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官员疑与工商局勾兑占商人公司数千万资产|官员霸占资产

法定代表人、股权被神秘变更,上千万资产瞬间易手……这并非什么传奇故事,而是发生在汉中市汇丰温泉产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公司)的真实一幕。  而在背后,对于工商机关应采用何种标准对公司登记事项进行审查?承当何种责任?  伪造签字
祸起萧墙  “既然工商局认定有人伪造了我的签名,变更法人代表和股权登记,为什么不撤销错误的工商登记?”  马捷至今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名下价值上千万的股权是如何神秘消失的?  2006年5月,马捷在汉中投资,通过股权转让方式持有了汇丰公司70%的股份,同时担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当时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600万元,马捷的股份为1120万元,王清云股份为480万元。  由于在陕西其他地方也有投资,马捷经常游走于各地之间。2008年11月,有朋友问马捷:“你把公司的股权给卖了?听说汇丰公司换法定代表人了。”  闻听此言,马捷大吃一惊,“我是大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如果公司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是要经过我同意的。”但随后马捷在汉中市工商局查阅到的汇丰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让他挨了当头一棒。  “有人假冒我的签名,将我在汇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权进行了变更。”马捷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根据工商资料显示,2007年3月汇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另一位股东王清云;随后马捷名下的股份被转让给了王清云。此后,王清云又将该股份转让给汉中航空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航公司)和陕西千山航空电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千山电子)。至此,马捷名下的1120万元,被转手易主。  “造假的痕迹太明显了,假冒我签名的字迹和此前我在工商档案中留下的签字一点也不像,只要是认字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两者的差别。”马捷说。  2008年12月15日,马捷向汉中市工商局书面举报此事,要求撤销汇丰公司的变更登记。几经周折,2010年2月10日,汉中市工商局对此事做出处理,向汇丰公司下达了汉市工商处(2010)2号处罚决定书。该处罚决定书认为,汇丰公司员工伍小军、段云松伪造了马捷的签名,非法变更了法定代表人和转股变更登记。汉中市工商局认为,汇丰公司违反了《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该条例第二条规定,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据此,汉中市工商局,责令汇丰公司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10万元。  对于汉中市工商局的处罚决定,马捷感到莫名其妙。  “既然工商局认定有人伪造了我的签名,变更法人代表和股权登记,为什么不撤销错误的工商登记?只是罚款了事,那属于我的1120万元股份找谁要去?”马捷说。  几经交涉无果,2010年7月,马捷将汉中市工商局起诉至汉中市汉台区法院(以下简称汉台法院)。要求法院撤销汉中市工商局做出的“汉市工商处(2010)2号处罚决定”,并判令汉中市工商局撤销于2007年3月28日做出的汇丰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的变更登记,恢复原状。  法庭争议  我们只是要求工商机关撤销汇丰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的变更登记,恢复原状。

摘要:达县法院对刘明夫妇起诉状开具的证据收据。 ●追踪报道
四川中石化涉嫌放高利贷 都市时报记者 谢寅宗 发自成都
四川省达县工商局这次有麻烦了,他们将面临一笔约1.8亿元人民币的索赔金!
提出索赔要求的是刘明及其妻子夏德菊,两人的身份分别是原四川金鑫房…

孙佐才拿着胜诉的判决书站在公司门口。虽赢了官司,但他却没能拿回公司。
南都记者 刘洋 摄 南都记者 刘洋 2006年,孙佐才的企业被合伙的官员非…
孙佐才拿着胜诉的判决书站在公司门口。虽赢了官司,但他却没能拿回公司。
南都记者 刘洋 摄

奥门新萄京 1
达县法院对刘明夫妇起诉状开具的证据收据。

南都记者 刘洋

    ●追踪报道

2006年,孙佐才的企业被合伙的官员非法变更法人代表。他起诉维权,在2008年赢得了官司,但企业法人代表恢复为自己3天后再次变更为他人。此后,孙佐才又毫不知情地“被退股”,彻底远离这家公司。

    四川中石化涉嫌放“高利贷”

10年前,当孙佐才风光无两地与四川南充蓬安县政府签订合作协议时,他未曾想到,如今自己会“像丧家犬一样”奔波于蓬安各个政府部门之间。

    都市时报记者 谢寅宗 发自成都

2004年,孙佐才开始到蓬安县运营生猪养殖及相关产业,前后共投资4700多万元。2006年,他的企业被合伙的官员非法变更法人代表。他起诉维权,在2008年赢得了官司,但企业法人代表恢复为自己3天后再次变更为他人。此后,孙佐才又毫不知情地“被退股”,彻底远离这家公司,至今未拿回自己的企业。目前,南充市政法委已介入。

   
四川省达县工商局这次有麻烦了,他们将面临一笔约1.8亿元人民币的索赔金!

与“官员合伙人”合办“龙头企业”

   
提出索赔要求的是刘明及其妻子夏德菊,两人的身份分别是原四川金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

孙佐才是四川成都人,生于1946年,改革开放后靠房地产生意积累了财富。2004年3月,通过朋友介绍,他来到南充市蓬安县投资,先后与蓬安县政府签订了《生猪良繁养殖场建设合同》等多份合作协议,计划投资数千万元,他也成为蓬安县政府的“座上宾”。

   
今年2月,刘明实名举报中石化四川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中石化)涉嫌违法发放高利贷。刘明昨日透露,起诉达县工商局,仅是实名举报后的一个延续。

2005年,孙佐才整合其在蓬安的资源成立了四川巨农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巨农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孙佐才出资1750万元,为企业法人代表,另有陈万华、冯健康、孙佐江、杨国平、周林5人分别以50万元的实物入股。

    奥门新萄京 ,工商局的争议决定:伪造签名的变更登记“合法”

孙佐才与冯健康向南都记者证实,当初除冯健康实际出资35万元外,其余股东均“开的空头支票”。而在这些股东中,冯健康时任南充营山县某保险公司总经理,杨国平为南充储备粮系统官员蒋宗伦的代理人,周林则为蓬安县粮食局官员周应省的代理人。

   
今年2月,四川省达州市达县房地产开发商刘明着实在网上火了一把。把他推向舆论焦点的是,他实名举报四川中石化涉嫌违法发放“高利贷”,继而吞并其房地产开发公司。

孙佐才、孙佐江、冯健康等人均称,上述官员是为规避风险,所以找了“替身”。而周应省则回应,这家企业是自己招商引进的,所以当时才以侄子周林的名义入了股。

   
吞并刘明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是一位叫黄波的年轻人。后经调查发现,黄波是四川中石化董事长黄久长的侄儿。

五部门签字变更法人代表

   
在发现公司被吞并后,刘明、夏德菊等股东三人到达县工商局调取工商资料发现,他们三人的股权均已经被人代为签字并全部零价格转让到黄波名下。

2006年5月,孙佐才到俄罗斯考察生猪出口,10月归国后一直抱病住院。2006年底,蓬安县信用社领导突然找到孙佐才,咨询他“企业法人变更后的还贷问题”。细查之下,孙佐才发现巨农公司的企业法人已从自己变更为冯健康。

   
2008年8月28日,刘明、夏德菊等三人以“黄波伪造材料违法变更工商登记”向达州市达县工商局提出控告,并要求恢复原来的工商登记。

当时的工商登记变更资料显示,2006年11月24日巨农公司召开了股东会议,“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孙佐才辞去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一致选举冯健康同志担任新一届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这份股东决议中标注是孙佐才主持了会议,但未见其签名。孙佐才称对此毫不知情,冯健康与孙佐江事后也承认,孙佐才没参与这次会议,是周应省搞定蓬安县的相关部门完成了变更。工商登记资料变更申请中,也确有周应省的身份证信息和签名。2006年12月15日,巨农公司向蓬安县政府递交了变更报告,县农工办、畜牧局、经济局、生猪办、招商局5个部门签字表示同意,最终由县工商局完成法人变更。

   
在接到刘明等人的控告后,达县工商局对此进行调查,并让刘明对黄波提供的“变更登记申请材料”进行笔迹鉴定。达州金证物证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显示,刘明等三人的签名均不是本人所写。

“这等于我自己的产业一夜之间全到了别人名下。”孙佐才在与蓬安县政府各部门沟通无果后将巨农公司及其他股东告上法庭。

   
2011年10月18日,达县工商局出具《关于四川金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涉嫌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变更登记一案查处情况的函》,认定“系原股东三人授权委托该公司行政部办理变更手续的工作人员李涛、赖立代为签名”。但李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矢口否认代签一事。

蓬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孙佐才败诉,孙上诉。二审法院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06年11月24日巨农公司的股东会议违背了公司章程,内容无效,故撤销蓬安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撤销巨农公司2006年11月24日的股东决议,同时撤销相关的企业法人变更。

   
在已经查明变更材料不是股东本人签字的情况下,达县工商局作出一个让人诧异的决定:“不予撤销本次股权和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建议当事人通过诉讼方式保护自己的权益”。

为保障执行,2008年10月初南充中院还责成蓬安县人民法院向蓬安县工商局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撤销此前的变更,恢复孙佐才的法人身份。

    专家论证:股权变更登记应撤销

时隔三日再次变更

   
在合法权益保护得不到达县工商局支持后,刘明又分别向四川省工商局、国家工商总局提起控告。

2008年10月14日,孙佐才到蓬安县工商局拟取回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文书,却被告知,企业法人又一次从他变成了冯健康。孙佐才傻眼了,“明明赢下了官司,怎么企业又变成了别人的?”

   
2011年11月中旬,国家工商总局责成四川省工商局组成专案组调查此事,但遗憾的是,调查至今仍无较大的结果。

巨农公司的工商登记变更资料显示,2008年10月8日,公司确实向蓬安县工商局申请了撤销此前的变更,10月10日企业法人名字也从冯健康恢复成孙佐才。但在10月13日,公司又提出了申请,企业法人再次从孙佐才变更为冯健康。

   
无奈之余,本月5日刘明委托西南政法大学4名专家对“公司变更登记”进行案件论证。西南政法大学4名博士生导师级教授组成专家组,对刘明提供的25份证据进行研究分析。

南充市工商局2013年12月的一份信访回复解释了“时隔三天再次变更”缘由:“2008年10月13日,四川巨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向蓬安县工商局申请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提供了股东会决议和法定代表人任免文件,经蓬安县工商局审查,该公司提交的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资料齐全,依法进行了变更登记……相关法律法规没有规定法定代表人变更后再次变更登记的时间限制……在该公司提交资料齐全的情况下,蓬安县工商局必须依法进行变更登记,否则属于不作为。”

   
专家组认为,达县工商局出具的《关于四川金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涉嫌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变更登记一案查处情况的函》中,已经认定变更登记材料非原股东刘明三人的本人签名。

对此,蓬安县工商局分管注册的副局长邓海波前天回应,此事时隔太久,不知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但他也承认“时隔三天再次变更”的现象“正常情况下很难碰到”。

   
而达县工商局现存档案中,也没有任何委托手续可以证明刘明等三位股东委托李涛、赖立代签了这些文件。所以,认定李涛、赖立是刘明等三人的代理人,没有依据。同时,这也说明达县工商局没有尽到审慎合理的审查责任。

对于这次变更,冯健康表示,自己所知不多,只负责变更时的签字,其他事是周应省与蓬安县工商局在勾兑。周应省在接受采访时则未就此回应。

   
综合这些因素,专家组论证认为,金鑫公司2008年8月28日的股权变更登记应予以撤销。

公司最终成为“官员独资”

    状告工商局不作为并索赔近1.8亿

2009年3月,孙佐才再遭重创,巨农公司通过的一份股东会决议让其彻底远离这家公司。当时的决议称,孙佐才自己申请股权转让,但孙佐才坚称毫不知情。冯健康、孙佐江等股东也表示,当时未见孙佐才在股份转让协议上签字。冯健康描述当时的情形称:“是周应省打印好后叫我签字的。”对此,周应省回应,当时公司经营困难,孙佐才主动提出退股,且通过了股东大会的讨论。“他退股时没承担公司任何的债务,我也算对得起他了。”

    在通过专家组的论证后,刘明决定对“不作为”的达县工商局提起行政诉讼。

此后不久,孙佐江、陈万华、冯健康等人也相继退股。冯健康在2011年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中解释,自己虽然当了几年巨农公司的法人,但没有任何权力,“公司的整体运作都是周应省说了算,我心中意见很大”。

   
本月8日上午,在代理人的陪同下,刘明、夏德菊夫妇到达县人民法院递交起诉达县工商局的行政诉讼起诉状。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巨农公司2010年后股东只剩下欧碧秀和周林,欧碧秀为企业法人。2013年,股东周林又变更为周静。冯健康及巨农公司多名员工证实,欧碧秀为周应省之妻,周静为周应省之女,“幕后的老板还是周应省”。南都记者日前走访巨农公司,受访员工均称,“姓孙的老板几年前就退股了,现在只有周应省一个老板”。

   
起诉状中,刘明夫妇请求达县法院撤销达县工商局在2008年8月28日对金鑫公司所做的股权变更登记。

62岁的周应省现已退休,他告诉南都记者,2010年起巨农公司就已是其独资企业,“孙佐才要想拿回公司,可以准备几千万来买”。

   
同时,刘明还请求法院判处对方赔偿其经济损失1.67亿元。而夏德菊则提出1198万元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

孙佐才表示,自己前后在蓬安县的投资超过4700万,若算上企业的盈利、所购土地的增值等,这些年的损失超过2亿元。“我现在的诉求有两个,一是拿回自己的公司,二是让相关政府部门赔偿和追责。”

   
据刘明昨日透露,虽然起诉书已经递交,但法院仍未立案。同时,达州市人民检察院已开始介入调查此事,目前已有两名官员因此事被检方调查。

目前,南充市政法委已介入。南充市政法委书记胡斌前日表态,将督导相关法院和工商局协调处理案件执行的事务,至于孙佐才提出的相关赔偿和追责不在政法委职能范围之内,建议其“该打官司的打官司”。蓬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成超林前日透露,已收到南充市政法委转来的材料,正在调取卷宗研究。

   
记者试图联系达县工商局了解他们对此次天价索赔的看法,但由于是周末的缘故,达县工商局办公室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孙佐才称,如果南充市政法委此次协调仍无结果,他将对蓬安县农工办、畜牧局、经济局、生猪办、招商局、工商局6个部门提起行政诉讼。周应省则向南都记者回应:“孙佐才的举报纯属无中生有,给我和政府部门找麻烦,随便他怎么搞,我反正不会理他,也懒得起诉他。”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