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将扩大与中国大型国企的合作

访哈萨克斯坦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部长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  地处中亚腹地、拥有丰富油气资源,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被誉为“能源和原材料基地”。哈萨克斯坦国民经济支柱的油气和天然气出口占外汇收入的70%。近年来,世界各国对石油需求的增多以及油价的大幅飙升带动了一批国际能源巨头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哈萨克斯坦仍将成为中国的服务型经济体。”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纳札尔巴耶夫智囊团主要经济学家之一、哈萨克斯坦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部长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中国经营报》:全球石油价格飙升,哈萨克斯坦在对中国出口油气方面有什么打算?  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有人说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原料附庸国,我认为作中国的服务型经济体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只要明白,我们能向哪些市场输出我们的产品就可以了。以铀为例,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铀供应商之一。我们应该向哪个市场出口铀呢?日本福岛事件后,除了法国外,铀在欧洲没有任何需求。俄罗斯自身又出产铀。我们能向哪里出口呢?只有中国和印度了。除了铀,我们还盛产金属。我们能向哪里出口金属呢?也只有对中国出口。同时,哈萨克斯坦还要让自己的销售市场多元化。  《中国经营报》:今后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应在哪些领域加强和扩大合作?哈萨克斯坦目前哪些领域需要中国的投资?  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现在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领跑者和驱动器。所有专家都在强调中国经济在世界发展中不断增长的作用。根据哈萨克斯坦总统鲁尔苏丹·纳札尔巴耶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达成的有关“大规模投资援助”的共识,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已经向哈萨克斯坦提供了两笔总额为100亿美元的授信。同时,哈萨克斯坦“萨姆鲁克卡泽纳”基金还与若干中国国有企业和开发机构签署了一系列协议。此外,在“卡泽纳资本管理”直接投资基金的参与下,我们在上合组织框架内组建了哈中直接投资基金——“中信-卡泽纳投资基金”,与中国香港的公司一起成立了联合基金。这些基金的任务就是为哈萨克斯坦和中国那些从事非常具有发展潜力的基础设施、非原料经济部门项目的企业提供融资。  总之,哈萨克斯坦在非原料领域吸引外资方面实行非常积极的政策。  目前,哈萨克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是俄罗斯,第三大贸易伙伴才是中国。在石油领域,中国企业通过与哈企业创办合资企业的形式承担了哈萨克斯坦近30%的原油开采。同时,土库曼斯坦至中国的天然气管道也经过哈萨克斯坦,我国的天然气也可经过这条天然气管道输往中国。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全球危机的走势将会如何?哈萨克斯坦应该如何应对?  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有许多专家都对此做了预测。但遗憾的是,很多预测都是悲观的。我们认为,目前最难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当前国家机构的任务不是坐等预测,更不是极力去猜想原油的价格。国家的任务是建立起一个高效的风险发现机制并且制定相关的风险应对措施。目前,哈萨克斯坦政府责成我们制定了若干个发展计划。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后危机时代新兴经济体(系指金砖国家)该如何发展?它们是否应该调整现有的发展模式?  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有太多的令人更为悲观的因素。一些知名的美国专家重新修订了各种发展计划。美国的GDP增幅下降了1%,欧洲的经济增长也非常缓慢。多米诺骨牌效应凸显:希腊、葡萄牙和意大利均遭遇了经济困难。日本经济呈现负增长。所有这些昭示着近期经济不会有很快速的增长。  大家也都在观望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在内的、大的新兴市场将如何发展。毋庸置疑,中国将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而另一方面,一切又都取决于世界主要经济体政府将要采取怎样的、能够决定世界经济总体发展方向的措施。  但总的来说,如果能在全球范围内或G20框架内讨论风险管理机制,如果各国能一道采取措施,包括量化宽松的措施、欧洲国家的相关宏观经济政策及欧元区国家实施财政统一等,那么,我们肯定能够克服不利趋势的影响。  我觉得G20,乃至国际社会的共同任务应该是重新启动世界经济,既要使其发展不再像危机爆发之前那样的迅猛,又要使其更具可持续性和循序渐进地发展。

在能源战略合作“走出去”的路途中,中国一直在尝试不同的合作方式。中国与哈萨克的能源合作提供了一个“能源、贷款、投资一揽子合作”的全新范本。

9月14日,哈萨克斯坦“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北京代表处举行了揭牌仪式。  2008年10月,哈萨克斯坦合并“萨姆鲁克”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和“卡泽纳”稳定发展基金,组建了新的国有资产及国家金融资本管理机构―“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新基金下辖公司及其子公司、各类发展机构及其从属机构等共400多家,其中包括国内大型国有企业,主要投资机构、金融组织,涵盖了哈国内几乎所有支柱产业和金融服务领域,例如哈萨克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哈萨克国家铁路公司、哈萨克电网公司、哈萨克邮政公司、哈萨克电信公司、阿斯塔纳航空公司、哈萨克开发银行等。总资产约占哈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基金的成立进一步整合了国有资产,为哈全面统筹国家资源,确保国有资产长期增值,增强经济竞争力和发展的稳定性提供了机制保障。基金通过管理大型国有企业、金融发展机构,统一调度国家重点工程和投资项目,集中财力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已成为哈实体经济的掌门人。基金三大工作方向是:促进本国经济现代化和多元化发展;保持国内经济稳定;提高下属公司经营效率。  “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股份公司与中国国有企业和国家发展机构一直进行着富有成效的合作。一些中国大型国有企业与“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下辖的哈萨克大型国企在哈萨克斯坦境内进行了大型联合投资项目,其中包括石油开采加工、烃加工、核工业等领域。  在《中哈经贸合作》新闻发布上,哈萨克斯坦“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总裁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先生向媒体介绍了中哈两国联合开展的项目及中哈两国合作前景。克里姆别托夫先生还提到,根据去年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达成的关于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国家开发银行向哈萨克斯坦提供两批总额达100亿美元贷款的协议,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哈萨克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注资50亿美元用于收购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油气公司的部分股权,而该公司的另一大股东为中石油。此外,超过20亿美元的贷款投向西哈萨克斯坦—南哈萨克斯坦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  “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总裁卡伊拉特·克里姆别托夫先生还谈到去年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访华期间,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哈萨克斯坦开发银行签订了总额为50亿美元的能源合作框架协议,其中部分投资将用于指定项目。项目包括三家哈萨克斯坦石油加工企业的技术现代化改造项目,每家企业将得到不少于10亿美元的投资。另外10亿美元将投向在阿特劳建设的天然气化学集成综合项目。值得一提的大型项目还有阿克纠宾新型冶金工厂建设项目,该项目预计将投入3.6亿美元。此外,还有其他一些投资额达1-3亿美元的项目,克里姆别托提到。除此之外,“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还与哈萨克斯坦铜业有限公司公司达成协议,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30亿美元投资中拨出27亿美元用于巴甫洛达尔州采矿厂的建设。  2009年秋天,“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与中国大型国企签订了一系列合作协议。其中包括,与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签订的关于签署关于风能、太阳能和水能领域合作协议。当前,中哈双方正在研究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州建设风能发电站的可行性,以及计划实施太阳能及水能领域的合作项目。参与以上项目建设的中方代表有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的几家子公司,其中包括中广核风力发电公司、中广核能源开发责任有限公司以及中广核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  中哈两国作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均十分重视在上合组织框架下的合作。目前在上合组织框架下成立了两国联合基金—中信卡泽纳投资基金I,哈方为卡泽纳资本管理公司(隶属于“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中信卡泽纳投资基金I总投资额为2亿美元,该基金将用于在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境内的基础设施和非原料经济领域公司的投资。根据卡泽纳资本管理公司与中国中信集团达成的协议,双方计划投资8亿美元另外建立两个投资基金,每项基金将各得到4亿美元。基金将向中国及东南亚国有及私有项目投资。

推荐阅读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9月14日,哈萨克斯坦名副其实的“实体经济掌门人”、
“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主权基金董事会主席卡伊拉特·克利姆别托夫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详解了中国去年承诺的100亿美元贷款的使用方向:50亿美元用于收购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油气公司的部分股权,50亿美元贷款则将用于哈萨克能源工业,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SK基金成立于2008年10月,其前身是“萨姆鲁克”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和“卡泽纳”稳定发展基金。

SK基金董事会成员全部由政府任命,政府总理兼任董事会主席。基金下辖公司及其子公司、各类发展机构及其从属机构等共400多家,总资产约占哈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其成立旨在整合国有资产,通过管理大型国有企业、金融发展机构,统一调度国家重点工程和投资项目,集中财力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

中哈能源合作“总代表”

《21世纪》:请问SK基金在中哈两国的经贸合作中起什么样的作用?

克利姆别托夫:SK基金作为一个新的国有资产和国家金融资本管理机构,成立的时间并不长。基金下辖的公司囊括了哈萨克斯坦国内大型国有企业、主要投资机构、金融组织等几乎所有支柱产业。包括哈萨克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哈萨克国家铁路公司、哈萨克核能集团、哈萨克开发银行等。

在SK基金成立之前,基金所属的分公司,包括哈石油天然气集团等企业,和中石油、中石化、中信等都已经开始了合作,哈核工业集团和中核、中广核也早已是这些企业的合作伙伴。所以应该说,目前中哈两国的合作,尤其是能源领域的合作,都在中国企业和我基金所属分公司之间进行。

在成立了SK基金之后,原有的合作将会在更加稳定的保障下顺利进行。我们作为一个国有资产和国家金融资本管理机构,将代表国家统一管理这些公司。

2009年,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达成了关于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国家开发银行向哈萨克斯坦提供两批总额达100亿美元贷款的协议。其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哈萨克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注资50亿美元用于收购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油气公司的部分股权,而该公司的另一大股东为中石油,将与哈石油天然气公司共同成立新的合资企业。

这个合资企业将在建设西哈萨克斯坦-南哈萨克斯坦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中发挥作用,这个管道项目的前景非常广阔,将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中国的天然气管道连接起来,总投资额达到20亿美元,将于今年年底破土动工。

另外的50亿美元贷款则将用于哈萨克能源工业,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包括三家哈萨克斯坦石油加工企业的技术现代化改造项目,每家企业将得到不少于10亿美元的投资。另外10亿美元将投向在阿特劳建设的天然气化学集成综合项目。这些工程的承包商都是中石油集团。

《21世纪》:这100亿美元的贷款的分配和执行都由SK基金负责么?

克利姆别托夫:是的,这些贷款的担保人都是SK基金,我们作为哈萨克斯坦最大的政府机构,同时也是反经济危机计划的主要实施者,同时管理着对哈萨克斯坦的外国投资。所以应该说,我们是中国最主要的合作伙伴。将具体负责中国企业在哈的投资情况,中国的政府贷款投资实行情况等,是在与中国的合作中最可靠的保障和参与者。

今天我们的北京代表处也正式揭牌,开始工作了。以上说的100亿美元的贷款项目以及其他正在讨论中的合作项目都将由代表处出面进行谈判、高层会面、分析信息等工作。

石油、贷款、投资一揽子合作

《21世纪》:在目前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能源合作中,也是采用了“贷款换石油”的形式,这种合作方式与此前的中俄能源合作中“贷款换石油”的方式是否相同?

克利姆别托夫:今天,中国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告诉我,中国每年从国外进口的石油达到两亿吨,其中,目前从哈萨克斯坦进口600万吨,从俄罗斯进口1500万吨,总共占了不到10%。据我所知,中方现在很愿意扩大除了海上运输之外的陆上和管道石油运输。原因大家都明白,海上石油运输的不安全因素太多了。因此,据我们预测,将来哈萨克斯坦向中国出口的原油将超过3000万吨。天然气方面的合作,随着西哈萨克斯坦-南哈萨克斯坦天然气管道的建成,也必将扩大。在这方面,中哈的合作和中俄的合作没有竞争关系。

从贷款方式上来说,虽然都是政府提供长期贷款,同时签署长期的供油合同,但是在方式上有很大的不同。

中俄之间的合作是俄罗斯公司来保障供油,中国公司并没有参与到供应方的工作中。但是正如我刚才说的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油气公司与中石油的新合资公司一样,中方和哈方在公司中所占的比例为50%对50%。以这种合资方式合作,实际上中方自己也成为了供应方。不同于中俄合作中由俄罗斯公司来保障供油,在中哈的合作中,实际上是由中国公司自己来保障向国内的供油。

同时,在非能源的贷款项目,例如合资的石油加工企业升级改造项目以及冶金工厂的建设项目中,贷款要求必须要引进中国生产的设备,或者聘请中方技术人才参与施工。

除了这些合作方式之外,我们还成立了两国的联合基金。

《21世纪》:请详细介绍一下这个联合基金。

克利姆别托夫:目前中哈两国在上合组织框架下成立了两国的联合基金-中信卡泽纳投资基金I,哈方为卡泽纳资本管理公司,中信卡泽纳投资基金I总投资额为2亿美元,该基金将用于在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境内的基础设施和非原料经济领域公司的投资。其中一半在中国投资,一半在哈萨克斯坦投资。

根据卡泽纳资本管理公司与中国中信集团达成的协议,双方还计划投资8亿美元另外建立两个投资基金,每项基金将各得到4亿美元。基金将向中国及东南亚国有及私有项目投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