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激情退却后 健康的社会力量需更有效地组织

我们亟须建立强大的社会行动网络  让善意充分涌流让社会力量充分涌流  一场特大暴雨,给北京等地带来的人员伤亡震动全国。截至7月26日,北京区域内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其中66名遇难者身份已经确认,11名遇难者身份仍在确认中。灾区清理工作仍在进行中,最终的死亡人数会是多少?依然是全社会为之心焦的核心问题之一。2012年7月23日,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表示:由特大自然灾害造成的因灾死亡情况,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要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认真排查核实,及时向社会公布。如《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的“微评论”所言:让死亡数字“脱敏”,人们才会看到敢担当、能负责的政府,才能相信政府痛定思痛、浴“水”重生的决心。  让每一个在灾难中死去的人都有名字,这本是政府最起码的底线。市委书记回应“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证实“社会”对政府的灾难应对可以发生切实的影响力。以往灾难,出现过一些地方官员躲避政治责任,瞒报死亡人数的情况,说到底,还是由于社会不够强大,未能促使部分官员遵守最起码的政治责任伦理。  灾难来临,社会的正常反应,一是体现为对政府担责救灾的强烈要求,二是社会自我救助的意愿。此次救灾,有私家车队自发前往首都机场救援,有民企负责人主动开放公司给受困者提供吃住、供应热水,甚至还有KTV公布门店电话,邀请需要的人去吃一顿免费热饭,在微博上传播各种避灾信息和逃生知识的网友更是多如牛毛。  社会并不缺乏最基本的恻隐之心。汶川大地震后涌现出来的巨大民间力量,已经刷新世人对中国社会的老旧认知。30多年以经济为中心的发展,并未将所有人都带进金钱拜物教,义人照旧存在,善心依然不死,突破利害计算的逻辑,这个社会还潜藏着巨大的向善能量。  但是,仅仅有要求政府担责的强烈要求和守望相助的善意,还只是人心复苏、社会复苏的第一步。真正强大的社会,是能够将自己对政府的要求内化为政府行为的社会,是能够将自助助人的善意,转化为看得见的救助效果的社会。而这,需要建立起强大的社会行动网络。  一个具备强大行动能力的社会意味着,灾难刚刚来临,就有专业的信息收集组织和传播途径;一个私家车主的善意,能通过社会网络散播至全北京市有同样意愿的其他车主;一个民企企业主打开公司大门,榜样的力量可以立刻抵达其他企业主……在这座城市,在这个国家,只要你有助人的愿望,就可以得到充分的释放;只要你有助人的能力,这能力就可以依照你的意志自由使用。改革开放30多年后,我们不仅要让财富充分涌流,更要让善意充分涌流,让社会的力量充分涌流。  这不是要将政府的重担,转移给本已负担不轻的社会。恰好相反,只有建立起强大的社会行动网络,才能真正激活政府手中那些沉睡的资源。这次特大暴雨灾害,很多公共场所没有及时向受灾者开放,政府的公务车也未得到充分使用,有些2011年就经受积水之害的立交桥底,也未见显眼的安全提醒与路障设置,以致有人溺毙于车内……救灾意识和效率的缺失,几乎是一切庞大行政体系的通病。对治这样的组织病症,唯有依靠更灵敏更高效的社会网络,依靠社会对政府机构的督促与唤醒。强大的社会网络,在公共领域的触角理应无所不在,它不仅靠自己的力量填补社会运行的空白,更要依靠团体的力量,跟政府及时沟通,有效撬动政府力量。  这样的社会网络,奠基于个体的自由与善意,成型于各式各样的社会自组织,作用于与政府的沟通协商和社会的自我救助。它打通公民个体与庞大的政府机构之间的种种隔阂,不但可以更好地应对巨灾,更是不断督促政府公正有效治理的强大力量。  暴雨之后,城市的地下管道系统如何改造?谁来盯着政府将财政资金向城市公共设施倾斜?谁来督促政府公布每年财政预决算细目?谁来推动人大代表们肩负起市民重托?这一切,都有赖于专门的社会组织来常年努力。转型是一场持久战,而最重要的推动者,就是团结起来的公民,就是一个层次丰富领域齐备的强大社会行动网络。  有人说,那也得政府允许社会自行组织才行!汶川大地震后,有人打算建立一个松散但持续的民间救灾组织,聚合潜水、跳伞等各个方面的人才,找资金,办网站,介绍灾难教训和逃生方法,但未能成功。这固然说明建立社会行动网络的不易,但在执政者创新社会管理的思路下,2012年民政部对社团登记的改革已经扩展至全国。建立一个强大的社会行动网络的时机,已经摆在我们面前。

摘要:
即使我们有良好的愿望和崇高的激情,要应对这场灾难带来的打击,仍然远远不够。一个社会不能只把情感当作..当激情退却后
健康的社会力量需更有效地组织即使我们有良好的愿望和崇高的激情,要应对这场灾难带来的打击,仍然远远不够。一个社会不能只把情感当作组织方式。当死亡的人数不再上升,刺激大家神经的新闻慢慢减少,灾区重建的任务越来越重的时候,喷发的情感开始慢慢降温,可是灾区对各界支持的需求却丝毫没有减少。
如何将有责任感的社会力量有效地组织起来,发挥对政府的救灾重建工作积极有效的配合作用,将成为觉得灾后重建工作是否圆满完成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对整个社会能够建立有效运作、组织机制的一次机遇和考验。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在“5·12汶川地震”发生后第二天,江苏著名亿万富翁陈光标就带着他下属120名员工和60台挖掘机连夜从南京赶赴四川灾区。直到14日下午有媒体记者拨通他的手机时,陈光标和他的员工们已经在北川中学的救援现场救出了三十多名幸存者。为了赶时间去灾区,陈光标缺席了14日江苏省工商联组织的一个简单的捐赠仪式。就在这个仅10分钟的仪式上,江苏的企业家们捐赠款物价值几千万元,从钱、帐篷到药品甚至挖掘机,灾区最急需的物资都在捐赠之列。我们这个社会在这次空前的灾难面前,已经显现出强大的爱心和责任感。在已经持续了近10天的抗震救灾中,除了政府规模庞大且富于效率的救灾工作,灾区还活跃着无数陈光标史的救灾志愿者和非政府组织。这其中,有以老罗英语学校校长罗永浩、作家韩寒为代表的牛博网志愿者团队,国内各大户外活动俱乐部组织的救灾志愿队,以及中国企业家论坛等国内多个企业家组织。它们不仅在第一时间筹集到规模可观的捐赠款物,更是发挥出巨大的社会网络效应。很多关注灾区的民众和企业,通过这些民间组织,为灾区灾民提供了更多捐赠款物之外的帮助,为政府的抗灾工作提供了有力的补充。这场震撼全每个中国人的灾难,激起了许多中国人高尚善良的情感,他们从平凡的生活中,突然领悟到一个善良的行为举动,可以在遥远的地方给予灾区以精神和物资上的支持。我们在全国各地高呼“加油,中国”,我们空前地统一,空前地团结,我们甚至相信,依靠我们的激情,中国人团结起来,我们可以战胜一切。但是,即使我们有良好的愿望和崇高的激情,要应对这场灾难带来的打击,仍然远远不够。一个社会不能只把情感当作组织方式。当死亡的人数不再上升,刺激大家神经的新闻慢慢减少,灾区重建的任务越来越重的时候,喷发的情感开始慢慢降温,可是灾区对各界支持的需求却丝毫没有减少。救灾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受难的是我们的同胞,无论从前还是现在,他们都与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休戚与共。在我们被情感有效地组织团结一心做出行动时,在我们捐款、捐物、为灾民鲜血、声援灾区人民和哀悼死难者之外,当灾难发生的时候,大量志愿者和各界人士涌入灾区帮助进行救援互助,送帐篷送药品送食品之后,我们可以为灾区尽责的方式还有很多。救灾,不单单是此时此刻的事情,它将是一个稍显漫长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应扪心自问:当灾情逐步稳定,当我们的视线随着媒体慢慢从灾区移开,我们是否可以心安理得的回到各自生活的常态,而不再为灾区的民众未来的生活动一动脑子?时至今日,地震对灾区造成的一次伤害已经日趋平缓,灾区的救援工作已经进入下一阶段。在这个阶段中,除了防范可能发生的诸如高震级余震、水利设施损毁等二次灾害外,更应将帮助的目光从应急救援转向对每个灾民都更为现实的长远援助上来。重建家园容易,只要有政府财政的大力扶植,再造一座座县城村镇,用不了两三年。但是,重建灾区的社会秩序则要困难的多。有多少家庭转瞬之间失去了下一代?有多少孩子一夜之间变成孤儿?有多少村镇人口规模减半?又有多少灾民虽然幸运的没有失去亲人,但却从此身无分文?政府能够做到的,是让灾民尽快结束无家可归的日子,但灾民遭受重创的心灵缺口,难以挽回的人力资源损失,这些救助不可能也不应该都全部留给政府去承担。因为只有来自公民社会自身的持久关注和帮助,才能尽快愈合灾区的“社会伤痛”。正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有了越来越多的陈光标式的人物和民间组织,在可以预见到的长期灾后重建中,我们才能看到政府以外可以依靠的第二股力量。这是一股健康而富有责任感的社会力量。而如何将这些社会力量有效地组织起来,发挥对政府的救灾重建工作积极有效的配合作用,将成为觉得灾后重建工作是否圆满完成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对整个社会能够建立有效运作、组织机制的一次机遇和考验。如果哀悼唤起了我们心中的悲恸,那么悲恸之后,请用我们的责任感继续帮助灾民重建家园。(编辑:亦闻)

“整个中国一跃而起”,这是芦山地震后,一个国家面对灾难的姿态。政府有力有效的举措,媒体及时充分的播报,更有无数普通人用自己的方式,构筑心手相连的命运共同体。而早已进入亿万人民生活的互联网,无疑是凝聚正能量的重要平台。
中国国际救援队一条关于地震的微博,转发超过46万次;微信“地震救助”公众账号,不到1天有近10万人关注,发送信息15万条;搜索引擎、门户网站联手行动,搭起寻亲平台……不可能每个人都在四川、都去雅安,但在这个平台上,时空差距缩小到零,每个人都能表达关切、抒发心声、提供建议。互联网的世界没有孤岛,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微时代”,我们的心在一起,“人人都是雅安人”。
5年前的汶川地震,无数网友在QQ签名中点亮红心,传递强烈情感力量。通过博客、论坛组织起来的志愿者,更发挥了重要作用。5年来,从社交网络到微博,再到异军突起的微信,网络伴随国家一起成长。一方面是精神的传承,一方面是现实的发展,“微”力量汇集抗震救灾大能量,以无数个体积极参与,搭建起新的救援生命线。
更重要的是,在一次次突发事件和公共讨论的洗礼下,网民在不断走向成熟。芦山地震后,整个互联网呈现的自我认知与反思,让人看到一个充满公民精神的公共空间正在形成。志愿者还未出发,已有人呼吁为专业救援让出道路;记者刚刚上路,提醒注意媒体道德的微博已成热点。一条虚假寻亲信息,更成为众矢之的,让“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的共识更加牢固。少打电话、不乱捐赠,甚至是不炒作、不煽情,从满腔热忱到理性冷静,网民心态日渐成熟,又何尝不是中国社会前行的缩影?
不仅仅是爱心平台,网络也可成为强大的现实支撑。无论是救援还是重建,自组织力量不可或缺。虽然还有盲目奔赴灾区造成的拥堵,但汶川地震时开车送方便面、矿泉水的初级救灾,已经为“组建专业救援队”、“募集急需物资”所取代,网络在动员之外,更发挥着信息聚合、资源整合的重要作用。更何况,携手同心之情、民胞物与之意,本身就是最强大的“中国力量”。
当然,这个刚刚展现的微时代,在灾难面前展现了凝聚人心的正能量,也暴露了其显而易见的缺陷,虚假信息鱼龙混杂,戾气情绪相互激荡。比如,一个曾深陷信任危机的慈善组织在发布救灾信息后,遭遇一片“滚”字。虽然即便在灾难面前,也可以有不同声音,但面对极端情况,或许更该摒弃偏激与成见,凝聚更多救灾力量。
救援还未结束,更为艰难的重建阶段也还没有开始。当道德激情归于日常,更需要默默的坚守。希望微时代见证的人间大爱,能在慈善捐赠的监督中、心理干预的抚慰中、重建事项的参与中,成为滋润雨城的甘霖,更成为推动中国持续前行的正能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