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百城大战

西部中心城市之间的竞争角力,正从实体产业向金融服务业全面延伸。  近日,国内四大专业性健康保险公司之一的和谐健康保险将总部正式从上海迁至成都,落户成都天府国际金融中心。“加上此前进入成都的锦泰财产和中航安盟,成都已拥有三家保险公司总部,按保险公司总部数量计算在全国各城市中成都已跻身前五位。”成都市金融办银行与保险处处长任瑞洪表示,这是成都迈向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又一个标志。  根据成都去年出台的《成都市金融产业发展规划(2010-2012年)》,成都到2015年将初步建成西部国际金融中心。就在和谐健康保险入驻的天府国际金融中心,其规划面积已达到5平方公里,已经入驻的金融机构和金融配套机构达到40多家。“一期已经满员,二期一房难求。三期正在加快建设。”任瑞洪表示。  而就在成都的卧榻之侧,重庆和西安两大西部中心城市在金融业方面的雄心也是赤焰高炽。西部金融中心之争将是未来三大城市之间竞争的主题之一。  三地宏图  三地在金融产业方面的竞争,非今日始。  在西部金融中心竞逐的背后,无不闪现出成渝陕三地政府强力的动作。地方政府发展主导思路与推动能量,成为西部金融中心角逐的关键因素。  在此方面,成渝两地着手更早。  早在2008年初,四川省就提出“一枢纽,三中心”的目标,作为四川省的重点发展战略之一,将成都建设成为西部金融中心已经赫然入列。  其后从2008年至2010年间四川省和成都市连续出台了多个有关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规划和建设方案。2008年,成都市专门组建了以市长葛红林挂帅的“成都市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工作委员会”,集中全市之力推动创建“西部金融中心”的工作。  而重庆方面则从2007年开始,提出建立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目标,该计划的时间同样指向是2015年。而西安在2009年启动建设浐灞金融商务区,确定通过10~15年的努力,将其建为西安国际大都市的金融核心区、关中-天水经济区金融服务支持基地和中国西部区域金融创新实验区。2010年其金融业发展目标也从区域性金融中心上升为西部金融中心。  与三地提出的宏大目标相对应的是各地密集出台的有关对金融业发展的扶持政策。  为吸引金融机构入驻,三地之间各出奇招。“外地银行在重庆开设分行,从税收优惠到政府投入,总的算起来,银行方面可以得到1000万元的政府支持。”成都市商业银行一位人士表示,重庆在吸引金融机构入驻上可谓“费力颇深”。而后起者西安的政策力度也呈现迅猛上升的势头,2009年西安市政府的金融发展专项资金还只是5000万元。到了2010年则直接翻了一倍,达到1亿元。“西安的目标是,通过政府的引导和扶持,到2010年实现聚集100~130家金融机构的目标。”陕西省金融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李忠民表示。而在成都方面,按照规划,成都市金融业专项资金的标准为每年不低于5000万元。“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个数额已经达到1.5亿元。”  差异化路径

编者的话/华尔街日均交易量达到10亿美元以上,它带来的财富效应令人向往。眼下想建设“中国华尔街”的城市,在国内已经接近百个。但严峻的现状在于,目前大部分所谓的金融中心还只是楼盘堆砌,面临无序招商和产业空心化。  西部华尔街。这样的名号正被成都人津津乐道。这个从成都市中心的盐市口始发,然后沿东大街一路向东约5.2公里的区域,如今满眼尽是热闹的工地。按照2010年成都市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规划,这里将成为成都金融中心产业集聚区。  尽管纷至沓来的金融机构入驻成都,让决策者为西部金融中心的产业规划欣喜不已。然而,新进入的金融机构并未按政府的意愿入驻规划中的“华尔街”或是其他所谓金融业总部基地,而是散见于成都各大区域;仅在成都市中区就有三个区域定位为金融业聚居区,并竞相招商;国家层面的审批,正障碍重重……  “金融中心不是写字楼拼出来的,没有形成区域金融中心的发展之‘核’,产业将难逃空心化之忧。”当地一位金融界高层如此评论。  金融中心建设首先催热房地产  新近在成都设点的加拿大贝祥投资集团西南地区首席代表石峰,连日来不断地拜访西南的多个企业负责人,对他来说,“成都已成为VC/PE在西部竞相争夺的热点区域。”  在这场金融机构先行,VC/PE相继跟进的资本西进运动当中,成都市是动手早、起步快的内陆城市之一。  早在1993年,成都就开始按照国务院批转国家计委关于《西南和华南部分省区区域规划纲要》中“三中心两枢纽”的城市定位,对外宣称为“西南金融中心”。2007年末,刘奇葆到任四川省委书记之后,将“西南金融中心”提升为“西部金融中心”。旋即,成都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造华尔街的宣传攻势,似乎一切指日可待。  房地产成为金融业首先拉动的产业链条:2007年9月,香港九龙仓以中国房地产所罕见的8800万/亩单价,拍下东大街区域的这宗仅82亩总价高达72亿元的土地时,成都当地开发商就曾戏言,“西部华尔街”的规划将让成都市实现“土地打老虎”,尤其是成都规划未来将吸引超过200家金融机构入驻,开发商纷纷看好对办公物业的需求。此后,东大街的上千亩土地陆续被推向市场,地价更是被定格在动辄每亩数万元以上。  2010年7月,成都市出台西部金融中心规划,锦江区东大街为金融商务区,高新区天府新城为金融后台服务区。但早已闻风而动的开发商,已经把这些区域的各类土地瓜分得差不多了。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目前仅东大街一线的房地产开发商就包括了九龙仓、花样年、新鸿基、铁狮门、华人置业、成都信德、佳宏地产、国嘉地产、博远置业等十余个地产巨头。  金融后台所在区域的南延线,更是汇聚了新世界、新鸿基、嘉里、九龙仓等港资大腕,中海、华润、龙湖、华宇、合景泰富、厦门建发、上海复地等一线房企。一度,在业内形成了“城南速度”一说:政府投入之猛、开发商集结之快、买房人关注度之高,无不令人咂舌。  “目前,应该说是金融中心建设大大提速的时间了。”成都市锦江区金融办主任周天伦对记者表示。  区域内无序招商难现“集聚效应”  事情并非决策者设想的那么简单。  记者调查发现,成都市政府规划的金融中心:东大街区域和天府新城区域正遭受着招商现状的“不配合”。  “我们并不关心政府规划的地段和位置。”一家政策性银行成都分行负责人告诉记者,成都市政府曾多次希望该行能迁入东大街或者城南的后台基地,但他们却选择在高新区买下一栋楼宇,“政策性优惠对我们的吸引力不大。”  周天伦介绍,为实现金融中心的“聚集效应”,成都市曾出台大手笔的优惠政策,如“对进驻金融产业集聚区和金融总部商务区的金融总部和地区总部,将给予购买自用办公用房1000元/平方米的购房补贴、租用自用办公用房给予连续3年,每月20元/平方米的租赁补贴;此外还将金融机构创造的地方税收留存部分的80%予以返还”等政策,最高的补贴高达1000万元。  就在成都市出台金融中心规划之际,并不在金融中心规划之列的成都市青羊区也出台了自己的“金融中心规划”。  “青羊区将在传统商圈骡马市片区打造以金融商务服务为主体的楼宇经济聚集区,成为西部金融第一区。”青羊区金融办人士表示,2010年上半年就有近10家新入驻金融机构,目前,该区金融机构已达140余家,占成都市金融机构总数60%以上。因此,这成为青羊区的“华尔街”。该人士表示,即使与西安、重庆等西部城市的中心城区比较,青羊区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以及金融业占第三产业比重等三项指标均属最高。  据了解,青羊区为成为西部金融第一区也加大了对金融业的政策扶持力度,对新入驻的金融机构,在财政扶持、租房购房补贴、高管人员奖励、投资引荐人奖励等方面给予支持。  成都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融资担保公司负责人认为,各地金融业之间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政策之间的竞争。金融资源是有限的,又是流动的,哪个地方的政府能够对金融业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和环境,金融资源就往哪里流动。“相比之下没有列入规划的青羊区出台的优惠政策应该更多。”  “和直接的税收相比,金融业将带动相关各产业的发展,吸引其他产业的投资,这才是大家都热衷发展金融的原因。”青羊区的这位人士表示。  冲动开发后遗症:写字楼面临空置风险

正在建设金融中心的不仅成都一地,昆明“泛亚国际金融服务中心”、西安“欧亚经济带金融中心”、重庆“长江上游金融中心”、南宁“东南亚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随意搜索一下,即可见这些区域金融中心前面的关键词是“提速”。  据不完全统计,提出区域性金融中心的城市目前在国内已经近百个。  号称“成都华尔街”的成都市东大街,早在2007年就以每亩8800万元价格的土地让未来的金融街陷入一片唏嘘。目前,这条街道两边的土地已经拍卖殆尽,大量的写字楼正在建设当中,但签约入驻的银行、证券公司等机构少之又少。  “作为政府层面应该统一协调和规划,不能一哄而上炒作华尔街的概念。”四川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盛毅表示,通过资源整合,才能够突出各地的优势。盛毅认为,成都周边有十多个工业型城市群,这就是非常好的条件。随着进一步发展,就可以像上海辐射全国走向国际一样,成都金融中心可以辐射贵州、云南成为西南金融中心。  但这只是成都的一相情愿。  如,云南正在依托“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打造自己的泛亚经济中心。从中国进出口银行成都分行划分出云南的监管权就可窥见一斑。但与云南有着竞争关系的则是南宁面向东南亚建设的区域性金融中心,这也是广西、云南两地在面对自贸区上的竞争延伸。  而在9月初昆明市政府召开的专题会议上,《昆明金融业发展规划》一亮相,就引起了与会者的强烈关注。规划中提出了“泛亚国际金融服务中心”,“这是云南作为大西南开放‘桥头堡’所带来的机会。”刚筹建起来的中国进出口银行云南分行负责人徐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而“长江上游金融中心”,这是国务院在批复成渝城乡改革统筹试验区时对重庆所作的定位。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今年早些时候在重庆市金融工作会议上表示,目前重庆金融环境良好,具有金融发展最好的经济环境,要加快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步伐。为此,去年10月中旬,投资高达150亿元的重庆金融街在渝中区解放碑五一路奠基。该项目预计到2012年竣工。  而早在2008年4月,西安浐灞金融商务区建设就已经宣布启动。随后,在今年2月25日,西安市政府出台了《关于支持西安金融商务区发展的实施意见》,对入区企业予以财税、土地、生活服务等诸多支持,尤其是金融机构总部迁入浐灞最高补助1000万元,以此推动西安早日建成西部区域金融中心。  此外,在中部,武汉更是提出做“全国性金融后台的战略”。但随着中国银行总行全球客服中心落户西安,招商银行呼叫中心落户成都,使得这样的后台定位也充满了挑战。其实,这样的竞争早在2004年就在上海和深圳之间展开过,当时上海给予落户的银行总部1000万元补贴,而深圳则给予2000万元。  目前,除了上海、北京、香港金融中心站在第一梯队外,第二梯队则有天津、广州等城市。因此,对于西安、成都、重庆三城来说,如何挤进第二梯队已经是箭在弦上。  有成都银行界人士分析认为,西安、成都和重庆都在打造各自的金融中心,都为自己的城市提出了成为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标。但就目前的状态来说,它们谁也不是真正的西部金融中心。但随着以后的发展,西部金融中心之争必将成为西部地区最强势的3个城市的下一个追逐目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