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观察了农村“两委班子”选举的全过程

名为《蓬莱刘家沟村选举》,《蓬莱刘家沟村专业黑社会围堵村民》的多段视频在网上传播,视频中拍摄的是山东省蓬莱市刘家沟村“古惑仔双胞胎兄弟”扰乱村换届选举的视频,以及持械围殴村民的视频,给当地农民生活和财产安全造成极大伤害。
老党员的举报  2011年7月,蓬莱市刘家沟镇刘家沟村百名村民联合签字,以“古惑仔双胞胎村霸刘义涛兄弟”贿赂选举、暴力威胁、绑架、抢夺公章等“四宗罪”,实名举报现任“古惑仔伪村长”。目前已将举报信举报到烟台市委,山东省委和国家公安部。选举已过去三个多月,百姓无法正常生活,仍有几十名村民到处上访。据村民透露,5月12日当天,刘义涛等5人在按每张选票1000元的价格进行大量买票。经知情人和收到钱的村民举报,由公安派出所到收到钱的村民家里没收了部分贿金,进行了现场录像,并做了交钱人的笔录。然而,地方政府确没有依《村组法》取消行贿人的参选资格,照常进行选举。而此时,村民向地方政府提出强烈的抗议,要求终止选举,调查落实,废除有严重贿选行为的刘义涛等5人的参选资格,却没得到答应。
列举黑名单据了解,5月中旬,蓬莱市刘家沟村的村委会选举,在得知选举可能推迟的前提下,刘义涛当即纠结手下对镇党委常委于治刚进行威胁,并殴打村选举委员会主任郝铁刚强迫其开始选举。据悉,镇政府已经因大量有良知的选民撕毁选票而宣布选举无效,但是刘义涛仍然以拳头霸占了村政府,自封村主任,在全国村委选举中实为罕见。5月14日刘义涛等3人当即张贴布告废除现任党支部书记,村主任的职务,由他们接管村委会,并抢占了村委会。次日即到到村委会下属公司,逼迫会计交出账本,在公司法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账本抢走。据村民透露,刘义涛兄弟还将不听话者列出黑名单,名单上的人名竟达到了近20人之多,并要求手下按顺序进行打击,据称李蓬波是名单上的第一人,5月24日即被拉到深山殴打,5月26日刘义涛等人组织等几十人,到镇政府组织的“两委成员培训班”现场,二十多名雇佣的打手当众将刘家沟村村主任打伤入院,亦将将名单上的第二人郑建明用木棒、铁棍打伤,受伤后的郑建明被迫从二楼跳下逃走,至今下落不明。以刘义涛刘义江兄弟俩为首的团伙,已称霸刘家沟村,严重破坏了当地村民的社会经济和生活秩序。然而,在强行上任后,却有百名村民开始联合起来,逐级上访,要求严惩以刘义涛兄弟为首的黑社会违法行为。我们相信,只要村民们能够拿起法律武器,只要没了保护伞,许多村霸就不敢横行霸道于乡村。刘家沟村是蓬莱市刘家沟镇的大村。该村共有常住人口4000多人,选民2900多人。村里一位党员说,如果像刘义涛这样的村霸当选村主任,那村民哪里还有好日子过?岂不是生活在黑社会统治的阴影下吗?
山东省长姜大明督促此事    据了解,2011年6月14日,村民将刘家沟村换届选举中出现的重大问题提交信访办,不久后得到了省长的亲自过问,并得到了答复意见。地方明确答复5月中旬的刘家沟村选举无效,可是直到目前,刘义涛兄弟却仍然在行使着村委会权利,并长达三个月之久。

图片 1

捧着茶杯、牵着孩子、搀着老人……7月28日上午8点多,新浜镇赵王村的村民陆续来到第十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心会场,认真地填好选票后,投下了神圣的一票。与此同时,在该村的5个分会场以及新浜镇其他100多个换届选举会场内,民们都在行使自己的村民主权利。当天,新浜镇11个村和1个居委会全部顺利完成换届选举,标志着我区第十次村民委员会和居民委员会换届选举也宣告顺利完成。

编者按:今年恰逢村委会、居委会换届,这是基层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直接关系到社会发展稳定的大局。

据了解,
5月8日区2012年村委会换自届选举工作动员大会召开开始,历时两个半月内,全区15个街镇的94个村委会和168个居委会陆续完成换届选举。据统计,本次换届选举中,有155个居委会采用直选方式,直选比例为92.3%;88个村委会采用“海选”
“海选”方式, 比例为93.6%。共选出村委会成员1310人,其中女性637人,
48.6%;占 党员1023人, 78.1%;占
大专以上学历979人,占74.7%。本次换届选举村民参选积极性普遍较高,共登记选民45.69万人,参选选民43.51万人,参选率为95.2%。

真实的基层选举是怎样的?是否能够遵循法定程序,保证选举公平公正公开进行?是否有“拉票”“贿选”“宗族势力”因素的干扰?选民面对民主选举又是什么态度?本报近日收到辽宁阜新虎掌沟村一名驻村干部周树林的来稿,详细记录了他所观察到的农村选举的真实情况。我们刊登出来,希望与读者一同见证中国基层民主的生动实践。

目前,各街镇正着手进行总结归档及新一届村委会成员培训工作。

2014年7月,我和两名同事来到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于寺镇虎掌沟村,开始为期三年的扶贫帮困工作。全村一共1100人,分为7个村民小组,党员38名。

赵王村村民投下神圣一票。

按照安排,今年,虎掌沟村“两委班子”要进行换届选举,这也让我得以近距离观察了农村选举的全过程。

记者 岳诚 摄

四次张榜,成立选举委员会

虎掌沟村的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两委班子”各有3人,由于村主任和村妇女委员既是村委会成员又是党支部成员,所以班子成员由4人组成。

因为党支部要领导和组织村委会的换届选举工作,所以虎掌沟村首先进行了党支部换届选举。按照规程,党员大会推选出4名候选人进行差额选举。选举完成后,原书记和原支委顺利连任。

接下来,就要召开村民代表会议推举产生选举委员会。虎掌沟村一共7个村民小组,按照每十户推举一名代表的原则,一共推选了35名村民代表,符合上级规定。这些代表除了村支书、村主任、村民小组组长外,大多都是“大社员”,有点威望,说话有分量。

村民代表会议最终推选出由9人组成的虎掌沟村村民选举委员会,其中就包括原“两委班子”成员4人,恰好没超过半数。随后,选举委员会人员名单作为第一号公告张榜公布,35名村民代表的名单则作为第二号公告张榜公布。

第三号公告便是关于选民登记的了。选民的硬杠杠是必须年满18周岁,但“上不封顶”,即便是八九十岁卧床不起的也同样有一票。参加选举还有户籍的要求,户籍在本村的自然有资格参加选举,如果户籍不在本村,但在本村居住了一年以上,经本人申请并且经村民代表会议同意,也可以参加选举。最终,选民登记工作结束后,虎掌沟村共登记选民831人。选民名单作为第四号公告张榜公布。

成立了选举委员会,登记了选民名单,虎掌沟村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工作顺利进入投票环节。

全村808张选票,有效票790张

按照上级规定,村民委员会的选举要经过两次投票。虎掌沟村的第一次选举安排在3月21日进行,在4个自然村分别设一个投票站,镇里也派出4名干部到现场进行监督。我到每个投票站都看了。前来投票的村民领到选票后,到封闭的屋里去填写,旁人不得入内。有些村民不会写字,就请镇干部代劳。

全部投票结束后,由工作人员把选票集中到村部进行查点,唱票计票就在这里进行。这时,屋里屋外都挤满了村民,窗户玻璃上还趴着不少人向里张望。

经过统计,全村共发出选票808张,收回808张,有23名选民因各种原因没有前来投票。在收回选票中,有效票790张,废票18张。这些废票,有的是空白票,上面什么也没写,有的只划了叉,还有几张选票写着:“谁也不选”。

事后人们议论起来,有的说:他们自己放弃了权利;有的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有人分析了投票人的心理:“也不打招呼,也不拉票,忽视我的存在,我干吗要选你?”不过,790张有效票已经远远超过了半数,废票并不影响这次选举的合法性。

统计的时候,一人唱票,两人监票,还有两人在黑板上画票。镇干部和村选举委员会的成员都坐在前排,监督整个过程。

整个唱票过程历时3个多小时,原村委会的三人明显占优,票数始终较多。唱票中时不时就会念到一些村民的名字,这时,围观的村民中有的严肃,有的沉默,有的发出嘘声,还有的相视窃笑。一张张选票,一声声唱票,牵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选举结果很快统计出来,主任候选人中,原村主任得714票;委员候选人中,原村男委员得592票;女委员候选人中,原村女委员得496票,村民李秀娟得147票。还有10多个村民获得了相对比较少的票。

虎掌沟村的选举结果很快就报给了镇里。因为原村支书、原村男委员都主动提出不参加主任竞选,所以原村主任与村民刘玉良被确定为村主任候选人,原男委员与村民王敏为委员候选人,原村女委员与村民李秀娟为女委员候选人。6名候选人名单作为第五号公告,在21日当晚就张榜公布了。

观看唱票和计票的村民挤得水泄不通

第二次选举定在3月27日进行。从候选人的得票情况看,原村委会三名成员票数都遥遥领先。我觉得这次选举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外发生。但没想到,村主任却一脸严肃地说:“那可不一定。”而且,很多人都是这种想法,不到选举结束,谁也不敢打包票。

既然原村主任、委员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第一轮投票又获得了较高的票数,那么最大的变数只能是拉票贿选。这也是我始终关注的问题。听原村主任说,上届选举时就有一个村民对他说:“一张选票,五块钱,给我就选你。”我说:“这肯定是逗着玩的吧?”“不,半真半假。”

每一个村民都应该选出自己放心满意的当家人。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有的村民认识不够,认为村主任谁干都一样,真有人出来争,手里的选票还值钱了。因此,有人会鼓动那些有点想法的人站出来争一争。

3月27日,投票仍旧是在4个自然村的投票站展开。这次投票的过程明显较快,因为不用写名字,就是画三个圈圈。

唱票和计票工作也在村部进行。这一次,前来观看的村民比上次还要多,到处都挤得水泄不通,人们脸上都是一副期盼的表情——大家都关心谁能当上村干部,自己属意的人能否顺利当选。

唱票的过程明显比上一次选举更紧张,每个候选人都有选票唱出,有时是连续被唱出,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我也注意到,有的选票都投给了原村委会成员,有的则原村委会的人一个也不选。

随着唱票接近尾声,局势渐渐明朗了。原村主任的选票处于明显优势,竞选对手张玉良的票数很少。他发牢骚说:“这不是砢碜人吗?让我陪什么榜?”

村委委员的候选人王敏来自村里有名的大家族,俗称“大户王”。在农村,选举往往是各种关系、各种势力的集中展示,尤其是宗族关系,“咱们家族是不是也该有个在村里说了算的?”

但是,从王敏的得票数看,他并没有把这次选举当回事。他家两口子种了8亩多地,农闲时出去打工,孩子在市里上学,每年有2万多元的花销。如果做了村干部,一年只能拿到6500元的补贴,而代价则是搭上大把时间——当了村干部就得尽义务,谁家有要求他都得上。

村女委员的候选人李秀娟在上一轮投票中获得了147票,这次她也来到了唱票现场。我看到,她表情很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画票情况,时不时还站起身来。有一次,画票人不小心把她的一票画到了竞争对象的名下,她大声喊了一句:“画错了!”画票人立即做出了纠正。

将近中午12点,整个唱票和计票的过程全部结束了。这轮选举共发出选票812张,收回812张,其中有效票792张,废票20张。原村委会主任得票711张。

至此,虎掌沟村的换届选举尘埃落定。新当选的村主任和村委委员即将开始3年的任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