家战略,可以说是上佳之选。  32年首都经济圈至今仍在纸上  早在1982年,打造首都经济圈的概念就被提及,200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启动了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编制,但至今仍未出炉。  据中国企业报的报道,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城市群间应建设城际、市域、城乡3个层次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但是,多年以来,行政区划的藩篱始终未能打破,北京通州和河北仅仅一河之隔,但基础设施建设状况却天壤之别。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种种迹象表明,虽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尚未出台,但中央及三地政府推进这一战略的行动却在加速。  7月31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省长张庆伟率党政代表团到北京市考察、座谈。京冀双方签署了共同推进曹妃甸、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合作区、中关村在河北转化基地、张承地区生态环境建设、交通一体化、市场一体化、物流业协同发展七项合作协议。  河北代表团前脚刚走,8月6日,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市长黄国兴带领一支同规格的代表团赴京,签署了落实两地协同发展重点工作协议,和交通一体化合作、环境保护合作、天津未来科技城合作示范区建设、共建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推进市场一体化5个框架协议。领导小组打破利益格局  据新京报报道,今年2月26日,习近平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情况的汇报。京津冀一体化被提至国家战略层面。3月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京津冀的一体化和协同发展的工作。  对此,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表示,这意味着京津冀一体化驶入快车道。  值得一提的是,8月2日,在2014“崇礼中国”城市发展国际论坛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透露,目前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已经成立,并有常设的办公室,张高丽担任组长。据悉,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曾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现在还是中央深改组副组长。3月31日至4月1日,张高丽赴河北调研经济运行情况,要求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媒体评价称,张高丽已经进入了“京津冀”领导小组组长的角色。  此前,我国成立的各类领导小组很多。以“国家”或“国务院”打头的领导小组,大多属于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承担跨部门重要业务工作的组织协调任务。在区域经济发展领域曾设有两个高级别小组,分别是成立于2000年的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和成立于2003年的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  根据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人员调整名单,目前这两个小组的组长均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组长是副总理张高丽。小组成员包括中共中央、国务院30多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  “西部开发”小组和“振兴东北”小组曾设办公室,在发改委(或此前的“国家计委”)单设机构。办公室主任由时任发改委主任(或此前的“国家计委”主任)或副主任兼任。目前,两个小组的办公室已撤销,具体工作由发改委承担。发改委设立了西部开发司和东北振兴司。  据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介绍,张高丽在主持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专题会上决定,当前要做好五件事情:科学确定区域功能定位;加快推进交通一体化;切实加强生态环境建设;推动产业转移对接;加强体制机制的创新力度。  有鉴于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培林分析,领导小组的职能,预计应该主要集中在顶层设计上,或有一些高层次的协调职能。常设的办公室可能会侧重于制定操作层面的规划,以及落实领导小组的顶层设计和重大决策。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总规划师沈迟认为,相关的国家部委要参与这个小组,京津冀至少由分管领导参与进来。工作方式有可能是定期开会,互相调研。他说:“小组还可能会借助第三方的研究机构,比如中国工程院、中科院等了解情况。”  由于京津冀一体化还涉及首都的发展和建设,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估计,“京津冀”领导小组有自身的特殊性,应该不会完全照搬原来小组的模式。但无论办公室设在哪里,小组应该体现的是其协调性和综合性。  张孝德说以前的“振兴东北”和“西部开发”领导小组,主要是做加法,送政策,在他看来这次的小组不那么简单,是要打破原有的既得利益格局,使区域的资源配置更为合理。比如,区域共同面临的污染问题,要做减法;比如,北京瘦身问题等,都是有“割肉之疼”的利益调整。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来协调,很难达到京津冀一体化的预期目标。  然而,针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推进之难,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黄守宏分析,多年前京津冀一体化之所以未成气候,一个重要原因是发展节点未到。过去京津两市发展不足,经济实力不足,所以首先想到自我发展。今天则完全不一样:北京、天津人均GDP约达1.5万美元、1.52万美元,属于中上等国家水平。同时北京出现严重的城市病,京津冀三地面临共同的环境污染等“迫不得已”的问题。  “过去河北热心,北京、天津不太热心;现在三地都热心,加在一起,事情就可以干好。”
黄守宏说。  在他看来,中央推进审批制度改革是三地协作机制构建的利好因素。京津冀协同需要调整政府的权力,一些地区或部门需要让渡、转移一部分权力,以往虽然如是提过,但是并没有实质动作。新一任领导人上任后提出简政放权,权力转移、让渡已是大势所趋,政府部门“自我割肉”,这是过去没有的。同时,另一个利好因素是国家实施新型城镇化战略,更强调人在大中小城市群之间的自由流动。京津冀一体化
难点在哪儿?

摘要:
7月1日,北京,京津冀海关区域通关一体化正式启动,三地企业任何空运、海运港口进出境,均可自由选择申报、纳税、放行地点。图/CFP
  住在燕郊的房产中介刘刚,特别关注京津冀一体化的风吹草动,他希望诸多利好能一一实现,尤其燕郊的交通状况能尽快改善,
…7月1日,北京,京津冀海关区域通关一体化正式启动,三地企业任何空运、海运港口进出境,均可自由选择申报、纳税、放行地点。图/CFP
  住在燕郊的房产中介刘刚,特别关注京津冀一体化的风吹草动,他希望诸多利好能一一实现,尤其燕郊的交通状况能尽快改善,“这直接影响到房价和自己的业绩。”  京津冀一体化的利好中,关于“国务院成立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领导小组以及相应的办公室”的消息,无疑是个影响较大的事件。近日,国土部官员透露,由副总理张高丽担任组长。  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称得上是规格最高的区域经济发展小组之一。专家称,这体现了中央推动京津冀一体化的决心,将会啃硬骨头、动利益,甚至会涉及三地“割肉之疼”的利益调整。  缘由  缺顶层设计“断头路”2300公里  8月2日,在“2014崇礼-中国城市发展国际论坛”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披露了国务院成立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以及相应办公室的消息,组长由副总理张高丽担任。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总规划师沈迟当时也在会上,并现场展示了京津冀三地规划图。他说,京津冀三地的规划图有些地方根本不衔接。  作为《天津市城市总体规划》的项目组长,沈迟深感成立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的必要性。  京津冀协同发展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1986年,时任天津市市长李瑞环倡议召开环渤海地区经济联合市长联席会议。2004年,国家发改委正式启动了“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编制。但是多年来,京津冀一体化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京津冀总规划仍未出台。  对百姓而言最直观的感受便是“断头路”。据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介绍,京津冀三地之间的“断头路”多达2300公里。如河北燕郊与北京通州虽然只有一河之隔,却无法顺畅联通。一位河北省官员曾经对媒体表示:“八通线地铁到燕郊也就是十分钟车程,但谁也不愿意去修。‘断头路’在河北和北京交界比比皆是!”  住在燕郊的房产中介刘刚每天看到大批在京上班的“燕郊人”,排着长队挤公交,“人被挤得跟变形金刚似的”。但是,他说自己现在还不敢拿八通线延长至燕郊来作为房子的“卖点”,因为“只要沟没有挖上,谁也不知道有没有”。  在总规划师沈迟看来,目前最缺的是一个跨越三地的顶层设计。他表示:“各个地方做规划,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说事。一个地方的规划图,另两个地方都是空白,这是不行的。我们现在最缺的是一个跨越三地的顶层设计。”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热度不断升温,三地均召开很多相关会议。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张孝德也参加了不少。他的体会是,如果让京津冀其中一方协调另两方,说不动;三方出人组成一个协调机构,就成了一个“俱乐部”,但最后还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有这样一个超越地区的“国家级组织”来进行协调和规划,京津冀一体化的概念才能落地。  他认为,协调小组的建立,释放出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中央对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决心很大。”  现状  京津冀一体化提至国家战略层面  今年2月26日,习近平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情况的汇报。京津冀一体化被提至国家战略层面。  3月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京津冀的一体化和协同发展的工作。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表示,这意味着京津冀一体化驶入快车道。  据公开报道,今年以来,京津冀三地签署了至少十几项合作协议。7月31日,河北党政代表团到北京考察,双方签署7项合作文件。8月6日,天津市党政代表团来京考察,双方签署了6项区域合作协议及备忘录。  京津冀协同发展驶入快车道的明显信号之一是:北京张家口搭档申办2022年冬奥会。如获成功,张家口崇礼县将承办大部分雪上项目的比赛。  8月2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在“2014崇礼-中国城市发展国际论坛”上透露称,目前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已经成立,并有常设的办公室,张高丽担任组长。  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曾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现在还是中央深改组副组长。3月31日至4月1日,张高丽赴河北调研经济运行情况,要求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媒体评价称,张高丽已经进入了“京津冀”领导小组组长的角色。  此前,我国成立的各类领导小组很多。以“国家”或“国务院”打头的领导小组,大多属于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承担跨部门重要业务工作的组织协调任务。  在区域经济发展领域曾设有两个高级别小组,分别是成立于2000年的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和成立于2003年的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  根据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人员调整名单,目前这两个小组的组长均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组长是副总理张高丽。小组成员包括中共中央、国务院30多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  “西部开发”小组和“振兴东北”小组曾设办公室,在发改委(或此前的“国家计委”)单设机构。办公室主任由时任发改委主任(或此前的“国家计委”主任)或副主任兼任。目前,两个小组的办公室已撤销,具体工作由发改委承担。发改委设立了西部开发司和东北振兴司。  专家分析称按照此前的规格,此次“京津冀”领导小组的常设办公室可能为部级或者副部级,有可能设在发改委。1234
/ 4 页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