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25国领导人通过财政契约草案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欧盟成员国领导人30日晚在布鲁塞尔召开今年首次峰会。会上,除英国和捷克以外的欧盟25国通过了旨在加强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草案。根据该契约,一个国家的财政赤字达到一定的比例,将自动实施制裁。这一条约将写入各国的法律。  这一契约的内容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提议一致,被认为是通往财政联盟的第一步。  欧盟的27国中,只有英国和捷克不同意参与该项协议。英国的一名官员表示:“将德国有关应如何运作经济的观点写入法律,而这种观点会在根本上让凯恩斯主义变得非法,我们不会这样做。”所谓“凯恩斯主义”,是指基于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而构建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来促进经济增长。  此外,在欧盟峰会上,欧洲各国的领导人达成共识,总额为5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ESM)最早将于7月份正式生效。ESM将会取代欧洲金融稳定机构(EFSF),后者是用来救助爱尔兰和葡萄牙的临时基金  【编辑:尚艳】

1月30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特别峰会上,除英国和捷克之外的25个欧盟成员国同意签署财政契约,以应对世所瞩目的欧债危机。观察家指出,今年首次欧盟峰会发出了多个积极信号,但就目前情况发展来看,根本解决欧债危机尚需时日。

* 峰会批准救助基金和预算纪律协定

加强应对危机火力

* 仅英国、捷克反对新财政协定

此次欧盟峰会的主要成果是达成一项财政契约。据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称,除英国与捷克外,欧盟27个成员国中的25国通过了财政契约草案。这25国将在3月的春季峰会上正式签署草案,随后启动批准程序,一旦得到17个欧元区成员国中的12国批准便可付诸实施。

* 南欧国家债券的风险溢价升高,股市下跌

推出财政契约,目的是在欧盟成员国内部加强契约精神。财政契约的核心内容是成员国政府间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经济货币联盟条约,强化财政纪律,加强经济稳定、协调和治理。具体要求是:签约的成员国年度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公共债务远低于GDP的60%。成员国预算如严重超标,欧盟将对其课以重罚,惩罚金额最高可达违规者GDP的0.1%,并由欧洲法院监督执行。

记者 Jan Strupczewski/Luke Baker

范龙佩说:这部条约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更好的监管。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则表示,财政契约草案的通过令人印象深刻。财政契约的出台,意味着欧元区旨在建立更加紧密的、不可逆的经济和财政联盟,朝向更紧密的财经一体化与更有力的经济治理迈出了重要一步,同时也为解决欧债危机、改善经济增长和实现财政可持续性带来了更好的前景。

布鲁塞尔1月30日电—欧洲领导人周一就欧元区永久救助基金达成一致,欧盟27国中有25国支持由德国发起的更严格预算纪律协定,但在财政紧缩下还要能实现经济增长则面临艰困阻力.

如果说财政契约体现的是欧盟追求内部更高的一致性,那么此次欧盟峰会也没放过增强应对危机火力的机会。欧盟领导人同意,将于今年7月提前一年启动欧元区永久性救助机制即欧洲稳定机制(ESM),并为此做了最后的准备。届时,2010年5月开始实施的临时性救助机制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使命将终结。有报道称,ESM的资金规模可能达5000亿欧元。

台面上,这场为时半天的峰会焦点放在恢复成长和创造就业的策略.而当前正值欧洲各国政府需削减公共支出并加税以应对累累负债.

多重挑战犹存

但对於紧缩限制的歧异和希腊未能与民间债权人完成债券重组磋商,则阻碍了各国的努力,使其无法传递欧洲正掌控住债务危机的更乐观讯息.

虽然出台财政契约显示了欧元区各方为应对危机逐渐练就了成熟的心态,表现出勇气和智慧,抓住了关键环节,特别是欧元区国家抗危机、谋发展的信心有望持续增强。但毋庸置疑,欧债危机的根本解决尚需时日,欧元区依然存在多个危险点:

领导人同意5,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将自7月生效,以援助负债沉重的国家.这较原先的计画提前一年.但欧洲已然承受来自美国、中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部分欧盟成员国的压力,促其需加大金融防火墙的规模.

首先,欧元区重债国形势未出现根本好转。作为欧债危机的引爆者之一,希腊经济连续5年萎缩,即便眼下成功对其债务进行重组,仍难达到在2020年将其债务占GDP比例从目前的160%降至120%的目标,希腊退出欧元区并非完全不可能。此外,葡萄牙、西班牙的债务形势依然堪忧。

南欧国家的政府公债风险溢价升高;欧元及欧股.FTEU3下跌,因外界担心希腊债务磋商缺乏实际进展且欧洲经济前景低迷.

其次,欧盟政策的连续性和坚定性面临考验。目前,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无疑是应对欧债危机的关键人物。但鉴于法国今年和德国明年是大选之年,他们推动欧洲财政一体化努力的连续性和坚定性面临考验。而正在大胆改革以降低赤字、提升竞争力的意大利总理蒙蒂能否在此起彼伏的抗议声中坚持到底也难说。

西班牙第四季经济出现两年来首次萎缩,且似将陷入长期衰退,更凸显了上述疑虑.

此外,如何有效实现增长、增加就业和提高自身竞争力仍是一项艰难而繁重的任务。正如巴罗佐所说,欧洲所面临的三个最大挑战是增长缓慢、缺乏竞争力和劳动生产率低下。尽管欧盟在本次峰会上提出了促进增长、拉动就业、扶持中小企业等举措,但距离真正落到实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法国将2012年经济成长预估减半,仅为成长0.5%,对法国总统萨科齐5月争取连任恐非祥兆.

即使是财政契约,执行效果几何也有待观察。比利时前首相伏思达说,财政契约并不能彻底有效解决欧债危机,因为草案大部分内容已经在各国法律中有所体现。既然它们过去无效,将来也不一定有效。

法国总理菲永表示,经济放缓不会迫使政府进一步节约预算.

内部矛盾再次显露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称,西班牙今年明显无法实现2.3%的成长目标.这让人大为质疑,该国能否在今年底前将预算赤字相当於经济产出的百分比由2011年的约8%,降至承诺的4.4%.这是霍伊首次出席欧盟峰会.

财政契约既是此次欧盟峰会成果,也暴露了欧盟的难题,尤其是英法德三国间的矛盾。

欧盟执委会主席巴罗索暗示,欧盟在2月23日公布最新成长预估後,可能放宽对西班牙2012年赤字目标的要求,因这近乎无法达成.

此次欧债危机之战,明显提高了德国的地位。1月25日,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在达沃斯就称赞德国总理默克尔是欧洲的力量之塔,是引领欧洲走出迷途的舵手。更有欧洲许多国家希望,财政契约有助于鼓励德国以及欧洲央行在未来能够为重债国提供更多流动性,以解决短期融资难的问题,另外也可说服德国为欧洲稳定机制拿出更多的钱来。

意大利在新总理蒙堤领导下匆匆通过了全面经济改革计划,令该国在10年期和五年期公债标售中,举债成本大幅下降,尽管标准普尔和惠誉本月将其信评下调两个级距.

但与多数国家对德国期望加大不同,法国总统萨科齐在此次峰会上却强烈反对德国提议的由欧盟控制希腊预算决策和财政大权,认为这是德国在与希腊争夺财权,不合理,不民主,也不会有效。萨科齐说,他同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此问题交换了看法,默克尔同意他的立场。但是,默克尔在峰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她依然认为希腊需要更加严格的监督才能实现巩固财政的目标,希腊一再无法兑现改革承诺使得更加严厉的介入十分必要。

但是,葡萄牙沦为下一个希腊(需要第二纾困以避免破产)的脚步越来越快,因为银行业提高葡萄牙公债信用违约互换报价,并坚持要预先给付,而不能在之後几年内缴付.

反对之声,同时来自英国。在未签署财政契约草案的国家中,除捷克可能因批准程序与别国有异而暂未加入外,英国则明确以这份契约会威胁到其金融地位为由拒绝加入。但在一些欧盟国家看来,英国的做法其实是不想让德国的地位进一步加强。(叶辛宗)

葡萄牙10年期公债较可比德债利差超过15个百分点,为欧元问世来首见.为1,000万欧元葡萄牙公债的保险成本创下390万欧元纪录高位.

**使凯恩斯理论非法化?**

外交官称,除英国和捷克之外,欧盟其他25个成员国首脑都同意签署一项财政条约,将平衡预算写入各国法律.不过分析师们对如此严格约束赤字支出是否明智持怀疑态度.

一名英国官员称:”这等於把德国人对如何管理经济的看法写入法律,而且本质上是宣告凯恩斯理论非法,我们不会这样做”

但外交人士称,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萨科齐不会再像上月那样针锋相对.当时卡梅伦反对修改欧盟条约.

欧洲议会主席Martin
Schulz对各国首脑称,新财政条约既无必要又不平衡,因其未能将加强预算纪律与投资公共项目以创造就业结合起来.

欧盟为解决其主权债问题,两年来第17次召开峰会,此次峰会讨论的主轴从政治上不受欢迎的紧缩举措转换成经济成长.

希腊和民间债权人就2,000亿欧元债务重整的协商在周末取得进展,但在峰会召开前尚未得到结论.

之前一位希腊官员表示,希腊总理帕帕季莫斯会在峰会上就情况作简要报告,并在场边与德国总理梅克尔会晤,但周一料没有决定.

除非有达成协议,否则欧盟领导人不会实施希腊第二轮1,300亿欧元的纾困计画.该计画最初是在去年10月的峰会上通过.

德国提议由一位欧洲委员来掌控希腊的公共财政,以确保其能符合财政目标,这在希腊造成喧然大波.希腊财政部长韦尼泽洛斯表示,这是要让希腊在国家尊严和金融协助之间做出选择,是无视历史教训的表现.

德国的呼吁获得荷兰及瑞典首相的审慎支持.但梅克尔淡化了把希腊纳入管理的想法,其表示”我们本不该有次争论.这是关於欧洲如何能提供支援,以使希腊可以遵守,如此目标才有意义的问题.”

**超级防火墙?**

成立ESM的本意是用以替代欧洲金融稳定机构,後者是用於救助爱尔兰和葡萄牙的临时基金.但现在有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将两者资源合并,创立一个规模达7,500亿欧元的超级防火墙.

IMF表示,如果欧洲自己出更多的钱,就能说服其他国家向IMF提供更多资金,从而提升其危机应对能力并改善市场信心.

德国至今对此表示反对.

梅克尔曾表示,在3月下次欧盟峰会前,她将不会讨论ESM/EFSF规模上限问题.同时,金融市场将继续担忧,如果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再度遭遇债务融资问题,可能不会有充足的援助资金.

“的确有迹象表明德国愿意加以考虑,但德国方面希望是在3月,”欧元区一位高级官员称.

关键在於德国公众的舆论,德国民众已经对援助欧元区感到厌烦.

此次峰会料将宣布,欧盟2007-2013年预算中至多200亿欧元未动用资金将重新用於创造就业,特别是为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并将承诺向中小型企业释放银行贷款.

但由於没有新的公共资金可用来刺激经济,各国领导人将注意力主要放在推进结构性改革方面,如放宽就业市场监管,简化企业审批过程,以及推动创新.

–编译 张若琪/程琳/戴素萍/王兴亚;审校 张荻/郑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