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实现以“安居”和“乐业”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

十八大报告已将新型城镇化列入未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顶层设计,新一届中央决策层对城镇化高度重视,新型城镇化成为各级政府及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安居”和“乐业”是推动新型城镇化的核心  “安居”是让由农村迁移到城镇的居民能够在城镇里住有所居,同时将教育、养老、就业、文化娱乐、医疗等各项公共服务统筹考虑,将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与维护其就业、医疗、子女教育等权益相结合,要求在城镇保障房、社会事业,公共服务均等化,收入分配等体制机制方面进行一系列的变革。  乐业”是实现人口从乡村到城镇的迁移与人口从农民到市民职业身份转换的同步推进,稳定和扩大农民在城镇的就业机会和就业能力,保证其有稳定的职业和相应的收入来源,避免陷入贫穷的困境。  以“安居”和“乐业”为核心新型城镇化不能急于求成  新型城镇化是一个系统工程,是目前可以培育的空间因素,涉及拉动内需、产业支撑、劳动就业、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医疗卫生及教育、土地权益、城乡协调、收入分配等方方面面的关系,要求在推进过程中注重其系统性、联动性和配套性,不能急于求成。  分步解决入城农民的住房问题。在现行税制模式下,受制于城镇地方财力的限制,入城农民工的安居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各个地方立足自身发展实际,通过制定一定的标准和计划,逐步的解决农民入城后的安居问题。  新型城镇化进程由政府主导的向发挥多元主体作用转变。新型城镇化的建设,需要从善治和多中心参与的角度,积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鼓励和引导企业、社会等团体通过多种合法手段积极参与新型城镇化建设,从保证适宜的住房来源、提高进城农民的住房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的角度进行制度设计,逐步的改善农民在城镇的住房条件。  推进城镇产业结构调整,加大入城农民的职业培训力度。加大对中小城市和城镇的政策扶持力度,引导大城市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小城市、小城镇转移,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将会在区域内创造大量的非农就业岗位。  逐步推进有条件城市产业功能区区向现代化综合城区转型。应首先从城市条件较好产业集聚区入手,通过中心城区各种文化服务、商业服务、金融信息服务、管理服务、医疗服务、娱乐休憩服务等综合城市服务的扩散,逐步将产业集聚区打造成为一个带动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承载区和城市的新功能区,使之成为积聚吸纳农村人口转移,推进入城农民工实现“安居”和“乐业”的重要载体。  深化城镇财税金融体制改革。一是应尽快推广开征房地产税、土地税等税种;二是提升对中小城市的转移支付和税源汲取能力。三是鼓励社会资本积极参与新型城镇化进程。  推进城乡文化和观念的融合发展。在城乡文化的互动中逐步促进城镇人文化观念的更新与融合,营造出包容创新的城镇精神,打破城乡二元格局的文化结构。  相关链接:

党的十八大报告将城镇化列为新“四化”之一,并将其作为着力解决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结构性问题的战略。新一届中央决策层对城镇化高度重视,新型城镇化成为各级政府及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中央虽明确提出了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思想,但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和突破点到底在什么方面?地方尚未有相应的具体方案,据国家有关部门介绍,城镇化将在未来十年拉动40万亿投资。福建、江西、云南、贵州等地纷纷出台城镇化体系建设规划方案,多期望通过以城镇基建项目为载体的投资拉动,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众多专家学者也纷纷提出了对新型城镇化的不同理解,有的认为新型城镇化的重点是消费升级,有的认为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在制度转型,有的认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点是中小城市,有的将新型城镇化的重点理解为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和城市面积的扩张,更有的将新型城镇化理解为住房市场的健康发展等等,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客观地看,各级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对新型城镇化的认识均有可取之处,但还都局限于某一个方面,尚缺乏一定的共识。  十八大报告已将新型城镇化列入未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顶层设计  新型城镇化已列入未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顶层设计。长期以来,我国形成了过度依靠投资和出口为拉动的经济发展模式。金融危机以来,随着世界市场需求的萎缩,以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倒逼我国经济增长的力量必须从依靠出口拉动转向刺激国内消费;从投资上来看,自2008年以来,一系列大规模政府主导性投资在有效的缓解金融危机影响的同时,也带来了通货膨胀、产能过剩等弊端。在当前经济形势整体下行的压力之下,农村城镇化又成为拉动国内消费需求的潜在动力。从当前的城镇化来看,2011年,我国按常住人口统计的城镇化率虽然已经达到51.3%,但在统计的6.91亿城镇人口中,包含着约1.8亿左右的外出农民工,在房价高涨的现实背景下,进入城镇的农民工根本无力购买房子;同时,受制于户籍、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体制机制问题,多数农民工在城市也并不能真正享有城镇居民在就业、保障房等方面应有的权利,直接制约了消费需求的扩大。因此,十八大报告将新型城镇化道路列入国家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顶层设计,是党和国家总揽国内外大局,探寻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部署,将对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  “安居”和“乐业”是推动新型城镇化的核心  新型城镇化归根到底是人的城镇化,是“人”由农村农民向城镇市民转化的过程,既不是城市面积的扩张,也不是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而是在以“安居”和“乐业”为引领,逐步提升城乡公共服务质量和均等化水平及农民市民化后的收入、消费、保障能力的过程。  “安居”是让由农村迁移到城镇的居民能够在城镇里住有所居,与片面的过于重视商品房、道路等外在形式和感官效果的建设有所不同,“安居”同时将教育、养老、就业、文化娱乐、医疗等各项公共服务统筹考虑,将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与维护其就业、医疗、子女教育等权益相结合,要求在城镇保障房、社会事业,公共服务均等化,收入分配等体制机制方面进行一系列的变革。  乐业”是实现人口从乡村到城镇的迁移与人口从农民到市民职业身份转换的同步推进,稳定和扩大农民在城镇的就业机会和就业能力,保证其有稳定的职业和相应的收入来源,避免陷入贫穷的困境。乐业需要在城镇产业结构调整、人口就业、产业支撑等方面,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的力度。  以“安居”和“乐业”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在解决农民转为市民的后顾之忧后,也将通过收入增长和消费转换效应为解决内需不足、缩小城乡差距、缓解社会矛盾、优化投资消费结构等方面提供新的契机,为中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带来新的动力。  以“安居”和“乐业”为核心新型城镇化不能急于求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