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污染致中国北方人”折寿”5.5年 劳动力市场损失100万亿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据经济参考报报道,7月9日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相关课题组负责人处获悉,我国冬季大量燃煤供暖使得淮河北岸(简称北方)的大气污染物———总悬浮颗粒物比相邻的南岸(简称南方)跳跃性地高出200微克/立方米,受此影响,北方居民人均预期寿命比南方减少5
.5年。
据经济参考报从课题组了解到,这给中国劳动力市场带来的损失高达100万亿元。  报道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宏彬解释说,如果北方居民人均减少约5年寿命,而北方劳动力人口约为5亿人,2012年我国人均工资在7000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4万元),三者相乘,意味着,在人均预期寿命70年的较长时期内,空气污染给中国劳动力市场带来高达100万亿元的损失。有鉴于此,预计整个社会每年愿意至少掏出占GDP的2%的支出,使得空气颗粒悬浮物的浓度降低100微克/立方米,即通过加大环保投入“挽回”居民的预期寿命。  另据腾讯财经援引纽约时报报道称,北京时间7月9日上午消息,根据美国一份著名科学期刊周一发布的研究显示,近几十年来,中国南方人平均寿命比北方人多出了至少5岁,因为北方广泛的煤炭污染对健康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份研究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一名美国学者、一名以色列学者和两名中国学者从中国官方信源搜集了1981-2001年的健康和污染数据,然后通过分析这些数据得出上述结论。  这个结果为评估中国环境恶化的巨大代价提供了新的视角。在中国北方,污染主要因为煤炭发电释放大量致命污染物。  这些研究人员预计,居住在淮河以北的5亿中国人将因为室外空气污染损失25亿年寿命。  用于研究的这些中国官员记录的20年健康统计数据显示,北方人寿命比南方少5.5岁几乎都与心肺疾病致死有关。  不过,据中新网报道,中国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副司长刘志全称,美国发布研究报告结论缺乏实证,有失偏颇,“没有大量样本得出这个结论不可信”。

一项由以色列、中国和美国学者共同完成的研究发现,雾霾导致中国人均寿命南高北低,具体来说,北方居民人均寿命缩短的幅度超过5.5年,这项研究结果为中国环境恶化的巨大代价提供了一种新的评估。

一项突破性研究显示,中国的空气污染已使中国北方居民的预期寿命减少5.5年,还提升了肺癌、心脏病和中风的发病率。

今年1月北京的空气污染程度飙升至创纪录水平后,中国北方不断恶化的有毒雾霾成为一个举国关切的问题。忧心忡忡的居民抢购空气过滤器和口罩,为体育活动提供过滤空气的“空气净化穹顶”也日益常见。

但是,有关健康影响的科研文献迄今较少,因为历史上很少有这样持续暴露于高度空气污染的先例。

新的研究利用中国各地数十年期间的污染数据,并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北京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以及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HebrewUniversityofJerusalem)的多名教授联名发表报告。据这项研究估算,华北的空气污染已在上世纪90年代总共减少25亿年的人类预期寿命。

这项研究结果刊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The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环境经济学教授迈克尔·格林斯通(Michael
Greenstone)是该研究的美国成员。他说,“研究突显了一个事实,在发展中国家,提高今天的收入与保护公共健康及环境质量之间存在一个取舍。因之突显的另一个事实是,公共健康的代价比我们想象的要大。”该研究结果为中国环境恶化的巨大代价提供了一种新的评估。在中国北方,环境恶化部分是由于使用燃煤取能所造成的致命性污染物排放。研究者预测,因为室外空气污染,生活在淮河以北的5亿中国人将失去25亿年的预期寿命。

格林斯通在电话采访中说,该研究还有一项令人震惊的结果: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都出现了更高的死亡率。

该研究是首个完全基于中国国内收集的数据来评测这种影响的研究。研究结果是基于对生活在淮河南北的人口群体的分析。淮河位于长江与黄河之间,并与这两条河流走向相同。多年来,在淮河以北,中国政府一直坚持为锅炉提供免费煤炭以供冬季供暖。该政策及北方随处可见的用煤作为燃料的工厂,使得南北之间的燃煤污染物排放差距巨大。

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公共健康学院院长霍华德·弗鲁姆金(Howard
Frumkin)称,该研究的一个“亮点”是,研究基于中国的区别性煤炭政策所导致的“自然实验”。他说,“该结果在生物学上是可信的,结果也与以前的研究一致。”

这些研究者发现,在南方的平均污染水平之上每增加每立方米100微克微粒物质,出生时的预期寿命就减少3年。格林斯通称,对于其他污染物基线水平高的发展中国家,这一估计也大致适用。

“中国污染带来沉重代价的证据已经堆积如山,现在又多了一条,”研究中国环境政策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Angeles)法学教授亚历克斯·L·王(AlexL.Wang)说。“其他研究已经显示了显著的短期危害,其形式包括患病、误工,甚至是胎儿面临的危险。这项研究表明,煤矿污染的长期危害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

王说,新的研究可能“有助于推动更加严格的环保法规”——例如,先前中国领导人要求某些地区关闭燃煤锅炉的命令可能会扩大范围,可能还会提前关闭的期限。

中国官方20年来的健康统计数据和该研究的研究者们对这些数据的分析表明,中国北方寿命预期的5.5年缩减几乎完全是因为心肺疾病或相关健康问题所造成的死亡率上升。

同样来自官方记录的污染数据表明,淮河以北的颗粒物浓度每立方米比南部高184微克,也就是高出55%。

近期的一些科学研究已经揭示出中国的户外空气污染给人类带来的损失。今年春天,《2010年全球致病量研究》(2010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公布的新数据显示出,这样的污染在2010年导致了120万人的过早死亡,接近全球过早死亡总人数的40%。

一些中国官员试图压制把过早死亡与污染相联系的报道。根据新闻报道,中国官员对2007年的一份名为《中国污染代价》(Cost
of Pollutionin
China)的报告进行了删减,该报告得出结论,在中国,每年有35万到40万人因户外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这项研究是世界银行(WorldBank)在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的协助下完成的,后者是中国环境保护部的前身。

今年,许多中国人表达了对空气污染水平飙升的愤怒和失望,特别是在北方,这里在今年1月创下了颗粒物水平的纪录。今年夏天的污染水平仍然居高不下,许多外国人和中上层有孩子的中国人都想要离开这个国家,不想继续忍受健康的危险。

格林斯通说,他并没有一个基础,无法对现在的污染水平与研究所覆盖的1981年到2001年期间进行比较。在那一时期,测量颗粒物的方法是不同的。格林斯通还说,对于那些并非一生都在北方的人,或是经常或长期去污染较少的地区旅行的北方居民,他不清楚中国北方的污染会对他们的预期寿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