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肉价飞涨 “问题猪”有抬头迹象

猪肉价格高企背后是生猪存栏量的急剧萎缩,为满足生产和扩张需求,大大小小的屠宰厂和肉制品加工厂加入到抢夺生猪
的“战争”中。  而记者了解到受利益驱使,瘦肉精和注水猪有故态复萌的态势。  在抢猪潮中,市场化的肉制品加工企业显然是受益者,而那些地方上国营定点屠宰厂普遍面临着被市场淘汰的危险和尴尬。  抢猪大战  包括众品、雨润等知名肉制品加工企业在内的屠宰企业,在各个养猪大县展开了“抢猪大战”。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表面上看似波澜不惊,拉猪有序进行,但实际上各个厂家的暗战体现在前期通过电话“约猪”中。  竞争激烈的抢猪潮让河南内乡县的万国栓成了当地业内“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既是有着超过20年养猪经验的小养殖户,也是国内一家生猪交易网站在内乡县王店镇的报价员和经纪人。早在几年前,他的联系方式就公布在网上,但是鲜有人跟他联系。直到今年猪肉价格高涨,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来自全国各地肉制品加工企业的“约猪”电话。  万国栓的业务覆盖附近的两三个乡镇,猪源充足的时候万国栓和当地的其他经纪人变竞争为合作,分头联系中小养殖户找猪。一天能拉走两车,大概300头左右的生猪。这些收购者大多以湖北人为主。  尽管每交易一头猪,万国栓能够从中抽取5元的中介信息费。但在上个月打来的30多个电话中,万国栓拒绝了一大半。“猪圈里没有猪让人家还来干啥”?  在内乡县,出栏的猪早就被一小部分屠宰企业拉走。根据万国栓的判断,在内乡县王店镇,生猪存栏量比往年减少了一半。而拉猪的人则远远多于往年。  河南三门峡灵宝市的王银超是当地的“生猪代办”,主要帮助屠宰厂联络中小养殖户,洽谈生猪价格。王银超从每头猪中收取15至18元不等的费用,比经纪人收入高。  众品、雨润以及更多的屠宰企业找到他,通过他来收猪。但他感觉生意其实很难做,一方面在于生猪数量少,不好凑够车,另外养猪户感觉猪价上涨,不急着卖,非要把猪养到不能再增膘的时间才肯卖。“一头猪一天长两斤肉,这多出来的两斤按现在的价格能多卖19元,除去8元的成本,他能多赚10元钱”。  王银超认为,之所以猪肉价格涨的这么厉害,是因为北京、天津等一线城市最近猪肉价格上涨过高,才导致生猪价格水涨船高。“北京肉联厂来的价格高,马上信息价格就发布过来了。紧跟着我们这里的生猪价格就上调”。  王银超的客户中以前还有西藏的客户,但是现在轮不到他们了,距离灵宝更近的陕西西安的屠宰企业早早过来抢购,近水楼台先得月。  屠宰业“民进国退”  6月30日上午10点半,荥阳市定点屠宰场几名职工光着膀子坐在办公室前,喝着茶水,享受着工作后的轻松——从凌晨1点钟开始到4点钟,他们已经宰杀了30多头猪。  “我们按照9.7元/斤的价格收的猪,宰杀后再按照12.5元/斤的价格批发给肉贩子,一斤猪出7两肉。你算算我们挣钱吗?”一名职工给记者算的账是,仅以猪肉来算的话是每斤14元的购进成本再以12.5元的价格出售,赔了1.5元。尽管还有猪杂碎、猪毛这些东西也可以创造价值,但总的算下来还是一笔不赚钱的生意。  “别提利润了。屠宰一头猪加工费能挣20元就不错了”。  屠宰厂这位职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夜里12点钟开始就要烧煤,一直烧到凌晨4点钟屠宰结束,这4个小时需要烧掉价值300元的煤炭,再加上水和电费,成本至少400元,而每头猪还要上交10元的检疫费。宰杀30多头猪,还要赔进去100多元钱。  这不算工人平均1000元左右的工资,这个屠宰厂养活着将近30人的队伍,全是正式工,每月需要按时交纳统筹。“我们的工资,还不如人家妇女蹲在街上摆个摊卖菜呢。”一位职工提起待遇显得很不好意思。  “外边的肉把我们冲击的没法过。原来的屠宰厂比现在强很多。”一位职工告诉记者,这个屠宰厂屠宰量比往年要下滑40%,供应给荥阳市猪肉消费市场的一半左右。而其他外地大型肉制品加工企业的肉“到处都是”,而附近郑州市上街区的屠宰厂因为可以免收检疫费,也对荥阳国营屠宰厂形成巨大冲击。

包括众品、雨润等知名肉制品加工企业在内的屠宰企业,在各个养猪大县展开了抢猪大战。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表面上看似波澜不惊,拉猪有序进行,但实际上各个厂家的暗战体现在前期通过电话约猪中。

竞争激烈的抢猪潮让河南内乡县的万国栓成了当地业内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既是有着超过20年养猪经验的小养殖户,也是国内一家生猪交易网站在内乡县王
店镇的报价员和经纪人。早在几年前,他的联系方式就公布在网上,但是鲜有人跟他联系。直到今年猪肉价格高涨,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来自全国各地肉制品加工企业
的约猪电话。

万国栓的业务覆盖附近的两三个乡镇,猪源充足的时候万国栓和当地的其他经纪人变竞争为合作,分头联系中小养殖户找猪。一天能拉走两车,大概300头左右的生猪。这些收购者大多以湖北人为主。

尽管每交易一头猪,万国栓能够从中抽取5元的中介信息费。但在上个月打来的30多个电话中,万国栓拒绝了一大半。猪圈里没有猪让人家还来干啥?

在内乡县,出栏的猪早就被一小部分屠宰企业拉走。根据万国栓的判断,在内乡县王店镇,生猪存栏量比往年减少了一半。而拉猪的人则远远多于往年。

河南三门峡灵宝市的王银超是当地的生猪代办,主要帮助屠宰厂联络中小养殖户,洽谈生猪价格。王银超从每头猪中收取15至18元不等的费用,比经纪人收入高。

众品、雨润以及更多的屠宰企业找到他,通过他来收猪。但他感觉生意其实很难做,一方面在于生猪数量少,不好凑够车,另外养猪户感觉猪价上涨,不急着卖,
非要把猪养到不能再增膘的时间才肯卖。一头猪一天长两斤肉,这多出来的两斤按现在的价格能多卖19元,除去8元的成本,他能多赚10元钱。

王银超认为,之所以猪肉价格涨的这么厉害,是因为北京、天津等一线城市最近猪肉价格上涨过高,才导致生猪价格水涨船高。北京肉联厂来的价格高,马上信息价格就发布过来了。紧跟着我们这里的生猪价格就上调。

王银超的客户中以前还有西藏的客户,但是现在轮不到他们了,距离灵宝更近的陕西西安的屠宰企业早早过来抢购,近水楼台先得月。

屠宰业民进国退

6月30日上午10点半,荥阳市定点屠宰场几名职工光着膀子坐在办公室前,喝着茶水,享受着工作后的轻松从凌晨1点钟开始到4点钟,他们已经宰杀了30多头猪。

我们按照9.7元/斤的价格收的猪,宰杀后再按照12.5元/斤的价格批发给肉贩子,一斤猪出7两肉。你算算我们挣钱吗?一名职工给记者算的账是,
仅以猪肉来算的话是每斤14元的购进成本再以12.5元的价格出售,赔了1.5元。尽管还有猪杂碎、猪毛这些东西也可以创造价值,但总的算下来还是一笔不
赚钱的生意。

别提利润了。屠宰一头猪加工费能挣20元就不错了。

屠宰厂这位职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夜里12点钟开始就要烧煤,一直烧到凌晨4点钟屠宰结束,这4个小时需要烧掉价值300元的煤炭,再加上水和电费,成本至少400元,而每头猪还要上交10元的检疫费。宰杀30多头猪,还要赔进去100多元钱。

这不算工人平均1000元左右的工资,这个屠宰厂养活着将近30人的队伍,全是正式工,每月需要按时交纳统筹。我们的工资,还不如人家妇女蹲在街上摆个摊卖菜呢。一位职工提起待遇显得很不好意思。

外边的肉把我们冲击的没法过。原来的屠宰厂比现在强很多。一位职工告诉记者,这个屠宰厂屠宰量比往年要下滑40%,供应给荥阳市猪肉消费市场的一半
左右。而其他外地大型肉制品加工企业的肉到处都是,而附近郑州市上街区的屠宰厂因为可以免收检疫费,也对荥阳国营屠宰厂形成巨大冲击。

荥阳市除了这个国营定点屠宰厂外,还有三个设在乡镇的屠宰点,但三个屠宰点有时候好几天还杀不了一头猪呢!

如果我们不压缩利润,就没有人来我们这儿批发肉。一位职工颇为纠结地说。

河南焦作沁阳市屠宰厂虽然和荥阳屠宰厂一样保持着定点的垄断地位,但是屠宰量已从2006年6万头的年屠宰量,下滑到2010年2.5万头的屠
宰量。而这一下降趋势仍在继续。目前沁阳市屠宰厂每年的营业额在100万元左右,每年都要亏损10多万元。这一财务状况在可以预见到的未来还将恶化。

双汇瘦肉精事件发生地,河南济源市境内有包括双汇、雨润、众品等7家外阜肉品销售,让当地屠宰业效益日渐萎缩。

与各地有着定点屠宰这个垄断招牌相映衬的是,大型肉制品加工企业却是在各地跑马圈地,频频在各地投资建厂加大屠宰量,以获取更大市场份额。

双汇集团在过去的多年间,每年营业额以逾百亿元的速度递增。在健美猪事件被曝光后,更是加快了自建猪场的建设步伐,双汇集团养殖事业部经理郭凯称,未来双汇在全国每一个屠宰厂周边都要建设一个养殖规模50万~100万头的养猪场,实现产业链的进一步整合。

从屠宰能力和实际屠宰量来看,未来国营定点屠宰企业的前景愈加黯淡。

以河南沁阳市屠宰厂为例,在2008年建设时的设计生产能力为每天屠宰1200头,但事实上每天仅能屠宰100多头。年屠宰量只占到沁阳生猪出栏量的十分之一。整个屠宰厂担负着180名员工。包袱很重,沁阳屠宰厂上级主管部门、沁阳市商业公司总经理郭景军说。

与国营屠宰厂相比,市场化的民营肉制品加工企业没有体制包袱,集约化、规模化程度更高,能够从产业链上赚取更高的利润。尤其是在瘦肉精事件爆发以来,更多的人还是倾向于选择大牌猪肉。

对于国营定点屠宰厂来说,找猪难已经是制约他们发展的主要因素。有业内人士分析说,今年猪肉价高企、生猪争夺激烈格局下,国营屠宰厂更难是外来大型肉制品企业的敌手,很有可能造成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

劣币冲动仍在

猪市健康时能赚到钱,心里是喜欢的,但是疫情过来的时候是无情的,斩尽杀绝。有着20年养猪经验的万国栓对当前猪肉价格的波动颇为感慨,他目前的猪
圈里有100多头猪,每头猪至少能够保证300至500元的利润,让他颇感欣慰。在他的期望里,养猪能够每头赚一二百元就不错了。

正是因为养猪有着巨大的不确定因素,许多养猪户慢慢退出了这一行。在曾经的养猪大市商丘,很多人开始转为贩猪。虽然今年行情看好,但万国栓表示,养殖户不会增加几户,只是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存栏量。

在过去的20年间,万国栓每头猪100元赚过,50元的也赚过,在1995年,他还赔过5万元。那一年高热病在一个猪圈接一个猪圈大肆爆发,万国栓将得病的猪全卖了,只留下一头母猪以图东山再起。

将病猪低价卖出、流向市场符合养殖户的利益最大化,这样做可以少赔点。同样,在养猪业也存在劣币逐良币现象。当别人都把猪注水再以市场价格销售时,你不这样做就意味着贩傻,意味着少卖钱。

虽然瘦肉精事件爆发以来,让这个行业监管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厉,但是在利益驱使下,监管不力的地方,仍有抬头迹象。

郑州市商务局畜禽屠宰管理处曾向媒体透露,在今年3月份,新乡一家肉制品企业被查出销往郑州的肉品中注水。5月份的一天,郑州下属的荥阳市广武镇一家名
为广武肉食加工厂内,两名工人被发现在给生猪注水,此事使得荥阳市屠宰业执法大队正负两名队长丢职,并双双被公安机关追究责任。

河南卫辉市东的外调市场号称豫北地区最大的生猪交易市场,日交易量最高达到3000头。6月30日,该交易市场一位姓吴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每天都要往外走400多头猪,价格在9.5或者9.6元/斤。基本上是供不应求的格局。

他告诉记者,在瘦肉精事件发生后,仍有人希望通过他们收购加精的猪,开出的价格要高于普通生猪。就在上个月,有人找到他,要求其帮助收购300头加精猪,开出的价码是每斤加价3毛钱。

相关文章