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民诉法修改 多类案件可受理

如果你到法院起诉,法院不予立案,又不给你一个书面的东西,导致你连上诉都不行,你怎么办?实践中不少企业和个人曾经遇到过这类问题,却往往毫无办法。  10月2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审议的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开始为这类问题的解决提供法律依据,要求人民法院对不  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作出裁定书,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诉讼。  据了解,此项修改一旦通过,将为多类徘徊于立案之外的多类经济热点案件打开受理的闸门,与此同时,本次民诉法修改的其他多个  亮点也将为当前环境下引发社会普遍关注的民事纠纷案件的推进乃至解决提供助力。  证券类民事赔偿案件  典型案件:黄光裕民事赔偿案  相关法条:完善起诉和受理程序——修正案草案第27条  “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本法第118条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立案,并  通知当事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做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  活跃于证券(金融)类诉讼一线的张远忠律师对立案难问题深有感触,“很多案件的立案过程要么拖很久,要么不立案也不给任何书面  文件,这很不正常。”  作为一名律师,张远忠往往有苦说不出。但是,知情人士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张远忠目前正代理的社会热点案件——黄光裕  民事赔偿案件目前就正处在这种立案的关卡口上。”  据记者了解,该案原告——股民李岩曾以黄光裕内幕交易要求民事赔偿为由起诉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当时法院受理了该案并进  行了开庭,此后李岩因某一事由撤诉,随后与其他几位股民再次就黄光裕内幕交易案提起了索赔之诉。  对于该案目前的进展,知情人士表示:“重新起诉已经获得了法院的同意,律师已经拿着法院给的交费通知书到农行交了钱,按照惯  例,律师只要拿着银行给的收费票据到法院就可以换取立案通知书,然而时间过去了一个月,法院依然还是要让当事人再等等,不知还会有  什么变数。”  上述人士表示:“看了民诉法修改的条款,感到很欣慰,7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意味着7天内符合立案条件的就能拿到立案通知书,这  可以省去很多无奈的等待与焦虑。”  事实上,不只是上述案件,一直以来,证券类民事赔偿案件由于立案难问题,困扰了许多投资人及其代理律师。  一方面,证券民事赔偿案件大都有行政处罚作为前置程序的立案规定,比如证券虚假诉讼、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件需要证监会、财政部  等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然而,这些文书的获得,要么耗费时间长,要么受制权力的约束,很多案件在行  政处罚上最终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此类案件即使当事人变更诉由,比如以诈欺方式提起诉讼,往往也得不到立案,法院也往往会纠结于驳回起诉的理由,并不  会给当事人任何书面上的裁定,导致当事人无法上诉,诉讼最终被削弱。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胜明指出,“切实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是正确适用法律,维护司法公正的重要前提和基础  。”对此,有律师表示,“完善起诉和受理程序的规定将充分保障当事人的起诉权利,规范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程序。”  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类案件  典型案件:康菲溢油案
三聚氰氨案

>

在民事案件审理中,常常遇到不予受理、驳回起诉和驳回诉讼请求三种结果,三种结果如何理解,有合法后果以及如何救济。下面我们一起了解一下。

  • 奥门新萄京 1索赔金额猛增至700万

    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因内幕交易等罪获刑14年。

    其终审判决书显示,黄光裕作为中关村科技集团的董事及鹏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两次在重组信息公告之前,指令他人开立个人股票帐户进行公开市场操作,获利3亿多元。

    公诉结束后不到半个月,小股东们开始行动。

    2010年9月13日,持有中关村股票的散户李岩就黄光裕、许钟(原中关村科技集团董事长)因内幕交易给其造成的损害,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民事索赔。

    李岩称,2007年6月13日,他以每股10.39元购买了500股中关村股票,并于两天后以每股10.08元卖出,损失155元。

    而根据黄光裕的判决书,其在该信息公告前的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间,指令他人开立个人股票账户并累计购入中关村976万余股,获利348万余元。

    但就在开庭当日,该案代理律师张远忠突然变更诉讼请求,审判长随即决定休庭。之后,索赔金额提升至数十万,而李岩又突然撤诉。

    如今,李岩再次位列原告4人当中,但索赔额高达89万余元,4名散户的索赔总额达700余万元。

    李岩的代理律师张远忠告诉记者,之所以索赔额不断暴涨,“是因为发现了新的证据”。

    4名散户拒绝了采访,代理律师张远忠亦不愿多谈其诉讼策略。

    张远忠称,目前有权起诉黄光裕索赔的投资者范围是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期间和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期间与黄光裕做反向交易的投资者,以及2008年5月8日至11月7日买入中关村股票而2008年11月7日以后还持有或已经卖出但有损失的投资者。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北京、上海等地,还有散户准备起诉黄光裕索赔,但数目仍“屈指可数”。他们的代理律师也均讳莫如深,不愿详谈。

    为何不受理?

    2009年4月,“中国股市维权第一人”、上海律师严义明在办公室遭到3名歹徒殴打,肩胛骨骨折。事后,严义明认为他的被打可能与上市公司东方集团有关。

    直到现在,仍有几十名东方集团流通股和原始股股东在继续主张自己在东方集团股改时应享有的权利,但法院事隔两年都未立案。严义明也已淡出此事。

    迟迟无法立案的原因与此类案件的法律环境有关。

    我国法律认定的证券欺诈行为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但目前,最高法院只出台了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司法解释则未见踪影。

    “目前国内也只开庭审理过对虚假陈述上市公司的索赔判例”,张远忠说。握在起诉黄光裕的散户手里的法律武器只有《证券法》第76条: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事实上,在1998年12月我国颁布的第一部《证券法》中,就规定禁止欺诈、内幕交易、操纵证券交易市场的行为。

    然而,2001年9月21日,最高法院下发了一份《关于涉证券民事赔偿案件暂不予受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法院暂不受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案件。

    “这是因为民间索赔呼声强烈,但法院没有审理这类案件的经验”,
    北京敦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关建梅说。

    闸门很快放开,几个月后,最高法院就发布通知,宣布可以受理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

    这一通知经过完善,成为了2003年1月9日颁布的《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成为至今为止唯一规定了详细操作准则的法律文件。

    但这一文件本身充满争议,因为这一司法解释为法院受理虚假陈述的民事赔偿案设立了一个前置条件,即虚假陈述者必须先被证监会、财政部行政处罚或被法院判有罪。

    “这与民事诉讼法相违背,民诉法规定除法律规定的条件外,法院不能增加阻止立案的前置条件。”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说。

    至于最高法院设置这一前置条件的原因,“此类案件数量众多,且专业性要求高,如果全部放开,法院根本忙不过来”,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易本军说。

    在上海律师宋一欣看来,这一前置条件亦有其对散户有利的一面,就是“更有利于散户取证”,宋一欣告诉记者。有了行政处罚和法院判决,虚假陈述的证据可谓板上钉钉。而根据普通民事案件“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让散户去调查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证据可谓难上加难。

    直到2007年5月30日,最高法院才明确了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受理依据。高院副院长奚晓明在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对于投资人对侵权行为人提起的相关民事诉讼,有关人民法院应当参照虚假陈述司法解释前置程序的规定来确定案件的受理”。

    到底该赔多少?

    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之前,曾有散户陈宁丰诉天山股份原副总经理陈建良证券内幕交易纠纷案,结果却以原告撤诉而告终。

    “这就是为什么各界都在关注黄光裕案。”律师关建梅说。

    中国反证券欺诈律师团目前锁定了3起案件,全部涉嫌虚假陈述,“这3起案件在法院立案应当不会有问题”,律师关建梅说。

    其中五粮液(代码:000858)案已在成都市中院立案,为了审理此案,成都中院特意从审理过多起证券欺诈民事索赔案的青岛中院引进了一套软件,青岛中院曾用这套软件计算银广夏案中的赔偿数额。

    赔偿多少是个难办的问题。“应该把因证券欺诈带来的损失与大盘本身的风险区别开。”律师李金星说。

    “内幕交易带来的损失与虚假陈述带来的损失又完全不同,不能使用同样的计算方法”,黄光裕案散户代理律师张远忠说。

    整整10年前,散户彭淼秋起诉嘉宝实业案是国内第一起散户获赔案,当时他与嘉宝实业公司及部分董事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彭淼秋获得补偿款800元。

    “直到现在,庭外和解都是散户索赔诉讼的大多数解决方式”,律师关建梅说,“但这也是另一种胜利”。

    800元的补偿款带来了另一个尴尬,即散户的获赔甚至都不够解决律师的差旅费。目前中国反证券欺诈律师团的策略是“不计成本,哪怕只有1个人提起诉讼也要代理”,“将来不排除采取类似基金的形式,征集到一定人数以后再启动诉讼”,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说。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

    关于内幕交易的最新表态:

    当前市场监管工作的一项重点任务仍然是防控和打击内幕交易。

    他指出,现阶段我国的内幕交易有两种情况:有一部分人有目的地利用特殊地位和关系,谋取不正当利益;也有一部分人主观意识不甚明确,没有认识到这是与贪污、盗窃、欺诈性质相近的犯罪行为。

    “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可以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了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重视。这就是内幕交易的实质,也是防范和打击这种犯罪活动的困难之所在。”郭树清称。

    他表示,将继续改进监管手段和方式,严惩操纵市场、欺诈上市、利益输送、虚假披露等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好市场三公原则。

一、不予受理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不予受理是指人民法院收到起诉材料决定立案前,经过审查,不符合《民诉法》119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即原告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有明确被告、有具体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属于法院管辖。作出不予受理的裁定。即发生在立案前审查阶段。结果是不无进入正常的实体审理程序。对于不予受理的裁定可以提出上诉。

依据:《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九条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第一百二十三条 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本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作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

二、驳回起诉

驳回起诉是指人民法院在立案后,经审查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即《民诉法》119条之规定的,裁定驳回起诉。驳回起诉发生在立案审查阶段。对于驳回起诉可以上诉。

依据:《民诉法解释》

第二百零八条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时,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且不属于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材料,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

需要补充必要相关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告知当事人。在补齐相关材料后,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

三、驳回诉讼请求

驳回诉讼请求,是指人民法院对符合起诉讼条件的案件,立案后经过审理,认为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法律根据和正当理由而不成立的,判决予以驳回的诉讼行为。

四、区别

不予受理、驳回起诉和驳回诉讼请求主要区别:不予受理和驳回起诉是因为不符合起诉条件,从而在程序上做出的否定裁定,只要符合起诉条件,可以再次起诉。而驳回诉讼请求是因为起诉的请求在实体上不能得到支持,比如请求无证据支持或证据不足等。对于驳回诉讼请求的生效判决只能通过申诉处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