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娱乐南苏丹原油停产 中国探寻石油进口之路

同时深陷伊朗和苏丹政治漩涡的中国石油公司正面临一场进退两难的危机,局势的演变也让中国企业处身被动。  2月22日,路透社援引南苏丹官员的话称,该国已经驱逐了中国-马来西亚石油合资公司总裁。在南北苏丹博弈日益升级,且中国从中斡旋未果后,南苏丹的这一举动也让其与中国石油公司的矛盾更为激化。  南苏丹与苏丹的首席谈判代表表示,南苏丹方面要求合资公司委任新总裁,并称“与中国关系良好,但与一些石油企业有些问题。”  事实上,此前,南苏丹就曾多次攻击中国石油公司,而此次驱逐中石油合资公司总裁的导火线则源于南苏丹怀疑中石油协助苏丹扣留并私自出售了其出口石油,并指控苏丹自去年12月以来,至目前仍有近600万桶原油被扣留。  2月20日,南苏丹政府发言人称,南苏丹石油部已通知司法部,并通过国际法律顾问发布法律公告,追查被窃石油的下落。“如若调查证实如此,南苏丹政府将会采取行动。”  去年7月,南苏丹宣布独立后,其控制了境内近70%的石油,而苏丹则控制了绝大部分石油管道和输送站等基础设施,没有港口的南苏丹必须通过苏丹出口石油,苏丹则提出收取“过境费”要求,双方曾展开多轮谈判,但至今未果。  本报记者多次联系中石油集团国际部、发展研究部及其他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对方未能对此发表置评并提供更多细节。  石油遭“窃”?  虽然目前苏丹尚未针对南苏丹指控的石油被窃作出回应,但南北苏丹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则让这起石油被盗案充满了悬念。  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一名活跃于国际石油贸易谈判的石油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透露,在世界几大主要产油区中,南美和中东的贸易规则最为混乱,从中渔利者也不在少数。  “苏丹还没分裂之前,国际上很多石油贸易公司就已经多次参与该国的原油倒卖,尤其在这个时期,出现这类情况也不足为奇。”上述民营石油人士说。  事实上,自南苏丹宣布成立后,国内四分之三的原油出口被控制,苏丹也一直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国内税收大幅缩水时,对外债务也高台垒筑。据路透社报道,目前苏丹的外债约为380亿美元,而由于石油收入严重受损,苏丹还将对中国的债务偿还期推迟了5年,此举也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同意。  本报记者了解到,自去年12月1日以来,苏丹共扣留了南苏丹共计980万桶原油,此前,南苏丹输往中石化旗下联合石化的60万桶原油在扣留数月才被放行。目前,苏丹扣留的原油中已经获释的为350万桶,还有540万桶原油被扣。  “如果苏丹私自卖了扣下的原油,很有可能就是这540万桶里面的。”上述民营人士说。  而对于中国公司是否参与其中,该人士则拒绝回答。但一名曾以能源学术访问身份多次前往非洲的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透露,南北苏丹目前都处于最为困难的时期,被扣石油是否被窃尚难定论,但指责中国公司参与“窃取”其出口石油更主要的动机则可能出于政治施压。  “中国在苏丹投资大概有200亿美元,在当地的影响无人能及,所以南北苏丹都试图利用中国向对方施压。”上述人士说。  中石油再陷两难  正如中国石油公司面对伊朗危局进退难定一样,如今在苏丹的处境也如出一辙。而在这场南北对峙的拉锯战中,耕耘苏丹多年的中石油无疑被推至了风暴的中心。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中石油在苏丹共有1/2/4区块、3/7区块、6区块、15区块四个上游油田区块和喀土穆炼油厂、喀土穆石油化工厂、石化贸易三个下游项目,以及1/2/4区块、3/7区块和6区块的原油外输管道。  在四个油田区块中,中石油均与其他石油公司联合开发,持股比例分别为40%、41%、95%、35%。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1/2/4区块、3/7区块和6区块都处于南苏丹或南北苏丹交界区域,而这三大区块又是苏丹的主力油田。  自南苏丹宣布独立后,双方重新分配利益、划分石油资源的谈判便屡次上演,而在双方的胶着对峙中,中石油则陷入两难境地。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一名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南苏丹掌握着大部分中石油参与的油田区块,而且目前还有一些区块尚未探明,北苏丹则控制了由中石油负责援建的基础设施以及炼厂,对于中石油而言,如此局面难以取舍。  “苏丹的地质与渤海湾很相似,中石油开采这类油田有丰富的开采经验,所以南苏丹的石油储量前景还很大,进一步合作的可能也很大。”上述中石油人士说,“但苏丹北部的炼厂中石油持有一半的股权,包括输油管道的利益也必须保证。”  事实上,面对南北苏丹各自不同的政治诉求,中石油需要面对的两难困局还不仅于此。  据路透社报道,南苏丹政府一直规划建设一条新输油管道直线,将南苏丹原油直接运往位于北部的炼厂。上周,南苏丹首席谈判代表又对马来西亚-中国管道运营商Petrodar重申了该命令。  但依据目前的微妙局势,分析人士指出中石油和马来西亚方面也或将延迟表态,而这也很可能是此次南苏丹驱逐双方合资公司总裁的直接原因。  “南苏丹想绕过北苏丹,但目前双方摩擦日益升级,中石油以及合作伙伴也会持观望态度。”上述能源交流学者说。据悉,北苏丹向南苏丹提出的每桶石油的“过境费”高达32美元。  【编辑:尚艳】

南苏丹官员周二称,该国已经驱逐了中国-马来西亚石油合资公司Petrodar的总裁。此事令南苏丹与中国石油公司之间的纠纷升级。

德国政府消息人士1月31日称,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利用本周访华机会,敦促中国政府削减从伊朗进口石油数量。虽然欧盟计划本月7日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但中国政府则依然态度强硬,拒绝对伊朗实行制裁。

南苏丹曾多次攻击中国石油公司,并调查他们是否协助苏丹扣留经後者运输的出口石油。苏丹和南苏丹的石油过境费争端,已经导致後者停止日产原油35万桶的石油生产,来防止苏丹扣留其石油。

伊朗深陷国际政治漩涡时,中国进口石油的另一大卖家又传出不利消息。

南苏丹与苏丹谈判石油过境费争端的首席谈判代表Pagan
Amum称,“部长刚刚驱逐了Petrodar总裁。”

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南北苏丹的政治争端,于2011年7月宣布独立的南苏丹已停止石油生产,据悉,该国原油日产量约为35万桶。

“我认为原因之一是Petrodar总裁缺乏合作,我们已经遣散并驱逐了他,我们要求这家合作夥伴委派新总裁,”他在参观Palouge油田时向路透表示。

南北苏丹是中国石油进口的第七大供应地,其中,中石油更是掌握石油资源的南苏丹的主要买家。来自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也显示,2011年,中国每日从南苏丹进口的石油就约为26万桶。

Amum称,与中国关系良好,但与一些石油企业有些问题。

今年1月,中国多家石油公司已削减了对伊朗的石油进口,加之南苏丹的停产风波,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也就意味着将出现日约54.5万桶的供应缺口,而这也相当于原油日进口量的10%。

在南苏丹停止生产前,Petrodar日产原油23万桶,并通过苏丹输油管道向外出口。该公司周日对南苏丹指责断然否认,称其一直按照该国指示行事。

“自1995年进入苏丹以来,近20年的苦心经营,中国石油公司目前拥有苏丹石油业务约40%的权益,其中苏丹高达60%左右的石油都是出口中国,因此,停产给中国能源供应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名中亚问题专家说。

据本报记者了解,虽然北苏丹控制了石油出口的基础设施,但南苏丹的石油产量几乎占据了整个南北苏丹的80%。

“中国公司的海外业务中,苏丹一直是重中之重,虽然与其他主要产油国相比,苏丹的日产量并不是特别高,但对中国而言,尤其在对伊朗石油进口减少之际,短期之内造成的缺口极其明显。”石油干部管理学院教授韩学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油路再度受阻,国有石油公司中,中石化由此面临的问题则或将最为严峻。

一名国有石油公司资深专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预测,依据当前局势,中国石油公司短期内很难应对伊朗、南苏丹政治动荡所造成的石油供应缺口,而三大石油公司中,对原油进口极度依赖的中石化将遭受的市场冲击也更为明显。

南苏丹原油停产 中国石油进口寻路

“一方面,中石化旗下的中国联合石化长期与南苏丹保持着原油贸易业务,供应中断势必会带来直接影响,另一方面,一旦伊朗局势进一步恶化,国际油价将大幅飙升,中石化进口原油的成本也将大幅提高。”上述石油专家说。

事实上,去年11月,由于南北苏丹就石油过境费问题协商失败,南苏丹便暂缓了对中石化一批60万桶石油的发货。“虽然中国政府曾出面斡旋,但南北苏丹的分歧短期内仍难以协调,中国石油公司由此受到的牵连也充满了不确定因素。”

除了南苏丹的影响之外,出于对风险的考虑,中石化减少对伊朗的石油进口也让其上游供应更趋紧张。

本报记者了解到,根据此前双方签订的年度合同,中石化每日将从伊朗进口近55万桶原油,而1月份,中石化已经将采购量每日减少约28.5万桶。

上述石油专家表示,由于两大石油供应国均出现突发变动,不排除中石化再次在国际市场高价买油的可能。

今年1月,为填补伊朗进口石油减半的缺口,中石化不惜以每桶支付价比迪拜价格还高出6.88美元的代价从俄罗斯原油生产商Rosneft购买了两船原油,每船货运量为73万桶。此外,还比布兰特原油价格溢价7.5美元向越南石油公司购买了40万桶原油。

霍尔木兹海峡危机和南北苏丹的政治分歧,中国石油进口渠道不得不寻求新的出路。

此前,本报曾报道多家中国石油公司将重返伊拉克,提高进口石油量。但为应对眼下断油风险,中国多方探路、寻求替代原油的布局也已提上日程。

业内人士分析,沙特作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在伊朗石油进口减少的情况下,不排除加大对中国石油出口的可能。路透社也援引分析者的话称,为应对伊朗与南苏丹的双重困局,“中国不得不考虑中东和大西洋沿岸国家的替代进口。”

本报记者分别致电中石油、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对方未能就此正面置评。

与此同时,上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亚问题研究专家也指出,寻找新的石油进口替代国只是缓解眼下的应急之举,从长远来看,苏丹依然是中国石油供应的主要合作区块之一。“对于中国石油公司来说,南北苏丹都有继续深化合作的可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