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应走特色发展道路

访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 
近日,贵州“3万亿”旅游投资规划引起热议,对于一个欠发达省份,贵州提出规模如此庞大的投资规划,有没有可行性?符不符合贵州的省情?就此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对参与过《贵州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编制专家研讨会的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进行了专访。  《中国经营报》:针对这个3万亿元的《规划》,作为一个GDP才5000多亿元的欠发达省份,提出这么庞大的发展规划,你认为是否符合其省情?这么庞大的投资能收回成本吗?  彭真怀:我也认为这个《规划》基本上实施的可行性不大。第一,2011年贵州GDP才5600亿元,其财政总收入也才1300多亿元。其提出的3万亿元的生态旅游发展投资,超过了贵州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60年其对旅游业投资的总和。因此,贵州省应该很难拿出这么多钱出来。  第二,贵州省称其这3万亿元的投资将主要依靠招商引资来完成。但我们看到贵州目前旅游产业的投入产出比并不是很高。按照国际旅游组织的测算,世界上旅游业的平均投入产出比是1∶4.6。但我们看到贵州省2011年旅游总收入是1429.48亿元。其规划预计,2015年旅游总收入超过1500亿元,2020年才达到2000亿元,而其3万亿元的投入还是在现有投入基础上的增量。也就是说平均一年投入超三四千亿元,产出最多才达到2000亿元,其投入产出比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标准。  第三,贵州生态环境已经极其脆弱,其超常规大规模的旅游投资势必对其生态产生破坏。  《中国经营报》:贵州提出“生态立省”,要建设“国家公园省”,在这样的发展目标下,贵州又提出要“工业强省”,这两者的发展目标是否矛盾,如何才能处理好工业发展与生态旅游发展的关系?  彭真怀:我认为,这两个发展目标其实相互矛盾。贵州省要靠工业强省,大力开发其资源性产品时,必须会对生态产生破坏。试想,当需要大力发展工业时,他会继续保护生态吗?如果在某个国家森林公园,发现了重大的资源比如金矿时,贵州省将如何取舍?是追求经济速度,还是追求发展质量?  过去几十年间,贵州用贫穷的代价守住了生态环境,其生态环境是极其脆弱的,要继续保护好这样的生态环境,我认为应谨慎提“工业强省”的概念。  但人们会说贵州为什么要受穷?我认为,那些获益下游省份应该对其给予生态补偿。  贵州现有的生态环境也不适合超大规模的旅游开发。工业开发更是不可以。3万亿元超强度的旅游开发,贵州省的野生动植物生态环境肯定会受到影响。人类一旦进入,就会对原生态产生破坏。  另外,我们看到,贵州省提出每个县甚至村镇都要搞生态旅游,我认为,贵州省的旅游要避免全省一哄而上,避免捡进筐里都是菜,那么也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去割裂祖先给我们留下的珍贵历史文化。旅游开发不能急于求成,不能“雨打沙滩万点坑”,“寸寸点火,户户冒烟”。要善于把五指握成一个拳头,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贵州要注意量力而行,又尽力而为。首先要做好全省范围内的几个标志性景区的投资建设,比如说黄果树瀑布。在此基础上再打造全省的旅游线路,并且注意与周边的省份湖南、云南、四川、广西等对接旅游资源,形成贵州全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的旅游版块,吸引更多的目标人群,我认为只有这样,贵州的旅游资源才能真正实现生态立省、绿色崛起的发展目标。  《中国经营报》:那么像贵州这样的欠发达省份,到底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  彭真怀:我认为,作为一个原生态的地方,贵州应该成为我们全国人民心灵的家园,让大家来到这里都能找到回家的感觉,因此它应该切切实实地守护住生态,守护住生态财富。因此,贵州的目标就应该成为一个生态省,打造出一个生态省的楷模,而不应该出现大开发。

经济发展的新引擎or侵蚀生态的“大跃进”  贵州三万亿旅游投资规划受质疑  编者按/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的贵州,其生态旅游资源虽然十分丰富,但生态环境却十分脆弱,其部分地区石漠化现象十分严重。这样的省情,让贵州经济发展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十分落后的状态,为了改变这种现状,贵州现任执政者希望奋起直追,创造“贵州速度”,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贵州3万亿元生态旅游投资出炉。然而,这样的高速投资是否符合贵州的省情仍然值得商榷。贵州这样的欠发达省份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本期我们将对此深入探讨。  多彩贵州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近日,贵州一个关于3万亿元的旅游投资规划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这个数字,是7月23日从贵州省人民政府、国家旅游局和世界旅游组织联合编制的《贵州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期成果研讨会上传出的。  此《规划》一出,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质疑,2011年财政收入才1300多亿元的欠发达省份,其高达3万亿元投资额度,钱从哪里来?贵州是否要换经济增长新引擎?这么大投入是否会引发贵州生态旅游资源的过度开发?  3万亿从何而来?  贵州高调做《规划》制造概念,还有两个目的:一是向国家要政策、要资金;二是为了吸引投资商。  据了解,根据《规划》,贵州将“全省上下一起来办大旅游”,88个县都要推出一个旅游项目,形成国家级重大项目10个、省级重大项目50个、省级重点项目200个,投资总额达到32479亿元。  此《规划》一出台,便引发外界质疑:难道贵州在搞地方版的“4万亿”刺激计划?  在经济下行的今天,地方政府巨额的投资规划自然格外引人关注。  一边是3万亿元的巨额投资,一边是去年财政收入才1330亿元,与贵州的现实情况形成巨大反差。  钱从哪里来?这是社会最先质疑的问题。  7月30日晚9点半,贵州省旅游局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2万亿~3万亿元投资计划的数据是未来10年全省旅游投资的需求额度,并澄清,这些投资不是由财政出钱,主要是引入社会资本投资,通过招商引资等举措筹集。  据了解,旅游业是大投入、大产出的产业,没有一定的资金投入,就难以形成旅游的规模和品牌效应。同样,没有一定的基础设施配套,旅游招商引资工作也将受到严重影响。  有观察人士认为,贵州若实现3万亿元的目标,无非是通过举债和招商引资两个主要手段,但前期必须需要贵州先拿出真金白银来投入,比如用一万亿元的资金来撬动2万亿元的资金,但这对贵州这个“穷”省来说恐怕是件艰难的事情。对于该人士的分析和质疑,贵州方面并未给予记者直接答复。  记者了解到,在贵阳周边,一家休闲度假企业开发了一个几百亩的农业生态旅游基地,其项目包括牧场、高尔夫等观光项目,但这家企业也面临缺钱的难题,需要从外部引入近百亿元资金。  但由于地方财政薄弱,对旅游企业的支持十分有限。贵州旅游项目对企业的吸引力有限。记者了解到,此前基本谈妥的海航入股黄果树旅游景区事项,目前也因海航自身方面的原因而退出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可能与投资回报问题有关系。  旅游策划专家、北京创意村营销策划公司董事长陈放认为,是不是真的值得投资是一个问题,此外应该注意,很多企业投资的实质是为了房地产。但即使是开发房地产,贵州也不可能消化得了这么大的盘子。

针对贵州不久前出台的三万亿元生态旅游投资计划,《中国经营报》区域经济版上期(1973期,2012年8月6日)发表《贵州三万亿旅游投资规划受质疑》一文,引发社会各界对贵州发展模式的热烈讨论。本报今日摘要刊登中国管理科学院秘书长兼区域发展所所长张乃剑对贵州经济发展路径的看法,供读者参考。

我认为,近日出台的《贵州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规划》脱离了贵州的省情,主要原因有三点:第一,贵州走了规划趋同化的误区。现在全国各地都把发展旅游业作为重大产业战略加以规划,但各地情况不同,不能盲目追风;第二,发展旅游业有自身的规律和特点,尽管贵州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但贵州经济落后,缺乏打造发展旅游业的基础建设的实力,即使要发展旅游业,摊子也不能铺得这样大;第三,依靠招商解决三万亿元的规划资金,是不现实的,旅游业的回报率没有这么高,这种规划缺乏对旅游产业的基本了解。

为了打造生态旅游产业,贵州提出了要建设“国家公园省”,我认为,“国家公园省”这个概念,是一种脱离实际的空洞概念。发展生态经济,没有必要进行“公园”概念包装。贵州发展工业主要是对矿山资源的保护性开采和加工,另外,重点应放在支持特色资源的深加工。根据世界和全国旅游业发展的规律,工业和生态旅游业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如果工业上不去,农业上不去,经济总量很低,城乡居民收入很低,一切基础设施必定很落后,这样的地区发展生态旅游业是没有基础的,缺乏后劲的,更不用说投资数万亿元打造。

那么,像贵州这样的省份,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路径呢?我认为,贵州的发展重在发展山区农业、畜牧业、山区林果特色产业,农、林、牧深加工,促进农民致富,促进农村繁荣。贵州如果放松山区农、林、牧业发展的重点,不在特色产业上寻找突破口,把发展战略重点放在生态旅游业上,势必使贵州走向发展的偏道,这种规划风险极大。总结一句话,贵州今后的发展路程应该是特色产业之路,而不是走脱离实际的、趋同化的发展之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